迷恋(穿越时空)————庆余生

第 1 章
柔和的光线从穿口照射进来,落在了睡在床上的人的白皙的皮肤上,在阳光的照耀下,床上的人终于有点知觉了。
季雨恋慢慢地睁来双眼,突如其来的的光亮让他很不适应.
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甚至古老......
木制的大床,木制的桌椅,木制的梳妆台,上面还有一面大铜镜,这个房间的摆设很简单,放眼望去,只有这些了.可从这里的窗户望出去,风景却是很好,而且整个房间的光线也很充足。
就在他打量着这房间的时候,门开了,走进来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手里还端着个碗,可能是想不到这个人会醒了,楞了好一阵子才......
"啊......老板,他醒了!"说完就飞奔出去。
床上的人惊呆了,因为他注意到那个男孩的衣着......
就在他还来不及反应这一切的时候,走进来一个男子,大概二十来岁,长的到也挺漂亮的,就是眼睛看起来有点邪媚。看来,他应该是刚刚那个男孩喊的那个所谓的老板......年纪轻轻就做老板,真了不起!
在季雨恋打量他的时候,男子已经走到雨恋面前,坐在他旁边,伸出手就摸他的脸,扬起嘴角,还一副色狼的样子!?
"真美,怪不得他警告我不许碰你,看来他也被你吸引了,呵呵......真是一张令人冲动的脸呀......"
雨恋立刻沉下了脸,"这是哪里呀,我怎么会在这里,你是谁,还有,你说的他是谁?"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心中全是疑问。
"这里?这里是炎国最大的男苑,我是这里的老板--夜允。把你放在我这,而那个他就是救你的人,是他把你从湖里救上来的,你已经昏睡了两天两夜了!"他的笑容看起来更邪媚了,很刺眼。
雨恋的记忆慢慢的在苏醒,那天刚好是自己十八岁的生日,但是很讽刺的,在那天股市突然暴跌,爸爸一夜间宣告破产,而妈妈--她也只是爸爸的情妇中的其中一个,突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当然收拾东西落跑,反正她也在‘爸爸'那里骗了不少钱。
只不过在她落跑的时候,忘了她还有这么一个儿子......
雨恋从小就没受到多少亲情,妈妈每天只知道打扮,只知道和别的男人私混,有时候被人骗财骗色了,反而打他出气。而那个所谓的爸爸,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每次见面,都是塞些零用钱就算了,从没有多关心几句的。
 
这下倒好了,妈妈跑了,爸爸破产了,这倒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爸爸在看雨恋那种眼神,很......算计......
雨恋心想,破产了也许是好事,父子两一起生活,大不了自己出去打工,也许会过的很辛苦,但起码是跟亲人在一起的。
雨恋准备好了饭菜给这个已经穷困潦倒的爸爸吃,结果却发现他在房内打电话,刚想叫唤他,就听到--"对,货色包你满意,我自己的儿子长什么样,我自己清楚,他还是个处的,你说,能不能把钱多加点,别别别,十万就十万,你肯定能满意的,随时都可以把他带走......"
雨恋绝望的瞪着他的背后,听到这些话,笨蛋也知道他在说什么了,爸爸居然为了十万把他卖了!?
手里的筷子被无声的折成了两半,握紧了拳头,可是一会又松了,把筷子放回桌上。雨恋无声的打开了门,走了出去,外面正在下雨,街上没什么人,雨水打在身上,绝望了。
现在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能去哪里,走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居然到了海边。
冰冷的海水扑打的脚,身上也没一点温度,雨恋心想,也许是老天的意思,让他走到了这里,不如死了算了,慢慢的走向海里,冷冷的海水已经浸没到胸口。
身后突然一声闷雷,脚突然抽筋,脚象是被抓住了,狠狠的拉向水中,水已经盖过了头顶,被呛了几口海水,眼前一黑,就什么都忘了......
醒来之后就在这里了,看来,老天爷真的很爱开玩笑......
"男苑?"雨恋从未听说过这个名词,一时间无法理解!
"也就是俗称妓院,但只接待男人的地方。"夜允故意贴上雨恋的耳朵说话,末了,还向他耳中吹了一口气。
雨恋捂住自己的耳朵,脸已经红了,惊恐的看着夜允,真怕他会做出什么来。
"你不用怕,救你的那个人已经交代要好好照顾你,还不许别人碰你,连我都不行。"夜允已经看见了雨恋眼中的防备,象只刺猬!
雨恋听到他这句话,总算安心了一些,但还没来得及庆幸,希望就被夜允的另一句话打碎了--"象他那样占有欲那么强的人,他看上的东西的只有他自己才可以碰,别人休想!他过几天会来看你的,你要做好准备呀。"还暧昧的笑了一下。
"救我的那个人是谁?"
"秘密,等他来了,你自己问他。"等他来了,还会有命吗!
"炎国是什么地方,是哪个朝代的,现在天下是分裂还是统一?当今的皇上又是谁?"雨恋问出了自己的疑问,既然来到这了,就要了解一下情况。
夜允有点象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雨恋,"你不会被水淹坏脑子了吧?"
"没有,我只是什么都忘记了,只记得自己的名字。"
夜允望着雨恋,"忘了也好,一切重新开始嘛,你现在所处的地方是炎国的国都--炎都,现在与炎国抗衡的还有赤国......"
慢慢的,雨恋在夜允嘴里套出一点还算可靠的消息--现在天下四分五裂,而有机会统一天下的也只有两大国,其中之一就是炎国,另一个是赤国,不过最近还有一个叫冉国的小国在迅速崛起。
炎国的君主是个有有勇有谋之人,在自己的国土中立下了很大的威严,百姓都挺服从的.听说是个极其妖媚的男人。
赤国的君主却是个温和,冷静之人,是个容智的美男子,受百姓爱戴。
而冉国的国君,是最近才登基的,听说十分的心狠手辣,善用各种手段,而且他背后似乎还有一个神秘的组织......
天下,不知会落入谁的手中?
而炎国和赤国表面和善,可自己都窥视着对方的领土,内地里斗地你死我活,都想把对方纳入自己的国土版块中,现在只差导火线,战争一触即发......若真打起战,应该是一场苦战......真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而且男风盛行,但男性依然只能娶女性为妻。
从谈话中雨恋知道了救他的这个人是宫中之人,权利似乎很大,如果选择逃跑的话,被抓住的话,应该会死的很惨!
"啊!忘了告诉你,你千万不要逃,除非你逃出炎国 ,否则他一定会抓住你的,到时被他抓住,他对背叛他的人可是不会留情的......"这是夜允临走时留了个‘大炸弹'给雨恋......很有震撼力......
雨恋重新躺回了床上,想了很多东西,包括以前的回忆,包括现在的处境,最后还是想通了,既然老天让他来到这里,就应该珍惜这次重生的机会,但......绝对不能让一个男人当人玩物。
雨恋并不是不喜欢男人,他其实知道自己是个同性恋,可是在原来的世界里,有太多歧视的眼光,所以一直隐藏着自己的性取向。
可就是个同性恋,也不能被当成另一个男人的玩物,若是这样,还有什么自尊可言。
所以......决定,逃!

第 2 章
在这里已经四天了,这里的环境也大至清楚了,在晚上,这里的生意特别好,人也特别多,这时候混出去是最好多时机......
雨恋知道自己今晚一定要逃,因为夜允告诉他,‘救命恩人'明晚就会来,现在不逃,以后就没机会了。
他把前两天已经准备好的包袱拿了出来,里面有一些比较值钱,但又轻便的东西,穿了套下人的衣服,把脸涂的黑黑的,看起来象块炭......
由于雨恋这几天很乖,夜允也没派人来监视他,所以这次逃跑计划十分成功,比想象的要来的简单的多......
翻过窗子,所有人都去接待客人了,今晚的生意特别好,也给了他逃跑的机会,用最快的速度,奔出了‘男苑'的后门,找了一家当铺,把那些值钱的东西都当了,只留下几件换洗的衣服,从东面一直走,因为只有那里才能到赤国。
赤国与炎国相互抗衡着,相信就算那个男人要抓他,也不敢搜到那里去。
直到确定已经走远了,夜允一时半会追不到的时候,才送了一口气,有种自由的感觉了!
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赶路,终于到达了赤国的边界,只要再穿过‘圣雪山',就可以看到市集了。‘圣雪山'是前往赤国和炎国的必经之路。
在这赶路的一个月里,听到不少捉拿钦犯的传闻,满街都是官兵,幸好雨恋身上穿的都是粗布麻衣,脸上又涂的黑黑的,有很多次,官兵从他身边走过,都没注意到他的存在。所以才会这么安全的到达赤国。
雨恋已经计划好了未来,到赤国的国都--赤都,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希望,到了那里,先找个地方把自己安顿好,然后再买个铺面,以自己现代的知识赚钱,应该还不至于饿死吧,等老了,再找个风水宝地,平静的过完一生。
雨恋走进‘圣雪山',被里面的景致震撼了,好美,象仙境一样--四周围绕着逶迤的山,墨绿墨绿的,象一幅山水画一般,成了天然的屏障。
最美的算是中间那潭湖水了,清澈见底,湖里的水草随着水流荡来荡去.而这潭湖水则是由上面那座山泻流而下的瀑布行成的,激起是水雾缭绕在湖水的周围,象传说中供仙人沐浴的圣湖...... 
雨恋看着这墨绿的湖水,才想起每次沐浴都是在农家借宿的时候,迅速的用水冲洗身体,没有一点享受可言。
平时就很爱干净的他,立刻除下了他的衣服,走到湖中,水温很适合,象的被太阳照过一样,暖暖的,很舒服。
用水搓洗着脸,脸上那些碳黑都被清洗掉了,露出了原来白皙的脸,已经有点微长的头发湿湿的贴在脸上,雨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服。
此时--
"蹬...蹬...蹬......"不远出传来一大群人的脚步声,而且很有规律,听起来应该是一整队人马,为什么这里会有军队的出现......
雨恋的心咯噔了一下,直绝告诉他,应该是那些搜捕他的官兵搜到这来了。这里已经是赤国的边界了,居然还能进来搜人,难道那个人就那么有权利吗?
"你们在这等着,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了."一个很温和,很好听的声音响起。
那些脚步声已经停了,但雨恋还是可以听出有个人朝这边走来,马上吸了口大气,让整个身子都埋到了水里。
雨恋只希望这个人随便看一下后,马上就走,不过......这似乎不大可能--雨恋在水底望到岸上,隐约看见是个男子,那个人一直站在湖边,没有一点要离去的意思。
雨恋已经觉得自己要窒息而死了,不得不钻出水面,大口的喘着气。看着岸上的男子,一身贵族的气息,却没有贵族的狂妄,而是很温柔,很干净......
站在岸上的东方冥根本没想到水里会突然钻出个人来,被吓了一跳,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直到看清了这个人的脸,才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也办法做出反应,只是睁大了眼睛看这着眼前这个人,怕‘她'一眨间就会消失......
过了一阵子,东方冥眼神才从惊吓中转化成震惊,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看着雨恋,眼也不眨一下,好象怕他消失一样。
很久......东方冥才开了口--
"雨......儿?"他说。
"雨儿?"f
他突然跳下水,在雨恋还没来的及反应的时候,这个贵族般的男子已经在他身边了......
东方冥伸出手,把他死死的抱住......雨恋只觉得身上的骨头被抱的生疼,快要窒息了!
"放开我,快放开我,我......我快要......死了......"雨恋大叫着,伸出手捶打着他,可他却一点也不为所动!
"不,我这次死也不放手了,老天爷不会再给我第二次机会的,我会加倍爱你的,你答应我好吗,永远不要再离开我了,我不能再忍受再一次失去你的痛苦,我会疯的,不要再离开了,我会保护你的,谁也不能再抢走你了,即使是老天爷也不可以......求你别离开了......"东方冥喃喃自语,语气象绝望的走在沙漠中,突然看见了一个绿洲一样。
可是雨恋根本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说完,东方冥更是用力的抱住了雨恋,雨恋只觉得自己的骨头快碎了!
雨恋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只是仿佛看到了他眼里有一滴晶莹的眼泪,落下......激起湖水一丝涟漪,慢慢地扩散......
就在雨恋以为自己快死了的时候,东方冥抱着他的手松开了点,可仍然没有把他放开,雨恋猛喘粗气。
直到气顺了,才发现这个抱着自己陌生的男子一直盯着他看,眼神好温柔,好宠溺,嘴边挂着一个很好看到的微笑,象得到了什么宝贝似的......"回来了,就好!"
雨恋被他看的很不舒服,心一直跳的很快,感觉自己的体温一直在上涨,就快把自己煮熟了!忍不住大叫,"看什么看,没见过男人呀!"
东方冥听到雨恋的这句话,不禁有丝颤抖,盯着雨恋的身子。
"你看够了没?"雨恋被盯得很不舒服,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尤其自己现在正光着身子,虽然他只盯着自己的上半身!
东方冥失望了,难道不是‘她'吗?难道老天真不不肯把‘她'还回来吗?他看着眼前这张脸,他确定,是‘她'回来了,就算身体变了,但已经不重要了,回来了,就好......
雨恋看见他眼中搀杂了......浓浓的失望,可那只是一瞬间,他又温柔地笑了起来,快的让雨恋以为那只是自己幻觉......是自己眼花罢了......

第 3 章
"你叫什么?"东方冥温柔的问。
"季雨恋!"
"真好听!我叫东方冥,记住,记住我的名字。"东方冥更肯定是‘她'回来了。
"你是不是来抓回炎国的!?"雨恋还没办法肯定,他是不是那个救了自己的陌生人派来的。
"炎国?"东方冥皱了下眉头。
"难道你不是来抓我的?"他的话给了雨恋希望......
"不是!我是赤国人。"他很确定的说!
"呼......"雨恋顿时松了口气,感到真正的放松......
雨恋看着眼前这个人,"请你放手。"他既然不是来抓他的了,自然就不用跟他客气,而且刚刚还差点把他勒死了,现在骨头还在痛呢!
东方冥依言放开了雨恋,看着雨恋慢慢的走上岸,只觉得老天变的慷慨,还给了自己这么一次机会,本来已经绝望了......
雨恋总能感到身后灼热的目光,虽然很想大叫,叫他不要再看了,可无奈自己也是个男人,这样做只会让人觉得自己象女人一样别扭,碍于面子的问题,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告诉自己不要去注意背后那道灼人的目光就行了。
从包袱里拿出衣服,匆匆的套了上去,捡起了地上的脏衣服,便看见他从水里走出来,虽然全身都是水,很狼狈,但却一点也掩盖不了他的贵族气息.温柔和干净的感觉!
雨恋现在看清楚他的样子,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的更快了--东方冥一袭白袍已经被水浸湿了,紧贴在皮肤上,胸口微开,纹理肌肤若隐若现。
如瀑布般的黑发被发簪紧紧地固定住,部分被随意地散落在背后,发尾有些湿,额前散落着随风飘动的发丝,似乎有一层淡淡的光包围着他。
一脸温和,眼中闪烁着智慧!总是挂着温柔的微笑的红润嘴唇,似乎只要是从这里说出来的话,都让人有信任的冲动......
不知为何,雨恋顿时觉得自己的血液,直冲脑袋,脸烫的吓人,突然眼前一黑,身体慢慢的向后倒去......在眼睛闭上的那一瞬间,似乎看见了东方冥惊恐、害怕的眼神,还来不及看清,便昏厥了过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