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凤垂翼(穿越时空)————易扬[下部]

停停走走、走走停停,一路打得亡灵一族闻声色变一听无极的大名就撒丫子跑路,四千两百余人的队伍十分顺利地解救碧鹿郡上百万子民于水火中,用时不过月余天——加上途中因无极的无理要求而停滞不前的日子,倒是最后因碧鹿郡郡主的请求为他们培训新型白魔法师花了数月。总之大约四个月后,无极以及跟随在他身侧的四千两百余人毫发无伤地回到了旅程的出发点——王城。
“怎么是你?!”一下马车看到的不是数月来心心念念的爱人,却是一个满脸橘皮皱纹,花白胡子一大把的老头子,无极的心情一下子从愉快的天堂跌落到失望的地狱。
“怎么是你这个老头子!南呢?我不是有告诉过他这几天我就要回来了吗?他怎么派你来不是自己来?!”无极不悦地质问,眉间血红的齿轮纹印随柳眉皱起而扭曲。
就算他提早了几天预告自己的归来,消息灵通的国王陛下怎么可能预测不到他的归期呢?
“王后陛下,陛下他正在陪伴王妃殿下。”贝卡斯大祭祀面无表情地回答。
“他在陪沙曼莎!?”无极美丽的凤目危险地眯起来,冷竣的流光一闪而逝,“你说他在陪那个讨厌的傲慢女人?!”以往柔媚的声音一瞬间冷若冰霜。
“是的,王后陛下。”老祭祀还是面无表情。
他居然在陪那个女人?!久别重逢的时刻南不来迎接他,居然还把他丢在一边却去陪那个令人万分厌恶的女人!?南!你究竟在干什么!!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噤若寒蝉,纷纷畏惧地低垂下头,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瞥一眼无极——相处了那么久,他们也大概知道当王后陛下声音变冷的时候就是他怒气最盛的时候,而惹怒了王后陛下的人通常都没有痛快地死去的机会。
无极单薄的胸膛剧烈地颤抖着,粗重的呼吸声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你再说一遍!他在干什么!”
“回王后陛下,陛下他正在陪伴王妃殿下散步。”老祭祀依然不惧,口齿清楚地重复了一遍说过的话。
“呼——”无极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压抑住肆虐的怒气,稳定呼吸。“他在哪里?你带我去。”他要当面问问那个男人,为什么丢下自己心爱的人不管也要去陪那个不讨他喜欢的女人,难道短短的四个月时间里他就变心了吗?
“是。”老祭祀鞠一躬,转身带路。
御花园里,南齐亚斯正陪着沙曼莎在繁花丛中散步——春光正好,百花盛开,正是赏花的好时光。一双男女徜徉于花海之中,男的英俊女的妖媚,好一幅美丽图景,只可惜那英俊的男人的心不在那妖媚女人的身上。
注意到男人的心不在焉,女人娇柔地问:“南,陪我散步真的那么让你讨厌吗?还是你在想他?”说着一脸受伤的悲戚表情。
“啊?”男人——南齐亚斯这才回神,“不,我没有讨厌你,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我知道,你一定是在想他。在你心里,我永远也比不上他!他是你唯一的爱,而我只不过是一个利用卑鄙手段攀上你的讨厌女人!”沙曼莎唱做俱佳地环抱住小腹,“我可怜的孩子啊!你的父亲一点都不喜欢你啊!因为你的母亲不是他所爱的人……”
“好了,我没有说讨厌你,也没有说我不喜欢孩子。你不要这样好么?”南齐亚斯有些不耐地低声呵斥。
谁想到数月前的一时大意竟让一个无辜的生命降临。那不是他期盼的结果,却是他不得不承担的结果,他不希望这个孩子像他一样在父亲的冷落中长大,然后像他一样的孤独寂寞度过一个人的童年。
可是,孩子的母亲却是眼前这个女人!这个造成了一切的元凶居然利用孩子来威胁他,如果他不在她待产的日子里好好陪伴她,她就去把孩子打掉!这是他绝不想看到的,也绝不能装做看不到的。这女人抓住了他的弱点!更可气的是他没有办法拒绝一个孕妇的请求,而那个孕妇还有一群老臣——包括一直如他的长辈一般的老祭祀为她说情!
该死的!
“南,你抱抱我。”取得胜利的女人聪明地得寸进尺。
该死的!南齐亚斯暗咒一声,不情不愿却又无可奈何地伸手虚虚揽住女人依然纤细的腰肢。
他居然抱她!?他居然用拥抱他的双手去抱别人!!隐身在花丛的阴影中,无极狠狠地咬住嘴唇不让失控的怒吼泄露出一丝一毫。
这就是那个口口声声说只爱他一个人的男人吗?!这就是那个让他用一半的生命换回来的爱人吗?!唇上传来的阵阵痛楚远不如心碎的痛苦来的撕心裂肺。他不相信自己竟然看到了这样让他心碎的画面!
“他为什么要陪着她?”低低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但是老祭祀还是听到了。
“王妃殿下怀孕了。陛下很高兴。”
“是么?什么时候的事情?”淡淡的声音,好象毫不在意似的。可是,有谁看见他修长的手指甲已经深深地陷入掌心,鲜红的血液一滴滴地洒落在树阴下的灌木中。
“回王后陛下,是三、四个月前的事情了。”
“三、四个月前吗……”如同叹息的低喃。
三、四个月前……正是他还在旅途中的时候……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吗,南齐亚斯!我一离开你就迫不及待地寻找能给你安慰的人了吗?!单薄的胸膛再次开始颤抖,无极的面色惨白如纸。
“他……很高兴吗?”那个女人给了他一个梦寐以求的孩子……
“是的,陛下非常高兴。所以,老臣请求王后陛下不要去打扰他们。”老祭祀终于有了一丝表情,那是请求也是强求。
“……我……”艰难地咽下一口气,无极轻轻地松开紧握到有些麻痹的双手,沾染了鲜血的手指拂上眼睑。
那种撕搅般的感觉就是心痛吗?那种湿湿热热的微咸的感觉就是泪吗?可笑!他不惧天地无法无天的无极大人竟然会为了这点小事落泪?!说出去笑死人啦~呵呵……一个男人算什么?天底下优秀的男人多了去!这个男人不要他是他的损失,他无极大人才不缺男人呢!灼热的泪混合着炽热的鲜血缓缓淌下。
“……我不会去打扰他们的……再也不会……”绝美的笑容绽放在绝美的脸庞上,两道火红的泪痕更添加了一丝妖异的美艳。
老祭祀呆呆地望着他,此刻的无极比任何时候都要美丽,都要……神圣!
“去告诉你的国王陛下南齐亚斯,既然他选择了那个女人,那么我甘愿退让。从此以后,她就是比列兹的王后陛下了。我无极大人不要一个不忠诚于爱情的男人!告诉他,封印已经解除,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我要回家了。呵呵呵呵……”挂着世间最美丽的笑容,无极掷袖而去,留下一串轻笑声。
没有了束缚,他应该高兴的,为什么他的笑容却是那么的苦涩……
晶莹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珍珠一串串撒落,润湿了他脚下的土地,一朵朵紫蓝的无名小花从泪珠落下的地面上破土而出,每一朵花的花心都有一颗如水珠般的花蕊。
终于,最后一颗泪珠落在金光萦绕的大门前。蕴涵着所有感情的泪水化作一颗紫蓝的宝石“叮”一声凋落。
这就当做给你的最后纪念吧!再见了,南齐亚斯!
无极毫不犹豫地跨进了大门。
“极!?”南齐亚斯疑惑地抬头四望,正看到了那扇逐渐关闭的大门。
“极!!”甩开沙曼莎用此生最快的速度跑到大门前,南齐亚斯竭力呼喊,却唤不回一颗绝情的玻璃心。金色的大门抗拒他的靠近,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极黑色的发丝消失在金色的光晕中。
“极——”痛彻心扉的呼喊只有风中颤抖的紫蓝小花听到了,抖落了一地的水珠。

风景如画的园林花丛中,一对状似亲密的男女正在互诉衷肠。俊美的男子搂着清丽女子的柳腰,亲昵地在她的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女子听完后吃吃地笑着点头,那男子顿时欣喜若狂。突然,男子露出狰狞的表情,飞身将女子扑倒在地, 双手迅速地撕扯着女子的衣衫,嘴里不知在念着什么。那女子呆楞一下,立刻回过神来,双手护着衣物,一脚踹开男子,掩面痛哭而去,只留下呆若木鸡的男子。
半空中,两道淡淡的人影将底下发生的一切收入眼中。
“少君,随意篡改命盘坏人家的姻缘,不太好吧!”会被马踢的耶!金发蓝眸仿若天使的青年颇不赞同身边黑发紫蓝眸青年的做法。
“哼!我看他不顺眼,就是要坏他的姻缘。”黑发青年任性地辩解。
看不顺眼的是他的模样吧!金发青年瞥一眼底下快成化石的男子,他有一头披肩的棕褐色长发,碧绿的双眼,坚毅的剑眉,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像极了某个负心的男人!
按照命运的丝线,这男人本该跟刚才那个女子结婚并生下一个儿子,那孩子天生具有王者之命,长大后将统一分裂的国家,成为一代明君造福万民。可是少君这么一插手,将所有的丝线一把全扯断了,乱糟糟的一团理也理不清楚。这下,那男人别说跟那女人结婚生子了,不变成生死对头就该偷笑了!
唉!数十万人的命盘因这一下而全部改变,掌命司的工作又要多一大堆了!要是他们知道是他陪着少君来的这一趟,非得厥起蹄子给他脸上来上一下不可!唉~他俊俏的脸皮哦……
金发青年无奈地叹息着,两人淡淡的身影渐渐消失化为空气。
十年了,整整十年时间过去了,三千六百多个日日夜夜却无法消除那个男人带给他的伤痛,每每看到与那个男人有些神似的面容总叫他心火难平——那个混蛋男人最好不要出现在他面前,否则难保他不会动手杀他!
一脚踏进家门,看到的是熟悉的温柔笑容,无极烦躁的心情顿时得到舒减。
“轩~~~我好想你哦~~~”一把抱住拓轩小小的身体,脸埋在柔顺的短发间,鼻翼中全是淡雅的清香,再烦躁的心情也可以得到升华。怪不得老头子怎么都舍不得让轩离开他呢~~
拓轩微笑着拍拍无极的背:“好了好了,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要每次见到我都这样啊!快放开我。”
“好嘛~~”无极依依不舍地松开手,拉着拓轩走进玄关,“怎么今天老头子舍得让你到我这里来了?他就不怕我再把你拐跑让他找上三年吗?”
“呵呵,他也跟来了。”拓轩一指客厅的沙发,无界正臭着一张拉长了的脸不甘不愿又无可奈何地坐镇在客厅,一双和无极如出一辙的紫蓝眸一瞬不瞬地“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可不是无界太疑神疑鬼,而是他怕无极在他眼皮底下把他的亲亲阿轩再拐跑一次!
十年前,无极两眼泪汪汪地出现在他们面前,还不等他疑惑这小鬼是怎么找到他们的(为了避开无极这个小鬼,他可是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行踪啊!),他就一头扑进阿轩怀里,抽抽噎噎地指控他插手他的感情生活造成不良后果,害他儿子感情受伤害了。阿轩一怒之下陪小鬼出去时空旅行,说是散散心、安慰安慰小鬼受伤的心灵,只要小鬼还没原谅他,他们就不回来。结果整整三年时间渺无音讯,让他怎么找都找不到,整整担足了三年的心,生怕阿轩被小鬼蛊惑再也不回到他身边了!该死的臭小鬼,好毒的手段哪!
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他可不允许再出现一次!
“我说老头,你还敢到我这里来?不怕我再离家出走一次?”无极邪邪地笑着说。他要离家出走绝对是要带着轩一起走的。
“哼!”无界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无奈地承认自己怕他再次拐走拓轩。“要不是为了小小鬼的事情,我才不想见到你的脸。”
“哦?那个调皮鬼又闯什么祸了,居然要屈驾老头子你亲自来通知我?”懒懒地坐在沙发上,无极有些惊讶,那个小鬼头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了?
拓轩端来茶水,落坐在无界身边,接过话头:“小极,是这么回事。”
“今天早上,小忧跑来问我,为什么你那么喜欢小忌和小虑却不喜欢他呢?因为他问得很认真,所以……所以我就告诉他了,对不起啊,小极!”拓轩愧疚地道歉。
从那次小极哭着扑进他怀里,他就知道向来游戏人间的孩子这次真的是受了很大的打击,从那以后,他就尽量避免在小极面前提起那个名字,也尽量避免提起所有与那个人有关的事情。可是,看到小忧因为这关系而倍受冷落,他就硬不下心来隐瞒他——小忧那双眼睛实在是太像南齐亚斯了!
“是么……”无极淡淡地应一声,轻啜一口果汁。
不是他不喜欢忧,而是忧的那双眼睛实在是太像那个男人了。每次看到忧的那双眼睛,他就不由自主地想起和那个男人相处的点点滴滴以及最后的诀别,心中那种久违的刺痛总是在提醒他——他被人背叛了!他受不了时刻重温那种痛苦,所以只能尽量不去看忧的眼睛。就是他的这种态度才让忧认为他不喜欢他吧!
“小极,小忧听我说了理由之后好象很伤心的样子,我怕他……”拓轩的声音将无极从深思中拉回了现实。
“他怎么了?”无极担心地问。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多少还是有些关心。
“恩……”拓轩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无界干脆替他说:“小小鬼可能会跑去找那个小子质问,以他的性格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是很有可能。无极心想,忌的个性沉稳、干练;虑的性格最像他,邪肆多变;而忧的脾气却又直又冲,单纯得不得了,什么事情都是做了再说也不管它对不对,这脾气最容易受骗也最让人担心了。
“时空门开了一扇,小小鬼大概已经跑去了吧!说不定他会把那小子带回来找你哦~你要有心理准备啊~”无界恶质地揭开他的伤疤。有一个秘密至今他都没有告诉任何人,就看小鬼能不能自己发现了——如果“被背叛”的愤怒没有掩埋他的理智的话……
“……老头,是你告诉忧那个空间的坐标的吧!”无极极其肯定老头子又要耍什么花样了。
“没错。但是阿轩也同意了。”无界才不怕他的怒气会烧到自己头上呢~这回他可有阿轩的谕旨。
“轩?!”无极不解。为什么轩会同意?
拓轩慈爱地望着无极:“我知道小极你不能原谅南齐亚斯,但是我不想看到你以后在悔恨中度过余生。如果你真的已经不把他放在心上了,就不会那样对待小忧了,所以,我希望你能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内心,好好地面对南齐亚斯理清楚你的感情。”
无极低头沉吟了半晌。
“……好,我会见他,但是能不能原谅他不是我能决定的。”无极最终还是没能拒绝拓轩的要求。
南齐亚斯,你最好不要出现!否则,我会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  ### ###
卡斯洛地亚大陆,比列兹王宫内。
南齐亚斯静静地坐在御花园凉亭里的软塌上,十年的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身上刻下多少深刻的痕迹,他的剑眉还是那么坚毅,他的鼻梁还是那么高挺,他的薄唇还是那么性感,他的身形还是那么挺拔……只是他那双眼睛却已没有了昔日的碧绿清澈,热血与激情都随着他生命里的阳光一起消逝了,余下的无尽的痛苦和悔恨将他的双眸搅成一片混沌的死水。
此刻,那双已经死去了的眼睛正出神地望着开满了御花园的紫蓝小花——整个御花园里唯一的花朵,是他最深爱的人离去时留下的诀别礼物之一,另一颗泪珠的宝石被他用最坚硬的金属牢牢地拴在手臂上——那是他唯一能做到的事情了。
十年了,整整十年的时间了,极离去时的悲哀与决绝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中,仿佛昨天才发生过,心被硬生生剥去的痛苦还留在他的记忆中,可是这个地方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沙曼莎已经死了,立地摩司这个国家也已经成为了历史,能找到的只有一座孤坟和一个名叫“天堂”的巨大原始森林。
当年沙曼莎的孩子已经九岁了,在那孩子出生的那一年,立地摩司所有的破魔炮突然全都失去了效力,火棉再也没有了抗魔法的特性——极留下的不知名小花能够抵消火棉的抗魔性。在主战派的鼓吹下,心如死灰的他将沙曼莎囚禁在离宫中,亲自率领军队经过两年的苦战终于将立地摩司攻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