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鸿凌紫冥(穿越时空)————泠玥[上] (上)

第一章 玩具

  抚摸着身边的人光滑的背,我不禁扯开嘴笑了笑,黄浦集团的副总裁的滋味果然是不错,不过可惜啊,抽出埋在他体内的分身,怀里的人低低地呻吟了几声,小穴不自主地收缩了起来,似是留恋,看到他无意识的动作,我真当是笑了出来,这么有趣的玩具很久没有遇到了,起身,指腹轻轻地抚过他的眼,鼻,最后来到嘴唇上,来回的抚摸,蹂躏。
  "嗯......嗯......"难耐的扭动了下身子,又一脸满足的像只吃饱了的小猫似的静静的睡在床上。因为少了我的温暖身子蜷成了一团,站在床边静静地欣赏这个刚刚被我享用过的男人,真没想到,平时这个一脸认真严肃的家伙真的动起情来真是妩媚到了极点啊。从床边离开,当然我是不会好心的帮他盖上被子的,虽然只是举手之劳。
  走进黄浦副总的豪华大浴室把自己的身子洗干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肌肤胜粉白,脸若桃红。挟弹雕陵,垂钩莲叶。腕动飘香麝,衣轻任风。说得就是我这种人吗?几乎自恋的摸着自己的肌肤,可是镜中自己的眼里没有迷恋只有满满地嘲讽,勾起一个嗜血的笑容。我凌紫冥工商管理,机械冶金,医学,心理学四个博士学位,商界精英,英俊多金,风流潇洒,迷到多少男男女女,不过凌氏总裁只是我的副业而已,我的主业是杀手,没错就是杀手,没有人能够想到堂堂凌家的当家是世界排名前十的杀手。至于我为什么去当杀手,呵呵,只能说是个人爱好,有人喜欢画画,有人喜欢唱歌,而我喜欢杀人,这是一样的道理。虽然我也喜欢玩吞并和整合的顶级金融游戏。
  用毛巾擦干身子,就这样赤裸着身体走了出去,打开衣橱,从黄浦全是名牌的衣柜里,挑了合身的衣服,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地穿上,戴上从卫生间拿出来的一次性手套。走到墙边的桌子旁,在桌底一阵摸索,果然摸到了我想要的东西,拿出来一看,不禁吹了声口哨,嘻嘻,是我最喜欢的,银质的枪身在月光下泛着迷人的色泽,把枪在手中把玩着,移开窗子,做到了飘窗上,120楼的高度,足够我俯瞰众生了,一阵冷风从外面刮了进来,满意地看到床上的人被冻醒过来,往旁边摸了摸,没有摸到我的人,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大概感觉冷了,把自己裹进旁边的被子里,看他那迷糊的样子,我笑了起来。
  听见声音,睁开眼睛迷糊地看向我这个方向,柔柔地喊"凌",啧,真是性感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情欲。我看向他,微微低头,敛下眼,掩盖我眼中的玩味,在脸上绽开一个绝美的笑,果然听到一阵吞咽的声音,我嗤嗤地笑了出来,我就想不通了,我的笑容怎么就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呢。从窗台上跳了下来,向他走去,看见他眼里满是迷恋。直到看见我手里把玩着的手枪,瞳孔猛地一收缩,疑惑地道:"凌"。
  "嗯?"我懒懒地回应着,那种性事过后的慵懒在我身上显露无疑。单膝跪在床上,然后再慢慢地把手枪抵到他的太阳穴上,动作轻柔的好像我手里拿的根本不是一把枪。
  "为什么?"他眼里满是绝望。
  "为什么?"我重复着他的问题,用那种很是无辜的声音,给出致命的答案,"有人给我1亿买你的命。"带着一次性手套的另一只手慢慢抚上他的背,感觉他一阵颤抖。
  "刚才在床上你也只是在做戏?为了杀我?"他不但绝望还带着悲哀,真是太美了,俯下身子,细细啃咬着他的颈侧,引得他抬起了头,手顺着他的脊梁,滑过尾椎,慢慢探入那个小穴中,恶意的慢慢抽插起来。不过另一只拿枪的手却连抖都没有抖一下。
  "嗯......啊......你......嗯"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身体居然还有感觉,真是个有趣的玩具啊。我的头埋在他的颈间,闷闷地笑了起来,抵着他的枪也放了下来,他手一翻,从我手中夺过枪,情况直转直下,变成他用枪指着我。我倒是一点都不在意,在他颈间舔了舔,抽出手指,带出一股白色液体,把手指放到他嘴边,慢慢摩娑着他滑嫩的脸。
  "我有脏到要你带手套才能碰的地步吗?"他像盯着仇人一样盯着我手上带着的一次性手套,喂喂,现在好像不是讨论这种问题的时候吧,看着他拿枪指着我。
  "你怎么会脏呢?在我上你之前,你还是处子呢,这我倒是没想到的。"回答了他刚才的问题,"不过我有一点点洁癖而已。"
  "你就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吗?"平静地语调没有一丝波动,可是他的眼神出卖了他,喜欢上我这样的人,是不是应该算他倒霉啊,还把第一次给我这样的恶魔,不过他应该也很有感觉就是了,到底是幸运还是倒霉呢?这个问题好难回答哦,我苦恼的思考着这个问题。
  "我比起一亿美金我发现你更有趣呢。"从床上下来,脱掉手套,毫不在意,穿上我刚才挑好着的西装,回头对他说:"记得存一亿进我的户头哦,赔偿我的损失。"
  他呆呆的看着我,"你站住,是谁要你杀我的?"
  我不理他,径自从原本属于我的衣服里翻出一个小小的盒子背在了身上,向窗子走了过去。
  "告诉我是谁?凌,我不会为难你的。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他放下了指着我的枪,想站起来,可是一起身又坐了回去,不过他还是站起来,一步一步向我走过来。
  坐到窗子上,朝他暧昧地笑,"我们下次再来做吧。"说完就看见他刷地红了脸,朝他挥挥手,身子向后一仰,就从120楼上掉了下去。"不要!"他不顾身体的不适向我跑来,想拉住我,不过还是来不及了,他绝没有想到我会从120楼上跳下去吧,头顶传来他撕心裂肺的喊声,然后在风中飘散。
  嘭,身后的滑翔翼打开,这个笨蛋以为我自杀啊,再次飞过他的窗口的时候,看见他满脸泪水的脸上充满那种劫后余生的表情,是我要死又不是他要死,他就有这么喜欢我吗?我拿枪指着他也不见他哭,可是在以为我跳楼的时候他居然哭了,看来我放过他是对的,这么好玩的玩具,这么早杀掉了岂不无趣,至少在找到下个玩具前就留着他吧。朝他抛个飞吻,控制着滑翔翼朝远处飞去。
  其实在我抱他的时候就决定不杀他了,要不然凭他怎么可能从我手里夺到枪。杀他就不抱他,到不是什么良心过不去,而是如果我们发生了关系,我再杀的时候,事后处理现场会很麻烦,毕竟我的精液,毛发都会留在现场,我处理会很麻烦的,还要放火,而放火恰恰是我最不喜欢的一种方法,毫不艺术感,还破坏我杀人后那种美感。
  
第二章 翘了?
  商界的那些老狐狸都夸我是难得一见的奇才,敏感的嗅觉,冷静的手段。不过我爸爸,老狐狸中的老狐狸,说我不够狠,没有那种狠劲,总是给对手留下后路,还有就是看重情,否则世界上无人能在商场上击倒我,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在商场上,我比他更有才华和那种可怕的直觉。要是那群老狐狸知道我是杀手的话,还会不会说我不够狠了。不过在那件事以后,我从爸爸看我的眼光里看见了畏惧,是的,就是畏惧,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是我还是抓住了。
  你们问我那件是什么事?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很俗套的那种,我的爱人,不是情人,我爱了他三年的爱人,和我留学英国时的大学挚友,卡兹集团的少主,原本就是恋人,接近我只是想收购我们凌氏,虽然那时我还不是凌氏总裁,可是还是可以知道很多机密的,我毕竟是我爸爸的大儿子,也就是说他和我其实只是在做戏,和我做了三年的戏,我还真是佩服他的。知道那件事的时候,我平静的不得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平静,平静的就像是我每次接任务杀人以前一样,我想也许我根本不爱他,否则我什么会这么冷静呢。我掩上了门,离开,第二天仍旧像平常一样和我的爱人滚床单,和我的好友到处应酬。一个月后某天,我把我的好友请到我家玩了通宵,吃早餐的时候打开电视机,电视机里财经新闻的小姐用甜美的嗓音报道:"今天早晨卡兹集团公司资不抵债,宣布破产。"
  "哐噹"杯子掉到地上,我的好友呆若木鸡,我的爱人晃了一下,不过还是把早餐放到了我面前。我满意地吃着早餐,呜,在阳光明媚的早晨吃着美美的早餐,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凌,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这句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我用着极其无辜的表情问道,想了想又说,"或许你看了这样东西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凌我先离开一下,你们聊公事。"
  "不用,我们聊的不是公事。"我把要离开的爱人又拉回来,让他坐了下来。心情极好的把一片影碟推进机器,画面上顿时出现了两具纠缠的身体,和满室的呻吟。
  "现在清楚为什么了吧?就算没有这件事,光是你打我们凌氏主意,你们卡兹集团也注定要倒闭的。"
  我的好友,那个一向笑容灿烂的人现在已经是一片死灰了。我转向另外一个人,很好心情的问:"你有什么想要解释的吗?"
  他紧咬着唇:"对不起。"
  "不用和我说对不起,相反我想和你们说谢谢,给我上了商场上的这一课,我想也应该是最后一课。"
  好友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听了以后,脸色真叫那个一个精彩啊,呵呵,那么我就给予最后一击吧,"伯父还好吧?"
  "你别吓我,伯父怎么了?"我的小爱人已经看出事情不对,反正我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他连忙跑过去安慰他,啧啧,真是情深啊。那我就成全你们吧,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我父亲心脏病发过世,我母亲自杀了。"说完这句两个人就像失了线的木偶一样呆在那里不会动了。
  我欣赏着画面上那两个身影,继续吃我的早餐,以后就吃不到了嘛。
  "凌,求你放过他,我愿意留在你身边,求求你。"他满脸都是泪水跪在我面前。我俯下身,轻轻地擦干他的眼泪,吐出致命的话语"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真不好意思,我有洁癖别人用过的东西我没什么兴趣。"
  "叮咚......叮咚"来了,我笑着站起身去开门。
  "凌先生,打扰了。"一群警察走进我家,掏出逮捕令,像电视里一样,说着大家都很熟的话"两位涉嫌窃取商业机密,请随我回去协助调查。"把两位扣了起来,几位警察撇了眼电视里正在播放的画面。我掏出一张磁碟交给那位说台词的仁兄,"做为一个好公民,我想我应该把这个交给警方,希望你们能给我们凌氏一个满意的交代,唉,这次我们凌氏因为泄漏商业机密,损失严重,还好老天保佑啊。"外带附送一个凌氏迷人笑容。
  两个月以后,那两位相继在监狱里自杀,呵呵,他们一定受到了很好的招待的,我可是有好好关照几位朋友好好招呼他们的。卡兹集团被我低价收购,然后整合,分拆,出售。这件案子一直被列为企业兼并的经典案例,收购快速,毫不给敌人反映的时间,最后赶尽杀绝。在此过程中,我也干净利落的清理掉了一些凌氏内部的垃圾和在我前面隘路的老家伙,直接在懂事会上凭绝对股权取得总裁职位,没错不是我那个狐狸老爹让给我的,是我自己拿到的。当天晚上家族聚会的时候,我那个一直在我前面没大没小的弟弟,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过瘾,估计我爸爸,跟他说了什么吧,否则就凭他的脑子就算知道结果了,他也未必猜的出我当初布的局是怎么样的,有多么狡猾阴险,就算是卡兹他们家的那只老狐狸也照样栽在我手上。
  不想了不想了,越想越想杀人,真是把他们玩死的太早了,应该玩久点,再让他们消失的,控制着滑翔翼朝海边飞去,去兜兜风吧,否则我会想杀人的。
  作为杀手,我的名字叫银蔷薇,因为比较喜欢银器,世界杀手排名第六,唉,这个第六真当不是我愿意的,凭我的实力第一不敢说,前三我还是有把握的。只是我老是任务失败,比方刚才我就又算是任务失败了,不过比起一个有趣的玩具,世界排名又不能拿来玩,明天找我的新玩具玩去。

  沿着海岸线飞行,享受着惬意的海风,和那种速度的感觉,真的是和飙车有的一拼的爽啊,咦咦,海上那点亮光是什么?我正无聊呢,就过去看看,我还没飞出多少路,可是那点光亮居然以一种不可思意的速度朝**过来,只觉得眼前一亮,就没有感觉。我不会就这样翘了吧?我果然是个坏人,不适合做好事,看吧,偶然发个善心,居然就遇到这么莫名其妙的事,难道是天嫉英才,传说中的天妒红颜,可是我又不是女人,虽然我喜欢男人,还有一点点的精神洁癖和恶趣味,也不用这么整我吧。

 

第三章 成神

  再有感觉我的时候我已经在一间全部都是白光的地方,没有边界,一眼望不到头,全部都是白的那种,我不会真翘了吧?没这么夸张吧?我又没做什么恶。(作者:你直接杀了这么多人,间接害了这么多人,也敢讲没做恶的,都不脸红,不想想被你害的丢饭碗的人以万计啊。凌:去,他们不丢饭碗,就我丢饭碗了。)
  想动动身体,嗯?怎么回事?我的手去哪儿了,我的脚也没了,莫非我现在就是那传说的精神体了,可惜我原本迷到多少人的样子啊。
  "你恢复意识了啊?"
  "听"到这句话,看到我前面突然亮起了几个光点,我也没多少惊讶,为什么讲"听"呢,因为他们明显没有发声器官这样东西,估计他们和我是差不多的玩意,这句话自然就是他们问我的了。
  "那么请问,我现在在哪儿?"我客气地问,礼貌是很重要的。
  "你现在在我们的飞船上。"
  ......
  我无语,我不会遇到外星人了吧?"我撞上的那个是UFO,不是吧?"
  "恐怕你想的没有错,我们的飞船在跳跃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小小失误,不知道怎么回事跳到了你们星球,并在你们那个星球滞留了3秒钟,很不幸,在我们刚要离开的时候撞上了你。"才3秒钟都能让我撞上,不知道我死之前那张彩票中了没。
  他们应该是比地球上高等的生物,莫非人类进化下去也会变成这种精神体,那到要好好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的脑子里刚转过这个念头,他们的样子在我脑子里就变得清晰无比,而不是那一团光芒的样子。
  果冻,我看到的就是一团团的果冻,难道我现在也是这个样子了?不要啊,我不要变果冻。
  "你们还能把我送回去吗?"还是回去吧,既然你们这么高等。
  "很抱歉,我们不能,因为你的肉身已经毁了,就算我们可以再回到你的星球,你也变不回原来的你了。"
  "那你们说怎么办?总不会让我就变成你们的人了吧?"
  "由于我们的失误,造成了你的麻烦,我们可以满足你的一个要求。"
  既然不能回去了,那也没办法,反正我对那里也没什么留恋的,倒是可惜了我刚找到的新玩具,还有我爸爸失去了我这么个生财机器应该会难过吧,我弟弟没了我这个大哥应该可以继承家业了,不过就他,迟早败光在他手里,真可惜,本来这一直是我想做的事,可惜我现在做不了,我一直的愿望就是把凌氏做到世界第一然后败光他。可惜啊可惜,这么过瘾的事居然轮不到我来做了。
  回不去了,那就好好想想要求,嘿嘿,我的商人本质开始寻求最大利益了,要让我拥有很多美人,不好,美人我喜欢自己追,要很多钱,更不好,钱我喜欢自己赚然后再败光它,要让我变聪明,更更更不好,我本来就够聪明了。难道我就没什么要求了。所谓满天要价,坐地还价,那我就要个满天的价,看看他们的低线在哪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