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淡风轻(穿越时空)————迢迢织女[上部][下]


凌路只是停留了一刻,没说话,也没有看悠然一眼,然后慢慢的向树林深去走去,悠然迟疑了片刻,还是选择沉默的跟着。
......
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在悠然以为凌路会一直这样走下去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因为前面没有路了,是一处悬崖。可即使这样,他还是不敢出声去打破沉默,没有原因,只是单纯害怕着。
"记得我第一次遇见听雨的时候,"凌路有些沙哑的声音从前面,淡然的口气透着可怕冷静,"那时我娘刚刚去世,没有留下任何东西给我,哪怕是一个可以栖身的地方也没有。饿极了的我为了一个馒头,被追着打了几条街,最后那馒头还是没有保住,身上的伤也痛得人喘不气来,就在我以为自己会就这么死掉的时候,听雨出现了,把他最后的一个烧饼分了一半给我,他不知道,虽然只是半个烧饼,但却给了我活下去希望。"
......
"后来我们就一起找了一个破庙栖身,一起乞讨,相依为命。"
......
"那天因为我不小心撞到一个世家公子,结果他硬说我偷了他的钱袋,还对我拳打脚踢,听雨为了护我,也挨了不少的打,后来义父出现了,救了我们,收留我们进了神医谷。现在想来,那天的事也许是他故意安排的。"
......
悠然就这样有些恍惚的听着凌路细数他和听雨的过去,插不上话。
"其实他不必觉得愧疚,因为他从来没有真正欠我什么。当年若不是遇见了他,便不会有如今的凌路,也许当年就已经死在街边了。"
......
"悠然。"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看着一直背对自己的人转过身来,悠然可笑的发现自己竟然有种等待判决的心情。
"听雨的事,我没有办法原谅你。"
一抹苦笑。意料之中的答案,不然自己也不会选择告诉他。只是,事情还是朝着他预想之外的方向发展了。
"但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控制不住的爱着你,所以,我更没有办法原谅我自己。"
"凌路......"想说什么?又能说什么?悠然只觉得浑身无力,无力到只能维持自己的呼吸。
"悠然,"
"什么?"不知道为何,悠然心里有阵没来由的心慌。
"如果来世还能相遇,你愿意做我的妻吗?"
心慌不由的放大,"我从不许来世,要许便许今世,来世的我必定会将今世的事忘的干干净净!"
"原来如此,终究是有缘无份吧......"虽然凌路说的很轻,却没有逃过悠然的耳朵。
"我不许来世,却没有说不许你今世,听雨的事,你若真的不能原谅,你惩罚我便是。凌路,我们成亲好不好。"悠然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有种感觉,他就要留不住凌路了。
凌路没有回答,只是慢慢走到他身边。而后一个白玉瓶子就出现在他手中,呆楞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是"月眠"的解药。也许是因为三天的没有休息过,也没有吃过任何东西,悠然总觉得眼中的凌路有些不真实。
"这些痕迹,我想你明白是怎么来。"凌路没有接过悠然刚才的话,只是轻轻的扯下衣领,露出脖子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
悠然没有回答,其实在凌路走出山洞的那一刻,悠然就已经看到了,也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因为他看到了凌路在说起这些的时候,眼中掩饰不了的耻辱感。他伸出手,单纯的想安慰。
"别碰,脏。"
悠然本能的瑟缩了一下,因为听到那个禁忌的字。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却看到凌路更加苍白的脸色,明白他误会了自己的举动,心慌。
"不是的,你误会了,我不是......"想解释,却发现只是越描越黑。该怎么办,怎么解释自己对那个字的惧怕,慌了神,失了冷静,悠然已不是往日的悠然。
凌路却只是闭上了双眼,一步步退到崖边。
"这个悬崖下面,就是毒王谷。......在毒王谷呆上三年,这便是换取解药的条件。日落之前,我必须要回去。可是,我走不动了......"说着他又向后退了一步。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悠然上前想阻止他,却还是晚了一步。风中只留下一句呢喃,
"谢谢你许的今世。"
什么也没有抓住的悠然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只有风声呼啸。
......
"呵呵......哈哈......"突然,安静的人轻笑出声,而后又变成不可抑制的大笑。但若仔细看,就能看见他赤红的双眼中除了疯狂,再无其他。

上部完。

我有话说:
原本没有想要分成上下部的,但是后来想想,悠然的生活这里开始会有很大转变,格调可能不太一样。况且,因为我心境的转变,想来我后半部分的文可能会和前面有所不同,所以想想还是分开的好,这样我也不用总是想着照顾前文。
还有,后半部可能会有点虐心虐身,不过我会尽量控制尺度的,毕竟我也不想当后妈嘛~!
其实后面的情节,我也大概的构思好了,现在烦恼的是,究竟是用顺叙好,还是倒叙,或是插叙好呢......唉~好苦恼啊!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1282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