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淡风轻(穿越时空)————迢迢织女[上部][下]


"你醒了。"不是问句。
"......"悠然的大脑现在还处于启动状态,现在出现在他眼前的这个人,看上去二十岁左右,剑眉星目的,长得倒是不错。不过,悠然在这里学到一个道理,就是绝对不要从一个人的外貌去判断他的年龄。一个看上去二十岁的人,很可能就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叔。所以,
"你几岁了?"一定要靠问的。
"啊?......十九。"那人似乎被他问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昏迷了几天?"
"半个月。"
"你是谁?"
"我叫凌路,是一个大夫。"
"神医谷?"如果悠然没有看错,这里是大哥的寝宫,一个普通的大夫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况且神医谷的谷主世代姓凌,所以这个只有这个答案最有可能。
"对,你现在虽然醒了,但情况还不是太好,‘蚕食'的毒表面是吞食了你的内力,但同时也对你的经脉大有损伤,加上你又被自己的真气反噬,又......"有小产的危险,凌路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普通男人应该都不能接受自己有孕这种事的吧。
"你不会是想告诉我,我快死了吧?"听他说了这么多,好像就是自己没救了的意思。
"既然我答应救你,你就不会死。‘蚕食'的毒这些天来也清的差不多了,只是受损的经脉要想痊愈,需要长时间的调理......"
"悠然?你醒了!"刚刚下了朝的悠叶,看到这么多天一直昏睡着的人终于醒了,自然是喜不自胜。
"皇上既然来了,我就下去煎药了。不过临王需要休息,皇上不要和临王说太久的话。"
"朕知道了,这些天,辛苦凌公子了。"
"这没什么,照顾病人,是身为大夫的本分。"凌路只是点了个头,就出去了。
"你答应了他什么?"神医谷主,医术高明,想要求医的人何止成千上万,所以神医谷有个规矩,只有做到神医谷主提出的条件,他才会出手。而谷主提的条件往往刁钻古怪,或是苛刻无情。有要家人终生为奴的,也有要在指定时间,在指定地点采摘特殊药材的,而这种药材不是长在悬崖断壁,就是长在深山老林。总之,要想请到神医谷主,不扒层皮,休想过关。
"也没什么,不过就是采药之类的。朕走不开,所以让三弟去了。"
(还在某悬崖挣扎的某人叫道:说的倒轻松,你怎么不来试试?皇帝:怎么,你有意见?某人音量便小:发发牢骚不行啊......)
"......"悠然便不在说话了。
"......"悠叶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知道悠然不需要安慰。可是这次的事情......悠叶却不确定悠然能不能接受,也不知道该如何把他怀有身孕的事告诉他。
"异王......你没杀了他吧。"
"没有,朕将他关起来了。"
"放了吧,他现在也成不了什么事了。"
"可是......"
"我累了,想睡一会儿。"
"......好。"悠叶知道他不想多说,虽然他对悠风恨得牙痒。但既然悠然要放人,那他就放人。其实悠叶多少明白悠然的用意,这件事是不能对外人说的,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外人只看到自己刚刚登基,就骨肉相残,这样不利于朝局的稳定,也会使原本异王那一党人心惶惶。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想到真的就这样放他出来,还是让人憋屈的难受。

凌路再回来的时候,就见到悠然一个人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皇帝也已经离开了。他端着药,走到床边,考虑着要不要把他叫醒。谁知道悠然自己睁开了眼睛。
"凌公子,孩子......还在吗?"悠然知道自己从醒来到现在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可是这个问题不能再拖了。
"啊?......是,还在。"原来他自己一直都知道这件事。
"能不能,打掉他。"f
"为什么?我费了好大的劲才保住的。"
"一个不能被父母所爱的孩子,生下来又能如何?"
"那你为什么不能爱他?"
"......"
"不管他是怎么来的,既然他存在了,要不要活下去,你是不是该问问他自己的意见。"
"这样做,也是为他好。他以后不会快乐的。"
"对不起,我只会救人,不会杀人。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你生下来,交给我就是。这总行了吧。"
"为什么?"
"我也是个差点要被打掉的孩子,是义父救了我,抚养我,传我医术。神医谷里的人,全都是被父母遗弃的孩子。我们还不是一样生活得很幸福,说什么为他好,还不是你自己自私的想法。"
"好了好了,不打就是了,哪有你这么凶的大夫。"有多少年没有被骂了,悠然自己也不记得了。老实的讲,悠然想要打掉他,确实大部分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因为自己前世的那场恶梦,但是转念想想,自己又不是她,怎么会一样呢。
"在我神医谷人面前说要杀人,无异于与虎谋皮!这个孩子,你不生也要生。"
"我生,我生还不行吗?"不用‘杀人'‘杀人'的挂在嘴上吧,好像我真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似的。再说了,我生不生的,关他什么事啊,搞得好像是他的孩子似的。
"喝药。"凌路把药递到悠然面前,动作毫不温柔。
"哦。"悠然乖乖喝了药。"凌公子,我饿了。"
"我只管药,不管饭。"
悠然黑线,能不能投诉的?这服务质量太差了。
"门口有你的两个小厮,叫他们帮你弄吧。"凌路的口气总算是软下来了,悠然还以为他以后都要用这种语气说话呢。
"来人。"
虽然悠然的声音很轻,但门口的初一和十五还是马上就进来了。
"王爷有什么吩咐。"
"拿些吃的来。"
"记得要弄些清淡的,你家王爷现在吃不了荤腥。"
"是。"
原来他还是挺细心的嘛!

"我不能一直呆在这里,但我也不能就这样不负责任的离开。你最好能和我回神医谷去。"他凌路答应要救的人,就没有只救一半的道理。但是谷里还有些病人要照顾,虽然有其他的人在看着,但也不能离开太久。
"也好,还是离开这里比较好。"悠叶也同意凌路的意见。虽然他已经知道悠然并没有太在意这件事,但还是希望他离开这里,散散心。
"你们都决定了,我还能说什么。"其实整件事情最在意的人,恐怕就属悠叶了。算了,为了让他安心点,走就走吧。唉,可怜他一个孕妇,不对,孕夫,还要长途跋涉。虽然神医谷并不是很远。
"既然这样,我去收拾一下,明天就出发吧。"凌路也不等他们的回答,就出门收拾去了。
"他似乎很迫不及待想要离开这里......"悠叶有点无奈的说。
"他这样的人,怕是受不了这个拘谨的地方吧。"
"怎么这个皇宫很令人拘谨吗?"
"怎么你不觉得吗?"r
"难道......是因为朕也是个拘谨的人?"
"莫非......你要听真话?"
"呵呵......"悠叶近三个月来,第一次展露了笑颜。"似乎,是你安慰了朕。"
"我是缺乏感情的人,不仅仅缺乏爱,也缺乏恨......"
"朕明白。朕一直都明白。"
"你打算怎么处置异王?"
"既然他要留在京城,就让他一辈子呆在京城好了。异王府的人那天晚上也被卫部的人杀得差不多了,如今就让他顶着这个王爷的头衔,一个人在异王府过日子吧。"
"会不会太凄惨了点。"
"惨?这已经是他最好的结局了。"
看来悠叶的气还没消呢。算了,随他吧,免得他气的胃出血。

第二天,凌路果然就拖着悠然离开了皇宫。因为悠然身体的缘故,两个人一直走走停停,这天,他们又在一个小城镇的客栈里住了下来。
最近悠然孕吐的利害,几乎不能吃东西,每日只能喝些汤水,以补充体力。凌路说这种状况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所以说母亲是伟大的,生个孩子多不容易啊。
"下楼走走,透透气吧。"悠然一整天都在这房间里没出去过。
"今天楼下聚集了很多江湖人,万一不小心碰到了怎么办?"
"不会的,我会小心的。"悠然有些无语,现在凌路比任何人都宝贝悠然肚子里的孩子。
"......可以是可以,不过也不能坐太久。"
"你为什么这么宝贝这个孩子。"对我又那么凶。
"我的义子,我当然要宝贝了。"
晕!什么时候成他的义子的?难道......他该不会以为自己真的会把孩子送给他吧?悠然一边和他一起走下楼梯,一边想道。
"这次的这件事,决不简单。"大堂里传来的声音。
"武林三大世家之一的林家被灭门,谁都知道不简单了。"
"你说会是谁干的?"
"最有可能是无天门,除了他们,谁还有这个能力将林家三百一十二口人,一夜之间全部诛杀。"
"谁都知道,无天门向来是受人委托才会杀人,而且他们收费很高。谁会这么大手笔,花钱买他们全家的命。"
"我看是绝门干的,他们向来行事狠辣,又与林家积怨颇深,"
悠然和凌路挑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了下来,继续听他们七嘴八舌的讨论。
"他们没这个本事。绝门的门主几次都败在林老爷的手里,他们怎么可能杀了林家这么多人呢?"
"那还能有谁?难道......是天灵殿?"本来热闹的大堂顿时安静下来。
"不......可能,他们向来不问江湖之事。"说话的人显然声音有些不稳。
悠然也听说过这个天灵殿,在天灵峰顶之上,是个神秘的组织,从不在江湖现身,也曾有过一些一流的高手闯过天灵峰,但那些人回来之后就全部对天灵峰三缄其口。于是就变得更加神秘起来。
"我看这是魔道中人联手干的,目的是为了向我们正道中人宣战。"
"我看也只有这个可能。"
"哼,他们以为这样做,我们就会怕了?爷爷我还从来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我看你不止不知道怕字怎么写,恐怕斗大的字,你就没认识几个吧!"有人站出来打趣道。众人也哄笑起来,刚才有些紧张的气氛也一下子轻松起来。
"这次,夏家召集这个武林大会,目的就是怕他们还会再出手。"
"我看是那夏家的人担心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们,所以怕了。"
"夏老爷德高望重,你不可胡说。"
"什么德高望重,狗屁!他不过是运气好,投身一个好人家。我要是投身在皇宫,也能弄个皇帝当当。有什么了不起。"
"还皇帝?你当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怎么不是个东西了?"
"我可没说你不是个东西,你自己承认的。"
"你个小兔崽子,爷爷我今天就要告诉你,爷爷是个什么东西。"说话间,那两个争执的人就大打出手了,大堂里立刻就乱成了一片。大部分的人都站在一边看热闹,也有人起哄的。
悠然两个人就被堵在角落动弹不得,而那两人打着打着就越来越往这里靠近了。只见大汉一个棒槌向另外那个挥去,而那人刚好站在悠然他们面前,他倒是向旁边一闪,闪到了悠然他们的身后。大汉也不管不顾,就只挥舞着手里的大棒槌。
凌路着急的想要挡在悠然身前,谁知悠然反应更快,只听见他大叫一声,
"小心孕妇!"

我要在这里郑重声明一下,悠然已经十五岁了,我在番外里有写到啊。
第 31 章

"孕妇?哪里?在哪里?"那大汉果然停了下来。这种江湖人向来以欺负弱小,伤害妇孺为耻。一听有孕妇在,立马小心翼翼起来。不过他前后左右看了一遍,都没有看到像是孕妇的人。
"这里,这里。"悠然朝他挥了挥手。
"你就是那个孕妇?"那大汉开始是一副"你耍我?"的表情,后来好像茅塞顿开的样子。"你女扮男装啊?"
悠然十五岁的样子,正是雌雄难辨的时候。
"因为最近外面很不太平,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悠然很配合的作出一脸的无奈。
"我说小老弟,你家娘子都怀了身孕了,你怎么还带着他在外面乱走,多危险啊。"大汉责备的看这一旁的凌路。而凌路则黑着脸不说话。
"那也不能怪他,是我娘家母亲病重,我心里着急,才求着他带我出来的。"
"是这样啊,那倒是我错怪他了。大妹子,你娘家在哪里,远不远啊?"那个大汉早就忘了之前的事,坐到他们对面,和他们聊了起来。围观的人也就渐渐坐定下来。
"不远了,快到了。"e
"我说老刘,你问人家娘家在哪里做什么,是不是看这大妹子长的标致,想跑上门啊?"一边有人起哄道。
"胡说什么呀你,就你这张嘴贱。我是看最近附近都不太平,他们要是和我顺路,我就送他们一程。"
"这位大哥真是有心了。不过我们已经送了信给家里,他们会叫人来接的。"
"那就好,我看啊,你们干脆就在娘家住一阵子,别乱跑了。"
"大哥真是一副热心肠。今天遇到大哥这么好的人,真是我们的福气。"
"嘿嘿......也没什么了"那大汉反倒有些脸红了,和刚才还呲牙咧嘴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了。
"到时间该吃药了。"凌路口气有些不善。
"老刘你看,你老是缠着人家娘子说话,人家可是不高兴了。"
"不是的,相公他最近一直在为我的身体担心,又要为我熬药,吃不下,睡不好的,所以才会心情不好的。"
"看人家娘子这么护着相公,老刘你没希望了。"
那大汉"啪"一拍桌子,站起来找那人理论却了,"我说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还不走?"凌路大概已经忍到极限了。

回到房间里,凌路就开始收拾东西了。
"不是说吃药吗?怎么你好像在收拾东西啊?"
"......"凌路不理他,只管胡乱的将衣物打了个包,又出门吩咐了小二几声。进来的时候手里端着药,放到悠然面前,"吃完上路。"
虽然凌路平时是脾气大了点,但悠然看得出来,他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今天悠然虽然胡闹了点,他就算是看不惯,也决不至于这么生气。看来......
"你和林家......什么关系?"那就只有这个可能性最大了。
坐在对面的人身体微微一颤,有些惊讶的看着悠然。
"......不关你事。"相较于之前的生硬口气,这句话说得很没有底气。
凌路不肯说,悠然也就没再问了。知道了又如何呢,对悠然来讲,并没有什么意义。

三天之后,凌路他们就回到了神医谷,其实神医谷倒也不是什么神秘的地方,一般行走江湖的人,都知道这里。不过进入这个谷里的路只有一条,是一条长长地并且只能由一个人通过的小山涧,所以还是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