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 遥-乐(帝 台-春续篇之三) 下————se如空

第二十六话


小四这突如其来的病发给大家来了一个措手不及!身为上任的皇帝,又是小四父亲的漩做出了决定!
按照他的指示:曜彦交给双胞胎应付;亦优在见到祁炎後,情绪也很不稳定,小四的状况稍微稳定後,就把亦优还有祁炎一干人等都交给沁遥招待;而自己和梵则是看护睡下的小四!
祁炎对小四的病情也不是很感兴趣,也不多过问,知趣地带著属下走人,可曜彦这边就难办了......
"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麽回事?"被强行拖走的曜彦在到达隔壁房间的同时,按耐不住地问道。
"你问我们怎麽了?我们还要问你呢!"辰拉著曜彦回答,"彦,你到底对小四干了什麽?"
经过上次的前车之鉴,辰不再相信曜彦无论何时何地都会温和不失礼仪地对待自己的弟弟。
"我真的什麽也没干!"曜彦辩解道,"我只是道歉,然後想和他和好而已!谁知话还没到一半,小四就......"
"怎麽会呢?"风也不太相信,"除非......彦,把你和小四说过的话完完全全复述一遍!"
"咦?我就说......‘很抱歉,我不知道你不会哭......无论怎麽样都不该嘲讽你......还有......恺和锺离的事......'说著小四就这样了!"曜彦努力回想著。
"也许刺激小四的都不是这些!"梵边说边进门。
"爹爹?!"
"梵叔叔?!"曜彦一见他就心急地跑过去,"小四怎麽样了?"
梵深睇他一眼说:"很好,已经睡了,所以来向你们说声,漩在看著他......彦不用担心......"
"不能让我见见他吗?"曜彦几近哀求道。
梵摇摇头一口否决,"不行,如果没有猜错,小四发病的原因就是你!我们不能冒著再让小四发病的危险让你见他......你还是先回吧!"
他的话让曜彦几乎认为是幻听,"怎麽可能?我真的什麽都没做,小四怎麽会因为我而发病?"
按照韵淑的话看来,小四的病发原因是四岁时的恐惧,可是那时曜彦根本不认识小四,怎麽会是自己?曜彦不明白!
"你不喜欢小四,对小四恶言相向不是麽?"梵一语道破。
"那是误会......我情急之下......"是事实可不是真相!
"那不就得了!"梵走到桌前坐下,"彦,你好像有些误解,小四害怕恐惧的不是那些孩子给他带来的厄运,而是‘背叛'!"
"背叛?"
风给梵倒了杯水,和辰还有惺儿一起在旁边听自己的爹爹怎麽说......
"对,就是背叛!"梵轻沾一口茶,"小四曾经被那个以为是‘好朋友'的孩子背叛了一次......那次重创让他害怕了!他学会了察言观色,他变得比谁都敏感,他宁可别人老实地告诉自己讨厌他,宁愿自己对他人敬而远之,也不想再让虚伪的人靠近自己!然後......直到他遇到了你!"
曜彦头上布满冷汗,双拳紧握,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做了无可挽回的事!
"人生最痛就是被自己重视的人背叛,这种感觉比死还难受!你是小四最重视的一个人,可是你对他那些毫不留情的话语,无疑是雪上加霜,在小四原本即将愈合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梵是感同身受。
曜彦惭愧地低下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那又如何?"梵口气严厉道,"你伤害了小四,这是不争的事实!"
梵很严肃地对向曜彦,"彦,小四对我说了你们之间发生的一切,我明白你的想法......你认为小四不爱你,他只是把你当一个靠山对不对?"
曜彦没有回答,因为梵猜得丝毫不差!
"可是,我要告诉你,你错了!"梵叹息道,"或许我该说是你和小四之间的差异造成的......不过现在这已经不再重要,现在我作为小四的爹爹,对你也只有一个要求......"话说著梵站了起来,竟然对曜彦半躬下身!
"梵叔叔,你这是做什麽?"曜彦连忙扶起他。
梵拉住曜彦的双臂抬起头说:"彦......我以一个爹爹的身份请你放弃小四,不要再来打搅他平静的生活了!"
..............................
...............
.........
...
"咯吱!"小四的房门再次被打开,走进来的是辰!
"把彦送走了?"
梵和漩正在对弈,风和惺儿在说故事,地上已经铺上了地铺,看来今天是都打算睡在这里了!
"恩!"辰顺手关上门,走到风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有些疑惑地询问梵,"爹爹,你和彦说的都是认真的?"
"恩!"梵手执白棋,看著棋局回答。
"那为什麽还要我对他说那些话?"不是多此一举吗?
漩摆下棋子,喝了口茶代替梵回答:"你爹没有恶意,只是替小四报复一下而已!"
"我就知道!"风把惺儿抱进地铺上的锦被中,"以小四的性格,一切误会结清後会懂得报复彦才怪!爸爸你也有份吧?"
"呵呵......不单是我,是我们......大家都有份!"其中也包括了风、辰和惺儿。
"切......我还以为,爸爸和爹爹会干脆把小四医好後重新为他选婿!干吗还要把他白送给曜彦?"辰有些不明白。
这时梵开口了,口气有些无奈:"因为你的傻瓜弟弟到现在还喜欢著曜彦呐!"
说到这个辰也摇摇头,有些同感地响应:"了解了解,看来连小四都没有逃脱爸爸奇怪的‘基因遗传'!"
这四兄弟别的不象,一辈子认死一个人这点算是最雷同的了!
"二爹,那彦叔叔答应了没有啊?"惺儿小脑袋在被窝里蹭啊蹭,他也算是"共犯"啦。
"他不会不答应的!"梵饶有自信地回答,然後冲著惺儿笑笑,"这可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他怎麽可能不答应?"
"好机会?"双胞胎同声问。
漩拿起一颗黑子反转而笑:"是啊,是个好机会!一个重新认识小四的好机会......"
...........................
大街上,曜彦一个人狼狈地走向矜鸳楼!刚才梵和辰的话语在他耳边不断反复......
"彦......我以一个爹爹的身份请你放弃小四,不要再来打搅他平静的生活了!"
......
"彦你真的放弃小四了吗?"
......
"如果想好了就来找我吧!我的易容术关键时刻可以帮你一把!"
......
"可恶!"曜彦越想越急躁,最後一拳打上了身边的墙壁!"事情怎麽会这样?"
边想边走,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矜鸳楼的门口,忽然一阵喧哗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你不要这个样子啊......等等......你起来啊......"韵淑牵扯著自己的衣物道。
锺离也在一边帮忙,"莫语,你冷静一下......起来啊......老板看到会不开心的!"
"真是的......这人怎麽这样?"!也拉著莫语,想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可是莫语不顾其他人怎麽看,硬是紧紧拽住韵淑的衣角不放,双眼含泪还双膝跪了下来,口中"啊啊"叫个不停,样子好不可怜!
"你们这是在干什麽?"曜彦看了就来气!
"......!"莫语一听见曜彦的声音就仿佛惊弓之鸟一般倒了下去,可是手依旧拉著韵淑。
"老板!"


第二十七话


"你们干什麽?"曜彦几步上前询问韵淑。
莫语在看见曜彦的一瞬间,放下了韵淑的衣襟,眼睛失去了光彩,泪水不断涌出,好像整个人失去了希望一般......
韵淑好不容易拉回衣袖说道:"我也不知道啊,只是刚打算回去,没想到这个孩子就上来拉住我......他也是你店里的?"
"是啊,他......"曜彦上去打算拉莫语一把,谁知莫语竟然避开了他的手!尽量靠近韵淑的方向。
"?"他们的动作看得韵淑莫名,她干脆帮忙把他拉起,还替他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他很不喜欢你啊......你们的关系好像很不好!"
曜彦放下手,眼神有些迷惘,"恩......是我的问题......"
他和小四分开後,就浑身不对劲。而陪伴小四一夜的莫语自然成了他最佳的"出气筒"!
近些天,曜彦派发给莫语的工作量明显增多,杂活基本上由他一人承包。与以前同样的工作时间,同样的夥食,可这增加几倍的工作量就算是一个大汉都不一定能忍得住。莫语虽然不能喊苦亦不能叫累,可是人一眼都能看出他的身子比以往更加憔悴不少。
记得几天前,迷醉中的曜彦还曾经说过要让他陪夜赚钱,当时他听说後整个脸都青了!想来定是他不堪忍受如此凌虐,打算向韵淑求救了吧......
看来自己还真的不是一点点幼稚呢......曜彦暗讽自己!
"罢了罢了......"曜彦闭上眼睛,"韵淑,你是要去小四那里麽?"
"是呀,怎麽?"韵淑刚问就只觉身上一个重量靠来。
曜彦提起莫语把他往韵淑那边随手一扔,"把他带走吧!去陪陪小四,说不定小四还会恢复得快些!"
"......!"刚才还瑟瑟发抖的莫语闻言抬起头,清明的眼中闪烁著点点质疑。
"恩?小四怎麽了?"韵淑还被蒙在鼓里。
曜彦没有回答,只是走进店里,背对著韵淑挥挥手,"你相公担心你了,快回去吧......我累了......什麽都不想说......对了!"这时他才转过身,苦涩一笑,"替我向小四问好!"
"哎,你等等啊!"可惜没等韵淑阻止,曜彦就已经上楼回房了。
──矜鸳楼──
"老板,老板?"!敲击著曜彦的房门,可是没有回声。
从曜彦回来,!就觉得他很不对劲,所以担心之余就来看看......如今没有响应,更是印证了!的猜疑。
"老板......"!即刻破门而入,可是......"老板?"
曜彦已经不在房内,房间里灯火通明,可不见一丝人影,只有打开的窗户被风吹动"吱吱"作响。
!走到窗边,向外看去,窗外的地面上遗留的几个隐约的脚印透露了曜彦的行踪......
"老板出去了?"锺离不知何时来到门口问。
!回头道:"你早知道?"
"不......"锺离靠近窗户,"只是直觉,不过这样也好......让老板放松一下吧!"
"......"!深邃地看向锺离,"人......有时候还是不要陷得太深为妙......"
"!"锺离好似心事被说中般,整个人怔了怔,"你......?"
"好了,出去吧!老板回来看见我们在这里瞎晃会生气的!"!调皮地吐吐舌,然後便走了出去。
锺离在他离开後,眼神顿时变得犀利,开始计算著"!"将带来的威胁。
..............................
曜彦原本一人呆在房里,但是闷著难受,於是就跳出窗外,想独自出来散散心......不知走了多久,停下脚步,曜彦愕然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了俞黔的家门口!
"该死,我怎麽会走到这里来而不自知?"曜彦懊恼自己的粗心大意,刚要掉转方向,却见俞黔打开了房门。
俞黔一看见他也是一惊,可是看著曜彦的颓废样,便很快明白了什麽,他打开房门对曜彦说道:"小子,分手了吧......要不进来坐坐?"
曜彦听见他那麽无理的话,这次竟然也没有生气,还鬼使神差般踏进了他的家门!
俞黔为他倒上一杯水,笑得很淡漠,"呵呵......怎麽?终於受不了了?"
"......"曜彦握杯的手一紧,"为什麽......为什麽人人都说我和小四不能在一起?你是......那老和尚也是......还有叔叔......为什麽大家都这麽说?"
看著眼前的孩子,俞黔默默地在他对面坐下,手上依旧提著长烟斗,"呼......那是因为你们根本不合适!你的不拘小节,心机城府和他的细心周到,单纯无邪原本就是截然相反,这样的两个人能相安无事相处十年也真可称得上奇迹啊!"
"不是这样的!"曜彦极力否认,"我是......"
"是什麽?"俞黔往烟斗里添了些烟草,"遇到你们那天我就看出来了......你对我一直著保持警惕,我说的话你也没有相信多少,几乎都是将信将疑吧!"
老人的精明让曜彦甘拜下风,说实话那天老人说什麽他根本没有在意,他一直在观察这个房间里的一切和老人的举动,以免有陷阱!
"哎......"俞黔叹了口气,"可是那孩子就不一样,他把我的话都牢牢记住了,而且没有理由地就这麽信了!我想啊......现在这个世界上要找出这样的一个人......呵呵......难哦难哦......"
曜彦放下茶杯,眼睛死死盯著茶水面,双手放在双膝上紧紧握拳,"我真的很喜欢小四,从小时候到现在一直没有变......可是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居然一点都不了解他......他受过伤害我不知道;我在他心中的地位我也不清楚,仔细想想我甚至连他喜欢什麽东西都不知道......也许,我真的是个不称职的‘未婚夫'!"
"这话也不一定对......"俞黔用烟斗轻敲了一下曜彦的前额,"感情吗,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失败了两个人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一个人全揽了,想当英雄啊?"
曜彦抚摸著前额,有些诧异地抬起头,第一次以诚恳的语气问道:"俞前辈......我和小四......我们还有可能......可能......"
"傻小子哦!"俞黔笑笑,"你们这段感情是失败的......最好的方法你自己应该比我清楚不是吗?"
"......!"曜彦被他这麽一说,顿时恍然大悟,"多谢前辈指点,我想我知道该怎麽做了!"
"呵呵......知道就好,不过我这里倒有个问题,不知你能不能替我分忧啊?"俞黔的脸色忽然沈了下来。
"愿闻其详!"
老人走到窗边,看著山上那茂密的丛林,低压著嗓子说:"今年的离殄啊......献不出童女了!"
"咦?"曜彦先是没有听懂。
"今年的离殄没有刚好满十五周岁的童女,我们没有祭品献给山上的‘神灵'了!"俞黔说得更加详细,"这麽下去的话......"
"呼呼......"外面忽然起了一阵冷风,同时也传来一群羊略带惊慌的叫声:"咩咩......"不过没过多久那些羊就停止了叫喊!
"怎麽了?"曜彦总觉得那些羊叫停止地不寻常。
俞黔正色回答:"时间不多了啊......再不献童女上去......三地就真的要遭殃了!小子,你愿意帮这个忙吗?"
曜彦有些为难:"我是想帮,可是......俞前辈要我怎麽帮呢?"
"不要装了!"俞黔听说他肯帮,心底燃起了一丝希望,"你和你的‘婚约者'都不是普通人......那孩子居然还知道离殄人不为人所知的特有印记......要是我没有猜错,他一定和皇後娘娘关系密切!"
果然不是省油的灯!曜彦心里暗想......"......俞前辈是想借助皇後娘娘的力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