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魂(穿越时空)————冰灵

朱雀·禁:http://free000.forum.xilu.com/msg/free000/m/12244.html
青龙·魂

楔子

梦境,如幻般绽放开,周身一片的黑暗,寂静如同死亡一般纠缠着人心,磨灭了所有的生命体。是谁?有人在静静地呼唤,深沉的音符燎原、灼梦。那个人是谁?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一片漆黑中挣开了蚕茧,是梦?光,一丝光打在黑夜里,如同深海溅开了些许水纹,我看见了他,他是谁?银白色的发丝垂地,白衣如雪,身影娇姿,宛如是夜的精灵,似仙如幻。身姿轻舞,媚眼如丝,朱唇轻启,娇噌媚惑。
那人儿超凡脱俗,风华绝代,然妖异无比,如同雕琢般的容颜却留着一道看不清道不明的如同镜中花,水中月一般的伤感幽怨。
光,又一重打在了黑暗里,周身的黑夜布满了星辰。风声,一丝难以觉察的风动,羽翼振开的细声,美人儿回头,顿而火光四溅,光芒毕露,朱雀,传说中的圣兽,振开双翅,美人儿朱唇轻启,仿佛说着些什么,精妙绝伦的容颜下荡开笑靥。圣兽略微叹息,然为这倔强的人儿轻点了头。只道是红颜多薄命,宿命无常。
"你当真要这么做?"朱雀神叹息着。
"是!请您答应,这是我最后的心愿了。"
"那么......龙昭宣呢?"
美人儿愁丝展露,那人以不是他的能力所及了,闷闷地回声:"请您答应我,给他幸福,我愿换以性命......"朱唇微动间天地随之颤裂,由星云构成的空间转瞬间坍塌逝去......
只留下一声朱雀叹息......

第一章 我掉了

"啊--"破天一声惨叫。薇薇吐吐舌头感叹:谁让你有胆趁她睡觉的时候乱喊。薇薇回头把脸凑近,陈韩新终于被惊醒了。
陈韩新一脸疑惑地睁开眼睛,刚刚是谁啊,叫这么大声。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很淑女让人看了一阵温暖的小脸。"早啊,薇薇。"
"早?已经是下午2点了!"听声音陈韩新心下一阵寒,果然刚刚被她在睡梦中扔出去的矜凌青筋暴烈地冲过来抓住陈韩新的衣襟。
"呦,矜凌,今天天气不错。"陈韩新嘴角抽动,完了,这丫头发起火来就惨了。
"小凌,别动气!"薇薇在边上温和地笑,嘻~随后听见一阵杀猪惨叫。
"小凌,淑女淑女!"陈韩新惨叫。哎,难得她一个人见人怕的大姐头也有被人揍的时候,而这个揍她的人居然是个瘦弱的舞蹈部的灵魂人物,身高168的矜凌。卡哇伊女生杀人啦!
"矜凌,凶巴巴的会没人要的,咳......会长大人不大喜欢粗鲁的女生。"矜凌心仪对象是学校学生会主席,一个很帅很酷的校草高才生。小声说一句:矜凌,she is NO.1大米虫。
"啊!抱歉。呵呵......薇薇啊谢谢你提醒。"
陈韩新冲薇薇一笑,谢谢救命之恩啊!
"没关系,我也不想你像老大一样没人要啊!"
啊!前话收回,陈韩新暴怒居然又被薇薇的外表欺骗了,这个魔鬼TV部部长!
"老大,别愣着了,快点起床!耽误了我的美食计划自己看着办吧。"矜凌哼哼声。
陈韩新搔搔散乱的长发,无奈地看着这两人又在讨论会长大人的喜好了。切~男人有什么好的!说着站起来,往身上套衣服。"老大!"叽里呱啦自顾自讲话的那俩,突然回头冲着陈韩新大喊。
"干吗?"
"老大你又长高了。"矜凌眨眨眼。
"啊,真让人羡慕。"薇薇盯着陈韩新的胸感叹。"啊?"陈韩新这才下意识的护住胸。"薇薇!"韩新说着又瘪瘪嘴,冲过来捏住薇薇的脸,"小妹妹,还有机会,别灰心啊,来来来,姐姐我看看。"
"啊!色女!"
"喂,你们两个搞同性恋我不管啊,可是耽误了我的美食计划,你们两个给我小心点!"矜凌在一边大喊。惹来那两位的白眼。
"呐,矜凌你不要给人家造谣!"薇薇撇撇嘴,很可爱哦!
"啊啊啊,虽然我不喜欢男人也不代表我喜欢女人啊。"陈韩新捂头,觉得这丫头脑袋里的东西真是......让人吃不消啊。
矜凌吐吐舌头,"人家随便说说而已。"
陈韩新换上一件黑色风衣,理了理染金的披肩长发,三人就向美食街走去了。
"哦厚厚~美食街我来喽!"矜凌冲进人群,大开动。
"啊啊,真是受不了她耶!"陈韩新再次捂头。
"哇~"路边小女生突然被陈韩新的动作惹得尖叫。"好酷哦!"
"啊?"陈韩新沉着脸回头,呦~再次尖叫。不明白,陈韩新一脸头疼。没办法长相使然,谁让你好好一个女生长着这么酷的脸。薇薇没办法的耸耸肩。
"不过呢,还真是羡慕小凌,居然怎么吃都吃不胖。"
"怎么了薇薇?"
"没什么,昨晚称体重的时候发现又胖了半斤。"
"哦,西西。"陈韩新再次袭击薇薇的小脸。"没关系关系,这样更可爱。哈~"
"喂,泥门卡滴啊,芊绵油浩痴的。"(你们快点,前面有好吃的。)矜凌双手拿着肉丸肉串,嘴里也不闲着。"杂步果赖,偶西奏列。"(再不过来,我先走了。)矜凌满口塞东西样子很滑稽。
"小样,吃成这样,还不快过来。"陈韩新招手。
"啊,矜凌小心!"微微大叫一声。哇~街头小霸高泉开着摩托车冲了过来。"小凌!"陈韩新大叫一声,冲了过去。
"啊?"矜凌还傻傻的搞不清楚状况,等弄明白时,周围已经围过来好些人了。矜凌吐掉嘴里的东西,咋舌。
"妈的,小样胆子大了是怎么着。撞到我们家小凌,你准备怎么死啊!"
"啊,大姐,大姐,我没看见啊!啊~救命啊!"
O_O?老大不是吧,矜凌嘴角在抽筋。他们家老大正很没样子的狠踹那个小犬。
"混蛋!我们家小凌你也敢撞,嫌命长了是不是!"说着,又是一通狠打,可怜啊。
矜凌张大嘴,半天才反应过来,刚一反应过来就暴起:"高泉!你小子不想活了是怎么着,我好不容易才让我们家陈韩新一个暴力女改邪归正,啊,你小子居然还敢来招她!"
@[email protected]|||| 薇薇彻底昏倒,这两个还真是......可怜的小犬啊。
揍完了,薇薇神经衰弱地看着矜凌被她们老大一顿暴骂。"呀呀的小样,你走路不看前面的啊!"骂着顺便狠捏矜凌的小脸。哎,看着前面边骂边走的两个活宝,薇薇奸笑~西西~这日子还真是不无聊啊!(都说薇薇是披着羊皮的狼了。)

"好了啦,老大你别骂了好不好。"切~这个暴力女。哎哎~还是我自己太欠揍了,居然去招惹这个人见人闪的大姐头。啊啊,"薇薇,你奸笑什么?"呜~这个家伙奸笑时还真是恐怖到极点了。
"不,没什么,呼呼~"
矜凌发抖。不过一闻到前面飘来的香味就......"哈~苹果派、沙丁鱼寿司、豆皮、桂花米酒、糯米鸡、水煎包、素炒粉、牛肉炒粉、酸辣粉、水晶饺子、馄饨、飞饼、凉面、瓦罐鸡汤......"薇薇和陈韩新全身冒冷汗,这个家伙一看见吃的东西居然像鬼一样飘过去了!
"矜凌,你慢点!呐,真受不了她!"陈韩新和薇薇只好跑着跟了上去。
"矜凌,你别乱......啊哩,这是什么啊?"陈韩新问。
矜凌回头看着她们,"他说他是算命的呢。"
"算命?这个糟老头?"陈韩新不知道何时已经过来揪住了算命先生2米多长的胡子,还把脚放在算命的桌子上。
"啊,放......放手,真是的,啊!"
"啊--混蛋!"T_T 陈韩新突然一拳击中老头的鼻子。
"啊~最近的年轻人还真是精力旺盛呢,很好呵呵。"啊,死了。
"可恶,居然敢摸我屁股,死色老头。"陈韩新暴骂。
"啊,韩新你怎么可以打老人呢。"薇薇扶起老人,朝着陈韩新一脸的埋怨。
"就是就是,怎么可以打老人呢,咳咳。"老头点点头。
"啊!""啪--"老色鬼死性不改,薇薇又给了他一巴掌。

"什么?"
"我说你今年有血光之灾,啊,嗯,嗯,你是孤儿对吧,嗯,命很硬,啊呀,你身边这两位小姐会受你的连累啊。"满脸爬虫,一米高的色老头神秘兮兮地冲陈韩新说。
薇薇和矜凌同时看向陈韩新,"啊?呵呵,不会吧。"陈韩新干笑,可恶!这两个丫头该不会相信了吧,啊,我真命苦!
"怎么不会,你是不相信我吗,我一个老人家,咳咳,我骗你们干嘛。"色老头装伤心,她们疑惑之际,手......
"啊,色老头!"陈韩新暴起。f
"啊,欺负老人家啊,啊,好了这个给你们去灾辟邪。"陈韩新看着一块绿色的石头,一会儿,指关节噼里啪啦的响,再次暴起,"臭老头,拿块破石头骗我!"五分钟后,哎,惨不忍睹啊。"哼,别让我下次再看见你个神棍!小凌、薇薇我们走......"
陈韩新回头怔住,她的面前有一个黑色的大洞,那两人早不知道哪里去了。"小凌、薇薇......"
"你也快去吧,好走啊!"色老头捂着鼻血把陈韩新踹进黑洞。
"啊,最近的年轻人太有精力了,哎~"
"呵呵,辛苦你了。"一个女声传来。
"希望他们好运吧,接下来是青龙的故事了。"
"嗯,呃?!"-_- ^
"哇~小朱,多年不见,还是这么漂亮啊!"
"色!色老头!"
"啊!--"

第二章 啊哩?古代?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小亭中,一袭青衣男子,锦冠玉带,微锁眉头,小河畔,银月下,纵有着皎色银月也难照透这遗世的断桥。
辰光微荡,隐隐现一"鬼"字惊红额前,诡异异常却悲凉万分。自那日别,相见却永远无法穿透那袭千年冰魄。
"哥,夜凉了,小心别着了凉。"静儿拿着一件披风走入亭来。
"呵......"寥影残苦笑,也许他自始至终都不曾爱过我,都已经五年了,辰始终如鬼魅一样出现在我的眼前,可触手难握,你还是如此喜欢戏弄我!
"哥......"
"我没事,你去睡吧。"
"哥,你......"
"我睡不着,再去看看他。"
五年,星宿宫一草一木无一变化,而它的主人却换了这额前有鬼字的少年。这五年来,星宿宫依旧为江湖人士所传诵,却在旧日神秘的面纱下,添了些许温情。传星宿宫宫主星宿一绝色人儿香消玉陨之后,星宿宫便由天下第一剑掌管。自此之后,星宿宫大改旧日规矩,凡入得了鬼谷,不被瘴气所伤者皆可得到救助。而星宿宫定期都会有人出谷无偿救助小镇中的平民百姓。而星宿宫宫主天下第一剑更是武艺非凡,为天下人所赞颂。
寥影残走自释星阁,星宿的房间,那殿堂便就是千年冰魄的所在。推门进去,森冷的月光下,美人儿容姿依旧,微闭着的双眼仿佛突然间就会重新睁开一般。嗜血的人儿啊,你竟美得如此的可怕。
寥影残道不明情愫地望着这美人儿,移步靠近,随手拿过桌上的酒来饮:"我终是太娇纵你了。"自顾自地说着话,那模样怎叫人不心痛呢。静儿微微抬头:"宫主啊宫主,你何等残酷,自死都要哥哥念着你,你成功了,这世间但凡见过您的人有谁能逃得过您呢。哥哥为您伤神整整五年,九王爷为您弃朝廷不顾,从此音信全无,您何等的残酷啊。"
静儿叹息之余,又想起那个任性的人儿。伺候在旁的宫女无不叹息连连。尤是她曲缨庭深处暗暗神伤。
"星宿啊星宿,你说你累了,要睡下,可你竟睡了整整五年,你怎能忍心,怎能忍心这么多人为你而难过?"忍受了五年的相思苦,星宿你可知生不如死的滋味有多苦?如果,如果有来生,寥影残定不会如此轻易的将你放手了,宁愿你恨他,他都不会放手了吧。
"残,你瞧着‘影'字,你名字里也有个‘影'不如送你......"妖异鬼魅的声音再度在残的耳边响起,微怔间,残苦笑:"你--好残忍!"
就在此时破天一声响,震惊了天地,整个星宿宫在一片巨响中震撼......释星阁中凭空弥漫着几多重雾气,五米内不见五指!
怎么回事?寥影残身边忽一声爆破,待他回神,便大叫:"星宿,星宿!"不会的,不会的,千年的冰魄怎么会突然的炸开,星宿,不可以有事,别走,别走,别离开我!辰!你答应过我的!别离开我,别走!别走!

"天啊!救命啊!老大!这是哪里啊?宇宙吗?呃,我记得我掉黑洞里了,不是吧!我不要啊!老大!薇薇!"
"好累,好累,讨厌,谁在说话,好困啊,让我睡啊,谁在说话,你说什么?谁?银色的头发?他在叫我?呃?啊!......"
"啊,痛,痛,痛,好痛啊!我这是掉哪儿啦?啊,我的腰,不要摔断了啊!"真倒霉,你个死神棍!色老头,别让我逮到你!
"星宿!星宿......你......"
谁啊?咦~帅哥?流口水。咦~不会这么热情吧,抱住我!
"星宿,是你吗?你回来了!告诉我这是真的,星宿,辰!"帅哥......你......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了啊!呃,好辛苦要死了!
"哥,哥,......宫主?"急忙跑进来的静儿看见这情景愣住了。
"静儿,辰他醒了!"帅哥终于放开了我,咳,好难受啊。
"宫主......"又是谁啊?啊,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又奔过来抱住了我,喂!这儿的人怎么都喜欢这样打招呼的啊,好辛苦啊!
"你,放开,我要窒息啦!"呃,谁?是我在说话吗?虽然我知道我的声音很好听,可这......没搞错吧。
"啊,对不起,宫主,缨儿太高兴了,忘了宫主才从......"
婴儿?你当我白痴呢,这么大了还婴儿。咦,美女耶,算了那就不跟你计较了。
"这是哪里?你们谁啊?"我继续用我不熟悉的声音说,大概是被烟呛到了,难道这里是英国,这么大的雾。
"星宿,你......不记得我了吗?"大帅哥吃惊地望着我,难过的好像我欠了他一万块钱忘了还。
"你是......哪位?"
"星宿......"
"星宿?"雾这么大,你能看见星星,难不成你千里眼?还是我有夜盲症啊?不过他额头上的‘鬼'字很漂亮。‘鬼'?"鬼啊!--"
"星宿?"帅哥大惊看着我。
"鬼,鬼......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啊!我......我会驱鬼的啊,我告诉你,十字架,十字架。"不会吧,不是这么倒霉吧,刚从一个洞里摔下来,差点摔死,现在就遇到鬼了?"你别过来啊,我是无神论者!"妈啊!老大救命!
那个穿红衣服的叫自己婴儿的小丫头走到‘鬼'身边,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他身边的另一个女的,说:"宫主,不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