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友弟攻,暴君我要翻身!(穿越 2)——猫的回忆之城

190.我愿意10

回答墨司南的是墨御飞重重的吻,这个吻和刚才的那个温柔的吻完全不同,这个吻霸道至极让墨司南喘不过气儿来,更要命的是,墨御飞的大手在墨司南的胸上开始到处胡作非为!

墨司南自然是百般抗拒忸怩,但是奈何墨御飞可是个中高手,自然知道男人的身子什么地方最要命,加上墨御飞又是一早就惦记上这墨司南的,这时候墨御飞自然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的,所以墨司南的身子在墨御飞的拨弄下越来越软,墨司南的脑袋也越来越不清楚,他只明白一件事儿——

什么叫羊入虎口啊?!

这就是血淋淋的教训啊!

但是……但是他似乎也在等着这一刻!虽然表面上一直不情愿、一直忸怩不堪,其实他真的是一直在等这个时候!

“南南,你看看啊,这里面既然是个山洞,这里面又有许多的蜡烛,还有不少的鲜花呢,真真是个好地方,所以啊,不如今晚便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你说可好啊?”墨御飞哑着嗓子问,身子实在灼人,由内而外的火,让墨御飞觉得简直自己要爆炸了似的,尤其是那个地方,实在是滚烫炙热,而此时此刻那个家伙就硬邦邦地戳着墨司南的小腹,同样身为男人的墨司南哪里还不明白?

顿了顿,墨司南这才低低吼骂道:“墨御飞,想干你就干,你废话连篇个做什么?!你把少把老子当女人哄!要是再唧唧歪歪的,老子就不奉陪!”

“是是是!小的遵命!皇后娘娘息怒!小的躬领皇后娘娘之命!”墨御飞听到墨司南的回答喜不自禁,下一秒,墨御飞就喜滋滋地握着自己早就激动得不想样的小弟弟,隔着绸裤对上同样硬邦邦的墨司南家的小弟弟,然后嬉皮笑脸地让两个家伙碰在一起,一边笑眯眯道,“来,咱们两家兄弟先打个招呼!崤”

O(╯□╰)o!

哪里有砖头的,看老子不一砖头呼死这个恬不知耻的家伙!

墨司南那叫一个又羞有囧,那叫连心肝肺都憋成了内伤啊!

墨御飞却仍旧厚脸皮地道:“南南啊,你老红个什么脸啊,你看你们家的弟弟就比你诚实多了,啧啧啧,都这么硬了,还这么烫,一看就知道是……哎呦!南南,你谋杀亲夫!”

“墨御飞,你他妈的到底有完没完啊!你要是再这样磨磨唧唧的,老子就真走人……唔!”墨司南真是怒了!

下一秒,墨御飞蓦地俯下身来,猛地吻住了墨司南:“南南,我爱你。”

这下子,墨司南实在是无话可说了,这个男人真的是太二皮脸了,但要命的是,貌似他还就吃这一套!

下一秒,只见墨御飞起了身,墨司南不安地抬头去看,只见墨御飞开始动手脱去了自己身上的绸衣,健硕挺拔的身体就赫然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古铜色的皮肤,健硕的腹肌,墨司南继续往下看,却忍不住又开始羞红了脸……

那个地方……

他刚才一直没好意思看,没想到墨御飞的那个竟然那么大,此时此刻正谨慎抖擞地的竖着,像是在跃跃欲试……

还有那个尺寸,确实让墨司南生气……

这厮上辈子是种马不成?!

墨御飞被墨司南那带着小火苗的小眼神看着身上越来越惹火难耐,赶紧又走过来趴到墨司南的面前,将头埋在墨司南的胸前,一下子含住了那颗诱人的红梅,墨御飞发狂地吮吸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在急剧地叫喧着,想要这个男人!

马上!

“啊!”墨司南哪里经历过这些?一下子就像是漏了气的气球似的,眼睛猛然睁得老大,墨御飞,巨贪……居然那样亲他!胸前传来一波一波新奇的刺激,想拒绝但是又想要更多,墨司南的叫声也越来越响,越来越撩人,眼神也越来越迷离……

当墨御飞的手在墨司南的后背游离着,滑到墨司南的纤腰上面的时候轻轻一掐,墨司南蓦地就是一声尖叫,下意识就要向后逃,但是墨御飞却禁锢着墨司南的要,一边将墨司南的中裤蓦地一把扯下,墨司南的手下意识地想要去遮挡那个羞涩的地方,但是墨司南的手却被墨御飞给挡住了:“南南,我要你。”

话音未落,墨御飞的手指急切地在墨司南的小兄弟上面急速的摩挲着,套弄着,墨司南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这样的动作,他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自然以前自己也做过的,但是却怎么能够有这样感觉,真的是太强烈了,强烈的让他忘记了羞涩不安……

“啊!”

爆发出来的那一刻,墨司南突然狠狠地咬了一口墨御飞的脖子,墨御飞浑身一酥,手指同时滑进了墨司南的股沟……

“嗯!墨御飞!”墨司南浑身一震,一声娇喘,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居然会叫的这么丢脸,尤其是墨御飞的手正在摸自己的那个地方,墨司南羞得用双手捂上了脸。

墨御飞的手指开始在墨司南的菊花上面小心活动着,见墨司南并不排斥,所以墨御飞便伸出一根手指探了进去,因为手上面沾着墨司南的精华,所以十分顺畅,等到第二根手指进去的时候,墨司南觉得那里面有些涨涨的,但也不是不能忍受,只是真的很奇怪,等到墨御飞的第三根手指进去的时候,墨司南的脸色就有点变了,墨御飞一直仔细地观察着墨司南的反应,知道墨司南难受,便先忍着自己的情欲,耐心地用手指一点一点的探索扩张着,一点一点地让墨司南适应,直到墨司南已经完全适应了,表情放松了,墨御飞这才舒了口气。

墨御飞的手指开始在墨司南的后庭中飞快的进出着,墨司南一开始只是觉得鼓涨涨的,那感觉别扭至极,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似乎是墨御飞碰到了什么地方似的,那种感觉简直就让他疯了,就像是触到了什么开关似的,墨司南实在是忍不住,一下一下都带着强烈的快感,墨司南死死忍住不想叫,实在是太丢脸了,但是粗重的喘息声却还是一声一声地从口中溢出,墨司南觉得自己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赶紧地咬紧了牙关,被一个同样是男人的人用这样羞耻的方式搞成这样,他是从来没有想到的。

墨御飞自然也察觉到了墨司南的隐忍,所以墨御飞另一只手握住了墨司南又开始抬头的家伙,一边附到墨司南的耳边将墨司南的耳垂含在嘴里:“南南,叫出来吧,朕喜欢听你叫。”

“啊!啊!”前面后面,上面下面同时遭受攻击,墨司南再也忍不住了,扭着身子不知道是想摆脱这种甜蜜的煎熬还是想索要更多。

墨御飞再也忍不住了,抽出了手指,然后将坚硬如铁的分身对准了墨司南的菊花入口:“南南,朕要进去了……”

“啊!痛!”墨司南皱着眉头大叫起来,身体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样,墨司南差点就哭了,“墨御飞,你给老子出来,疼!谁让你这么一插到底的?!你大爷的!”

墨御飞倒抽了一口凉气,实在是太紧了,以至于墨御飞都被夹疼了!

但是墨御飞又怎么舍得出去?

“墨御飞!你赶紧给老子滚出来!老子不伺候了!你该毒发毒发!关老子鸟事儿!”

“墨御飞,信不信老子踹烂你家二弟?!快点出来啊你!”

“呜呜!墨御飞,你个王八蛋!”

……

墨司南又叫又骂,后来都带着哭腔了,墨御飞心疼地看着墨司南,忍着不让自己肆虐,但是他也绝对舍不得出来,所以他抓住墨司南的手不让他乱动,然后将头再一次埋进墨司南的胸前,继续挑逗墨司南,想分散他的注意力。

这招果然奏效,墨御飞见墨司南的表情柔和了下来,这才慢慢地动起来。

“墨御飞,你个王八……嗯……王八蛋……”墨司南哼着,似乎不像刚才那么疼了,而且还很舒服……墨司南闭着眼睛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

对,就是那儿,再用点力啊……

皇后娘娘,你……你也忒内什么了吧?!

俺都为你羞射了……

O(╯□╰)o!

“南南,我爱你!”墨御飞激动地说,大手禁锢着墨司南的腰,动作幅度猛然大了起来,一下一下猛地攻向墨司南。

“啊!”墨司南也大叫起来,双手抱住墨御飞的脖子,实在太刺激了,明明觉得五脏六腑都被墨御飞捅得移了位置,但是那种感觉真的太强烈了,甚至比刚才他射出来的时候,还要刺激百倍万倍!

至于这样是不是太丢脸了……

管他呢!

老子实在是太爽了!

……

一夜未眠,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墨司南这才昏昏睡去。

墨御飞小心地给墨司南搂进盖好被子,昨晚上自己太疯狂,一点儿也没有顾忌到墨司南是第一次,上来就是一夜贪欢,索取无度,这个男人肯定累坏了,墨御飞穿好衣服,自责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然后轻轻将墨司南连被子一起抱起来,这石室虽然暖和,但到底是常年不见阳光,所以是不能久待的,尤其还是冬日。

只是下一秒,墨御飞蓦地就石化了,瞪大着眼睛看着床单上的大片触目惊心的血渍,心里不由得一震,他知道墨司南必定会受伤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墨司南会伤得这么重。

墨御飞疼惜地轻啄了墨司南的额头一下:“南南,对不起。”

******

墨御飞小心翼翼地抱着墨司南出了夏凉池,结果刚一出来就看到一大堆子的人等在那里,有的站着,有的蹲着,有着翘着二郎腿,有的支着耳朵朝里面看,还有的正嗑着瓜子热火朝天的八卦,墨御飞虽然离得远但也听到了,什么万岁爷又没有本事压倒皇后娘娘,这一晚上倒是是谁上谁下啊云云,墨御飞不由得满脸黑线,老子看起来就文弱吗?这还有什么疑问吗?!

一众人瞧着墨御飞走出来赶紧地丢了瓜子闭上嘴巴,正要跪地行礼,墨御飞赶紧示意他们不许出声,墨御飞一路将墨司南抱回了皇后宫中,没错,是正正经经、独一无二的皇后宫,再也不是什么宗人府,墨御飞命小格子给备上热水,他亲自给墨司南沐浴,又将墨司南抱上了床。

“那个,娘娘的身子正虚着,你就在一边守着,不得离开,知道吗?”墨御飞小声对小格子道。

“是,奴才遵命。”小格子满口答应,一张小脸笑得跟喇叭花似的。

墨御飞轻轻抚摸墨司南的脸,心里面的丝丝暖意不断升腾,一夜缠绵,他终于和这个男人融为一体,从此以后,谁都别想将他从他的身边带走,墨御飞又傻笑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命小格子:“等娘娘醒了你就去禀报朕,知道吗?”

“是,奴才遵命。”

墨御飞又略坐了坐这才回养心殿,到底已经荒废了五天的政事,他自然要过来瞧一瞧的,只是还没有坐稳,赵一钱二孙三李四他们几个便就乌压压地跪了一地:“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终于得偿所愿!”

墨御飞自是面上一热,嘴里面却是凶着:“朕不是嘱咐了不许告诉娘娘的吗?你们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嘿嘿嘿,臣等甘愿领罪受罚!”

墨御飞端起茶杯呵呵一笑:“既如此,那就……每人奖半年俸禄!”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

一个个忙不迭又叩头谢恩,赵一冷不丁笑问一句:“瞧皇上今儿神清气爽的,皇后娘娘却是昏睡乏力,想必是昨日皇上龙精虎猛把娘娘给累坏了吧?嘿嘿嘿!看来这润樱果当真了得!”

“呼!”墨御飞嘴里的茶都喷到了赵一的脸上,墨御飞面上微红,怒瞪赵一,“赵一窥探皇家秘事,以下犯上,目无纲纪,圣前失言,着罚赵一一年的俸禄,以儆效尤。。”

“皇上,末将这是关心啊,纯粹的关心啊……”赵一可怜巴巴地看着墨御飞顾不得擦脸上的茶叶末子。

“三年!”墨御飞扬扬眉毛,表示心情很好,“要是再敢废话,罚你一辈子的,另外每个月还要倒贴朕五百两!”

赵一钱二孙三李四心中一阵哆嗦:皇上皇后真是天造地设地设的一对。

******

两日后。

凤池天阳。

养心殿。

钱二走进来,跪地行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墨御飞放下手中的书卷:“朕让你办的事可办妥了?”

钱二为难道:“启禀万岁爷,末将派了两百名侍卫沿着方逸宁掉下去的那条河的方向去一路寻找,但是都已经找了三天三夜了还是一无所获,想来是那水流的湍急才导致方逸宁尸骨无存,又或者是被野兽给吃了。”

墨御飞皱眉道:“那你就继续派人去找,不光要沿着河流找,就连附近的森林也都要仔细搜寻,要一寸一寸地给朕仔细搜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朕最不想听到的就是尸骨无存四个字!”

“是!微臣这就去办!”钱二领命道。

顿了顿,钱二又道:“还有一事,末将要询问万岁爷的意思。”

墨御飞抿了口茶,道:“你说吧。”

“是,”钱二道,“按照万岁爷的意思,末将已经派人尽数拿下了那方逸宁行宫处的奴役守卫,其中守卫都是方逸宁的一手栽培的死士,他们不肯投降,都自尽了,剩下的奴役则都是被方逸宁掳走的凤池百姓,按照万岁爷的意思,末将赐给他们盘缠,派人送他们回乡了,只是剩下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娃,则是孤儿无家可去,又自幼生在与君山里,便求末将允他仍旧住在那与君宫里面,末将觉得那少年十分可怜,而且那里面也需要一个看门的,万岁爷以为如何?”

“这样的小事儿,你自己定夺就是了,也用得着来烦朕?”墨御飞白了钱二一眼。

“是,末将明白了,末将告退。”钱二躬身退下。

墨御飞又坐了一会儿,周如海进来传晚膳的时候,墨御飞吩咐了晚膳在皇后娘娘宫中用便就朝皇后宫里面走。

路过桂桐宫的时候,墨御飞停了下来,朝里面走去。

周虎周豹见墨御飞进来赶紧行礼:“给凤池皇上请安!”

“起来吧,”墨御飞见木川虽然仍旧睡着,但脸色不像前几日那般蜡黄嘴唇也红润了不少心下略略安心,“看来伊兰国君的气色好了许多。”

周虎忙说:“主人今日精神尚好还和末将说了一会子的话,刚才张太医在的时候还说主上再过十来天便能康复了。”

墨御飞点点头:“木川这一病身体想必亏损不少,你们两个好生伺候着,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朕开口就是,现在最重要的便是要调理好木川的身体。”

周虎周豹双双抱拳道:“多谢凤池皇上照顾!”

“你们不必见外,”墨御飞摆摆手见殿中没有刘瑾的身影,便问,“对了,这几日怎么不见刘瑾大人?”

“这个……刘瑾大人的官职远在末将之上,自然末将不敢过问大人的行踪。”周虎与周豹相互看了看有些为难,显然是不愿多说。

墨御飞也不便再问就先走了。

墨御飞折回去到御书房中叫了声:“暗夜。”

暗夜从房顶上闪身飞下来,跪在墨御飞面前:“主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