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一米八》完本[古代架空]—— by:青端

《刺客》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刺客》犬三十三活着只为杀你的我,和万般憎恶我的你,纠缠一世,不得善果。古风架空,老梗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鲤鱼乡 腐书网【西岭千秋雪】整理 附: 《公主一米八》 作者:青端 作为一只贴身保护公主的小侍卫,沈止总感觉……公主有些邪魅狂狷

刺客来了—— 公主将刺客一剑封喉,伸手将沈止揽住,嗓音低沉:没受伤吧? 被登徒浪子调戏时—— 高沈止半个头的公主将人一脚踹开,语气平静:吓死本公主了

沈止:“……” 直到有一天,沈止看到……公主没有胸……没有胸……胸…… 当然不止一米八,不过我相信公主一米八这个文名比公主一米八八要好听……_(:з」∠)_ 吃醋狂魔宠妻隐忍深情攻x懒散温和多才多艺深藏不露(雾)受 食用指南 1,主受,小甜饼,轻松愉快谈恋爱

2,架空,架空,架空,请勿考据

3,看不下去请直接点叉,点叉,点叉,感激涕零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止(沈静鹤),姜珩(姜寻玉) ┃ 配角:沈尧,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 其它:你咋不按套路出牌 金牌编辑评价:沈止是兵部尚书的儿子,生来温柔安静,却和三皇子有点纠缠不清

多年前三皇子身死,留下伶仃的双胞胎妹妹

沈止大病失忆,几年后却被塞进了公主府里

没过多久,沈止忽然发现,公主殿下身高腿长,能打能扛,对他的态度似乎有点奇怪……本文是一篇古代宫廷文,是尚书之子与皇子的故事

沈止的记忆慢慢恢复,恍惚想起几年前的混乱残酷

他的殿下姜珩从血与火中挣扎出来,所为的是他和为母亲妹妹报仇

姜珩性格大变,从天真灿漫到冷漠深沉不过一夜之间,却始终对他保留着一丝温柔

混乱的皇位之争中,且看两人如何并肩作战,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而两人的感情,又该何去何从

火光漫天

被艳丽的火舌舔舐断裂的横梁不断砸落,呲啦一片爆裂的恐怖火声中,夹带着痛苦的哀嚎,在几乎要将人灼穿的火浪里,房屋轰然倒塌

火光中,有一张满是泪水与血痕的脸,惶恐惊惧地看过来,伸出手似乎想要求救,然而下一刻,便被争先恐后的火焰吞噬—— 屋中睡得不甚安稳的人倏地睁开眼,满头冷汗地爬起来坐好,急促的呼吸好半晌才平息下来

随即不负众望的、今夜的第七次传唤声响起—— “沈静鹤!” 屋外靠着柱子朦胧睡去的沈止眼皮子一掀,很想装作没听到,却被身边的同僚戳了戳

“殿下唤你呢

” 身负重命,身不由己

惯常慢吞吞的男子睁开眼,朝同僚呲了呲牙,露出一个不太和善的笑

任他再脾性谦和、温文尔雅,被支使了一整天后,又给屋中那位主折腾了半宿,实在有些心烦气躁

沈止一边琢磨自己究竟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才被扔到这位府上做事,一边推开门走了进去

闹了半宿的主正靠在床边,清艳的眉目间满是困顿之色,却还在倔强地撑着,不肯安稳地睡一觉

见他进来了,金贵的主儿一扬下颔,脸上没什么表情,声音是中性的朗然:“我睡不着,唱支小曲儿来听听

” 沈止暼了眼天色,向来在家中,他都是从戌时睡到巳时,雷打不动

然而眼下都寅时了,连个枕头边儿都没挨着

眼中不由微微含了热泪,沈止一板一眼地打了个揖,温声细语:“殿下,下官乃御前一等带刀侍卫,主护卫公主府安危,保护公主殿下周全……” “所以?” “下官不会

” 金贵的公主殿下淡淡道:“那本公主要你何用?” 没用啊! 沈止心中顿时乐开了花

含宁公主是京中最特殊的存在之一,实打实的一滩浑水

然而天降霉运,他爹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硬是求来个御前一等带刀侍卫的职位把他塞进了公主府

这才来了一天就被折腾得欲哭无泪

沈止眸光微亮,欣然道:“下官确实没什么用,与其在殿下跟前碍眼,惹殿下烦,不如……” 姜珩敲敲床,面上似笑非笑:“知道你没用,来给我打个滚

” 沈止:“……” 沈止屈辱地在地上打了个滚

不等他起来,姜珩继续道:“给本公主滚出去,知道你不乐意来我府上,不过这可由不得你我

” 沈止也算是娇生惯养长大,从小到大没几个人敢同他说重话,只是他天性温吞,闻言也不动怒,微微一笑,自行起身退出房间

含宁公主府上人不多,除了公主殿下的乳娘和几个侍女外,其他的就是圣上派来保护公主的侍卫,贴身侍卫更少,沈止一来就凑了桌麻将

除了沈止,其他的侍卫都是平民出身,沈止并未自报家门,今夜同他一起守夜的同僚态度便很自然,拍拍他的肩膀:“殿下脾气一直不错,只是‘那个日子’就要到了,最近殿下频发噩梦,你我得多辛苦辛苦

” 沈止打了个呵欠:“好说好说

” 辛苦倒是没什么

只是姜珩似乎对他有意见

这才上任第一天,好好的一等侍卫成了一等杂役,沈止活了二十年,还是第一次因为“站姿不端”被赶去扫茅厕

沈止认真回忆自己做过的坏事,无外乎在小弟练武时偷偷扔颗石子绊倒他、扯扯自家小妹的辫子,他爹就是气他“为老不尊”,也不该想出这种法子来罚他才是

沈止眯了眯眼, 早点想办法从这儿脱身就是了

在公主府任职几日,沈止荣获升迁,不再扫茅厕,转而打扫后院

当今圣上虽然勤勉耕种,枝叶却不怎么散得开,皇子公主加起来也不过五位,早些年还死了一位皇子,正是含宁公主的亲哥哥三皇子

沈止一向不喜理会外物,并不太清楚其中秘辛,只知道圣上对唯一的女儿含宁公主心疼又愧疚,这几年都颇为宠溺这位,几乎要什么给什么

所以公主府很大,后院也很大

恰逢夏季炎热,滚烫的阳光照射下来灼得裸露的肌肤发痛,沈某人一向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认真扫了两日,第三天懒性就上来了,不由自主地移到大树下躲太阳偷闲

舒舒服服地靠在后院最大的树下,沈止思及往日的清闲,突然很后悔没有去参加科考,外任当个小官了也不用这么折腾

懒性一上来,加上彻夜未眠,沈止靠着树吹着微风,头一点一点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沈止陡然被一阵脚步声惊醒

嗅到已经熟悉起来的熏香气息,沈止身躯一震,未曾料到自己偷懒会被抓包,脑中各种念头闪过,最后脑中冒出一个惊为天人的主意

沈止不声不响地倒地装死

“死前”还记得抱紧了扫帚

姜珩面带复杂之色:“……” 他沉默地盯了片刻在地上躺得舒服、几乎又要睡过去的沈止片刻,俯下身凑到他耳边低低道:“沈静鹤,你知道我府上是怎么处理死人的吗?” 沈止死而复生,挠着头一脸苦恼,一本正经道:“下官未曾习过武,身子孱弱,不小心便昏倒了,还望殿下体谅

” 姜珩冷笑了一声,踢他一脚:“起来

” 沈止默默扫了眼他身后,发觉没人跟着,放心地站起了身,抬头和姜珩对视一眼又低下头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沈止愣了愣,重新抬起头,和姜珩四目相对

公主殿下也不怪罪他的无礼,狭长的凤眼里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安静地同他对视

“……” 沈止暗想,皇族天生高人一等

但是公主殿下怎么比他还高小半个头? 天生贵胄,连身高都要高人一等的?! 昨日来上任时公主殿下躺在软榻上,沈止都没注意到这个问题,愕然片刻,才惊觉自己失礼,重新低下头

姜珩懒得同他计较:“今日要出京,去准备准备

” 沈止一顿:“出京?” 姜珩似乎很习惯他的散漫无礼,语气平静:“上坟

” 沈止的忘性很大,跟在姜珩身后走了几步,才恍然想起了点什么,若有所思地看了姜珩一眼,没吭声

含宁公主的哥哥三皇子封昭王,封地琼州,四年前身亡

他的墓在天高皇帝远的琼州,姜珩只能每年出城去看看他的衣冠冢

昭王啊…… 沈止脚步一顿,四年前他生过一场大病,此前记忆都模糊不清,现在一深思,只抓住了记忆里的一点小尾巴,隐约记起他似乎同昭王在国子监修学过几年,交情不深,反而有点小矛盾,互相仇视

昭王是怎么死的? 姜珩今日出京没有弄出什么大排场,只带了四名贴身侍卫

他穿着身雪白的绸衣,脸色也有些苍白,相貌清丽,却又带着微微骄矜的贵气,居高临下看人时就让人不由瑟缩,用一些人的话来说,这便是“皇家气势”

这是介于男女之间的美丽,唯一的不足,大概就是因为公主殿下身份高人一等,连身高也高过头了…… 沈止摸了摸腰侧的刀,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

然而天气太热,懒于深思,他眯着眼打了个呵欠,像是只被人强行吵醒的懒猫

身旁的同僚偷偷觑了沈止一眼,总觉得身边这个态度温和、总是懒得仿佛下一刻就要席地而卧的男子,是个深藏不露的

沈止暼了眼同僚,猜出他在想什么,冲他呲牙一笑,漫不经心地想:等出现刺客,沈某一定让你大吃一惊

随行的其中一个侍卫在公主府后门牵着马车等着,见到这小小一个的马车厢,沈止顿时瞪大了眼

等、等等,难道他们要跟在马车后面走出城? 沈止头疼地揉揉额角,恰巧姜珩回头,看到他抬袖时不经意间露出一截手腕,惯养出的雪白手腕上系着一条细细的红绳,被衬得很是好看

姜珩上车的动作一顿,眼神深不可测,盯着沈止,幽幽道:“你手腕上那是什么?” 沈止一怔,侧头看了眼腕上系着的红绳,如实回答:“回殿下,是红绳

” “谁送你的?” 记不住了

沈止想了想,依旧温声细语:“下官生过一场大病,很多事都记不得了,虽然忘记是谁送的,不过应该是很重要的人

”所以才会一直贴身收着不取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止总觉得说到最后,原先冷艳骄矜的公主殿下眼神突然柔和下来,看了他片刻,才收回目光,转身上了马车

沈止苦着脸认命地跟在马车后走,脸色茫然,仿佛魂魄都跟着灭顶般滚烫的阳光一起散了

同僚再看他一眼,总觉得眼前的人似乎下一刻就会乘风而去——如果有风的话

“你没事吧?”同僚担忧地戳了戳沈止

眼珠子呆滞地转了一圈,沈止才回魂似的露出个笑容:“没事,只是怕热

” 侍卫兄弟脸色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并不想失去这个新来的同僚,毕竟三个人打不了麻将

沈止微笑着反拍拍他的肩膀,正想安抚一下担忧的同僚,就听到马车里响起公主殿下朗然似玉的声音

“沈静鹤

” 沈止脸色痛苦:又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姜珩:来给我打个滚

沈止听话地打了个滚

姜珩:继续,滚到我床上来

沈止:……???

沈止慢吞吞地走到马车的小窗边,抬手敲了敲,语气正经,神情却是懒洋洋的:“殿下有何吩咐?” 是又想让他原地打个滚了还是怎么的? 里头传来姜珩辨不出情绪的声音:“渴了

” 一旁的侍卫立刻变戏法般摸出了一个精致的小茶壶,并着茶杯推给沈止

沈止只能接过,叹了口气,撩起下摆上了马车,本想隔着帘子递进去,姜珩却丝毫不想避嫌:“进来

” 能避这毒辣的阳光一刻都是赚了,沈止双眼一亮,也不推脱,直接弯腰走进去

马车里放了冰块,沈止低眉顺目地将茶壶双手奉上,享受着车厢里的清凉,懒性一上来,差点顺着躺下来

他爹痛心疾首地给他取了“静鹤”为字,静与止和他的脾性相得益彰,也不是没道理

姜珩靠在小塌上,姿态优雅地倒了杯茶轻抿一口:“我很可怕?头垂得那么低做什么?抬起来

” 沈止顺从地抬起头,温润俊秀的脸上含着一贯淡淡温柔的笑意,姜珩一怔,霎时间眼神变幻莫测

沈止沉默了一下:“殿下

” 姜珩从鼻腔里轻轻哼出一声

“……您的步摇歪了

” 看着,好难受

隐隐的期待落空,姜珩刚扬起的唇角一僵,却听沈止低低道了声“得罪了”,径直伸手过来,淡淡的药香顺着他的动作散在空气中

胆大包天的沈止面不改色地将金贵的公主发间的步摇扶了扶,因为姜珩是躺着的,不太好扶正,沈止便认认真真弄了片刻,看位置正了,心里那丝极不舒服的别扭感才消失,唇角的笑意也浓了不少,鞠了鞠躬,往后退去

姜珩僵了片刻,用一种笃定的语气问:“沈静鹤……你是不是有病?” 沈止笑而不语,除了有时候举止惊人,他大部分时刻都是一板一眼的彬彬有礼,温声细语,活像个一本正经的呆书生

姜珩默然半晌,瞥开目光:“就在这儿坐着吧,兵部尚书家的大公子要是在我这儿晕倒了,本公主也不好对尚书大人交代

” 沈止慢吞吞地一揖:“多谢殿下体谅

” 马车里沉默下来,两人相对气氛有些尴尬,不过这对沈止并没有影响

他靠在车壁上,阖着双眼,呼吸平缓,昏昏欲睡

姜珩继续盯着他,好半晌才摇摇头,淡声开口:“你还记得我哥哥吗

” 沈止睁开眼,剔透温柔的黑眸像是浸润在水中的珍珠:“昭王殿下吗?殿下请节哀

” “我问你记不记得

” 沈止笑了笑:“下官与昭王殿下当过几年同窗,自然记得

” 姜珩看着他的表情,眼神冷了几分:“你根本不记得

” 对话戛然而止,恰好马车也停了下来

沈止侧耳听到同僚的声音,起身一笑:“殿下,到了

” 姜珩在城外的一座小山上立了昭王的衣冠冢,圣上居然也没有多说什么,由着他去

下了马车姜珩就不再理会沈止,沈止乐得清闲,放缓了脚步,和比较脸熟的同僚并肩而走,后者看他一眼,眼中满是敬佩之意

“做什么?”沈止被他看得毛毛的

同僚小小声:“你居然还活着

” 沈止:“……” 同僚继续小小声:“进去那么久,我们还以为你被殿下……” 前面传来姜珩的轻咳,侍卫立刻闭嘴,干笑一声

一行人安静地走在山间小道上,四下只有微风拂过树叶传来的沙沙声,沈止就算是走着也能发困,眯了眯眼打量了一下四周,脚步忽地一顿

“殿下……” 话音未落,他身旁的侍卫陡然一把抽出腰间长刀挡在姜珩背后,“当”的一声,地上落了一支羽箭

姜珩转过身,面容肃静,眸色冷冷的,微风带起他雪白的衣摆,整个人像是一朵不该出现在这个时节的霜花

四周迅速从各个方位围来十几个黑衣人,沈止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愣了愣,才不太熟练地抽出腰间的长刀,缓缓靠到姜珩身前:“公主小心

” 姜珩淡淡道:“该小心的人是你

” 话毕,那些黑衣人便训练有素地组成一个小型鹤翼阵,将沈止五人包抄起来,旋即翻手拔出长剑,猛厉袭来

原本困得要死不活的沈止顿时活过来了,勉强迎上一个黑衣人,秀致的长眉一蹙,一本正经道:“这位兄弟,不知你年岁几何?” 没料到公主身边的侍卫交手时还唠家常,那个刺客一愣,闷不作声地继续进攻

沈止不动声色地将他引开姜珩身边,面上依旧带着好欺负的温和笑容,努力劝服着:“君子动口不动手,以德服人才是上上策,动手乃粗鄙之人……” 刺客迎面一剑刺来,沈止无奈把话咽下去,心想着被刺一剑他爹也就差不多该想办法把他捞回去了,原本想要横刀格挡的动作略微一顿
《成何体统》完本[古代架空:太子斜倚在床上翻看奏折,几个黑衣人跪在他脚边瑟瑟发抖。窗外传来夜鸟的啾明,一道墨色的身影从窗户窜进来:“报!七王爷在起草弹劾您的奏折。”太子闻言猛地攥紧了手中的奏疏。“报!七王爷写一半了。”又一道人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