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月何见》完本[古代架空]—— by:落花入领

《从前有座庙》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从前有座庙》云尽欢“贫僧爱这众生,所以贫僧自是爱你的。““不,我不要你爱这众生,众人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江月何见》落花入领 桑江旁,梓州城,一个城南,一个城北

不经意间的相遇,换来一生的相思与牵绊

一壶桂花酒,一盒十二味月饼,中秋的明月下,一个人靠着另一个的肩,静看脚下缓缓流淌着桑江水,如幔似练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不知竹马待何人,但见梓州城外雪纷纷

ps:甜虐咱们要穿插着来~老少皆宜老少皆宜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久云,陆晔沉 ┃ 配角:卢柯,苏久香,唐修,季寒塘,魏风音 ┃ 其它:双向暗恋,HE

第1章 第一章 初相见 烈阳暴晒,蝉鸣阵阵,梓州的秋季,仍是闷热难当,城中一处大的荷塘里,不少鲤鱼被憋闷得跳上岸,被守在荷塘旁剥莲蓬的青衣小孩儿守株待兔捞了不少进鱼篓,笑嘻嘻地塞了一把莲子进嘴里,好不惬意

“好你个狗//日的小兔崽子,又来偷我家的莲蓬!” 方才还一脸悠闲的小童突然神色慌张,猛地抱起地上的鱼篓拔腿就跑,突然想起什么,折过身,顺手再扯下一朵莲蓬扔进鱼篓,紧接着,小童耳边风声呼啸,一偏头,一只沾满稀泥的千层底布鞋直直砸进了他手中的鱼篓

好家伙,今天收获不小

不等第二只布鞋砸过来,小童早已抱着鱼篓跑得没了影

“龟儿子的,又让这个死娃娃跑了

” 这小童不是别人,正是白练山庄苏家的二公子

要说这二公子是个纨绔,那还真是冤枉他了

这苏家老二,是十里八乡公认的神童,琴棋书画、四书五经,不说精通,但都是略有涉猎的,且过目不忘的本领更是神乎其技,这对一个才八岁的小娃来讲,已然是天才中的佼佼者了

苏家老二虽然早慧,却生了个懒怠性子,一门心思全放在摸鱼斗鸡、花鸟虫鱼上,放学归来不温书,尽干些没名堂的杂事

但这苏老二,顶上有大哥,下头有小妹,倒是能心无旁骛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什么可操心的地方,家里也就不管他,任他成天耍耍闹闹的,反正也不耽误他的功课

一来二去,这苏家老二苏久云就在这梓州城一众孩童中,混了个风生水起,成了梓州孩子们最羡慕也最受欢迎的那一个

要说这苏久云在梓州孩子中吃得开,并不全因他性子活泼、会玩会闹,还有一点不容忽视的,是他那张人模人样的面皮

苏久云他老爹老娘,青梅竹马,从小就是一双璧人,老爹气宇轩昂,老娘国色天香,生出来的儿子自然不差

一双大眼睛活泼灵动,似有一汪清泉蓄在其中,流光溢彩

睫毛浓密上翘,扑闪扑闪的,平添了几分俏皮可爱

饱满的唇瓣,红润温软,五官凑在一处,就像太上老君座前的仙童

这幅仙童模样,别说同龄孩子了,就是大人老人见了,也忍不住夸一句,真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这个“仙童”,此时正毫无仙家风范地奔走在车水马龙的市集上,仿佛后面有猛犬追赶

这个疯狗的劲头没有持续多久,就终结在一堵颇不结实的墙上

说不结实,原因是这堵“墙”跟着他一起倒在了路边的一堆稻草上

“哎哟喂…唔…”,“喂”字还没有全叫出来,就被堵在了一嘴稻草里,鱼篓里的鱼全倾倒出来,“噼里啪啦”地在他身边扑腾

“呸,呸

”苏久云愤愤地吐出嘴里的稻草,“摔死我了

” 说着,他忽然清醒了,想起了旁边被自己撞倒的“墙”,哎哟,不会让自己赔罢? 他偏头一看,发现这堵“墙”正直直地盯着他,眼中颇有些不满,又似乎出于教养,安静地清理着自己身上的稻草,不太愿意开口与他多说

虽然这堵“墙”闷闷不语,但苏久云却看见这堵“墙”,身着一袭黑底绣银丝卷云纹长袍,绑着马尾,好不精神,他的嘴唇微微抿着,显得有些稚嫩的小脸满是严肃,再看他一双眸子,星河灿烂,即便瞪着他也颇有几分神彩

这苏二公子在城中混迹数年,周围尽是些纨绔子弟和贫家猴孩儿,还未曾见过如此正气十足的俊朗少年,一时竟看呆了,怔愣了好一会儿才道:“刚,刚才对不住了,我,我没注意看路

” 那少年颇有教养,收敛了视线,微微点头,正经道:“无妨

”虽还是略显青涩的嗓音,语气却刻板而生硬,竟似不常与人打交道的样子

苏久云一时来了兴致,匆匆站起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苏久云,长久的久,白云的云

” “陆晔沉,晔兮如华,沉潜刚克

” “真是与你般配极了

”苏久云脱口而出

“什么?” “我是说,你的名字和你真般配

” 陆晔沉沉思了一会儿,似是在思考怎么回答,而后抬起头看着对面男孩的眼睛正色道:“谢谢,你也是

” 猛地被这么一盯,苏二公子竟红了脸,挠挠头,磕磕绊绊地道:“你,你家住哪儿?” “城南

” 苏久云面露遗憾:“可不巧了,我家住城北

” “嗯,不巧

那我走了

”陆晔沉向前轻轻一揖,抬脚准备离开

“陆,陆晔沉!我,我能来找你吗?城南

”苏久云竟有些舍不得,想多和他再多说说话

黑袍少年有一丝惊讶,又盯着苏二公子眼睛看了一会儿才一本正经道:“嗯,可以

” “那我,我,我改天来找你!”似是因为又被少年盯着看,苏二公子红了耳根说完拔腿就跑了

酷烈的太阳下,微风渐起,撩起了站在原地目送苏二少爷离去的少年黑色的长袍和鬓间细碎的耳发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新人请多多关照,这是自己第一次写文,有很多很多的不足,但我会认真写下去的,如果有什么好的建议或者有错误的地方,请大家指出来,我会很认真的思考和修改的,蟹蟹(づ ̄ 3 ̄)づ 关于陆晔沉的名字,晔兮如华,出自宋玉的《神女赋》,噔噔噔~

“这位老伯,这城南可有哪家姓陆?” “城南姓陆的多了去啦,你这小娃娃不在家好好呆着,跑出来瞎晃悠啥?快回去罢

” 原来昨天苏二公子逃得匆忙,竟忘了问少年家住哪一户,这下好了,一个人在城南瞎晃了一早上,无头苍蝇似的晕头转向,自己也迷了路

眼看着快到晌午,烈日当头,苏久云整个人被晒得满脸通红,肚子也开始咕噜叫

想想早上出门的时候,一心一意想赶快去城南找陆晔沉,随手抓了块饼就跑出院门了,小厮秋明在后面叫他,他也没理,现在想来,心里后悔得不得了

太阳越来越毒辣,晒得他睁不开眼,汗也仿佛流干了似的,一滴也不愿往外淌了

苏久云渐渐感觉头脑发昏,眼前发黑,越走越没有力气,转头看了看四周,也没有什么树可以遮荫,当即更加无力,竟是腿一软,倒在了路中央

此间陆晔沉并不知晓苏二少爷如此心急,第二天就来找他,只是刚练完枪法,与两个侍卫从城南的小树林往家走

转过一个街口,忽然听见前面传来嘈杂的声音,远远看去,人头耸动,一群人围在一处不知道在做什么

他并不是好奇心重的人,不甚在意地打算绕过人群,不想,偶然一些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这青衣小娃娃长得甚水灵,咋一个人倒在路上”,“快给他遮遮太阳,怕是中暑哇”,“也不知是谁家的娃娃”

青衣?小娃娃?一个人?怎么像是……苏久云?于是他将头往里探了探,看见一众大爷大妈们支着簸箕,掌着蒲扇给一个青衣小娃娃送风,待那遮住他脸的蒲扇移开,赫然露出了昨天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苏久云的脸

他惊了一瞬,立即回过神来,拨开人群径自将地上的青衣小娃娃抱起来,大步往家走

两个侍卫没想到他家三少爷,怎么走着走着就走人堆里去,出来时还抱着个小娃娃,眼睛瞪得铜铃般大,其中一个回神得早,赶忙跑到陆晔沉旁边想要接过苏久云

“三少爷,把这位小公子交给属下吧

”说着伸出了两只手

哪知道,他的手还没碰到苏久云的衣角,就被他家三少爷一个侧身避开了

“额…咳咳…”只好悻悻地收回手

突然,那小娃娃难受地呻//吟了一声,陆晔沉低头看了看,只见他眉头紧皱,很不舒服的样子,想了想“是我手臂不够有力,抱得他不舒服了?”于是,那侍卫看见他家三少爷脸色沉了沉,似是下定决心,然后对他说道:“抱稳点

”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了,一副很不想看见他的样子

平南将军府内

“三少爷,您回来啦

唷,这是哪家的小公子,怎么这幅模样?”老管家甫一出门,就看见自家小少爷神色紧张地带着两个侍卫匆匆往听松院走,其中一个侍卫还抱着一个青衣小娃娃,眉头紧皱,脸色通红,模样甚是可怜

“张伯,劳烦你去快去请郎中来

” “是,老仆这就去请,这就去请

”听语气,虽不甚明显,但了解他的人都能看出,三少爷对这娃娃紧张得很,于是丝毫不敢怠慢,匆匆到医馆请郎中去了

“午间暑气重,小少爷这是中了暑,幸得路人遮荫,现在已经无碍了,只消照着我那药方抓了药,吃下一副就能好

只是这小少爷晌午未用饭,想来身体经不住,待他醒来,喂他半碗清粥再喝药罢

” “多谢先生

青石,带先生去账房领银钱吧

” “是,少爷

” “三少爷有礼了,告辞

”郎中揖手退了出去

房中只剩下还穿着短打玄色劲装的陆晔沉和只穿着雪白亵衣静静躺在竹塌上的苏久云

陆晔沉看着苏久云通红的脸蛋,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摸了摸榻上人的脸

好烫,陆晔沉心想

于是他拿来浸了井水的布巾,敷在了苏久云的额头上

“嗯…”似是有所感,苏久云紧皱的眉头稍稍舒缓了,喉咙轻轻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陆晔沉手指抖了抖,心里仿佛被猫抓了一下似的,又软又痒

他静静地坐在竹塌旁,等待榻上孩童醒来,似乎窗外的阳光都不再炽烈,变得和缓了起来

他盯着昨天来不及细看的脸,仔细逡巡了起来

浓密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抖,因为中暑而颜色有些苍白的嘴唇微微张开,脆弱而饱满

雪白的亵衣,沉得他皮肤更加白皙,脸上的红晕,为他增添了几分病态美

好漂亮,他在心里叹道

“吱呀”一声,打破了屋内的静谧

“少爷,老爷让我叫你去用午饭了

”青石走进屋,站在屏风后面低顺地唤了一声

“嗯,知道了,让青叶在外间守着,醒了立马来叫我

” “是

” 临走回头,望着窗下竹塌上安静的身影,阳光穿过树叶洒在苏久云身上,让他几乎分辨不出榻上人的轮廓,像是要融在阳光里似的

“真好看…”陆晔沉低喃出声

正厅里,下人们正在布菜

“听说你今天带回来一个小娃娃?” 坐在上首的平南将军陆衍昆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将目光投向坐在两个兄长旁边的陆晔沉,语气微微有些疑惑

“是的

” “朋友?听张伯说你很在意他?”陆父似有些不信

“是我昨天认识的朋友

” “嗯…不错,交到朋友了是好事,好事啊

” 平南将军陆衍昆,乾国当朝名将,战功赫赫、威名远扬,但在家里却是个慈父形象,与发妻沈氏共育有三子,各个相貌堂堂、英武不凡,连最小的十二岁的三儿子陆晔沉都在武艺上颇有潜质,也遍阅兵法经史,逐渐在城南一众少年中崭露头角

这三儿子,不管模样还是武艺,都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唯一让陆父担心的,就是他这三儿子不善与人交的毛病

陆衍昆与其妻共育有三个儿子,老大年至弱冠,已随父入军营磨练,在军中一帮兵将中,混得如鱼得水,与一帮青年将领、年轻士兵们打得火热,颇有领导力和亲和力

老二善文,年仅十六岁就在当年梓州城最盛大的诗会飞花宴中,一举拔得头筹,成为当下梓州城待字闺中的少女们心中佳偶的不二人选

自己与两个儿子都不是不善言辞之人,这小儿子怎么就这么不爱说话呢,当真是急死人了

每次带着老三去城中朋友家里做客,想让他结交些玩伴,但朋友家的孩子看见他一脸冰霜,当即就吓得不敢跟他说话,畏畏缩缩地就把他家老三撂在一边自己玩去了

“是哪家的孩子?”陆父回过神来问道

“不知

” “不知?”陆父又惊了,好家伙,自家儿子果真彪悍,端得是英雄莫问出处

“嗯,昨日他跑得匆忙,儿子并没来得及问清

” 哦,又是被自家儿子吓跑的,陆父一脸了然地笑笑,随后拿起筷子示意一桌人开饭,又想起来道:“等那孩子醒了问清楚就把他送回去吧,这么小的孩子,家里丢了未免担心

” 陆晔沉没有答话

“三弟,交到朋友,恭喜你

不知道是个怎样的孩子呢?”陆回风温和地笑笑,自己这个弟弟,终于结识到朋友了

“多谢大哥,他…很好看

”陆三少爷垂头思考了一瞬

“???” “??!” “…??” “????” 陆衍昆、陆夫人、陆老大和陆老二全懵了,原来自家儿子(小弟)是这样的儿子(小弟)? 突然,廊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看见青叶满头大汗地跑进正厅,向桌上几位正愣神的一众行礼,然后朝着陆晔沉的方向说道:“三少爷,那位小公子醒了

” 只见陆晔沉二话不说放下筷子,对着父亲和母亲行礼道:“父亲,母亲,儿子吃好了,先回去了

”说完转身就走,脚下生风

“……” “……” “……” “老爷,咱们儿子怎么了?” “开窍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第一次更文,认为应该还是要多放一点内容,嘿嘿嘿

大概是日更或者两日更,因为到期末要期末考啦,有很多论文和作品要交,更新时间可能还是会有变动

但是这篇文我会一直认真的写完的,到暑假会保持在日更,蟹蟹(づ ̄ 3 ̄)づ

第3章 第三章 檐下影 “唔…哎哟,头好疼…”苏久云伸手揉了揉额头,才发现自己在一张陌生的竹塌上

这是哪儿?刚才不是还在街上吗,怎么…啊,想起来了,刚才走在街上,突然头很昏,我这是晕倒了?这又是谁家?他一个人坐起身思考了一会儿,未果

他起身的动静惊到了外间等候的青叶,于是青叶将头探进屏风,看见苏久云一个人坐在竹塌上冥想,开口叫了一声:“小公子,小公子,你醒啦!” 发呆的苏二公子被吓了一跳:“嚯!吓我一跳,欸?你是谁?” “回小公子,我是三少爷的小厮,叫青叶,我这就去叫三少爷来!”说完就跑了

“欸!等等!三少爷是谁啊?” 青叶已然跑远了

苏久云在竹塌上坐了一会儿,感觉口干舌燥的,看见不远处桌上有茶壶和茶杯,就想去倒点水喝

没想到刚站起来,就感觉双腿发软、头昏脑胀,直直地就往前倒去

“妈呀要完了,我的脸…”他眼疾手快,迅速捂住脸,手肘着地,顺带撞倒了面前的桌子,“完了完了,还要赔钱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似乎很贴切

那边快步往听松院走的陆晔沉,刚到门口,就听见房间里传来“咔嚓”、“轰隆”、“噼里啪啦”桌椅倾倒声和瓷器破裂的声音

陆晔沉推门的手一抖,急忙推开门,绕过屏风就看见一个捂着脸趴在地上的白团子“哎哟,哎哟”地叫

他赶紧上前,抱起地上一团雪白的东西重新放回竹塌上,一边吩咐青叶把地上的碎瓷片打扫干净,一边检查苏久云身上的有没有伤
《半路将军不出嫁》完本[古: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半路将军不出嫁》太宰不治叶红蓼&溪苏:我来为你守城,你只守我可好;顾城&叶红蓼:你为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