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只喜欢本座的脸》完本[古代架空]—— by:宏观经济学

《霁而有虹然末止》完本[古: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霁而有虹然末止》写彧年少邂逅,他热情似火,浮华锦衣惊叹天之骄子!他忧悒似月,曳地白衣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鲤鱼乡 腐书网【坑爹小萌物】整理 书名:你们只喜欢本座的脸 作者:宏观经济学 顶着半张毁容脸,叶子青硬是将“夜叉”的江湖声望值刷到了满级,只差一步就能夜啼止哭,成为传说中的恶人

然后,上天就把他那半张脸给修好了

叶子青:……作孽哦 脸好之后,本来应该专注捅他刀的主角团开始莫名其妙护着他,大家都觉得他有苦衷,他从一个大魔头变成了香饽饽

尤其是某个道士,说好的正邪不两立呢? 叶子青愤愤然:你们果然只是喜欢本座的脸—— 食用须知 1.1v1,主受 2.前丑后美玻璃心反派受vs正气凛然脸盲症大师兄攻 3.大家爱反派不是因为他那张脸,主角君天天被反派坑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江湖恩怨 乔装改扮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子青 ┃ 配角:顾清源 ┃ 其它:大家都在演戏包括我

元宵灯会

街道上空悬着各色花灯,灯火辉煌,在通衢大道上也立起高大的灯树,灯火盏盏,分枝矗立

不少人登楼观灯,嬉笑声伴着火树银花飘上上空

一条运河横贯青州,运河上也是船队数十艘成串,高挂彩灯千盏

河中漂着浮灯,河上燃灯数百,水面霞光,回光射彩

浮灯随波逐流,变成闪光星带,照耀川陆

元宵节观灯人数众多,街道之上几乎是摩肩接肘,人挤人

人群中一黑衣男子右手牵着一个五岁小童,站在一个卖面具的小铺子前挑着各色面具: “好了,阿木,你喜不喜欢这个面具啊?” 那男子本来就带了一块半面面具,露出精致的下巴

从露出的小半张脸来看,这个男子长相应该很是俊秀,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戴一个如此严实的面具,这惹得摊主不禁多看了两眼

“不好看

”被称作“阿木”的孩子撅起了嘴,“我要和哥哥的一样

” “我戴的面具你戴不得

”男子有些无奈,弯下腰温和劝到,“阿木是小孩子嘛,所以要带不一样的面具

” “好吧

”阿木不情不愿接受了,鼓着张包子脸,奶声奶气地说,“我要那个小鸡的面具

” “好

” 而就在男子起身准备从摊铺上取下那个面具之时,正巧一波从游船上下来的人从他身边走过

因为人数过多,为躲避走过来的人,男子一个没留神松开了阿木的手,那时,仅仅齐成年人大腿的阿木顿时站立不稳,被人群夹杂着走入另一个街道中

“阿木!”黑衣男子大骇,丢下面具,高声叫着阿木的名字,同时试图拨开挡在前面的人,却因人影重重,一下子失去了视线

“哥哥!!!” ***************** 作为一个道长

作为一个久负盛名的修仙大派的大师兄,怎可做如此自**份的事? 秦风望着面前围着的一大堆妙龄女子抽了抽嘴角,然后小声说到:“道友你可真是……嗯……雅俗共赏

” 在他身边,一位看上去高冷不好相与的道长正巧替一位女子解完字,那女子听完这道长所说的话之后,眉开眼笑,心满意足地拍下一张银票后走了

那位高冷道长收起银票,放入袖中,然后示意接下来的女子入座,抽空回了秦风一句:“多事

” 秦风表示心累

明明这顾清源连名字都是如此的阳春白雪,身上更是气度不凡,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尽是仙风道骨,宛如天上的谪仙,可他现在怎么一副钻了钱眼子的样子连收银子的样子都如此坦然,让秦风不免怀疑自己的好友是不是被掉了包

再次送走一名顾客,顾清源瞥了一眼疑惑的好友,冷冷说到:“没钱

” 秦风:“……服了你了

你自便吧,我先走了

” 他再次深刻的认识到,原来谪仙还是要钱的

人生得意须尽欢,他跟本就没必要操心顾清源

凭着一张俊脸,外加虽然面上看着高冷,但是说起话来又是却是妙趣横生这一反差萌,顾清源不一会儿就赚足了银子;围上来的女子见天色已晚,念及要是迟了放河灯就不好了,于是也渐渐散去

于是,顾清源决定收摊

刚刚把“铁口神断”这一招牌收好,顾清源就看见一个五岁小童跑过来

那小孩儿满脸泪痕,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全是慌乱,愣愣打量他半天后,奶声奶气地问:“大哥哥,你会算命吗?” “是

”顾清源蹲下身,与小孩儿视线平齐,问道,“有什么事吗?” “嗯

”伤心事儿一被提起,小孩儿眼里又泛起了泪泡,看起来可怜极了,“哥哥不见了

你能帮我算一算哥哥在哪里吗?” “好,”看在他是个孩子的面子上,顾清源毫不犹豫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儿搅搅自己的衣角,歪歪头,说:“哥哥说,不能随便告诉别人你自己的名字

你、你可以叫我阿木

” “阿木?”顾清源挑眉,不置可否,伸出一只手,平摊在阿木面前,“好的

阿木,把手放上来我瞧瞧

” 阿木照做,一只白白嫩嫩的小肉爪子搭了上去

顾清源本来想看一下这阿木的掌纹,结果一看不了得,竟然在阿木的手腕处发现一枚梅花样的胎记,又一寻思,这孩子五岁左右,小名“阿木”,倒是与阿姐所说孩子的特征一模一样,于是从腰间取出一个小铃铛,问阿木: “你有这个吗?” “唉?”阿木惊奇地看着这个小铃铛,说,“我也有

就是让哥哥保管了

” “你是不是姓林?” “大哥哥好厉害,这都知道

这是算出来的吗?” 顾清源眼神复杂地望着这个孩子,说:“我是你的舅舅

” “舅舅?”阿木眨巴眨巴眼,问到,“那是什么东西?” “意思是你不用找你哥哥了,我可以养你

” 阿木听到顾清源这么说愣住了,片刻后,开始嚎啕大哭:“救命啊嗷嗷嗷嗷——” 在阿木的心中,面前这个看起来很好看的大哥哥突然一点都不和善,又想起云水城里的小姐姐吓唬他的那些话,瞬间认定大哥哥是个人贩子,吓得直哭,哭着哭着还抽噎起来

顾清源:“……” 虽然他表面上的表情未变,甚至连姿势都没变,但是细心观察就会发现,顾清源其实浑身都僵直了

不少人见一个孩子突然在街上大哭,一边哭,一边还叫着“救命”,就慢慢围了过来,看向道长的眼神有些不对,分明说着“衣冠禽兽”四个字,时刻准备着要是道长上来抢人就阻拦一番

眼看着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顾清源有些无奈,恰巧这时,一只紫色的蝴蝶悠悠飘过人群的头顶,缓缓落在了阿木的肩上

阿木见着那只蝴蝶,破涕为笑:“哥哥

” 他两字话音刚落,阿木就被不知何时出现的黑衣人一下子举起,抱在怀里:“你吓死我了

” “哥哥哥哥哥哥

”阿木奶声奶气地蹭着来人

黑衣人也心疼地伸出带着手套的手,将阿木脸上的泪痕和鼻涕擦掉,劝慰道:“对不起啊,阿木,以后哥哥会注意的

” 那只紫色的蝴蝶在黑衣人出现的一瞬间化为一团黑烟不见了

围观的人群见正主来了,也明白这件事差不多结束了,渐渐散去,算命摊子上只余黑衣人和还在呆愣的顾清源

他手上还拿着一颗小小的铃铛

顾清源之所以呆愣,是因为在黑衣人突然出来的一瞬间,他眼里就只剩下黑衣人了

在朦胧的灯火的映衬之下,黑衣人露出来的一小块白皙的皮肤和说话时翕动的双唇格外显眼

顾清源莫名其妙的只根据这一小半张脸,脑补出了黑衣人整个面貌

再配上那双含笑的眼睛,顾清源听到自己的心跳“噗通”了一下,紧接着“噗通噗通噗通”,简直跳得让他完全听不到其余的声音

在那一刻,顾清源便知道,他,一见钟情了

“……就这样,他说他是我舅舅,还给我看了小铃铛

”阿木抱着黑衣人的脖颈抱怨道

“哦?你舅舅?” 黑衣人抱着阿木走到顾清源身边,将人上下打量一番,冷笑道:“你谁啊?” 顾清源想说话,但是因为心上人的接近,他越发紧张,也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静静地与黑衣人对视

而这在黑衣人眼里看来,就是面前的道长冷冷清清,目光不屑,根本就不愿意告诉自己是何人

黑衣人掩在面具下的眼睛眯了眯,然后单手抱着阿木,另一只手正抬起,对准顾清源的心窝—— “我了个去啊!” 一道劲风忽然朝着黑衣人袭来,因为顾忌阿木,黑衣人抱着阿木直接跳上了一旁房屋的屋檐躲开风刃,然后站在屋檐之上,冷眼看着下面的两人,嘲讽地勾起了嘴角

秦风慌里慌张地跑过来

早在远处,他就看清了上黑衣人戴着面具和黑色皮质手套,又见黑衣人的动作,顿时大惊失色; 又见好友跟一个木头桩子一样,又惊又怕之下,随手甩出一道风刃将其逼走

跑到顾清源身边,秦风指着黑衣人,口舌不清:“夜、夜……夜……” “唉,孙子

”黑衣人轻笑了一声

秦风脸黑了

而与之相反的是,下面的道长忽然在黑衣人轻笑之后双眼一亮,视线更是灼灼,落在黑衣人身上简直就是要烧起来,这不由得让黑衣人“啧”了一声,抱着阿木翻了一个白眼,化为了黑烟,融入了夜幕之中

“吓死我了

”秦风长舒一口气,推了顾清源一把,“唉,你怎么不动啊?” 顾清源:“你知道刚刚那人是谁?” 秦风:“他?夜叉啊

话说,你知不知道,刚刚你差点就被他掏了心了,你balabalabala” 后面秦风说什么,顾清源根本就听不见了

他现在满脑子里都是“夜叉”

“夜叉”是谁? 修仙界里关于“夜叉”故事很多,相当清楚明白地解释了“夜叉”这个名字的由来

据说,“夜叉”喜着黑衣,长相凶残丑恶,从不正面应敌,最喜欢趁人不备时掏出人的心脏,然后将其食用,以得到那人的全部修为

“夜叉”是云水城的人,而云水城与玄天宗素来看不对眼

自云水城的元亦真人受重伤闭关之后,“夜叉”越发猖狂,甚至几次公然挑衅其余几大门派,其手段残忍,活生生惹急了好几个前辈

“夜叉?”顾清源细细咀嚼这个名字,忽然一笑

本来还在滔滔不绝的秦风戛然而止,看见顾清源这个样子,浑身毛骨悚然:“你怎么了?” 顾清源说:“哦,没事,我觉得,我看上他了

” “啊?” 过了会儿,秦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语重心长:“我一直知道你脸盲,看样子你现在脸盲更严重了,怎么美丑不分了?你怎么会看上夜叉?要知道夜叉据说可长得那叫一个惨绝人寰啊

” 顾清源轻飘飘看过去:“我觉得还好

” “……”

作者有话要说: 文文说明: 叶子他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万人迷(即的确美,但并不是所有人为之颠倒),性格有缺陷,些许自卑,玻璃心,所以他会吃亏,会被气得想要杀人,并且心狠手辣

他自以为没人会真的喜欢他,所以对情爱并不操心(大师兄咬手绢QAQ),只专注能不能有不有利益,所以…… 要是想看叶子一路狂苏苏苏,手指一勾一群迷弟迷妹们扑上来的小天使,可以撤下了

ps:叶子青是个反派啊啊啊啊!!!!他肯定是三观有问题的!!!!他就是心狠手辣!!!!!不然怎么称得上是反派!!!!!不要再争论叶子青三观问题了!!!!! “夜叉”,也就是叶子青,抱着睡得稀里糊涂的阿木回了云水城

叶子青究竟是谁? 或许让他自己说比较好

他是个穿越的,现在正在反派的路上狂奔不止,座右铭就是一句话:生命不息,作死不止

叶子青当时穿过来时,身体是个五岁的小乞丐,一睁眼,就发现他自己正躺在一个泥潭里,天降大雨,浑身跟个泥猴子一样,身上根本就没什么能证明这小乞丐是谁的东西

自从他恢复意识起,叶子青就坚信自己是个反派,这几年因为没人压制,中二病越发严重了

至于为什么叶子青会认定自己是个反派,那是因为他当时醒过来时候照了一下水面,瞬间被自己丑哭了:这上半张脸上乱七八糟的黑色纹路是什么鬼啊? 都让一个萌萌哒的小正太长得像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小鬼一样

在小说里,长得丑的不是炮灰就是反派,因为叶子青是个穿越的,于是他认定要是整个世界是本小说的话,他在里面绝逼是个反派

都反派了,都长这么丑了,反正没人爱,要自己的声誉干嘛?还不如放开随便浪呢

于是凭着天不怕地不怕的作死精神,他顺利混成了当地的孩子王;正准备作威作福的时候,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元亦真人,他被那元亦真人一眼看中,按着脑袋拜了师,在其逼迫下,才勉勉强强将自己的性子收敛了起来

现在元亦真人正半死不活地挺尸中,叶子青的本性也就露了出来

“回来了?” 谢君言是云水城的医师,性格温和,是天下除了元亦真人唯一能使叶子青听话的长辈,身着青衣,长发披肩,他正站在百草阁门口,望着叶子青越走越近

待叶子青走近后,谢君言温柔将阿木从叶子青怀里接下,说,“玩得开心吗?” “还行

”叶子青的语气却是挺敷衍的,“灯火不错,阿木玩的还算开心

” 将阿木带回百草阁阁楼之中,让侍女服侍阿木睡觉后,谢君言走回大堂,一眼便瞧见了大堂等候的叶子青,见他脸色不好,于是问道:“怎么了?你好像不太高兴

” “我能高兴吗?”叶子青咬了一下下唇,回头哼道,“我碰到阿木的舅舅了

” “阿木不是孤儿吗?他还有亲人?”谢君言挑眉,“你确定?” “那人身上的铃铛我顺过来了,我看了看,正巧跟阿木的是一对

”叶子青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小铃铛递给谢君言看,“他还知道阿木姓林

” “知道这么多,应该是无疑了

”谢君言思索了一会儿,叹道,“你准备怎么做?” 叶子青听到他这么问,笑了,将铃铛拿回,放到自己的怀里,眼神猛地一利,说: “恁死他

” 跟我抢阿木的都去死吧! 谢君言:“……” 叶子青没有注意到的是,当他把从道士手里顺回来的那个铃铛收回怀里不久,他藏在身上储物袋里,另外的那个属于阿木的小铃铛发出了“叮”的一声响

然后,两只铃铛在同一瞬间,表面之上都滑过了一层光华,露出上面纹路里隐藏的符文

第二天一早,出乎谢君言意外的是,叶子青竟然又到百草阁里来了

“你不是说在找女娲石的下落吗?怎的又来了?”谢君言一边翻检百草阁外晒着的各色药草,一边问

叶子青捂着自己面上的面具,痛得直喘气:“我脸上的东西……” “又犯病了?”谢君言一听,立刻放下手里的药草,急急扶住叶子青往百草阁里走,“别慌

” 到百草阁里之后,谢君言扶住叶子青坐好,才将他脸上的面具掀开,一掀开,就见他上半张脸上的黑色纹路犹如活了一般,在皮肤下面疯狂游动,甚至连眼白里面都有黑丝游移

这时的叶子青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在摘下面具之后,一只手捏住椅子的扶手,几乎要将其掰下来

“怎么会这样?”谢君言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虽然他知道叶子青脸上的黑丝是咒毒,每年都会扩散一点,但是根本就不应该会是像今天一样如此猖狂,顿时,就算是他,也有一瞬间的束手无策

等了一会儿,见谢君言还是没有动作,叶子青只好自己把面具戴回去,这才稍微疼痛减轻,于是开口说话道:“我还能活多久?” 谢君言回神,皱眉:“你还能活很久,别妄自菲薄
《行也思君》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行也思君》欲执穆玄身为一名一身战功的将军,却被迫娶了一位口嫌体直的少爷做媳妇。百般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