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也思君》完本[古代架空]—— by:欲执

《你们只喜欢本座的脸》完: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坑爹小萌物】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书名:你们只喜欢本座的脸作者:宏观经济学顶着半张毁容脸,叶子青硬是将“夜叉”的江湖声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行也思君》欲执 穆玄身为一名一身战功的将军,却被迫娶了一位口嫌体直的少爷做媳妇

百般冷落后的一次出征差点命丧黄泉,树倒猢狲散的府中穆玄终于发现自己这么久的错误

“没想到你这么担心我哈,我还以为你巴不得我死

” “闭嘴

” 九千字小短文第二弹,历史背景全架空,老年代步车一辆,有一丢丢为糖铺垫的微虐,马桶读物2.0

您安,递茶,入席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恋爱合约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玄,温无言 ┃ 配角:念儿 ┃ 其它:

第1章 戏壹 当下朝廷中广开言路,五花八门的奏疏纷至沓来,其中不乏互呛的和互相算计的,皇帝基本上自行忽略,唯有一封奏疏,非但没有被忽略,还很快执行了

这个故事,就是从此奏疏而引发的

穆玄,字成蹊,十七即南征北战,一身功名,深受百姓爱戴,手握兵权,在这封奏疏出现之前无人觉得有何不妥,可是呢,它出现了

穆玄二十有三,血气方刚,想着成就一番大业,皇帝偏就在此时下了一道圣旨,将温氏大少爷温无言赐他做妻

洞房花烛夜,刀影凛冽,龙凤喜烛一个摇曳,顺着剑身躺下的血比穆玄的婚服要更显猩红,刺得眼睛涩疼

温无言死死攥着还要进一步的剑,锋利的剑刃没入指中,伤口深可见骨,血一路淌下,衬得他脸色愈白

“你要杀我

” 穆玄看着近在咫尺的人,他想杀了他,没错

功名赫赫的七尺男儿却被迫娶了男妻,穆玄不服气

皇上此举就是为了宣示主权,让他明白自己是个臣子,不要有谋逆之心

他知道此事与温无言无什么关系,可他就是不服气

“我杀不了你

”穆玄冷眼看着滴落在地上的鲜血越积越多,最终一抽剑身,剑挥直空中洒下一串血珠,温无言倚着墙渐渐滑倒在地,失血过多而显面色苍白,而且很痛,非常痛,十指连心,刀口处传来真真切切的痛感让他几乎说不出话

穆玄转身兀自擦着剑上的血迹,嗓音淡淡:“事已至此,往后若是我领了罚,你定然也得一起承着,也就没必要谁算计谁

” “我没想算计你

”温无言本已经没精力说话,听到这儿仍提一股气会了一句

穆玄扭头看了他一眼,温无言正缩在地上,用不知从哪儿扯下来的布条缠着手上的口子,伤实在是深,浸出的血顷刻染红了布条,再加之两手都有伤,包扎一个简单的动作变得格外艰难

温无言不发一言,执拗的咬着下唇想独自完成这件事

神情执着,还有一丝委屈,像极了小时候的自己,穆玄一个愣怔

他父母早故,很小就在战场上穿梭,上了就自己忍着,怕了也不会说出来

其实是希望有人来关心,可是久而久之,也就变成了奢望

一定挺疼的吧

温无言放弃了,手垂下去,微微仰头与立在三米外的穆玄刚好目光相接,他开始思考自己日后该会如何的凄惨

穆玄心中一动,终于忍不住走过去,蹲下来看他修长手指

眼风扫过骇人的斑斑血迹,长叹一口气,在柜中翻出白纱布来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温无言看着认真处理伤口的人,小声嘟囔

穆玄是武将,耳朵自然好使,声音一冷:“你说什么?”温无言丝毫不畏缩,重复一遍:“我说你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 “你胆子大了是吧

”穆玄一蹙眉,心说这人不吃硬,看来不好治

“你能把我怎么样,杀了我吗?”温无言观察他,发现穆玄完全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从此时的冰冷脸色和手上并未暂停的动作可以看出

因此他十分放心地去顶嘴

穆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能睡了你

” 温无言说:“那你有本事就睡啊

” 这句话成功激怒了穆玄

而温无言在被丢到床榻上时仍未意识到事儿大了,直到被人死死压制住,他才明白妈的事儿好像玩过火了

身为一名将军,穆玄最过人的方面就是身手了不得以及体力很好

可温无言哪经得起这个折腾,一觉睡到了转天正午

“你再不起来,连午膳也不被给你

”穆玄用剑一挑被子,温无言正养精蓄锐,并没有动弹,含糊回应:“不起

” 穆玄转头便踏门出去

走出几米远,念到温无言从昨日午时到现在已有十二个时辰未吃东西了,翻了个白眼,对侯在外面的侍女说:“还是留一份吧,等他起来给他送过去

”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别说是我吩咐的

” 故事发展到这里,也许会有人认为二人关系渐渐缓和,实则不然,二人性格本就需要磨合,何况有一句话叫三人市虎,外因大大影响了二人的相处

直接跳转至新婚第一日的晚上,这是最后一次独自相处的画面

作者有话要说: 小短篇2.0! 另一块小甜饼移步《一失足嫁千古恨》

第2章 戏贰 “这就是你处心积虑想要的?”穆玄想到白天所听到的,温家勾结太子,怕他手中兵权对太子不利,将温无言送入穆府,断他羽翼

他信以为真,怒火中烧,狠狠顶了进去

温无言闷哼出声,攥紧的手关节泛白,他想说句话,可连一句话的间隙也没有,穆玄单手将他锁在身下,粗暴的进入,直直顶在最敏感的突起上,这力道分明是往死里来

温无言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况且那人是个将军,一剑当百万狮的将军,他哪里打得过,连一分反抗的余地也没有

“你听我说......”温无言攒出四个字,未待有下文刚刚平稳的气息瞬间被冲散,“唔...你先听我说...” 穆玄带着滔天怒意,没有停滞:“说?说什么?” 眼神无法聚焦,温无言只觉下身传来难以言喻的感觉与被涨裂的酸痛,咬破下唇控制住自己不□□出声

“从此阳光大道独木桥,互不相犯

” 温无言疼红了眼,从昨天到现在,他第一次示弱,哽咽开口:“为什么不信我,穆成蹊,你为什么不信我

” 此后,穆玄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互不相犯

一个月后,一个女子住入府中,听说叫念儿,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穆玄不喜欢他,可偏偏很是宠她

府邸不算小,温无言却总能遇到他们,或是撒鱼食或是赏花,换着花样出现

冬月初七,穆玄出征,北上讨伐侵军

侵军有备而来,难缠且来势汹汹,此去不知何时回来

他穿上战时矜,即将离开,犹豫几分,仍去温无言的院子走了一遭

已经四个月没踏入其中了,穆玄看着倚在院门口的人,静静开口:“是不是巴不得我死,让我再也回不来

” 没有回答

不欢而散,每日前线都有新报,寄往朝中的信件时常沾染了血迹,战士吃紧,一仗打了将近一个月

温无言出门再看不见那个挺拔的身影,忽然紧张起来

提心吊胆了一周,终于在腊月十四这1一天传来捷讯

喜讯报至穆府时,温无言合了合眼,一个多月的担忧终于消退

可是天意难测,恶战后的军队折兵损将,行于燕城时遭袭

不敌其人多,虽剿灭袭击的军队,可穆将军穆玄中箭,坠崖身亡

坠崖身亡

温无言勾了勾唇:“我不信

” 又是一周,府中上下皆是缟素,追封谥号拟好,刚下达至府中,侍女侍卫均是一片呜咽,连念儿也在夜里偷偷跑了

温无言看着一片狼藉,对跪在地上的哭红眼的人吼道:“我不信,没有人去山脚搜尸吗?” “自是有的,可是天寒地冻,谁愿真正入山去?朝中派出的人几日便回来,说将军已...”侍婢抹着泪回答

“都不许哭

”温无言说,“他没死,我不信他死了

” 转日,侍女敲门,发现室中已无人,府中的正房与偏妾都走了,众人叹一句树倒猢狲散

而那时,温无言已驱马向北而去

他觉得自己真是疯了

都城在南方,冬日里未觉太凉

燕城在北方,已是大雪纷飞

从都城至燕城三日的路程,温无言伏在马上细细一算,距离穆玄战死的消息放出已过去了十天多,即便没摔死,怕是也冻死了

大雪封山,连猎户也谨慎的天气

温无言丢下冻僵的马匹,只身钻入白茫茫一片中,直到四下无人烟,他才发现自己连一个具体位置也不知道

向着在外打听到的方向执着走去,没脚踝的雪中寸步难行

温无言冷得连打颤也不会,蓦然看见几具尸体,血上覆盖半层银色雪迹,他心中一沉,快步走过去,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冻裂的手僵硬地扒拉开一具具尸身

可是并没有他想找的人

天地似连成一片,雪不大,风却肆虐,温无言把头埋在膝盖中,第一次感觉到害怕

耳边呼啸声吞噬他一般,如遍野哀鸿

山中没有山外的消息,他不知道其实穆玄没有死

穆玄没有如小说中的主角一般被树丫网住

他一路摔下来,几次用剑凿如峭壁缓了缓下落速度,最终砸入雪中时还留有一丝气息

他硬生生走出了这冰天雪地

穆玄带着一身伤,绝望中却想到了温无言,想到了他的那句含了哭腔的话:“为什么不信我,穆成蹊,你为什么不信我

” 穆玄想回去

他想,万一呢,万一有人在等着他呢?

第3章 戏叁 可是他只身回到都城,却是准备办丧事的府邸

府中人纷纷大喜,穆玄环顾四周,哑着嗓子:“他呢?” “将军...念姑娘...走了...” “我是问,他呢?”穆玄说

“温公子...也走了...” 走了?走了

穆玄心中似空了一块,本已料到的结局,确保了一丝该死的侥幸心理

目光望向池塘,想,亏得我为了他,走出了那块地方,真不值

而那时,温无言正向着山的深处蹒跚而行

温无言没有迷路,他从另一个山口出来,被送至燕城医馆中,听说穆将军身手高超,幸得一命,从鬼门关回来了

他连夜赶了回去

待他站在穆府前时,穆玄刚好拉开门

他怔怔盯着眼前人,良久,自嘲道:“听说我还活着便回来了?真抱歉啊,我没死

” 温无言眼神一黯

几日几夜不曾阖眼,翻山越岭找他的踪迹,手上冻裂的无数道口子,一切却换来一句嘲讽,果是他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默默走入府中,与穆玄擦肩而过

“连句解释也没有吗?”穆玄看着他的背影,回想起自己从山中徒步走出来时的感受,不由得有些难受

温无言浅浅说:“解释什么?” 是啊,没什么可解释的

他战死,总不能叫他守寡

何况半年前,他自己说的,从此两不相犯

这一天正是除夕

穆玄入宫领了赏,宫中热闹非凡

回府后倒是一片凄清,差遣府中的侍婢们去玩,自己向温无言的院子走去

他觉得,与其如此,不如就一刀两断吧

这是皇上赐的婚,但他总有办法休了这个妻了结这桩婚事

从前他不愿意是因为风险很大,如今他是功臣,可以趁热打铁

“到此为止吧

”穆玄心底浅浅的抽动,温无言正趴在案几上,手边酒壶空空如也

半晌没有回应,正当穆玄以为他睡着时,温无言突兀开口:“成蹊

” 成蹊

穆玄一愣,温无言动了动身子撑起来,眼睛通红

他说:“我没有走

”涌上心头的酸楚让他顿了顿,接着便是惹人心疼的嗓音:“我没走

朝廷说你死了,我不信,我去燕城雪山找你,但我没找到你

” 穆玄又是一愣

“山里雪很大,风很大,我没找到你

成蹊,我害怕

我看到了你部下的尸首,我把他们从雪中翻出来,可是没有你

好冷啊,成蹊,我没找到你

” “你喝醉了

”穆玄皱了皱眉打断他

温无言揉了揉额角,眼中无一丝光亮:“是吗?或许吧

”他的确喝醉了,清醒的他是不会将这些话说出来的

单手捂住眼睛,盖住漫出的水渍,温无言轻声说:“那便如此吧,你刚刚说什么,到此为止,好,到此为止

” 到此为止,不要冠冕堂皇地去为自己的一厢情愿而索要什么,他这叫自作自受,换言之这叫闲的慌

穆玄一把抓住他蒙在眼上的手:“这是怎么弄的?” 穆玄从小征遍四方,什么伤都受过,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分明是冻伤

都城此时连冬风都吹不起来,怎么会有冻伤? 温无言用力挣开手,抹了抹通红的双眼:“下午用开水烫的

” 穆玄看着他,忽然像不认识他

温无言没有骗他,都是...真的,寒风卷地的深山,支离破碎的尸体,一个执着前行的背影

出现在脑海中的画面,穆玄心中一痛

他们在山中错过,一个人因为对方活下来,另一个人因为对方差点儿死去

彼此明明那么在乎,却偏要在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双方视野中时,说出到此为止这样的话

温无言真的喝醉了,却即便醉了也要撒谎撒隐瞒这件事情

“为什么不信我,穆成蹊,你为什么不信我

”“好冷啊,成蹊,我没找到你

”“那便如此吧

” 穆玄这才明白有些人不需铭记,他们说出的话也会一直潜藏在心底,在真真正正濒死时漫上心头

他曾以为自己在那般绝境中记起的人是温无言,只是因为自己没出息,如今她才晓得,是因为那个人,也的确把他放在了心里

第4章 戏肆 “今天除夕

”穆玄扯开话题,嘴角漫开一丝笑意,“别喝闷酒了,饺子还没吃,走,吃饭去了

” 温无言快被他摸不出套路的情绪搞疯了:“你是有毛病吗?刚刚说的什么,到此为止,你明白什么意思吗?” “我明白

”穆玄把他从椅子上拎起来揽在怀里,推开门就往外走,“我说到此为止,不许闹了,该吃饭了

” “穆玄

”温无言想推开他可他终究没有一个将军力量大,他叹一口气,“穆玄,你这又是什么意思?不喜欢还不放手,难道不是很过分吗?” 穆玄把他深深卡在怀中:“你怎么知道不喜欢?” “你......” “看天

”穆玄适时打断他,“月亮真漂亮

” 庭院中青石板铺的小路反射着月光,刚好照入眼中,粼粼似水般闪烁,映得本枯萎了树的一方院子竟有些生机

温无言眯了眯眼,听到耳畔回响的声音:“你是不是酒醒了?没见过喝醉了脑子还这么清明的,还是你压根儿就没喝醉啊?” “大概吧

”温无言脑袋有些沉,用手按了按眉心,暗叹看来是守不了夜了,刚叹完,毫无征兆的倒了下去,刚好滑落在某人怀中

穆玄将他抱起来,看来还真是喝醉了,而且还是闭眼就睡的那种

睡得还挺香,穆玄不自知地勾了勾唇,眼底的笑意从未如此浓郁

故事终于成功避免了看客唏嘘

事实证明,有时候酒的确可以促成一件好事,此时正是崇宣十一年的第一天开始,合算是二人成亲后的第八个月

大年初一,温无言醒来,习惯性的翻了个身,这一翻身直接撞到了身边的人,他一怔,呆呆的看着坐在一旁看书的穆玄

“醒了?”穆玄往床沿挪了挪,“给我起来,昨天晚上就没吃饭,再不吃点东西对身体不好

” 温无言坐起来,点了点头,缓了半晌,问:“我昨天喝了点儿酒,有没有说什么别的东西?有点记不起来

” “哦

”穆玄想逗逗他,“你说你特别喜欢我

” 温无言暗自计算了一下自己说出这话的概率有多大,然后无奈地撑住头:“真是没见过自恋到这个程度的人
《江山遥想曲》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江山遥想曲》虚坎“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谁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