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种田]》完本[古代架空]—— by:金鞍玉勒

《江山遥想曲》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江山遥想曲》虚坎“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谁指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鲤鱼乡 腐书网整理附: ================= 《流放[种田]》作者:金鞍玉勒 在一个漆黑的晚上,喝醉了的苏青柏被拉进了一个小巷子,几个月后,他挺起了大肚子

苏青柏忍不住哀嚎,父亲被罢官了,他养活自己都难,还要养活一个小祖宗

然而,这还没完…… 又是一个漆黑的晚上,苏青柏又被拉进一个小巷子…… 排雷:有生子情节

攻受第一次并不美好

穿越攻

受会从好逸恶劳的二世祖变成一个负责任的好爹

雷者勿入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布衣生活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青柏,蒋瑁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在一个漆黑的晚上,喝醉了的苏青柏被拉进了一个小巷子,几个月后,他挺起了大肚子

苏青柏忍不住哀嚎,父亲被罢官了,他养活自己都难,还要养活一个小祖宗

然而,这还没完…… 故事脉络清晰,里面写了男主角们的甜蜜爱情,和老父亲的父子亲情,和小儿子的父子亲情,和兄长的兄弟亲情,家长里短之间,给人细水长流的感觉,处处都十分生动

故事中人物性格饱满,有血有泪,时而让人觉得温馨,时而让人感动,很值得一读

==================

喝着酒,苏青柏有些茫然,一夜之间父亲获罪被罢了官,不日就要被流放

——虽然这样说,但实际却比流放好太多,皇上只将他们一家遣回原籍,财产田地都没收了,老家那几间屋子却还给他们留着

老家那边离边关近,有点荒凉,这就算是流放了

每日也不让他们家干什么苦力,只要求每月初去衙门签到即可

一阵烦躁,苏青柏闷了一大口酒

纵使这样,苏青柏还是担忧以后的生活,过去的十六年里,他仗着他爹是当朝丞相,干尽了荒唐事,唯一干过的正经事——读书,也只是堪堪能识几个字而已

“爷~” 远处一个美人走过来,拉回了苏青柏的思绪

看着美人俏丽的脸蛋,曼妙的身姿,苏青柏撇了一眼,生不起半点旖念,他紧握酒杯

如今家里家产被抄尽,幸好他曾借给周常一笔钱,今日来这里便是约了周常,来讨要那笔钱

他们老家可不比京城,尤其是他老子曾经生活过的那个村庄,连个食肆都没有,记得他曾回去过,那次同去的丫鬟颠簸了一路,到了之后,就病倒了,所以那几天,饭都是他娘做的

他娘是个千金小姐,平日不是吟诗作词,就是就是做做女红,做的饭……苏青柏不孝的说一句,简直就是难以下咽

如果有那笔钱,他们家定会好过些

收回思绪,苏青柏看着窗外的月亮,皱起了眉,周常还没来…… 又等了不知多久,周常还没来

苏青柏忍不住锤了下桌子,没再继续等下去,提了壶酒起身离开了

明显,周常是不打算还他钱了

“滚!” 还没入春的夜里,寒风凛冽,苏青柏只穿着亵衣在风中瑟瑟

美人儿刚才还对他脉脉含情,好不温柔,突然就翻脸无情了

一阵寒风吹来,苏青柏瑟缩了一下,外衣被扒去抵酒钱了,他只好将内衫裹得更紧些

弓着身子,双手抱着胳膊,苏青柏冷的不行,要不回银子,无计可施的苏青柏终于决定回家了

人人都说京城的夜比别处美,可这些苏青柏欣赏不来,他实在不理解那些文人,大晚上的有暖被窝、温柔乡不去,跑来这大街上受冻

刚等着周常,苏青柏喝了不少酒,他酒量不佳,这会儿还没缓过来,加上这二月夜晚的冷风,他走着路腿都在打颤

平日里他净顾着玩乐了,弱鸡似得身子,又喝了几口黄汤,这会儿,来个十岁的娃娃估计都能收拾了他

走到一处小巷子,由于风很大,灌进那巷子里发出了一阵呜——呜——的声音

那声音听的渗人,苏青柏打了个寒碜,他还是少年人,正经书没看多少,倒是那些鬼怪志异的书没少读

他忍不住偏过头去,巷子里那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风一吹,一个黑影在那儿摇摇摆摆,苏青柏咽了口口水,他突然想起那些神棍总拿来唬人的招魂幡

苏青柏在心中不断的自己吓自己,腿就更软了

风骤然变大,巷道间发出一阵不小怪声,“招魂幡”一阵摇晃,吓得苏青柏撒丫子就跑,鬼啊! 这不喊还好,苏青柏一喊,巷子里登时就传来一阵急促的喘息声

苏青柏的心咯噔一下,都快跳出来了

下一刻,他就被一只手拽进了巷子里

苏青柏都懵了,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落入了一个滚烫的怀抱

这是个人

要不是刚在酒楼那儿撒过尿,苏青柏觉得,他一定会吓得尿裤子

“别……别杀我

”颤抖着说完这话,苏青柏闭上了眼睛

他首先想到的是,这人是不是来寻仇的

苏青柏嘴贱又欠,得罪过不少人

那人没有说话,只喘着粗气,紧紧的将他摁在墙上

风一吹,苏青柏薄薄的里裤凉凉的,他都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真的被吓得尿裤子了

没等苏青柏去检查他是否尿了裤子,就有人替他检查了

滚烫的大手即使隔着一层衣料,也让苏青柏忍不住浑身一颤,刹那间,苏青柏就被对方那强烈的欲.望煞到了

苏青柏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这人意欲何为

可是……他是男人啊,不是女人! 苏青柏的想法,那男人一点都不知道,想也不想,就将苏青柏拉进巷子更深处

侧卧在塌上,苏青柏想起那晚上的事,就忍不住想哭

那天,那人把他拉进巷子里,抱的紧紧的,还一边难耐的在他身上蹭啊蹭

喝多了酒的苏青柏本就有些腿软,那男人还压在他身上蹭,苏青柏更是站不稳了

苏青柏没站稳,慌忙间搂住男人的脖子,想借力站稳

然后,苏青柏永远也忘不了那男人瞬间变亮的眼眸,再然后……苏青柏就倒霉了

事后,苏青柏估摸着,男人多半以为他那是在投怀送抱

在巷道一夜荒唐,苏青柏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三日了,他和那男人,屁股开着花,在京城一家小客栈里

那个晚上,被拉进巷道里后,那男人在那无人的巷道里对他好一番折腾,险些要了他的命

这还没完,天还没大亮,那人又将自己带回了客栈

躺了两天,那人在他身上折腾的伤才有了起色

那人好似得罪了什么仇家似得,那几日也不大出去,但是也没呆太久,很快那人便离开了,苏青柏觉得,十有八九是因为仇家找上了门

再然后,苏青柏那张纵欲过度的脸扭曲起来,那混蛋走的时候在他半梦半醒之际说了些什么后(内容苏青柏不记得了

),就又将他按在床上折腾了一番,然后留下一块破玉扣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只留下他自己在床上休养了整整一天才回了家

屁股到现在还是疼的

若是那人现在出现在他面前,他真的会忍不住杀了那人

那男人的脸他记得清清楚楚,很好看,是那种若是平常在街上碰到,他看见多半还会脸红的脸

可没想到的是,那人长得人模狗样,却不干人事

不过他们应该不会再见了吧

过几日他就要随父亲回老家了,想必也没有机会再回京城了,报仇什么的就更无望了

苏青柏不无遗憾的安慰自己,就当被一条狗给啃了

看到枕边那个玉扣,苏青柏更憋屈了,抓起玉扣就要往地上摔,手举到半空中,又顿住了

他心里发涩,他平日去听个曲儿,砸的钱都比这多的多

可那混蛋,快活了一夜,就他娘的只给他留了一个小小的玉扣

越想,苏青柏越觉得自己可怜

自己可怜自己了一阵子,苏青柏敌不过困乏就睡下了

与闲的发慌的苏青柏不同,苏家一大家子都在忙着收拾东西,他们要赶在限定的日子前搬出相府

苏青柏睡前,家里人在忙着收拾东西,醒来后,家里人还在忙

这几日,苏家正值多事之秋,不管是对内对外,都有一大摊事要解决,平日苏青柏就不大管家里的事,这会儿身体不舒爽就更是顾不了了

那日回来后,苏青柏就一直躺在床上,竟也没人发现,不过,想想也是,苏青柏是个被宠坏的纨绔,平日尽出去胡混了,家人想见他一面都见不着

所以,苏家人没发现苏青柏的异常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苏青柏用被子蒙住脑袋,眼神有些黯然,在这个家里,他的存在感不可谓不弱,也就母亲还能想起他了

不过,这一切也都是他自己作的,怪不得旁人

自嘲一笑,苏青柏在家人忙碌声中又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苏青柏已经听不到家人忙碌的声音了,打了个哈欠,肚子咕咕的叫着,他再没继续睡下去,起了床

苏青柏的父亲苏陵川曾官拜宰相,那时候苏家,虽不敢说有多华美,但至少家里处处都被母亲收拾的风雅别致

苏青柏打开了门,眼前这个荒凉的小院子哪里还是那个自己住了十六年的家? 曾经热闹的家变得如此萧瑟,纵是接受了他们苏家没落的事实,苏青柏心里还是很不好受,这是他生活了十六年的家啊

呆愣了片刻,突然,他迟钝的发现,整个院子似乎只剩下他一人了

一路走来,没有人,到处都没有人

他知道,下人肯定都离开了,可是父母亲还有哥哥们呢? 莫不是都离开了,把他给忘了? 苏青柏在院子里转圈圈,果真是不见一个人来

他猜一定是他想的那样

他爹说了,娘怀上他时,嫂子都已经生下他侄儿了,他娘觉得孙子都比儿子大,不好意思了,当时都不打算生他了

他本就是多余的,长大后,读书没侄儿读的好,被父亲多番教训之后便放任自流了,喝酒打架赌博是从小就精通了

像他这样的孩子是最不受人待见的

苏青柏心中绝望,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做啥事都不成,爹娘每每逮住他总想抽他一顿,他也因此越发不敢回家,与家里人感情也越发淡漠

他爹娘定是嫌他累赘又无用,撇下他回老家了

看着空落落的院子,苏青柏心中升起一股悲凉,泪吧答吧嗒的往下掉

“青柏,你怎么啦?”正当苏青柏哭的正投入,一道女声传来

苏青柏马上住了哭声,看着眼前的人,不敢相信的瞪大眼,随即,一头扑到对方怀里,“娘~~” 苏夫人拍拍怀里小儿子的背,柔声道:“怎么啦?青柏?” 苏青柏这才从他娘怀里抬起头,“娘,你们不是回老家了吗?” 没等苏夫人回答,一道自小就让苏青柏怕的不行的声音传来,“混账东西,整天乱想什么呢?” 苏陵川有些苦笑不得,又觉得实在丢人,便出口骂他

虽说他平日对着不成器的小儿子严了些,有些恨铁不成钢,可也不至于扔下他不管

闻言,苏青柏脸一红,心知是自己想多了,没等他找个台阶下,就听他老子道:“出来怎么不穿好衣服?感紧滚去穿衣服

” 看着儿子跑远,苏夫人忍不住抱怨,“成天就知道打孩子,打打打,瞧如今吓成啥样了?” 苏陵川瞪圆眼睛看着她,“慈母多败儿

”然后径自往后院走去

苏青柏还是有些不舒畅,没法,他只好特意跑了趟医馆,厚着脸皮要了药膏后,顶着大夫异样的眼光,揣着药往回跑

晚上,苏青柏呆在自己的屋子里,脱了裤子,给自己上药,突然,门吱呀一阵响,就开了

吓得苏青柏手一抖

只见,苏夫人笑着进来了,“这么早就睡了?” 苏青柏缩进被子里脑袋伸出来,“嗯!” 苏夫人温柔一笑,然后坐在苏青柏床边,“娘来是想告诉你一声,你父亲和你哥哥们商量了一下,明早就动身回和宁县

” 见儿子苦着脸,苏夫人一笑,摸着他的脸,“娘知道,这段日子苦了你了,你也别怪你父亲,官场的事啊,谁都说不准

” 苏青柏使劲摇头,他怎么会怪父亲呢? 想起平日里,总是皱着脸,爱教训人的父亲,不过几日,背弯下来了,头上添了白发,额上也有了皱纹,完全没了往日的意气风发

苏夫人点点头,“我儿想的开就好,你要记住,你父亲之所以被罢官,并不是因为他做错了事情,实在是身在官场,身不由己

” 苏青柏难得乖巧的点点头

苏夫人忍不住摸着儿子的脑袋,怜惜道:“以后,你可就要同大伙儿一起过苦日子了

” 苏青柏扑进母亲的怀里,“我不怕

” 苏夫人宠溺的摇摇头,不置可否,小儿子从小就在蜜罐子里长大,哪会一下子就适应苦日子呢?现在青柏还不知道以后会过什么样的日子,就大言不惭的说不怕,可是她却是知道的,养尊处优多年,她可都不敢说一定能适应那样的日子

苏夫人见儿子态度也没那么抗拒,就放下心来,拍拍他的脑袋,“好了,你睡吧,娘就先走了

” 苏青柏从苏夫人的怀里出来,乖巧的点点头

苏夫人顺了下被苏青柏扑乱的衣服,就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突然,吧嗒一声,什么东西掉了

苏夫人循声瞧去,苏青柏也看到了,登时就红了脸,这不是他涂抹的药膏吗? 苏夫人先苏青柏一步,将东西捡了起来,苏青柏见状一把抢了过去

苏夫人也不怪他,柔声问道:“这什么东西啊?” 苏青柏支支吾吾,半天才道:“抹脸的

” 闻言,苏夫人笑出了声,然后伸手在自家儿子的小嫩脸上揪了一下,“怪不得这小脸白嫩的

” 苏青柏故作害羞,“娘~” 摆摆手,苏夫人止了笑,“好了好了不笑你了,快睡吧

” 许是因为尘埃落定了,这一夜,大家都难得睡了个踏实觉

苏夫人睡前,将小儿子臭美,大晚上偷偷往脸上抹东西的事告诉了苏父,苏父笑着听了,却在心中记下了

他寻思着,小儿子没出息就罢了,何时还学了那些小女儿的作态? 一大早,苏青柏还没睡够,就被他娘给叫醒了,原本,他还想再赖一会儿床的,可一见他爹往他门前一戳,他就不敢再赖床了,乖乖的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一切都收拾完毕,苏青柏默默的瞅了一眼要带的行李,真不知道就这么点行李,父亲他们竟然收拾了那么久

看了一眼父亲他们往外面的马车里搬东西,苏青柏不知道别人家罢官又抄家是什么样子的,可也知道一定不是自个儿家这样的,他瞅着怎么这么像游山玩水呢! “唉~~”对于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家,苏青柏还是很伤感的,于是他忍不住长叹

苏父呵道:“小小年纪,叹什么气?没看到大家都在忙吗?还不快来帮忙

” 苏青柏摸摸脑袋,乖乖帮忙去了

然而,指望从小到大连茶都鲜少自己倒茶,而且此时身体还不大舒服的苏青柏帮忙干活? 果然,没多久苏青柏就被嫌弃了

每每听到那瓶瓶罐罐的哐当声,苏父心里便是一抽,叹了口气,“算了,你站一旁看着就行了,不用帮忙了

”原本被抄了家,家里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苏父真的想要自己这个小儿子吃吃苦,可苏青柏这么一摔,他的心真的在滴血啊

苏青柏一脸无私,“可是我想帮大家做点事

” 想了想,苏父道:“你去帮你二哥准备草料去

” 苏青柏默……他不会啊

“就听爹你的,我还是站着吧

” 担忧的摇摇头,苏父一边动手搬着东西,一边心中打算着,日后一定要好好教教这个小儿子,改改那好逸恶劳的性子

“滚吧!” 得了苏父的回答,苏青柏忙不迭颠颠的跑到不远处大树底下
《帝》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帝》浅飔本是九五之尊,接过的却是一个摇摇欲坠的帝国,力挽狂澜而不得,他本想一把佩剑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