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白月光同居了 完结+番外完本[末世甜文]—— by:漱己

穿成女主未婚夫完本[穿书耽: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穿成女主未婚夫》作者:简小玖文案:身娇体软心还大的世子受vs老干部心黑将军攻穿成女主未婚夫,却和女主她哥搞基的故事哥儿生子,不喜勿入内容标签: 生子 天作之合 穿书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我和我的白月光同居了》漱己
文案:
朱醴的白月光是每星期三、星期六来他工作的花店买玫瑰花的周朗月,但周朗月的玫瑰花却从来都不是送给他的。
在暗恋了近两年之后,朱醴终于决心向周朗月表白,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表白,当天全球丧尸大爆发,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全球几十亿人都丧命在丧尸口中。
侥幸活了下来的朱醴又遇见了周朗月,周朗月依旧是一副眉眼温柔,清朗如月的模样。
两个月后,朱醴竟然被周朗月表白,还和周朗月同居了。
食用说明:
1.cp:朱醴x周朗月
2.属性:双眼含情美貌诱受x清朗如月温柔攻
3.悬疑向小甜文
4.1vs1,he
5.受古穿末,攻重生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重生 末世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朱醴,周朗月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一幕
这是一家废弃已久的化学工厂,各种化学药剂的气味还没有散去,熏眼刺鼻,但这却无法阻止一群丧尸循着甜美的香气往里头去。
其中一只丧尸不耐烦地踢翻了挡了他去路的一个烧杯,烧杯利落地碎了干净,里面盛着的深蓝色的液体飞溅,溅落在他脚背上,他泛着青黑的脚背霎时没了皮肉,露出森森白骨来。
他没有丝毫感觉,瞧都没有瞧自己的脚背一眼,甚至脚步亦无半点停滞,便与同伴一道赶向那甜美香气的源头。
——是人类,是拥有甜美香气的人类。
香气愈发近了,他左边的五只丧尸被地上泼着的化学药剂滑到了,他前面的三只丧尸被小型的爆炸震得晕厥了,他后面的两只丧尸齐齐地一脚踩空,从三楼坠落了下去。
而他是只敏捷的丧尸,他越过倒下的同伴,行至了一只冰柜面前。
有一截衬衫下摆从这冰柜后面露了出来,颜色雪白,与拥有甜美香气的人类的肤色一样。
这个人类是他的了。
他俯下身去揪住了那截柔软的斜纹棉,用力一提,还未待他看清他的猎物,他的脖子却是“咔嚓”一下断了,耷拉了下来,仅一层薄薄的,满是腐朽气的皮肤连接着他的身体与头颅。
他死气沉沉的眼珠子转了一圈,而后盯住了自己的右手,他的右手指尖捏着一件衬衫,衬衫里空空如也,再无其他。
他又转过头去看那个攻击他的人类,这个人类容貌出众,肤色白皙,双目含情,脱了衬衫之后裸/露出来的上身骨肉云亭,线条诱人。
这个人类不但拥有甜美的香气,而且拥有一副诱人的身体。
有热汗从人类的额头流淌了下来,漫过面颊、鼻尖、双唇、下颌,跌落到紧实的腹肌上。
这个人类好像连汗水都是甜美的。
这个人类正以含情的双眼望着他,让他忽然觉得这个人类喜欢自己。
下一刻,他却是利落地倒在了地面上,被人类割下了头颅来。
他暗红色的血液从破口窜出来,纷纷讨好地向着人类扑腾了过去,可惜都被人类侧身躲过了。
人类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他将余下的丧尸都一一割了头颅,才靠在墙上小憩。
忽然,有一只丧尸从墙后面扑了出来,人类猝不及防地被这只丧尸咬住了颈动脉,温热的血液登时将他的身体都濡湿了。
他死命地挣扎着,不幸的是除却令自己的伤口被撕裂得更厉害之外,别无用处。
随着血液的流逝,他再也没有挣扎的力气,身体跌落在地,任由丧尸啃咬着他的皮肉,吸食着他的血液,抚摸着他的身体。
他双眼半阖,映入眼帘的偏巧是第一只被自己割去了头颅的丧尸。
这只丧尸的眉眼为什么这么熟悉?
他努力地思索着,半晌,才哑着声音道:“是我,我把我自己杀死了,我割了我自己的头颅。”
啃咬着人类的丧尸锋利的牙齿全数没入了人类脖颈,稍稍拉扯了一下,颈骨便断了,人类漂亮的头颅被他叼在了口中。
*
“朱醴,朱醴,你做噩梦了么?”周朗月轻摇着自己恋人的肩膀,一脸焦急。
朱醴浑身一震,从被丧尸咬去了头颅的噩梦中挣脱了出来,他全身是汗,怔忪片刻,侧首吻了下周朗月的唇瓣道:“我没事。”
周朗月抚过朱醴被汗水浸湿了的眉眼,柔声道:“朱醴,你去冲个澡吧,以免受凉了。”
朱醴点点头,便依言进了浴室。
等他从浴室出来,已然能闻到牛奶的香气了,周朗月将一玻璃杯牛奶端到他面前,心疼地吻着他的眉心:“朱醴,你已经连续五天从噩梦中惊醒了,可以和我说说你的噩梦么?”
朱醴将一玻璃杯的牛奶喝尽,才答道:“我梦到去年的事了。”
去年秋天,全球丧尸大爆发,以致于几十亿的活人丢了性命,现在全球不过一亿人口。
周朗月接过玻璃杯,歉然道:“朱醴,我应该早点向你表白,这样我就能保护你了。”
朱醴摇首道:“是我应该早点向你表白。”
两年前,周朗月初次在他工作的花店买了一束玫瑰,他就对周朗月一见钟情了。
只是周朗月每星期三,星期六都要来买一束玫瑰花,导致他一直认为周朗月有感情很好的女朋友。
直到去年秋天,他才下定决心要向周朗月表白,无关周朗月会不会接受他,他不过是想让周朗月明白他的心思。
可惜,没等他告白,丧尸大爆发,他逃了整整两个月,还是被一只丧尸咬住了脖子。
过了七天,他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望着四面惨白的墙壁,由医生进行了一番严格的检查,才出了院。
出院后,他又找了一间花店工作,周朗月再次来向他买玫瑰花。
他收起思绪,专注地望着面前的周朗月,微微踮起脚来,覆下唇去。
周朗月一手拿着玻璃杯,一手扣住了朱醴的腰身,与他接吻。
俩人吻了许久,直至朱醴面颊嫣红,呼吸急促,才被周朗月放过了去。
周朗月又舔了下朱醴润泽的唇瓣,才转身将玻璃杯放回厨房去。
他刚走出几步,朱醴却是从后面抱住了他,脸埋在他的脊椎上,他走一步,朱醴也走一步,像极了一只树袋熊。
他将玻璃杯冲洗后,倒放在流理台上,又回过身将朱醴打横抱起。
朱醴伸手勾住了他的脖颈,面有倦色,细细地打了一个哈欠。
他将朱醴抱回床上躺着,自己也上了床去,将朱醴抱在怀中。
朱醴用额头轻轻地蹭了下他的心口,闷声道:“我梦到我躲到了一家化学工厂里,我顺利割去了十一只丧尸的头颅,刚松了口气,却被一只藏到里面的丧尸咬住了脖子,我弥留之际,正巧看见了第一只被我割去了头颅的丧尸,那只丧尸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我迷迷糊糊地想着我割去了我自己的头颅,然后,咬着我脖子的丧尸把我的头颅拉扯了下来。”
“这只是做噩梦,朱醴,你没有死,你活过来了。”周朗月轻拍着朱醴的后背,“朱醴,睡吧,我会陪在你身边。”
朱醴“嗯”了一声,他的身体相当疲倦了,疲倦得双眼都睁不开,他的意识却相反地越来越清醒。
他费劲地睁开双眼,借着床头灯的微光,数着周朗月的睫毛。
周朗月觉察到了朱醴的视线,睁开眼来,轻笑道:“朱醴你在做什么?”
朱醴以含情的双眼凝视着周朗月:“我在数你的睫毛。”
周朗月失笑:“已经四点多了,你明天不是还要上班么?数我的睫毛做什么?”
朱醴无奈地笑道:“我睡不着。”
周朗月关切地问道:“是因为刚才那个噩梦的缘故么?要我拿安眠药给你么?”
朱醴的目光骤然灼热起来,将周朗月逡巡了一遍,舔了下唇角:“朗月,让我睡着吧。”
周朗月会意,凑到朱醴耳侧,吹着热气:“好,我一定让你睡着。”
作者有话要说:
前面几章每一章都分两部分,上半部分是朱醴和周朗月同居前的故事,下半部分是朱醴和周朗月同居后的故事
第2章 第二幕
去年隆冬,朱醴忽然从昏迷中转醒,入眼的是一片惨白,他坐起身来,牵扯到了他身上的各种仪器以及吊针,由于他一时间沉在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不知自己是谁的茫然之中,对轻微的疼痛并不敏感,只怔怔地望着窗外,窗外正下着鹅毛大雪,窗台上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雪。
[快穿]专职主角信息录入完: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专职主角信息录入[快穿]》花台下文案:作为专门在各个世界里来回奔波工作的小员工,林西吾敢说他是最有职业操守的,揣着自己的小心肝儿时刻牢记‘过客’俩字后来……“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