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你两顶绿帽子[快穿]完本[快穿甜爽]—— by:长乐思央

重生之丑夫当道 强推完结+: 1 页, 书名:重生之丑夫当道作者:夜不私语文案:末世之中身死之后,林也重生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只有男人,以及会生娃的哥儿身怀异能的林也,利用草药发家致富本想着以后,娶一个贤良淑德的哥儿回家过
1 页, 还你两顶绿帽子[快穿]
作者:长乐思央
文案
陆一每天都被男友/老公/戴绿帽
因为
小公举前男友:我初恋回来了!
凤凰男前夫:谁让你不温柔贤惠,还不肯生孩子
花花公子前男友:其实你们都是替身
后来,陆一就和前男友们的白月光在一起了
陆一:给我一顶绿帽子,还你两顶绿帽子,拿好不谢!
快穿文,陆一是攻,第一个世界算是序,受切片
内容标签: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一 ┃ 配角:虞柯 ┃ 其它:
==================
☆、契约婚姻(1)
2018年2月12日晚10点40分,银珠大厦98层,陆氏集团总部董事长办公室。
穿白色衬衫的年轻男人端坐在办公椅前,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打,安静的房间里只剩下男人富有韵律感的呼吸声和清脆的敲击声。
在敲完工作文档的最后一个数据后,陆一打算回家,明早起来再检查一遍疏漏。他点了电脑的关机键,手伸向办公桌上摆放整齐的一串钥匙。
然而还不等他把钥匙抓到手里,钥匙边上的摆放着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了一段悦耳轻柔的钢琴曲。
为了能够更好的分辨来电人,他给每个联系人都设定了分组和特别的铃声,这段熟悉的旋律告诉他,打给他的电话的人,是他的未婚夫方川。
而在2月14号的12:15分,他就要会和对方步入婚姻的殿堂,彼此交换他们的承诺,向仁爱的主起誓,未来的一生,他们将对彼此忠贞。
虽然对方看不见,但陆一还是调整了自己工作时候过于严肃的表情。他放弃了钥匙,举着手机走到落地窗的边上,接通了来自未婚夫的电话:“阿川,怎么这么晚了,你还没有睡?”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失真:“这还不到十一点,哪有睡得这么早的,你现在在哪呢?”
陆一看了眼墙上挂着的时钟,“今天有个重要的文件,我在公司加班,不过马上就要回去了,那边有些吵,是在外面吗,要不要我来接你?”
方川安静了一会,拒绝了他的提议:“谢谢你,不用了。”
看着自己手里的机票,年轻男人压了压自己的帽檐,声音带上了几分涩意:“陆一,有没有人说过,你是个好人?”
陆一的唇角向上翘了翘:“亲爱的,你是在对我发好人卡吗?”
方川把差点脱口而出的是咽了下去,他终究还是个胆小鬼,能够豁出去这一次,就已经是很了不起了:“不是的,你知道的,我们后天就要结婚了,我真的觉得有点紧张。你知道的,我不像你,总是非常的冷静镇定。”
镇静得有时候像个机器人,当然,这半句话,也被他咽到了肚子里。
陆一的唇角扬得更高,刻意让自己平稳的声线显得有些颤抖:“其实我也很紧张,这毕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婚姻。”
“说的好像谁不是一样。”
方川在电话的另一端小声的嘟囔着,尽管这不是视频电话,但陆一的眼前还是浮现出未婚夫此时的模样。
方川生得是很英俊的,虽然已经二十七岁了,但他那副干净阳光的长相,还是让对方看起来像是刚接触社会的大学生,笑起来的时候很甜,有个小酒窝,抱怨的时候,也非常的可爱。
青年的目光投向窗外:“阿川,外面下雪了。”
“嗯?”
陆一低声笑起来,低沉的声音像是优雅的大提琴曲:“这是初春的第一场雪呢,我听人说,一起看到第一场雪的人,会幸福一辈子。”
方川坐在机场的候机室,只能看到冰冷的电子显示屏,看不到此时B市上空飘着的雪花,但不想让对方多想,他颇有些心不在焉地回应说:“是吗?那真的是太好了。”
陆一没有从方川的语气中听出多少的惊喜,反而觉得有些敷衍。
但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而且按照当初的约定,对方要搬过来,同他一起住,可能是因为对方要离家心情不大好,陆一很是体谅地问:“你是不是不大舒服?”
“没有……”方川担心再说下去就要露陷,而且他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站起身来,“是有一点,我想早点睡觉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晚安。”
陆川温柔地回应:“亲爱的,晚安。”
他到底是没有勇气说出真相来,说完这些,他挂断了电话,然后取出了手机卡,用力掰断,拖动放在座位边上的行李箱,把被折成两段的手机卡扔进了这排座位尽头的垃圾桶。
在过了安检后,他往回看了一眼,小声地说了句对不起,便头也不回离开了。
陆一对此一无所知,他挂了来自未婚夫的电话,按照顺序,关灯,断电,关门,然后走到底下车库,启动座驾开车回到位于B市郊区的小别墅。
进门之后,他脱下厚重的风衣挂在衣帽架上,对坐在沙发上看夜间肥皂剧的母亲道了晚安:“妈,我回来了。”
敷面膜的卢女士往嘴里塞了颗又大又甜的车厘子,比往常多说了两句:“今天要早点休息,你明天还要为婚礼做准备,祝你脱单快乐。”
陆一点点头,没有再花时间在工作上,用标准的刷法刷够三分钟的牙,洗漱,上床睡觉,他开了壁灯,把被子平稳地拉到肩膀处,双手交叉平放在小腹上,闭上眼睛入眠。
乳白色的灯光倾泻在男人的身上,让他看起来像是奇幻故事里的俊美的吸血鬼。年轻,英俊,肤色苍白,一丝不苟。

第二天早上六点,陆一被自己的生物钟叫醒,试穿结婚礼服,做造型,然后彩排,这就是他今天的所有行程。
但是下楼吃早餐的时候,卢女士接了个电话,似乎和人发生了争执,隐隐可以听见“儿子”“婚事”之类的字眼。
他吃完卢女士准备的爱心早餐,用餐巾纸擦干净嘴角不小心沾到的豆汁,看向挂断了电话的母亲:“妈,发生什么事情了?”
卢女士的表情有些扭曲,像是在克制什么,她深吸了一口气:“儿子,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做好心理准备。”
“我已经吃完早餐了,不会发生被豆浆呛死的意外事故,你说吧。”
“你的未婚夫,方川,昨天晚上跑路了,现在找不到人了,方家打电话过来,说,实在不行,把婚礼推迟?他们找到那个不孝子后,打断腿也会带回来和你结婚的。”
卢女士一口气说完,语气忍不住激动起来:“他们真的是太不靠谱了,就算是赔礼道歉,也别想让我原谅他!”
“啪”用来装豆汁的空玻璃杯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陆一看了眼地上的玻璃残渣,又看回自己的母亲:“妈,你方才说什么,能不能再重复一遍?”
卢女士终于是按捺不住怒气,暴躁十足地说:“我刚刚把他们也骂了一顿,你说说看,这叫什么事情,你们都已经交往十年了,婚礼都定好了,请帖也发出去了,新郎突然跑了,这算是什么事情,羞辱吗?”
她简直气得要昏过去了。
青年垂下眼睫,鸦羽一般的长睫在他的面容上投下一小片阴影。
意识到儿子有些镇定过头了,卢女士的气愤终于变成了担心:“儿子,你要是生气,发泄一下,没有必要为了这种人气坏自己的身体。”
她刚刚想要展现自己作为母亲能干冷静的一面,但只憋了一会,就受不住了,作为当事人的她的儿子该多难受啊。
陆一也没有说什么“没事,我很好。”之类的话,因为他现在的心情真的是非常的糟糕。
“他为什么逃婚,方家那边给了理由吗?”
卢女士一下子变得更奇怪,简直像是吃了狗屎:“就是那个,方川当年高中的时候,有个要死要活的初恋,前几天回国了。”
这个陆一知道,他和方川毕竟认识了十年,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碰到过几个人渣呢,虽然他从小就十分自律,但方川那种热烈轰动的青春,也没有什么不好。
但现在看来,他的想法过于肤浅,他也许并不合适这种太过单纯热血的人。
“你的意思是,方川和虞柯跑了?”
毒哥种田有点儿难完本[系统: 1 页, 书名:毒哥种田有点儿难作者:沈闲辞曲疏安是剑网3的NPC,当然,他自己是不知道的日复一日地按照设定好的程序重复,但是有一天,他穿越了,随身带着个游戏系统,可惜不太会用QAQ每天都被自己各种各样神奇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