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的人设不是被你宠啊喂!完本[系统甜文]—— by:无人知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宿敌完本: 1 页,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宿敌》作者:青轩书生文案:莫西南人生中有两大禁忌:38和输偏偏有那么一个人,犯了他这两项忌讳他害他坐实了38号分局负责人的位置,又在职场中屡屡压他一头,这种人简直是他人生中最大的

海多伯爵离开这里了,他走得相当快,国王陛下却慌神了,他追赶上去,他在海多伯爵身后一直都跟着,可海多伯爵却头也不曾回过,很快,他就上了马车,离开这里了。
而国王陛下由于身份问题,为了不让敌人知道自己如此地在乎海多伯爵,他就只好停了下来。
·
正在马车上的海多伯爵,伴随着摇晃,他微微闭上双眼,他正平复着内心。
他无法想象这一切是如何回事,就在这时,忽然马车停了下来,他极快地抓住身旁的东西,而后他就微微侧头,却见下方来的正是拉血伯爵。
看到拉血伯爵时,海多伯爵微微惊讶了,却见拉血伯爵朝海多伯爵挥了下:“你跟我过来下,我会告诉你一直想知道的事。”
海多伯爵先是沉默了下,而后就下车跟他一同去了。
海多本来就喜欢拉血伯爵,如今见到拉血伯爵竟然就是自己一直相处的好友赛亚,他瞬间都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跟着拉血伯爵走了过去后,就见拉血伯爵朝他说:“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是国王陛下、赛亚,以及这个拉血伯爵。”
“你想说什么?”海多伯爵勉强地绷着脸,冷漠地看着他。
可谁在自己的心上人面前,都会紧张与有点不好意思,哪怕是海多伯爵也有点如此。
可海多伯爵却故作自己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他正审视着拉血伯爵。
这么多年以来,海多伯爵与赛亚自然相处得极好,赛亚也不曾害过他,否则,海多伯爵这样双眼明亮的人,又怎么可能会与赛亚做朋友?
如今,赛亚欺骗的行为,固然让人愤怒,但是——更多的却是让他不知道该如何说。
而当他知道了赛亚原来又是拉血伯爵后,他就在想,原来他曾经喜欢的是赛亚。
他已经从愤怒被欺骗与隐瞒的状态中脱离了。
可显而易见,拉血伯爵见海多伯爵如此沉默,是在气他没有告诉赛亚就是拉血伯爵、国王陛下的事。
拉血伯爵微微侧头,他与海多伯爵解释了许多,并且将自己还有其他那些人的事都给一一说了。
听完后,海多伯爵的目光就已经变得炙热无比,一直都粘在拉血身身上,不曾挪开过。
而被这样盯着,拉血伯爵却只是微微紧张地抿唇,他被这样盯着时,有点期待,但同时,又是有些失落,他大概是知道海多伯爵这样的盯着,不是出于喜欢与爱,而仅仅是出于对隐瞒、欺骗的人的行为而已。
因此,拉血伯爵算不上高兴,他只是为微叹了口气后,对海多伯爵说:“你别气,你还想知道些什么,我都统统告诉你。”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在我身旁总是转来转去?”海多伯爵现在已经调整好情绪了,他微微侧头,看向拉血伯爵:“你应当知道我的真面目是怎样的,我平日里在外面装腔作势,你不觉得挺腻的?你这样总在我身旁转悠,你不嫌烦?”
“为什么要嫌烦?”拉血伯爵的表情很理所当然:“你在我面对外人的态度,与面对赛亚,即我的态度截然不同,我应当高兴,才是,不是吗?这代表你对我这朋友的重视。”
“不知道为什么,任何一件不好的事,在你嘴里,似乎都能变成一件好事。”说到这里,海多的情绪却忽然低落起来了:“不知道,如果你日后不再喜欢我了,不再把我当朋友了,那么,你是否将会将我身上的任何一件事都变成缺点哦?”
“怎么会?”拉血伯爵的眉头皱起:“我又怎么可能会这般想你?我们都已经认识了几十年了。”
“好吧。”海多伯爵微微点头,“对于你隐瞒、欺骗的行为,我,无法评论些什么。
人都各有各自的隐私,我尊重你的隐私,只是——你就这样一直隐瞒下去就好了,我先走了。”
拉血伯爵见到海多伯爵往外走,便上前挡在他跟前:“你这是打算跟我绝交的意思?”
海多伯爵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海多伯爵正测试拉血伯爵对他这朋友的重视。
却见拉血伯爵说:“海多,你就算想要离开我、不见我,但我也是无法办到的,你明白的,我把你当作我最好的朋友,我如果不跟你继续做朋友,我会相当痛苦。”
海多伯爵见拉血伯爵这样正儿八经地说起这些话,却只是低笑了几声,就说:“我知道,但现在真魔事情很迫切,先把这事处理好,再说你与我做朋友的事。”
海多伯爵没有原谅,但也没有表示要绝交,这让拉血伯爵高失落的同时,又高兴。
只要还能见面,还有希望,就能够一直走下去。
·
真魔正四处乱跑着,他们堆聚在一起。如雷般地掠夺着人类的性命。
走在烦乱的、喧哗的街道上,寒风会忽然吹起,而持有黑斗篷的魔法衣袍忽然被吹起,飞扬于空中,他的双眼相当冷漠他,微微抬起右手,掀开自己的面容,然后,他抬头看向天空,他的声音很冷漠:“出来。”
身影一晃,阿卡诺大人忽然出现街道的中间,他的身影带着一股黑暗,他微微抬头,面容相当冷漠,他的眼神却相当地伤感,他的声音很低:“你下定决心了。”
“对。”纯黑斗篷的林知郎,他微微低下头,他朝这人走去:“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什么决心?”阿卡诺的声音越发地低,他微微地往左撇头:“你应当已经知道了,我是黑暗魔法师。”
“我知道,但我也知道,你确实是很厌恶黑暗魔法师,你有一个相当强大的黑暗魔法师仇家,而他确实是害过你。”林知郎的声音很平淡:“我知道,你并没有撒谎骗我,而你也不是大陆所认定的那种黑暗魔法师,你不过是单纯地能够使用黑暗魔法而已,仅仅如此,你并不是一个恶人。”
“你会这般信任我?”阿卡诺只是低笑了几声,他看样子不是怎么相信,他虽然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但他的眼神却还是染上一点伤感:“你这般来见我,是因为,已经打算要跟我决裂了吗?”
“并不是如此。”林知郎伸手就放在这阿卡诺的左肩膀上,这阿卡诺不曾动弹过,他只是这样等着被触碰。
而被这样碰了后,他微微愣住了,却只感觉到从左肩膀流进去的是温暖的光魔法元素,这样的光元素,正治疗着阿卡诺受的伤口。
被这样治疗了,阿卡诺相当惊讶,他看向眼前的林知郎,却见林知郎只是低下头,笑出声来:“阿卡诺,如果你真的是恶人,你当年就不会这样三番四次地救我,而且还在身旁一直都这样鼓励着我,我——明白的。”
林知郎用了大量的光元素治疗好阿卡诺后,他就收回了手,这时的林知郎,只是微微侧头,看向那片带着丝阴暗,布满了乌云的天空,他的脸上布满着笑容:“我,已经不想再想那么多了。
如果选择这条道路,最后的结局,真的是条地狱,那么,也就这样吧。毕竟,谁叫我们曾经就在地狱中相遇,而你把我从地狱中带了出来?”林知郎伸手上前紧紧地抱住了阿卡诺,感受着这股温暖,他的双眼紧闭着:“我,真的感觉到好高兴,能够与你相遇。”
闻言,阿卡诺的眼神变得相当伤感,可这时候,阿卡诺只是双手紧紧地贴近了林知郎的肩膀上,而后,一股力量源源不断地流入了林知郎的体内。
林知郎惊讶,他的眼睛微微睁大,当他抬头时,他就已经得到了阿卡诺的五分之四的力量,而后,阿卡诺就把手给松开了,他的笑容很苍白:“如果,你想要杀我,就趁现在,杀掉我,”
“不,我并不想杀掉你。”林知郎微微右手,感受到那澎湃的力量,他笑出声来:“我怎么可能会想杀你?”
林知郎伸手紧紧地拉住了阿卡诺的手,他抬头露出大大的笑容:“来,我们回家吧。”
阿卡诺微微愣住了,然后,便是一阵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住的高兴,他也笑着说:“好,我们回家。”
·
就这样,林知郎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
全文终。
只愿长醉不愿醒完本[穿越推: 1 页, 《只愿长醉不愿醒》作者:远山浮岚文案温柔腹黑攻x傲娇美人受21世纪五好青年叶少渊一场宿醉醒来人就在古代了,这就算了,还被卷进一桩案件里,案件嘛,永远不会没有,解决了这个,来了那个,从此叶同学就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