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长醉不愿醒完本[穿越推理]—— by:远山浮岚

快穿之我的人设不是被你宠: 1 页, 《快穿之我的人设不是被你宠啊喂!》作者:无人知文案:小受每次都会扮演一个人设,每次都会有位攻略对象,他每次都战战兢兢地做好他的本份,做好自己的人设人设·小弟——小受:我的角色就是这样设定的,我
1 页, 《只愿长醉不愿醒》
作者:远山浮岚
文案
温柔腹黑攻x傲娇美人受
21世纪五好青年叶少渊一场宿醉醒来人就在古代了,这就算了,还被卷进一桩案件里,案件嘛,永远不会没有,解决了这个,来了那个,从此叶同学就过上了东奔西跑帮忙破案的日子。
神奇的是几年不见,小时候老对自己臭脸的少年开始对自己好了,不正常不正常。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少渊,宋乾安 ┃ 配角: ┃ 其它:
梦醒古代,决心留下
“少爷,你醒醒,这都几天了,你快醒醒啊”
叶少渊听见有人在叫自己,他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入目的不是自家洁白的房顶,而是古色古香的雕花木床,以及悬着的纱帐。床边穿着粗布衣裳的少年还在哭哭啼啼的说着些“可算是醒了”之类的话,叶少渊觉得大概是自己昨晚喝多了酒还没醒,可身体上的不适,以及周围的一切又那么真实……是啊,自己昨晚上不就是在喝酒嘛,这怎么一觉醒来,世道都变了呢,这难道就是小说中常用到的穿越吗,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正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位妇人,看起来三十多岁,不到四十的样子,她眼圈还红着,皱着的眉头在看见叶少渊的时候才稍稍舒展了些。但妇人张口说出的话却是又让叶少渊心下一惊“小渊啊,我的孩儿,醒了就好,可把娘亲吓坏了,以后做事情要注意,万不可像今日这般粗心大意了。”没多久,又进来一位清瘦的男人,安抚似的拍了拍妇人的肩,同时也长舒了一口气。叶少渊只听见男人说“夫人,我们先出去吧,让孩子先好好休息休息”原来这位就是父亲啊,叶少渊僵硬的点了点头,张口接过话茬“都先出去吧,我想再睡会儿。”说完也不管还在床边的几人,自顾自的躺下闭上眼睛。
其实他哪里是想睡,只不过是想一个人静静好好理理这件事罢了。待那几人出去,叶少渊立刻睁开双眼,翻身起床,一骨碌坐起来,既然来了这里,就算想回去那也得先想法子保命啊,总不能说自己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吧,怕不是会被人当成疯子赶出去。可是问题又来了,自己对这里一无所知,连姓甚名谁,今年多大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朝代,何年何月,这样的自己以后该何去何从。突然一道虚无的身影在他脑海中出现,叶少渊听见那身影说“先生,在下叶少渊,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冒昧将你带到这里来,多有得罪,只是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解释不清楚。就记得那夜我毫无睡意,索性爬上房顶赏月,却见一大汉扛着一位女子走的匆忙,我看事有蹊跷,顾不上其他,就跟上了,谁料到后来被他发现了,他显然是想杀人灭口,一路追着我到西河,然后将我打晕丢到了河中想溺死我,待我再醒来,你就已经在了……”是了,怪不得自己会穿过来,有同名同姓的机缘巧合在,连长相都有九分的相似,或许再加上自己一向点儿背,真是让人无话可说,不过当紧的事情还是先搞清楚社会背景吧,别被当成傻子。“先生,我受伤太重,十分虚弱,撑不了多久,可能稍后就会彻底消失,以后你想怎样都自便吧,这具身体……归你了,只是希望你能照顾一下我爹娘,不要让他们知道真相,我不想他们伤心。”说罢原主的身影似乎更淡了些,叶少渊赶紧开口询问起了相关事情,眼看着原主的身影越来越淡,直到最后一切成空。
在原主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许多杂乱的片段涌入他的脑海。他看见小小的自己紧紧牵着父亲的衣角走过长街小巷;他看见父亲研墨教他写字,母亲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看见另一个少年脸色臭臭的站在他身边……到这里,他算是接受了原主的一切,原主的身体,原主的记忆,原主的学识和技艺,所有的一切都被他霸占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算是什么,这种强占了别人一生的事情,虽不是他所愿,却也让他心里难受的喘不过气。
眼下的情况容不得他多愁善感,结合着从原主口中问到的消息,叶少渊得知现在是盛朝,整个大陆就只有这一个国家,国号盛安,而此时是盛安六年。这个地方是一个叫广元镇的小地方,自己的父亲是有真才实学的,先前是书院里的教书先生,后来父亲的挚友调过来当县令,叶父就被挖去接了师爷的活。县令和叶父青年时代就交好了,到现在两家人关系都很好。男主人在官场忙碌,互相扶持,女主人们则常常相约聊聊家常,连带着两家的孩子也都渐渐熟识。
叶少渊躺在床上整理着杂乱的记忆,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直到晚饭时祈春来叫他。祈春就是那个在他床前哭哭啼啼的小少年,祈春从小在叶家长大,说是仆人却更像家人,平常也帮着照顾叶少渊的起居,但叶家人都对他不错,祈春也一直把叶家人当成自己家人,当成救命恩人来看。当年祈春差点饿死街头,是叶家给他些吃食并给他取了新名字收留了他。
吃饭时,叶父叶母一直在询问叶少渊身体可有不适,叮嘱他以后不要乱跑。他其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原主的记忆到被投入河中就没了,后面的事情他一无所知。他只能硬着头皮询问叶父叶母,叶父说是更夫发现了躺在河边的他,把他扛了回来,若非及时施救,他早就魂归西天了。饶是如此,他昏迷的这几天可是吓坏了双亲,一说到这儿,叶母的眼里又蓄起了泪水。既然他主动挑起了话头,叶父叶母就顺着问起了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糊弄不过去,他只能如实说了,没想到叶父却是眉头越皱越紧。最后只是叮嘱他好好回忆一下出事时的细节,别的话便没多说。
正是春天,天气转暖,叶少渊和衣躺在床上,思绪漫无目的的跑着,一会儿想到自己的前半生,一会儿又想到现在,一会儿又思考自己以后该何去何从,乱糟糟的心情找不到可以发泄的出口,他不禁叹了口气,难道自己以后就真的要这样过下去吗?叶少渊没有家人,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不知道父母是谁,听院长奶奶说,自己是被人放到福利院门口的,那天晚上没有月亮,院里的小朋友都已经睡了,院长奶奶也准备睡了,可是院门口却突然响起了婴儿的啼哭声。等院长奶奶到门口,就见地上放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是正在嚎啕大哭的叶少渊,她环顾四周,漆黑的夜里,哪里看得到人的影子,没有办法,院长奶奶只能先把他抱回院里,后来院长奶奶也托人找过他的生父生母,可是却一直没有有用的消息传来。院长奶奶对他很好,可是院长奶奶前段时间过世了,他才参加工作没几年,正想着好好工作赚点钱孝敬孝敬院长奶奶,可惜呀,院长奶奶突然就离开了,也正因为这,他才会把自己搞的酩酊大醉,然后就悲剧的穿越了。
叶少渊看起来是那种随和好相处的人,实则不然,他随和乐观的面具下是一颗谁也触不到的心,把自己彻底的包裹起来,朋友他也有,但真正能够和他交心的人目前还没出现。来来回回的想了不少东西,既然回不去了,也了无牵挂,那不如,就留在这里?最不济这里还有爱他的双亲,虽然严格来说双亲爱的也并不是他。有些累了叶少渊就闭上眼睛陷入沉睡。
初见乾安,受护于人
一大早,祈春就把叶少渊叫醒了,梳洗一番,吃完饭之后,叶父就让他跟着出门,也没有说去哪里,只是让他跟上。临出门时叶母叫住他们,递过来一个食盒“给乾安带去,乾安喜欢张妈做的核桃酥,每次来都问有没有核桃酥。”叶少渊接过食盒,脑子里却在回忆关于乾安的记忆。乾安是谁?哦,想起来了,县令的儿子,宋乾安,也就是原主记忆中那个脸色臭臭的少年。为什么他脸色臭臭的呢,记不清楚了,叶少渊虽说是接受了原主的记忆,但毕竟不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所以有些东西还是看的很模糊,遇到这种情况时他就说是伤到脑袋含混过去。
叶父不是话多的人,而且似乎是在想事情,因此两人一路无话,一直到县令家。小厮将他们引进去,让他们在花厅等候,随后宋县令就出来了,身后跟着的是宋乾安。叶少渊和宋县令打了声招呼后便将目光转向了宋乾安,将手里的食盒递给他,低低的说了句核桃酥便再无他话了。宋县令调过来也有些年头了,但宋乾安没在这里住多长时间就跟着一个武功高强的江湖人士外出游历,顺便学武去了。也是前些日子,这人才学成归来,可能因为这是唯一算得上原主朋友的人,叶少渊不免对他多了些关注。他记忆里的宋乾安还是五年前的模样,那是宋家刚在镇上安定下来,两人因为家里的关系时常会见面,原主性格安静,不喜言语,不善交际,说好听点是文静清高,说难听了就叫孤僻。宋乾安却和他刚好相反,宋乾安走到哪里都是焦点,他能说会道,思维灵活,帅气的脸上常常带着笑,很轻易就能把街坊邻里哄的合不拢嘴。这次再见面,他好像更成熟了些,因为习武,他的身子骨看起来更硬朗了,瘦了点显得脸不像少年时有些肉感,反而更加的棱角分明,整个人的气势就上来了。他记得那是宋乾安总是对自己没什么好脸色,平常对别人都笑眯眯的,一遇上自己就板着个脸,不苟言笑。很奇怪,到现在叶少渊都想不通,自己又没有对他做什么,他为何会对自己是这种态度?叶少渊只顾着自己乱想去了,都没注意到县令在叫他,还是在父亲的提醒下才回过神。
妖娆美受在线从良完本[穿书: 1 页, 《妖娆美受在线从良》作者:曲流衣穿成r文总受怎么办!还是有老攻的那种!……等等!还好还好,现在才进行到第一步,野男人还在门外,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一定要立、刻、从、良!……因为书里“我”的结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