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快穿] 完结+番外完本[强强爽文]—— by:笑迟情

一觉醒来我穿到了女尊完本: 1 页, 《一觉醒来我穿到了女尊》作者:饮星辰文案:死于一场车祸的殷羡重新睁开眼,看了眼自身和四周,得出了几个信息:一,自己貌似穿越了二,面前有着一男一女,男的昏迷女的醒着三,自己浑身异常发热,应该是中
1 页, 《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快穿]》作者:笑迟情
文案:
失痛症,是少见的痛觉不灵敏。
巧的是新上任的宿主白祉,刚好就是患者。
“穿越的都是虐文?”
“抱歉,我不疼。:)”……
这很好吗?哭晕在厕所的系统告诉你,并不好!!
系统:您悠着点儿哎,这身子骨不经这样玩♂儿(泪牛满面)
白祉:粉身碎骨浑不怕,就怕清白留人间。我都没有痛感了,还不能寻点快感吗?(微笑)

解释:受失去的痛觉,不止局限于外伤,还有各种疾病引发的内脏痛。
本文重点讲述了虐受身,受不疼,虐攻心,疼死攻的种种故事。
想看渣攻爱而不得,痛哭流涕吗?点进来: )
提示:
1.快穿~撒各种狗血,受苏到极致。
2.专业教渣攻做人一百年,攻控慎入,主受党亲妈==
3.1vs1,当然he两人都在慢慢学会如何去爱。
ps:受像白纸一样纯洁(信了你的邪)
内容标签: 强强 穿越时空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祉 ┃ 配角:黎渊 ┃ 其它:七宗罪快穿
第1章 1.1霸道将军俏琴师
仙澜宗
夜晚无比的安静,满山的哀鸣与浓重的血腥味混杂在一起,构成了凝重的氛围。
一位身穿白色交织绫直裰的美男子在山巅的月色光晕下静静伫立,他神情清冷,脸色虽然有些病态的苍白,但是那双如点墨般乌黑的眼眸泛着睥睨冷漠的色泽,令人不敢生出任何懈怠之意。
他就是仙澜宗的大长老,人族第一修士——莲华道君白祉。
“妖道,你们灭我宗门,绝我道统,可想好来受死了。”青年空灵的声音伴随着蓬勃的威压,瞬间寂静了整个山门。
四周妖族们纷纷停下了手上杀戮的动作,抬头望去,心里一片胆颤。不是说莲华道祖正在闭关?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祉,你终于出现了.....”从黑雾中传来了一道极为低沉的声音。
白祉淡淡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轻扫去,待看清楚说话的人后,眉心紧皱,脸色变得又苍白了几分。
任谁看来,都是一个冰山美人正在散发寒气,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么意外。
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
“离渊。”白祉的声音冰冷刺骨,眼神里没有丝毫温度地看着这个昔日....好友。
“都说我妖族无心?那你又当如何?”高空中观望着整个局势的妖皇离渊走出了黑雾,他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泛着红色的眼眸凝视着白祉嘴角微微上扬——像是随时都可以将人的魂魄勾去。
“服用了我的妖丹,你可得道升仙了,嗯?”拉长的尾音魅惑中带着一丝丝压抑着的可怖仇恨。
被人在蜕皮中强行挖走妖丹之痛!而后再修千年之苦!他要一一还给这人!
他不仅要毁去这人的仙门,他还要废了这人的修为,断去他的手筋脚筋,让他永远只能在自己身下辗转!一边想着离渊随手一挥宽大的红色锦袍,山巅便被他强横的妖法,整整齐齐地削去了一截。
他凝视着白祉的眼神像是浸染了最浓厚、黑暗的深渊,无比的冷漠而狠厉。
看着离渊暴怒的模样,白祉微抿薄唇,一副无法理解的样子。他是无法理解,他对整个故事的发展都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他的新手世界,系统说这是一个用来帮他适应快穿节奏的小甜文,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和他纠葛暧昧不清走在正轨上的攻略对象突然有一天就跑偏了,非要跟他走虐文路线。
他对这个妖还不够好吗?当初在历险途中意外中了蛇口毒,他顺水推舟地和这个人在水中连着做乐了几日,明明很享受,还要做足被人强迫征伐,难以抑制又克制痛苦的戏码,真的很难的,他自认为自己表现出色,爱岗敬业。
虽然心中有诸多不解,白祉却依旧神情清冷地轻抬起了手中泛着淡蓝光芒的法剑“你有何资格问我?”
白祉这一世修的是无情道,可能是属性相匹,他竟然比原主的天资还要高上几筹,如今人族已经再无敌手,若是平常的他定能一剑震裂九州,可是现在他冒然出关,道法逆行,法力奔涌进四肢百骸,破坏了他的仙灵躯体,再能使出几分实力,那真的是未知数。
所幸白祉天生就与旁人不同,他没有没有痛觉,所以不管是快穿前后,他对死的畏惧都很浅淡。
毫无顾忌地脚下一蹬,白色的法袍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轻身转向离渊的方向飞去,绚丽的剑阵随他的转身翩然于空中,虽然充满杀机但却美得令人心生醉,这般无情凌厉的动作,庞大的法力威压,任谁也看不出来,白祉正身中内伤。
“你还是这么假正经,何苦呢?”离渊嗤笑一声,躲过法剑的流光向后一跃。
“一点进步都没有。本座当日那般迷恋你,若是你早点让本座为所欲为,将妖丹给你也未尝不可。你又何必假惺惺的犹豫妥协,吊着本座的胃口....在背后预谋窃取本座的妖丹!”离渊伸手化成爪,恶狠狠地冲着飞来的白祉扑去。
这还真是误会白祉了,他的妖丹是仙澜宗偷的不假,但是白祉一点都不知情,从和他相遇相识,到后来渐入佳境,都是按照小甜文的剧本在走而已,按照原文他本来就该被离渊的一腔深情打动,最后一妖一仙过上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所以这到底是谁给他加的戏?
看着透着蓝光的法剑即将穿过离渊的胸口,白祉的剑法猛地一顿,蓝色的冷光急转,擦着离渊地肩膀一闪而过,还没等他将剑收手,眼神便突然一凝。
他的胸口被一爪贯穿,鲜血肆流,染红了一身白裳“......”
白祉眉头轻皱,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盒被打翻了的西红柿酱。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他还是演出了强忍痛苦的表情。
离渊抽手出来,俊朗狂傲的剑眉微锁满脸的不可置信“你为何不躲?”
白祉淡漠的眼里闪过一丝解放,在法力还未彻底散尽之际,他忍着嗓间的瘀血,脊背挺的笔直,凝视着离渊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从未...贪图过你的妖丹,咳。”最后,他还是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出来。
离渊何曾见过这个风光月霁,不可攀折的人这般模样,他忍不住伸出手将浑身法力正在消散的人揽进了怀中,被人活活挖去妖丹的苦痛也被他抛之脑后,被他强行压在心底的爱意全都翻涌了上来。
白祉靠在他的怀里,脸上挂着冰山化去宛如昙花一现的浅淡笑容。
“.....我是真的......”所以说他真的不适合小甜文,他想走肾别人却想走心。这当然会产生矛盾。
“想和你.....”白祉还没说完便在离渊的怀中断了气,他修长的手指无力地划过离渊暗红色的华袍,便顺着重力垂落。
离渊手指颤抖地抚上白祉的侧脸,指尖轻轻地碰了碰他不再柔软的唇瓣,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绝望,甚至让他的整个身体都陷入了森然的冰冷之中。
这个人已经再也不能吐出任何让他生气的字句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本来淅淅沥沥的小雨,此刻却像是失去了控制般倾斜而出,瞬间洗涮了满山门的鲜血,尽管有雨声掩盖雷声轰鸣,仙澜宗门的每个角落却还是能听见来自空际的龙鸣,像是......哀痛到了极点。

正咬着小手绢哭泣的系统,差点把手绢咬穿了......
......

随着冰冷的机械音响起,一个沉睡着的俊美青年缓缓睁开了一双没有任何温情的眸子。
他淡漠地坐了起来倚靠在床上,食指轻抚过手腕上失去光泽的圆环,可是半天都没有回应。
终于一个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球体,出现在寂静的房间中。

白祉轻牵起一边嘴角,慵懒的微笑道“去做什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特别怵他的这位宿主。尤其是......他现在还做错了事。
“聊天?”白祉双臂抱怀,纤细的食指轻轻敲击着关节,嘴角的笑容十分耐人寻味。“小可爱,你可以解释一下,我的新手世界后半段怎么会崩坏吗?”突然没有理由的崩坏,他只能怀疑是系统出了什么问题。
时空法则完本[耽美]—— b: 1 页, 《时空法则》作者:言午鱼如果空间之上是时间,时间之上是什么?穿越而来的周思泽遇见了年纪十二岁的戴蒙子爵,命运的齿轮自此终于重新开始转动全文环环相扣,没有多余的任何一个场景,就算这样,可是谁又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