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法则完本[耽美]—— by:言午鱼

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快: 1 页, 《听说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快穿]》作者:笑迟情文案:失痛症,是少见的痛觉不灵敏巧的是新上任的宿主白祉,刚好就是患者“穿越的都是虐文?”“抱歉,我不疼:)”……这很好吗?哭晕在厕所的系统告诉你,并不
1 页, 《时空法则》作者:言午鱼
如果空间之上是时间,时间之上是什么?
穿越而来的周思泽遇见了年纪十二岁的戴蒙子爵,命运的齿轮自此终于重新开始转动。
全文环环相扣,没有多余的任何一个场景,就算这样,可是谁又知道答案到底在哪里?

空间之上是时间,时间之上,是我一直苦苦追寻的法则。
---------------------------------------------------------
觉醒
大巴车沿着弯曲的山道向上行使,司机猛转方向盘来了一个完美的摆尾,车上的游客也随之也跟着一晃。周思泽坐在后排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用手臂遮挡着夏天刺眼的阳光。大巴车又一个急刹车,车上的乘客纷纷抱怨起来,他啧了一声,踢了坐在自己前面周思梦的椅子背一脚:
“喂,想吐的话记得把脑袋伸出去啊!”
“细伢崽,莫把脑阔伸出去咧!”
售票员好心地提醒了一声,大巴车立马就擦着巨大岩石再来了一个完美的漂移,姐姐周思梦猛地抓住了周思泽的手臂,脸色发白欲势要呕。周思泽脑袋不住地发疼,只好掏出预先准备好的风油精:“明知道回老家要做大巴车,还不做好晕车的准备,你这是活该!”
周思梦对着自家弟弟翻了一个白眼,对方猛地敲了她的脑门一下。
“一开始是谁吵着暑假要回老家的!”
“死小鬼,呕……”
周思梦捂住嘴巴,周思泽嫌弃地扭过了头。这两个年轻人在摇摇晃晃的大巴车上大眼瞪小眼,最后却又纷纷败在了司机神一般的漂移技巧上。大巴车逐渐拐入了深山,周思泽看了手机的信号一眼,突然之间后悔了。
父母的老家在深山里,下了高铁再坐大巴,坐了大巴还要从镇子里往山上走。要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来到这里,打个电话给朋友拜个年都还要翻过一个山头找到基站再说。小的时候母亲和自己解释说,是因为外婆家在战争时期为了避难,所以才搬到了深山里。现在想想,周思泽只能盯着手机上那个的无信号图案哼哼俩声。
周思梦在前面叫苦连天的爬着山,周思泽闷不做声地跟在她身后。爬地半死不活的周思梦走了一半终于撑不住了,停下脚步用手扇着风:“喂,周思泽,你可能要做一件事。”
“第一,”周思泽眼皮都没有抬:“不是我吵着要回外婆家的。第二,也不是我要挑着这个天气爬山的,自己爬上去。”
“卧槽,不知道是谁那么多年都没有回过老家好吧。”周思梦插着腰:“要不是外婆想你想的很,你以为我会带你回来?”
“我以为你要我回来就是为了半路找个帮你抗包的,你还是早点找个男朋友吧。”
周思泽小心地把手机贴身收好,路过周思梦身边的时候顺手扯过了对方的登山包。姐姐见状赶快跟了上去,“慢点,慢点!”她扯过那个沉重无比的玩意,踮着脚把一部分东西分到了自己弟弟的背包里,男生一边调整着自己的背包一边皱着眉问:
“周思梦,你可以对我说实话吗?你是不是研究生其实没有考上,说是回老家,事实上是过来避难的。”
“你可以对我多抱有一点信心吗?”
“比你身高多一点点的信心吧。”
两个人在路上打闹了一番,终于还是在天黑以前爬到了目的地。看到大门的那一刻,周思梦哇地一下差一点哭了出来。背着所有人行礼的周思泽站在门前空旷的地坪前,默默地诅咒了那个把电脑都带回来了的小婊砸一声,他把两人的行李包扔在了地上,挺了挺背。
他回过头,天边是灿烂的火烧云。壮丽的晚霞从目光可见的地方一直燃烧到了遥远的地平线以外。群鸟在天空中盘旋飞舞,树木的轮廓在光线下犹如墨色的画卷,周思泽看着这个景色有一点出神,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有十年没有回来过了。
舅舅看到他们俩感到万分高兴,周思梦回来以后就拉着外婆的手不知道叨叨唠唠什么去了。周思泽跟在长辈的身后沿着木制的楼梯往上走,木头发出老旧的吱呀声,他猛地抬起头,黑暗笼罩在木制的顶楼上端,仿佛阴沉沉的一大片。周思泽的脚步不由地停顿了一下。舅舅察觉到侄子的失神:
“你还怕啊?别怕,那个地下室在老房子那边,早就已经废啦。晚饭之前记得先去给你的老外公上一柱香,泽泽,你可是真的很久没有回来过了。”
“没,没有,我不怕。”周思泽脸色有点发红:“只是很久没回来住了,有一点不记得怎么走了。”
“舅舅!我问你件事情哈!”
“哎!”
舅舅扭过头,周思泽的赶忙走了上去,周思梦从楼梯下方出现,笑嘻嘻地和长辈打了一个招呼。两个人跟在长辈身后往屋子里面走,姐姐环视着屋里的摆设不由有些感慨:“我记得我上初中以后就没有回来过了,要不是做梦梦见老房子,我都不记得老屋长什么样了?”
“要不是泽泽小的时候被关在地下室,后来又怎么都不愿意过来,不然早就喊你们过来过年了。”
“有吗?”
周思泽一面无辜地,姐姐回过头瞪了他一眼:“你那个时候还说是我把你关在里面的,大半个月不愿意和我讲话,你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
“哈?我那个时候还被罚了两个月的零花钱好吗?”
林家舅舅无可奈何地看着那两个为了多年前小事争执起来的小辈,两个年轻人肆无忌惮地打闹起来,整个老房子都增添了一点活力。晚饭时分,两姐弟恭恭敬敬地给老外公上了香,坐在饭桌边乖乖的等待外婆喂食的时候,周思泽推了推姐姐的胳膊。
“你回来到底是干什么?”
“哎呀,有事啦。”
周思泽侧着脸看了他姐姐一眼,对方挑衅似地抬了抬下巴。周思泽拿起饭碗,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随便,但是我提前说一声,到时候出了什么事你别扯上我。”
他扒拉了一下米饭,突然问:“不是相亲吧?”
“滚!”周思梦恼羞成怒地敲了敲他的脑袋:“真的是带你回来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
第二天一大早,周思泽还没从睡梦中回过神,一双冰凉的手突然放到了他的额头上。
“卧槽!”
周思泽猛地睁开眼,他拍开女生的手掌:“周思梦你一大早干什么去了,手冷成这样。”
姐姐揉了揉自己的手指,对方天生体质冰冷,周思梦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脑门:“快十点啦,起床!”
“迟早有一天会被你弄傻了去。”周思泽扯开薄被,周思梦就站在他身后看着,男孩脱掉了上半身的睡衣,突然停下解开裤子的手,他一脸疑惑地转过身来问:“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有事找你啊。”
“我在换衣服。”
“就你这身材,”周思梦面带嫌弃地看了自家弟弟的身板:“放心啦,我没有兴趣。就是有一件事想问你,你说你不记得地下室的事了对吗?”
“嗯……”周思泽一脸警惕地缓缓系上衬衫:“你想干什么?”
“有没有兴趣下去一趟?”
周思泽背后寒毛根根立起,他下意识地开口拒绝,衣服都还没穿好就把姐姐推出了门:“没兴趣,没兴趣,您好走不送哈。”
三个小时后。
“喂!周思梦要吃饭了!”
周思泽抓着手机从三楼找到了一楼,在楼底转悠了一圈后抬头看到了木制房屋的屋顶。眼角突然不住地发跳了起来,他心中咯噔了一下,脚步向着老房子的方向走去。
老房子年久失修,乌黑的房梁上悬挂着蜘蛛网,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腐烂的味道。周思泽捂着鼻子站在漆黑的楼梯口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在地面上那些新鲜的脚印上。他点亮手机上的电灯,朝着漆黑的地下室入口吼了一声:
“周思梦?”
没有人回话,男生看了一眼身后敞开的的大门,然后朝着地下室的入口慢慢地走了下去。
“姐!”他顺着那些脚印,稍稍低下`身子往里面看了看,然后在地道的那头看到了光,被封禁的门被人打开了一条缝。周思泽屏住呼吸慢慢地推开,老旧的木材发出吱呀地一声尖叫,抬起头往里看,周思梦正背对着他站在一个巨大的木箱上。
昏暗的房间里,照射在墙面上淡黄色的灯光随着顶端灯泡的摆动不断地颤抖着。周思泽喉头耸动一下,飞快地点开手机屏幕上快速通话的界面,然后他掐着声音小声地问:
“周思梦你没事吧?”
“你来了?”
周思泽眯了眯眼睛,迟疑地回答:“嗯,我来了。”
“来了就好。”周思梦背对着他挥挥手:“过来帮我找证据。”
“什么证据?”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说我们周氏是从另一个世界过来避难的,因为惹怒的当时的皇族,还加上各种原因,所以我们一族就只能留在这个世界,后来受了林氏的照顾,就有了我们。”
身后的人没有答话,周思梦扭过头看了弟弟的一眼:“你觉得呢?”
“我还以为你中了邪。”周思泽如实回答了自己的姐姐,他揉着脑袋问:“你终于读书读疯了?”
“我他妈快被那个梦折腾疯了才回来地下室找证据的好吧!”周思梦怒气冲冲地跺了跺脚,她右手指着房间里的摆设道:“爷爷和外婆家的族谱都在这里啦!我还不是看看有没有什么可能性!”
“什么,什么的可能性?”周思泽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家姐姐:“考研对你来说还是压力太大了吧周思梦,你就只是做了一个梦。”
“谁说我只做了一个梦,我都快做了一个连续剧了。”
周思梦被对方的态度激怒了,站在箱子上抱着手臂无声地看着自家弟弟。周思泽被姐姐看得心慌:“好吧,好吧,您继续说。我家以前是干什么的?”
“按照梦里所说,要是家族中的女性能够觉醒女巫血统,那么家族的男性就应该是天生的巫师。”
“那您觉得您觉醒了没?”
“没。”
“那您可就赶快从那个该死的箱子上滚下来吧……”
话音刚落,木箱突然发出一声诡异地吱呀声,房间里的两个人都愣住了。周思梦脚下的木块嘣的一声塌下去了一大块,还没回过神,巨大的箱子半个柜面猛地往里一折。
“嘚,女巫娘娘您快点下来!”
周思泽飞快地握住对方的胳膊,把她扯了下来,他们俩站在房间里注视着那个瞬间轰然崩塌的柜子,周思泽幽幽地补了一句:“周思梦你刚说这是我们家放族谱的地方。”
残破的纸张从木块下露出来,可能还爬出来了一些奇奇怪怪地小虫子。周思泽拍着身上的灰,叹了一口气:“这些可都是古董呢……”
“这下好了,我的天,我会被骂死去的。”
周思泽掏出手机,屏幕发淡淡的荧光:“得,我先看这里有没有信号,得联系舅舅。”奈何一点信号也没有,周思泽抓着一脸苍白的姐姐走出了地下室。“我和你说,做梦而已,不要当真,你以后敢不敢爬柜子,敢不敢!”
周思泽找到了舅舅:“舅舅啊,要烧一点艾叶水。”
舅舅问他们俩到底去干了什么,周思泽摇了摇手里的手机表示刚刚没有信号所以没有打电话。周思梦着急地道:“那个老房子下面的箱子被我踩坏了没关系吧,要不要换一个新的?”
“坏了就坏了,也不是什么贵东西,冇事就好,冇事就好。”舅舅指挥着两个小辈去吃中饭:“中午吃野山猪啊,你们先去洗手!”
“走啊,野山猪啊!”
周思泽喊着周思梦快点走,姐姐表情疑惑了一下,慢慢地跟上了弟弟的步伐。“不应该啊……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周思梦抓了抓头发想了想,她拍着周思泽的肩膀:“你刚说要我下来柜子就塌了是吧。”
“卧槽,你真的应该少看一点小说了,不是我说你,要真这样。”周思泽拍了自己老姐脑门一下:“那我说,我会先比你找到对象你信吗?”
周思梦表情变了变,一脸嫌弃地推开自己弟弟。此后一夜无事,接近凌晨,周思梦那边的灯光终于熄灭了,看样子也不会再搞出半夜跑出去再探险什么的幺蛾子。周思泽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放下手机,关机充电一鼓作气地完成,倒在床上,然后闭上了眼。
就在距离第二天的最后一秒,桌面上的手机突然亮起了光,摆放在书桌上方的时钟上的摆针们骤然停滞了那么一下,然后疯狂地转动了起来。
指路者
“糟糕,被那个家伙逃走了。”
骑士们操纵着身下的骏马,在国界线的边缘停了下来。目光可见,有一个身影已经飞快地消失在了那边国土的树林边缘。队伍前方一名红发骑士抓住缰绳大声咒骂了起来,他扭过头:
“要不是索尔你带着那个家伙去酒馆喝酒,不然怎么会招惹上精灵?现在好了,国王指派的指路者不但在精灵族的地盘惹了事,还当着我们的面逃跑了,接下来要带谁去交差?”
“当初喝酒的时候大家都在,结果责任就只推在我一个人身上吗?那家伙去骚扰精灵的女人的时候你也在场,你怎么不去阻止?”
“够了!”
年长的领队直接发了声,还在争吵地两个年轻人停下了争执,他们侧过头不看对方。首席骑士向前方微微踱了几步,分割卢德斯和怡莱两国的国界线就在他的脚下。
领队眺望了远方一眼,回过头冷冷地道:
“你们有人愿意回去国王那里汇报自己的失误吗?”
年轻的骑士们低下了头,没有人敢发声。首席骑士肯特拍了拍身下骏马的脖子,准备掉头离开,那个叫索尔的骑士开口:“我们护送的也只是一个地方子爵的指路者,随便找个人顶替……反正就,就子爵这个级别爵位,他这一辈都不可能见到国王。”
民国调香师 完结+番外完本: 1 页, 《民国调香师》作者:青枫垂露文案:21世纪香水品牌“镜花缘”的特聘调香师柳雁欢不幸遭遇空难,当他再度睁眼时,竟然意外来到民国在这个传统与现代相碰撞的花花世界里,古典香道是文人雅士的挚爱,舶来香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