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主角总想皮一把完本[系统甜文]—— by:疯小谢

小可怜操作手册[快穿]完本: 1 页, 《小可怜操作手册[快穿]》作者:糖尾帅文案:何青是个小可怜被欺负,被蒙骗,被骗财骗色骗感情他善良,他单纯,简直就是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清纯不做作就算是虐渣,也要可怜兮兮的虐!直到结束任务,渣渣被虐
1 页, 《[快穿]主角总想皮一把》作者:疯小谢

文案
作为被选中的幸运儿(才怪),景修自觉观念超正,花式给男主送金手指,辅助系统回收违规穿越者,但主角带偏重点……
“我钢管直,我跟他绝对是兄弟情!”
系统:“呵呵,钢管做的蚊香么?妈的,恩爱秀到我面前,是找死还是找死?”
景修默默缩回角落,背影弱小可怜又无助。嗳,有句话忘说了,每个世界主角都像同一个人,错觉……吧?
总被那对狗男男刷成背景板的穿越者们:“反派不要面子嘛!?”
自强不息天然弯受(景修)×黑芝麻汤圆攻(主角),一对一。
Ps:除第一个世界,快穿线按时间走,未来—现代—古代酱紫模式。
心态已崩人已疯,稳定更新时间稳不住了!日更还会保持,时间和更多少字不定了,还对文有期待的请等完结再看,还有两世界,预计完结字数在20万+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修 ┃ 配角:白怀瑾等等 ┃ 其它:金手指
☆、非正经修仙1
子虚,神弃之地。这里频繁降下雷罚,方圆万里寸草不生,鲜少见到活物,最明显之物是那随处可见的累累白骨,更多的人连白骨都没留下,化为子虚的一部分。
白怀瑾很可能是其中唯一一个活物,当然更有可能他会在不久之后同样被子虚同化。
曾经他是琅琊派首席大弟子,被默认的下一任掌门,习惯将门派兴荣作为己任。当他发现苏晋师弟跟魔物有染时不顾人请求毅然将之上门派,然而在众位长老前来检查时,身上冒出魔气的反而成了自己。
那时他问心无愧,愿意被本派镇派法宝琅琊镜照,谁知琅琊镜竟‘证实’他是隐藏的魔修。从下地牢到他被投入子虚,他有无数次机会接触到同门,却没有一个人相信他的话。
心灰意冷之后是强烈的不甘,即便修为全废,一生都无法走出子虚,他也不甘心背着污名死去。
转机出现在一个寻常的日子,一枚坚硬的蛋从雷劫中掉落,之所以强调它坚硬是因为期间他几次试图破开蛋当食物都没成功……
有天他喃喃道:“没什么用的东西还留了干嘛,扔了吧。”
景修在里面可急了,“你可不能扔掉我,我可是你的金手指!”
都是那个操蛋的系统2号,不就嘴贱调戏了一句他老婆1号,就被一脚踢到难度系数不低的修□□,还特么变成了一颗蛋!
接收到资料,得知自己成了主角最强的一个金手指兼头号小弟,超级无敌吊炸天的……一只鸟,嗯,现在暂时是一颗蛋。
这只鸟稍微高级一点,是一只变异种的凤凰,整颗蛋乌漆嘛黑,一点灵力波动都没,瞧着就跟个普通鸟蛋没啥区别。
可它孵化后身兼雷火两种属性,浑身羽毛是白里透着一抹红,不要太炫酷。神鸟嘛,技能也不low,整个就是主角身边最猛的一大助力!
虽然他是一只鸟,但绝对是一只超高逼格的鸟!
以上来自系统的瞎几把忽悠,无论怎么忽悠也改变不了,他第一个世界就得挑高难度副本的现实,他十分有理由相信,系统在挟私报复。
“可怜我一来就得当只鸟,命太苦,还要被主角嫌弃,马上他抛弃我我就成了只孤鸟……”
“闭嘴!准备下。”
“准备什么?”
“孵化。”
随着一道清脆的咔嚓声,他,出壳了。
景修顶着一脑袋湿漉漉的迷之液体,准备跟未来的老大兼合作对象打个招呼,然后猝不及防发出一声“叽!”额,不好意思,忘记自己是只鸟来着。
天啦噜,他突然醒过神,变成一只鸟也意味着他到成年前都不能说人话!这对一个话痨来说是何等的重创!他懂了,这就是系统2号的险恶用心。
此时他脑中传来系统官方语调,“剧情开始,当前完成度0,现有积分0,宿主请加油。来自系统2号的留言:请宿主尽量自行解决问题,如非必要请勿打扰。”
……为森么,别人家的系统全程耐心跟进,一有不懂立刻解答,他手上的两系统完全放飞自我,把他整个放养。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以后他该找谁聊天!
同样懵的还有白怀瑾,手里软趴趴的一团,依旧感受不到灵力波动,而且看这只丑小鸟还是只傻鸟,别的鸟出壳至少知道要清理掉自己身上的黏液,它就知道傻站着不动。
“作为食物储备的话,也不需要有智商。”白怀瑾上上下下打量完得出一个结论。
完全能听懂的景修气地要炸毛,“说谁没智商呢?有本事你再说一遍!”自动翻译成一串“叽叽叽叽”的声音不要太绝望。
最后景修被一块撕下的衣摆裹住,进入白怀瑾式滚筒甩干机强力甩干,恢复蓬松柔然羽毛的他才被允许待在白怀瑾衣襟内。
他新奇地从衣襟里探出脑袋,以鸟,啊不,凤鸟的视线观察这个世界。结果发现,不愧是神弃之地,一根毛都不见,比沙漠还要乏味。
兴许幼崽天生体力差,没多久他就睡神敲上门,欢快地窝着白怀瑾胸膛睡了过去。
他再度醒来时整个身体被高温包裹,以为子虚环境发生变化,醒来却发现他人在火中烤着!
他连忙跳出火堆,愤怒地冲到白怀瑾跟前一顿质问,“有没有人性,我还是只幼崽就要烤了我,等我长大的耐心都没么!不对,我的功能就不在吃,金手指懂吗?蠢蛋主角!”
面对一连串的叽叽喳喳,白怀瑾面色稍动,这到底是一只什么东西?特地等雷火降下点燃一小段枯枝,再将鸟放入火焰中烤,他还担心不同于凡火的雷罚火焰会将小东西烧都一点不剩。
不料小东西不仅一点事都没,还能精神奕奕地跟他吵吵,乍一看竟是比较有灵性的样,难道它真的是某种灵物?
景修被他深沉的视线唬地一哆嗦,以为白怀瑾饿太厉害,还在想办法吃掉他,顿时整个鸟都不好了。或许是他出现的时机不用于原本剧情,才导致一系列改变?
在原来的剧情中,白怀瑾应该是在一个上古秘境当中捡到,也有经历被误解的阶段,但凤鸟的神奇之处依旧能让主角把它边养边观察,期间灵石珍材就没少往它身上投注。
最后结果证明,投入那么多的回报只会更大,多少次陷境都是凤鸟把他救出,凤鸟对他的意义远不止左膀右臂那么重要。
后话不提,反正那时候的白怀瑾对凤鸟从来没起过‘吃’心,不代表现在的白怀瑾不会,谁让他在最落魄的阶段,没吃没喝没修为,似乎好像大概真的会对他下手?
他越想越惊悚,不由开始思考该如何喂饱主角,使自己免于被吃命运。传说神物都很厉害,浑身是宝之类的,或许他可以试试割肉喂主角?不不不,那太疼了,要不还是先放点血看看。
捡着自己身上毛量最少的位置动嘴,一下没啄开还扯动一根毛,那感受太酸爽,绿豆大的眼睛中淌下可怜巴巴的小水珠。
不能哭,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万幸第二次啄就啄开一道小口子,他立刻跳到白怀瑾面前“叽叽叽”一顿,等白怀瑾将它托起就赶忙跟其来了人鸟一吻。
景修热情地将血滴往其嘴巴里面推,一滴不够低头再来一滴,三滴下去他成功地将白怀瑾喂晕了……
他发誓,自己真的不是有意的!天晓得白怀瑾对凤鸟血过敏反应那么大?此刻摆在他面前的问题是,该如何救醒突发意外的主角君?
他选择狂敲系统,用夺命连环call倾情呼唤系统,最后还真让他敲出来一个,相对软萌许多的系统1号简直就是他的救星啊!
“额,其实问题不大,你的血液对他是大补的东西,能吸收多少就看他个人了。比起这个,我更关心你为什么会想到给他喂自己的血?”
嗅到浓浓八卦气息,无语地解释一遍推测,说着说着不禁发散出诸多想法,他最介意的还是别人都由简单到复杂,就他直接从高难度的世界开始。
“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对你期待高。而且难度高的世界一旦完成积分相当可观,你不想趁机好好捞一波吗?”
似乎听起来不错的样子?
“积分可以兑换的东西太多了,小到各种物品,大到虚无缥缈的气运都可以,我给你看下积分商城你就理解了。”
在他面前展开的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货架,分类在左边栏,上有搜索按钮,里面东西的海量和新奇让他尤为震惊。
他试着在搜索框输入一些东西,无论他输入“水果零食”这类常见东西,还是不常见的稀奇古怪东西,真正做到只有他想不到,没有它不卖的东西。
顺便他也了解一下‘物价’,普通不带特殊加成的东西最便宜,十几个到几十个积分就可以兑换,有特殊加成的东西就至少要贵出百倍,比如吃一个可以管十天的包子就是普通包子售价的一百倍。
咳,不看某些设定很奇葩的东西,也还是有不少看起来很赞的东西,像吃了可以提高神兽升级速度的仙丹就很不错!可惜要价好几万积分,买不起买不起。
“所以说,你得加油做任务,多值得期待!”
“我有个问题,任务需要做到什么程度可以解绑?没有特殊含义,我总得知道自己的工期。”
“最少十个世界,在那之后你是想选个世界留下,还是倒带回到自己世界,亦或者想继续做任务,都可以。不过中间那种情况需要你积攒有足够多的积分,并且评定为不会威胁世界主体才被允许。”
景修表示了解,重生机会不容易得可以理解,要是随便一个宿主做完任务都能重生,也会造成一定混乱。
疑惑解地差不多后,他感慨道:“还是你通情达理,不像你家男人也太记仇了!”
“额额,其实他就在旁边……”
“啊,我刚才说到哪?对,就是该怎么帮助主角出子虚来着。”
“晚了,自己的任务自己做,没事别吵吵,下次再吵我就把联系通道单方面关闭!”
☆、非正经修仙2
哎,背后说人坏话不算啥,重点是不能被当事人发现,多么痛的领悟。
景修静静地将自己缩成个小毛团,窝在主角心口,听着白怀瑾沉稳有力的心跳,安心地开始打盹儿。睡着睡着又一次被烫醒,以为白怀瑾又要搞事,睁眼一看才发现出事的是白怀瑾……等等!
毛球一秒滚落,绕着人边转圈边叽叽喳喳叫,见叫不醒人就上嘴啄,啄也啄不醒便开始方了。
要命的2号说关闭就关闭,任他喊半天都不应声,再一回头看到快要烤熟的主角大佬,真觉人生无比黑暗。他垂头丧气地走到白怀瑾脸旁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话说,第一个世界就表现太糟糕,刚来就得任务失败,会是啥后果?
突然,他看到白怀瑾的眼睛支开了一条缝,不等他凑上前看个清楚,从天而降的大掌便将他攥了个结实,只来得及发出凄惨的“叽”声。
瞬间像被投身于火炉,360°无死角环绕,这远高于正常人发烧的温度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白怀瑾情况很危险!然而他是个没卵用的鸟崽子……
确认过无法挣脱,他选择躺平,温度对他来说木有实质上的伤害值,仅仅是难受的话应该还算能接受。
过了不知多久,痛苦烧着的人温度退去,意识清醒过来,发现掌心有异物,摊开一看是只一动不动的灰扑扑的小丑鸟。他脸色骤变,赶忙拿手一探才晓得小家伙只是睡了过去。
白怀瑾小心翼翼地将其安置好,空出手来给自己检查身体,结果叫他大吃一惊。
空荡荡的丹田中竟又聚集起一股灵力,它形成一个完整的循环,在经脉中生生不息地流动。这细细的一股灵力瞧着是不明显,却给了他重新修炼的基础,怎能叫他不惊喜!
他也试着调动那一缕灵力,发现它很温顺,几乎跟他本人修炼出来的灵力一样如臂使指。他着魔地运转了一个又一个周天,再为修着的奇妙感觉不啻重生。
而给他带来第二次生命的东西就是旁边不起眼的小鸟,白怀瑾低头看向它,眼底写满温柔。或许,他白怀瑾真的命不该绝,否则怎么会恰巧被一枚蛋砸中,又恰巧看着其孵化?
如果不是那么多的恰巧,小东西又怎么会将他当成至亲一般用自身血喂食。一饮一啄皆有定数,他受冤沦落至此,在极度绝望之际又让小东西来拯救他,说不得也是命中该有的定数……
景修难得睡个安稳觉,醒来发觉自己被白怀瑾揣在怀中走路,惊喜不已,仰着毛茸茸的脑袋看向白怀瑾,见他神采比第一次见到的要好很多,就是一顿叽叽叫唤。
“嘿,你全好了?有没有检查过啊!我擦,早知道我血那么猛我绝对不会给你卵用!总之,你没事就好。”
哎,没人懂鸟语的寂寞。不过能看到白怀瑾痊愈总是件好事,白瞎他担心一场。
他们在子虚待了多久无法计算,只知道景修从只灰扑扑的小毛球长成一只猫头鹰那么大,也学会了飞翔。刚学会飞的时候他就爱往天上窜,有一次被一道雷罚劈成黑炭鸟,白怀瑾就再不准他高空飞行了。
“天上有结界,强闯的雷罚你承受不住。”
景修歪着脖子打量白怀瑾,发觉他变化也很大,神采改变是一个方面,修为提高才叫一个恐怖。据系统统计,他在三年内就从练气修炼到金丹期,堪称天才中的天才。
彼时不怎么理解修真的景修还犯过蠢,他说:“已经修炼过一次不就等于考试考过一次,再来应该有印象,这样就该顺利许多才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