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以苏克苏完本[快穿耽美]—— by:小甜统

哥哥是海怪,肿摸破完本[穿: 1 页, 《哥哥是海怪,肿摸破(出书版)》作者:林佩[作者]: 林佩[插图]: 好省Suuygo[出版社]: 威向文化[出版日期]: 2017/05/17简介:车祸醒来大难临头,穿书变身离家二少?不就是看小说时骂了几句作者大神嘛~
1 页, 《以苏克苏快穿》作者:小甜统

文案
总有那么些主角踩着一堆所谓的“恶毒”配角们过上幸福的生活,可谁又替这些配角们考虑过呢?
“宿主,你的任务就是,掠夺主角的金手指,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成交。”席云勾唇一笑,颔首答应。
1v1 全文不长,所以我已经写完哈哈哈哈哈哈哈,无事可做的胡思乱想,望博君一爽!(怎么感觉那么污呢,捂大脸)
内容标签: 打脸 系统 爽文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席云 ┃ 配角: ┃ 其它:系统快穿虐渣全文存稿
第1章 楔子
“您好,宿主,您已于2015年5月4日死于谋杀,本系统受到宿主怨气的吸引,已与宿主灵魂绑定……”
“宇宙历984年,‘圣战’造成了大片空间撕裂,为了防止空间裂缝造成世界紊乱,X博士制造出了我们——‘拯救系统’。”
“我们穿越于各个世界中寻找合适的宿主,通过宿主来收集‘修复能量’——主角的‘金手指’……再由本系统转输与未来修补空间裂缝。”毫无感情的电子音在席云的脑海中响起,却引不起他半点的回应。
席云的脑海中满是怨恨,他恨母亲把他当成累赘而抛弃,就只为嫁给一个有钱人!
他恨那有钱人为了除去他这个‘污点’让周复来勾引他!
他恨他对周复全心全意,甚至愿意被他压在身下却只换来来了他的一句‘恶心’!
他最恨的还是给了他无限希望与温暖的至交好友,竟然在三了他之后,将他虐杀致死!
那一根根丑陋的下-体,那一声声恶心的淫-笑,那一寸寸碎掉的骨头,至死都没有留下全尸!
杨兴!我是瞎了双眼才会把你当做我的至交!你恨我入骨,却能和我做好朋友,对我笑的阳光而又真诚,当真能忍!
我好恨呐!好恨呐!!!
“宿主,您的灵魂波动太大,将会有魂飞魄散的危险。”系统冰冷的提醒道。要是撑过去了这次,他的灵魂会更加强大,要是撑不过去……也只需要换个宿主,没什么遗憾的。
魂飞魄散?不!不可以!他好不容易有了机会报仇,他怎么能死?怎么敢死?!
拼着报仇的信念,席云渐渐平静了下来,一阵剧痛之后,温暖如初阳的温暖蔓延了他的整个灵魂,虚幻感都减少了不少。
灵魂的暴动平稳下来了之后,属于席云的冷静回来了,本来以他的性子就不是什么冲动的,经过大变冷静下来的他更是深不可测。
“我为你做任务能得到什么好处?”席云眸色冷淡的看着眼前发光的面瘫鸟。
“重生,复仇。”面瘫鸟直击人心的说出了四个字。
“成交!”席云半眯的眼里冷光乍现。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全文存稿的,就是有那么点短小,大概13W字左右,嘿嘿
1
第2章 复仇(一)
席云坐在书桌前,看着手上的书怔怔出神。
原来,他不过是一个书中人,还是一个在书的前半部分就领了便当的炮灰!而整篇文的男主就是杨兴,啊,不对,应该叫他席阳兴才对。不过书的另外一个主角却并不是被他三走的周复,而是一个叫做赵琛的男人,还真是可笑……他周复不过也是个戏份不多的炮灰而已……
按照现代小说的分类来看,这本叫做《黑莲花进化史》的小说应该是一部天雷杰克苏小白文。席阳兴和他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而与他的母亲李聘婷有一场露水姻缘的席父则是京都席家家主。席父深爱着他的妻子聂倩,对于这次的出轨万分愧疚,也恨极了给他下药爬他床的李聘婷。他不忍心伤害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就瞒下了这件事。却不想无意间让自己的儿子听到了自己与下属的对话,知道了他爸爸出轨了。那时的他年纪太小便告诉了席母,席母恨极,和席父闹得很僵。
因为事情闹得较大,这个消息就被其他旁支安排的探子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们的雇主,于是,旁支的叔叔伯伯们开始蹦跶,想把私生子席云给捧成他们的傀儡,给席父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他想除掉这个私生子,可却被旁支那些人搞得分身乏术,就一直没动手……不想席母却误会了,以为席父不仅身体出轨了,精神上也出轨了,以为他爱上了爬床的席母李聘婷!
她整天以泪洗面,对席阳兴的态度也大变,从千般宠爱变成了动不动就非打即骂……席父本就已经被家族的事搞得头都大了一圈,席母不仅不帮他还怨他,心里对席母十分不满也就没了安慰的心思。
席母更加伤心,更加确定了心中所想便生了不少怨气。每每见到和席父长得十分相似的席阳兴,心中的怒火更加高涨……所以十七岁的席阳兴便恨上了“抢走”他父亲的私生子——席云。
他换了个名字接近席云,还和他成为了“好友”。之后的结果,当然是“小三”生的“野种”被铲除的“大快人心”的结局。
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席云何其无辜?!什么都没做便被陷害致死,甚至死的那么凄惨,只因为他是一个炮灰?作者让他生他便生,作者让他死他就要死?哈哈哈哈……真是可笑之极的人生!
看着之后的剧情,席阳兴在除掉了他之后,又恢复成了“善良”、“天真”的席家公子席阳兴,从而吸引了此文中最大的“金手指”——男主赵琛。京城中最有权的军政大佬赵爱国的孙子,他的老爹也是商界有名的大鳄,所以,赵琛是个背景超深的红三代、富二代。
因为他,席阳兴一路跟开了挂似的顺利铲除了旁支爱蹦跶的叔叔伯伯们,还与赵氏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席家由京城的二流世家一跃成为仅次于赵家的第二大世家,最后他们之间的事被家里人发现了,可是他们两大世家的利益已经绑定,父辈们再无能力拆散他们……最后的结局——赵琛成为了最年轻的将军,席阳兴成为了赵氏和席氏的双料总裁。
席云在后面的剧情中还刷了一把存在感,赵琛喜欢“善良”“天真”“可爱”的小受,在发现了席云的死和席阳兴有关系之后,闹了矛盾,对的,席云还在后面当了一把他们感情的试金石。
合上书,席云嗤笑一声,也不知是笑自己还是笑别人。
“系统,为什么要选书中的我做宿主而不是‘现实’世界中的人?”席云其实并不在意自己是不是书中的人,他确确实实是存在的不是吗?他只是讨厌自己的命运是被别人控制的罢了。
“现实世界我们系统是进不去的,我们不能改变现实世界中的任何事情或事物,因为他们都有可能会导致无法估量的后果,导致历史改变。而小说世界则不一样,他们是作者用自己的精神力塑造出来的,作者赋予它们灵魂,而现实世界的本源能量会赋予它们能量,它们在世界主角死后会把主角的能量有返还给现实世界,但不是所有的返还能量都会被吸收,我们系统会在不影响现实世界的情况下吸收这种盈余的能量,等到能量装满我们,我们会自动与宿主解除绑定,宿主则可以选择留在一个想留的世界,或者自己创造一个世界,也可以和我们签订契约当‘能量使者’,帮助系统收集能量修补时空裂缝。”系统尽职尽责的回答着席云的话。
“……这样吗……”席云有些出神有些迷茫,不过他很快便回过神来,将来的事将来再想,现在,他的目标就是报仇!“这次我的任务,就是攻略席阳兴的‘金手指’赵琛对吗?”
“是的宿主,攻略金手指的方法——让赵琛爱上宿主。”系统顿了一下,又加上了一句,“支线任务,虐杀席阳兴!”还是那平板的电子音,但席云却听出了杀气还有隐藏在杀气之下的淡淡关心。
系统那些微的关心让席云感到有点怪异,系统也是有情绪的吗?思索了一会,想不通索性不想了。他站起来,整理了一下穿着,对着镜子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确定是十分的天真懵懂之后,便走出了小的可怜的房子。
赵琛很喜欢在每个周五到这家咖啡厅来喝下午茶,这家咖啡厅看起来十分的不起眼,可里面的消费却不是一般人能负担的起的。
咖啡厅安静柔和的环境十分的令人放松,听着舒缓的小提琴喝一杯浓香的咖啡,真是惬意不得了。不过……今天的小提琴手却还没来,赵琛浅浅的皱起眉头,不守时的乐手真破坏心情……
“对不起,老板,我来晚了!”室内的宁静被门上的风铃声打破,赵琛不悦的抬眼向门口看去,这一看之下,却愣住了。
门口的少年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样子,身上是简单的白体恤和洗得有些褪色的牛仔裤,廉价的衣服意外的被他穿出了格外干净的感觉,就如漫画中不知世事的小公子一般。后来赵琛才知道这少年已经成年了,只是因为家庭的原因读书比别人晚,且因为营养不良导致他长得比同龄人要瘦小的多.
但令他愣住的却不只是少年的美貌,而是这少年是在长得太符合他的审美了:轻软的碎发、水润乌黑的大眼睛、奶白色的皮肤,看起来十分乖巧天真,就是身体太单薄了,赵琛有些心疼,恨不得把少年掳回去养的白白胖胖才好……刚一想到这里,赵琛就一惊,他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明明才第一次见面,果然还是少年太符合自己审美惹的祸吗?
在他的自我怀疑中,少年已经走到了乐手所在的地方,店主抱怨了他几句,少年不停地弯腰道歉,获得店主的原谅之后才拿起了小提琴。这是他第一次在这店里拉小提琴,要是他拉不好的话,他就要失去这份工作了。
赵琛有些担心这个可爱的少年是否能够拉好小提琴,毕竟能来到这里的客人可都是被养叼了耳朵的人……
少年似乎发现了男人的凝视和眼里的担心,对着他露出一个单纯羞涩的笑容,不等男人惊艳完,便开始了他的演奏。
音乐声一响起,大家都忍不住睁大了眼睛,随后又享受的闭上了眼,陶醉于少年的琴音中……
席云缓缓地勾起了嘴角,十分满意现在的成果,刚刚系统告诉他,赵琛对他产生了好感,任务完成度加了百分之二十。也不枉他用“味觉”兑换了“高级小提琴技能”了。什么都是公平的,在没有获得积分时,他只能用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去换取想要的东西。
这样公平的交易,不会面临背叛,他很喜欢,唇边的笑意又加深了些许,脸上的酒窝都浅浅的浮现了出来。
身世贫苦却单纯坚强的少年,你,可还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
恩,求评论,动动手指点个收藏也好呀
第3章 复仇(二)
席云拿着自己今天不菲的收获在老板满意的目光中走出了咖啡厅,心情颇好。
在上一世的今天,可是“好友”杨兴接近他的日子。因为席阳兴他才得到重生这一“好处”的,怎么能不报答回去呢?
席云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几分,步履坚定的向着之前兼职的饭店走去,真是有点迫不及待了呢……
席阳兴,我回来了,你准备好了承受我的“报答”了吗?
赵琛坐在车里,看着少年拿到报酬后脸上的笑容,抬起手捂住了左胸,感受到了那比平常快了几分的心跳声,最终下定决心般的开车跟了上去。
既然你让我心动了,就准备好一辈子待在我身边的觉悟吧!
席云早就知道赵琛在跟踪他,系统对“金手指”可是时时刻刻有定位的,跟上来才好进行下一步的剧情啊,今天可是有一场好戏呢……
席阳兴上辈子为了接近他,可是来了一场“英雄救美”的!只不过,那坏人也是他雇的罢了,席云冷笑一声,走进了之前兼职的饭店。
不出所料,席云刚一进店里,那中年老板就迎了上来,看似和蔼的说道:“小席啊,这,有几份外卖,你去送送吧,地址我写在外卖上面的纸条上了。”
席云笑了笑,把汗湿了的纸条接了过来,“好的老板,那我就先走了。”
见席云毫不知情的笑脸,那老板抹了抹额角的汗,自言自语:“小席啊,不是老板我不帮你,而是我无能为力啊。”他在外面包养了个情妇被席阳兴捉住了把柄,人都是自私的,他只不过是在正义和自己之间选择了自己而已。
席云很明白老板的想法,看完了整篇故事的他怎么可能不明白?他还知道等一会还有一场阴谋等着他呢,不过,席阳兴这一次的打算可能要落空了……
赵琛见席云出来,把外卖放在后备箱就骑着小电瓶走了。他急忙把香烟熄灭,像个跟-踪-狂似的跟了上去,心里有些慌,总觉得会出什么事。
小电瓶越开越偏僻,最终停在了一座废弃的工厂前面,席云停好小电瓶,见到破旧的工厂,犹豫了一下,赵琛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要进去,这一看就是个陷阱!
可席云听不见他的心声,他拿着外卖进了那个工厂。赵琛狠狠地皱了一下眉,过了几分钟还不见少年出来,终于还是下车往工厂赶去,刚走了没两步,他又返回来,为求保险的拿出了一把手qiang,飞快的向工厂走去,边走边祈祷那工厂确实没危险!还没到门口就听见了重物落地的声音和少年只吐出的一半呼救声。
“Shit!”赵琛咒骂了一声,急得不行的一撞,里面的情景让他的心一抽一抽的疼!他这才发现,他对这个少年的感情已经不只是感兴趣那么简单了。
少年的T恤已经被推到腋下,露出了白皙的胸膛,脸上有着未干的泪痕和红肿的巴掌印,一个十分猥-琐的年轻人正在扒少年的裤子,可少年却毫无反应,显然是晕过去了。
看见少年的惨状,赵琛气得想杀人!他不知道这么善良纯真的少年怎么有人能忍心伤害他!那人该是有多狠毒的心才能下得了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