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高手[快穿]完本[耽美甜文]—— by:光中尘

[快穿]以苏克苏完本[快穿耽: 1 页, 《以苏克苏快穿》作者:小甜统文案总有那么些主角踩着一堆所谓的“恶毒”配角们过上幸福的生活,可谁又替这些配角们考虑过呢?“宿主,你的任务就是,掠夺主角的金手指,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成交”席云
1 页,
《佛系高手[快穿]》作者:光中尘
文案:
无争天下第一,任务是维护世界和平,却不能伤人,否则就会被抹杀。
系统指着一堆抱大腿扮猪吃老虎攻略任君挑选,无争摇摇头,表示信佛信到底,借刀杀人不如渡人。
每天晚上,反派泪流满面被天下第一高手压在床上,动弹不得,对方一脸正直地问:“改邪归正么?”
出世天然攻*入世反派受,各个世界的受是同一个人。
没有特殊情况一般晚上七点更新,小天使准时来看哦~
食用预警:
1. 本文又甜又虐,小天使们请准备好大心脏
2. 作者很经夸,看得开心的话请多用“哈哈哈哈哈哈”鼓励作者
3. 在某些世界受三观不正癫狂反社会,攻有点傻白甜
内容标签: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无争 ┃ 配角:慕容白 ┃ 其它:快穿,系统,重生,与世无争
第1章 窃国者侯
这一次,无争是天下第一剑客。
飞花摘叶皆为他手中剑,草木竹石出手不留活人。
有传言他闭目家中坐,叛军大帐中元帅便被飞剑夺魂。
凶哉,凶哉。
如果听信传言把无争拉去三堂会审,他一定会大呼冤枉。
他成为天下第一剑客的代价,就是不能伤人。不要说飞剑杀人,就是把别人蹭破了皮,他也会被惩罚。
无争吃糖葫芦的时候都不敢把尖头冲人,骑马速度从来不会超过十迈,每天剪指甲,生怕一不小心伤到别人。
系统幸灾乐祸,告诉无争:“其实你也不是完全不能伤人。”
无争问:“难道这个限制还可以解开?”
系统说:“咳咳,作为男人,有些时候伤到人是难免的,那种时候我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嘛……”
无争:“……”
系统说:“不过,也得你争气才行。”
在至今为止的世界里,无争都保持着高贵的单身身份,与自己的左手相亲相爱。
在上一个世界里,作为放弃毁灭世界的条件,大反派要求无争结婚,无争没心没肺地往自己的左手上扎了个蝴蝶结,跟左手结婚了。
提到这件事,无争后知后觉地摸了摸左手道:“说起来,这个世界应该算是我的蜜月旅行,你就没有结婚礼物赠送么?”
系统对无争简直一点办法也没有,这小子一点也没有意识到上一个世界的反派到底希望他和谁结婚嘛。
说到叛军首领的死,无争也不能说是完全冤枉。
他在每个世界的任务是维护世界和平,要把大反派的行动掐灭在萌芽之中。无争虽然会成为每个世界最强的人,但是不能伤人,行动受限。
为了让他达成目标,系统给他提供了免费指南,从《抱大腿的一万种方法》到《扮猪吃老虎》再到《内部攻破BOSS心防》应有尽有,无争一个也不要,从里面挑了一本《成佛攻略》。
系统十分绝望,提醒他:“就算拿了这本书,你也不可能成佛的。你不可能念经把他们念死的。”
无争说:“我要劝反派回头是岸。”
系统说:“你以为他们会听你的么?”
无争想了想,问道:“为什么不会?”
他说到做到,渡人向善,找到反派的第一个晚上就会来到他的房间里。
反派们完成了一天繁忙的工作,一整天在手下面前保持着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人设,晚上终于能够回房间轻松一下面对真实的自我,结果他们一点上灯,就看见自己可爱可亲的床上坐着一个人。
对方还抬起头问他:“改邪归正么?”
啧,简直就是恐怖故事啊!
系统认真地开始考虑,应该把精神伤害也列入伤害之中。
无争一来到这个世界,就得知有叛军横行,官兵节节败退,心中十分高兴。
反派这种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反派的行为,无争最欢迎了。
他当天晚上就来到了叛军元帅家里,结果对方已经睡熟了,他就只好把一把剑插在对方床头,下面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改邪归正么?
他做完这一切,很高兴今天晚上不用熬夜谈心,拍拍屁股跑了。
全不知道第二天叛军元帅看见这张纸条,被吓破了胆。他不相信有人能突破大军来到他的房间,疯狂彻查身边的人要找出叛徒,连叛军攻势都减缓了。
无争下午起床,得知叛军没有继续进攻,心情非常好,觉得叛军元帅一定是个好人。
他每天不辞辛苦越过重重叛军,来到叛军元帅身边,点上蜡烛给对方写长长的信,然后借着蜡烛光把信钉在对方的床头,再看一眼对方不安的睡颜。
然后他再趁天明前回家,在他娘起床前赶紧上床睡觉。
元帅凌晨醒来看见信,把信撕得粉碎。他浑身发抖,命令手下不准偷懒,把自己的近卫增加了三倍,但毫无用处,第二天还是会有信留在床头。
他组建军队一往无前的少年锐气一扫而空,从孩童时坚持到现在的标准作息也难以持续,他脾气越发暴躁,躺在床上也难以入睡。
后来有两天信果真没出现,这也于事无补。
叛军元帅已经习惯每天早上醒来读信,起码对方写了信就不会动手。这次看不见信,他就以为对方磨刀霍霍要动手了,心情更紧张。
无争这几天没来,其实因为作息混乱被他妈骂了,母上勒令他规律作息,每天看着他睡觉,无争不敢违背。
但他虽然是母亲的儿子,但也是系统的选手,左手的丈夫,世界的拯救者,不能沉溺于母子情深。他后来在饭桌上把大哥和郡主恋爱的事情捅了出来,母上的焦点立即转移,无争终于找到机会去拯救世界。
他在路上飞檐走壁,夜行千里,系统赞扬道:“没想到你还挺会随机应变的。”
无争说:“毕竟还有人等我去渡呢。”
系统:“你确定你是在渡他不是在逼他么?!”
无争:“反正也没什么区别。”
被佛点化的人,他们的善意都是本心么?
孙悟空会喜欢斗战胜佛么?
无争来到元帅的房间里,点上蜡烛,去照元帅的脸。对方面容平静,呼吸均匀。
他把蜡烛放在桌上,看见桌上已经备好纸笔墨,便提笔开始写信。
他写完信,一反常态没有用剑钉在床上,而是坐在对方床边,大声开始朗读。
“元帅阁下,现在正是繁华盛世,四海升平,外无强敌,内只有你们这个奸凶。现在你日夜难眠,辗转反侧,正是因为心不安理不得,不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就不会来打扰你,你也能睡个好觉了。”
他把一篇乱七八糟的留言读完,低头看向元帅,说道:“元帅阁下,既然睡不着,就同我聊聊天吧。”
元帅被他盯着,实在装不下去,眼皮颤抖了一下,假装刚刚醒来。
他虽然害怕,但也有几分好奇,想知道这个神秘高手究竟是什么人。
他一睁开眼睛,顿时大失所望。平心而论,对方长得还算可以,放在外面也算是个英俊男子,但他并没有让人一见难忘的气质,浑身都写满着“平凡”两个字。
对方一脸诚恳地看着他,嘴里不停地冒出正直的语句,劝元帅珍爱和平,保护世界。
元帅硬是在心惊胆战当中,被无争给说困了。
他小心翼翼地打了个哈欠,嘴微微张了张,深吸口气迅速吐出,完成一个动作很小的哈欠。
无争眼皮也不眨一下,好似没有看见。
元帅胆子大了起来,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无争也不恼火,心平气和地说道理。
天亮的时候无争离开,元帅则迅速那笔写信,给自己背后那位大人物去了一封信,说明了最近怪异动作的原委。
“这个高手的确武功高强,但他是个理想主义者,做着让所有人得到幸福的梦,没有担心他的必要。”其中他写道,“今日我便让军队照常行动,您不必担心。”
大人物不久给他回信,对元帅大段的分析与邀功无动于衷,只写了四个字:“好好睡觉。”
元帅不敢怠慢大人物,但是他公务繁忙,叛军上上下下几万张嘴,几万条命,都牵在他一个人身上,过去没有无争的时候他睡得也并不多,现在更是没有时间睡觉。
他很快意识到了大人物是多么未卜先知。无争夜夜前来秉烛夜谈,元帅很快撑不住了。
他听无争念经的时候头一点一点,无争皱了皱眉,冰冷的剑便贴在元帅的脸上。元帅冻得一哆嗦,一下子醒了。
无争仿佛无事发生,继续念经,只是每次元帅困倦,他一定会温和地把对方弄醒。
一个星期之后,元帅走在路上都是飘的,每天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睡觉。
他不得不把一部分工作分给别人,好补觉。
他这样做的第二天,无争提前一个时辰来了。
元帅那天被无争摇醒了无数次,嘴唇都在哆嗦:“今天能不能让我睡一觉?”
“可以啊。”无争眼中带着笑意。
元帅在致命的疲倦当中还感到一点得意,他抑制着嘴唇的弧度,小声道:“那我睡了。”
他眼睛一闭上就睡着了,梦境车轱辘一样滚过他的脑海,愉悦感充斥着四肢百骸,但紧接着愉悦感就被一片冰冷击碎,脑海震荡起来,有人在用力晃动他的身体。
“醒醒。”声音冲破梦境的保护,直抵心的最底层。
他睁开眼睛,一身冷汗,心跳得极快。
时间只不过才过去了五分之一柱香而已。
无争望着他,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道:“元帅大人,叛军让许多人流离失所……”
“够了!”元帅猛地站了起来,“我不会听你说的,你得让我睡觉!”
他朝着门口走去,但一晃眼无争就站在门口,若无其事地说:“我过来的路上,看到有一个老妪带着孙女,她们全部的家当就只有一条虎皮,是这家的儿子参军阵亡前打到的,却因此被你的士兵杀了……”
“我不要听你的故事了!”元帅狂躁道,“我要睡觉!”
无争暂停了故事:“投降。”
“你……”元帅想说想都别想,舌头拐过来却差点说成你当真守信,然后想起对自己恩重如山的那位大人物才忍住。
无争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话说,就继续说起自己的大道理。
那一晚,元帅觉得自己已经死了无数回。
无争纯良的脸在他眼里已经是恶鬼的模样,他总觉得对方温纯的眼睛里隐隐冒着寒光。
而他自己像一只狼狈的困兽,在牢笼里不停撞向四周的墙壁。
他白天手连笔都拿不住,只能口述让人记下。
“我小看他了,我已经没办法了,求您来帮帮我。否则,除非出卖军队,我就只能去死了。据我所知,他还是有弱点的,他不愿意伤害别人,不喜欢让别人知道他的事情,如果您帮我,我有信心干掉他……”
大人物中午就回了信,元帅看见信时,手中的笔落在了地上,甩了一地的墨。
无争前往元帅那里时信心满满地对系统说:“他马上就会投降了。”
系统说:“注意你的发言,这样说的人往往都不会有好下场。”
“哦,那他马上就要被渡化了。”
系统:“……还行。”
他轻车熟路摸进元帅房间,蜡烛也不点,拿着剑就去贴对方的脸,要把对方弄醒。
他不知道,元帅白天已经将权力移交,在最后的时间里睡了个好觉,醒来沐浴焚香,和衣躺在床上,熄灯等待他到来。
只等他来。
说时迟那时快,元帅猛地抓住了无争的手,握住对方手上的剑柄,把对方手中的剑往自己喉咙上捅去。
元帅这样做的时候隐隐有种快意,带着玉石俱焚的决心,他迫不及待想看对方伤人后失措的脸。
无争一哆嗦,下意识手一扭以刁钻的角度从对方手中抽出,才反应过来对方要做什么,不由大惊失色。
但元帅动作却已经停不下来,他抓着无争的剑,刺穿了自己的脖颈。
无争急急忙忙点上蜡烛,照出一室猩红,触目惊心。
他的剑落在地上,元帅哆哆嗦嗦抬手想去按自己的脖子,阻止生命流逝。
无争伸手按住对方的血管,但已经来不及了。
元帅抓着他的手,双目渐渐涣散,喃喃道:“可惜……”
“生命可贵,你为什么想不开要自杀呢?”无争面带几分茫然,手下的温度渐渐冰冷,手里一片恶心的湿腻。他已经历过数个世界,却始终没能想通,为什么有的人不能活着变成好人。
元帅怨恨地看着他:“你……可笑,你不动手,就不算杀人么?”
他最后几个字几不可闻,说完这句话,元帅头一歪,断了气。
无争握着他的手沉默了一会儿,目露怜悯,伸手把自己的剑拿起来,然后刺入元帅的喉咙当中,穿过喉咙钉入床板。
“既然你想被我所杀,那我就让你如愿以偿吧。”
伤活人做不到,死人又无所谓。
元帅如此轻易就死了,肯定不是最终BOSS。
无争在元帅的怀里找到了一封信,还没拆开看,就听到窗棂外面有什么东西在敲。他打开窗户,一只鹰嗖的飞了进来,爪子松开一枝白花落在元帅身上。它在室内盘旋一圈,翅膀撩过蜡烛的火焰,再落到书桌的纸堆上,屋内顿时火光冲天。它干完坏事,随即飞出窗户,向远处展翅。
无争一开始没动心思去抓它,现在悔不当初。
他把信塞进怀里,跟着跳出窗外,在房顶上跳跃,在地上追随它的踪迹,一路追回了都城,进入一处院落当中。
我不想做男主[穿书]完本[耽: 1 页, 《我不想做男主[穿书]》作者:楼外钟文案:我不想做男主长篇版本.主角捡到一本言情小说,发现自己是男主,但是却不想做男主的故事陆淮和宋易初中就相见恨晚,聊八卦聊小说聊时政然后班主任在众多老师的举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