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郁闷的一个上午

昨夜与老头顶了几句牛,生闷气很夜才睡。一大早冷四那么冷被同学拉去看菜地的残花,在车尾坐着,那些风吹得好像穿过我的身体,说过几万回开慢点,丫的像个疯子开得那么快。那菜地,虽有有上百亩地吧,浩浩瀚瀚一大片,可那又不是油菜花地,没有那种油菜花地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