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男神追妻忙》完结[都市言情] —— 作者:听听雨夜

《谁许我如梦浮生》全本完:浮生如夢,為歡幾何?我看到韙目的時候就不由想到這句話來,不知道在哪里看過的。其實在開始看的頭兩章,可以說沒有什麼感覺,作者表拍我,我只是以一個讀者的身份來瞧而不是作者,嘻嘻,其實有鋪設是必要的,可能我

内容介绍:
赶快长大,娶她回家——这是江痕上辈子没有做到这辈子发奋要做到的事!
*
这个男神非常冷,出了名的冷血无情、孤傲淡漠。
这个男神非常忙,他总是在追老婆,没追到的时候他很忙,追到手的时候他还是很忙,忙着宠老婆,忙着疼老婆,忙着哄老婆,忙着逗老婆开心……
*
这是一个时而霸道时而温柔时而傲娇时而闷骚的男神追逗比老婆的故事,也是一个青梅竹马探讨生命和谐正确姿势的爱情流水账!
*
【冷酷男神霸宠篇】
看着桌子上的钥匙,某女诧异的问:“这是什么?”
“家里的钥匙。”顿了顿,某男特意强调了句,“我们两个人的家。”
某女一时语塞,脸红到了耳根子那,她不安的搓着双手,“这,会不会太快了些?”
某男挑了挑好看的眉,一脸平静的叙述:“房产证上写的是你的名字。”
果不其然,某女一听到这个,立马将桌子上的钥匙紧紧的攥在手里,头点的和拨浪鼓似的,和刚才一脸羞涩的样子大相径庭。
只是,她没想到,这是要付出代价的,同居的第一天他竟然要扑她。
她后悔了,她好怕怕。
她死死的捂住胸部,怯怯的问:“能只要房,不要人吗?!”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急不缓的解着衬衣的扣子,“房是你的,人,也是你的!”
笑话,他为这一天上一世加上这一世整整等了四十三年了,他还能让到嘴的肉飞了?!
*
【逗比老婆吃醋篇】
一天晚上,某女不吃饭,坐在床上生闷气。
某男问:“怎么了宝贝儿?”
某女气呼呼道:“这段时间我很没安全感!”
“怎么没安全感了?”
“那个安什么冉的傻逼给你发骚聊短信,我都看到了。有人勾搭你你都没和我说,都是我自己看到的,我多相信你啊,我平时都不翻你手机,要不是我手机没电了我都不知道现在有人勾搭你,你说你没事长那么帅干嘛……”
某男看老婆越说越激动,忙表明立场道:“那是人发错短信了,我都没给她回。”
“你看你还维护她!”某女气的大叫,“你因为她和我顶嘴!”
“……老婆,我错了!”
*
PS:本文男主重生,男追女,男宠女,没有最宠,只有更宠,重生虐渣,爽翻无极限,欢迎跳坑!
==================


☆、第001章 身亡

星星点缀着夜空,偶尔还有徐徐微风吹来,让人感觉无比的惬意!
林一夏惬意不起来,加班到十一点让她本身就身心俱疲,当看到那辆熟悉的、正在微微晃动的路虎车的时候,她根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只感觉有一桶冰水将她从头浇到脚,那凉意直达心底最深处,将她所有的情感全都浇熄。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那辆路虎车。
路虎车里的人正兴到浓处,在这寂静的天地间,隔着车门都能听到内部传出的微微喘息声。偶尔应和的几声尖锐的呻吟,一高一低交错并行,真是别有野趣。
林一夏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那个疼,好似下一秒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随时晕厥在地。
她听出声音了,她知道车里人是谁了,李梦颜!那个和自己同事三年却无时无刻都在和自己针锋相对的女人。
四个小时前,李梦颜还在工作室里梳妆打扮,边对着镜子涂口红边朝林一夏出言讽刺道:“哎呀,今天可是七夕呢,真是不巧,你得加班,没办法和季少在一起过节了,啧啧,真是可怜!”
林一夏毫不客气的回击道:“我就搞不明白了,七夕和某人有什么关系,某人可是连男朋友都没有,啧啧,莫不是想去酒吧找一夜情?”说到这,林一夏伸出手在鼻子边扇了扇,一脸嫌弃道:“别到时候染了一身怪病,治都治不好,那可就糟糕了!”
此话一出,工作室里的其他几个同事都哄笑出声。景天工作室的人都知道,林一夏和李梦颜不对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当初李梦颜天天挂在嘴边炫耀的‘富二代男友’季无澈却在见到林一夏一面之后,开始对林一夏展开猛烈的追求,林一夏和季无澈在一起之后,林一夏和李梦颜两人之间的矛盾迅速升级,简直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李梦颜碍着季无澈的身份不敢真对林一夏怎么样,但平时少不了冷嘲热讽,出出心里忿忿不平的火气。
李梦颜被林一夏的话气的脸色铁青,恶狠狠的瞪着林一夏,额上青筋暴出,加上那张涂的红的可怕的厚嘴唇,整个人像要吃人的魔鬼一般。
也就那么几秒的时间,李梦颜不知道想起什么,捂着嘴巴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容里满是得意和讽刺,“林一夏,我看你还能猖狂几天!别到时候被人怎么甩了都不知道!”
说完这话,李梦颜昂着下巴,拎着她的小包,踩着那双十二厘米的细跟高跟鞋“哒哒哒!”的走了。
林一夏看着李梦颜那快要将屁股扭掉的背影,心下没好气的吐槽道:当你自己是只公鸡呢,就要喔喔喔打鸣了呢。
李梦颜的话林一夏当然不会放在心上,季无澈对她怎么样她心里再清楚不过,李梦颜不过是心里气不过嘴上过过干瘾罢了,从自己和季无澈在一起的第一天起李梦颜就盼着自己和季无澈分手,可是自己和季无澈感情一直很好,李梦颜说那些话不过是自打嘴巴罢了。
瞧,这个时候就能看出到底是谁在自打嘴巴了。
林一夏死死的咬着嘴唇,嘴唇咬出血了还毫不自知。胸口莫名涌上一股呕吐的*,一想到昨天晚上还叫自己宝贝,说爱自己的人转眼间却是和另外一个女人玩起了车震,心理洁癖的林一夏就忍不住手脚发抖。她不明白季无澈为什么会出轨,三年的感情啊,他怎么能背着自己做出这种事……还是和李梦颜这样的女人,季无澈明明知道的,自己和李梦颜不对盘,他为什么还……
林一夏闭了闭眼,泪无声的流下,季无澈是她的初恋,不仅是她的爱人,更是她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的亲人,她爱季无澈,为了他自己可以说真的是掏心掏肺了。
可是这个爱人,这个唯一的亲人终究背叛了自己,在背后捅了自己一刀!这一刀,太狠了!
真的太狠了!
这口气,林一夏咽不下,怎么都不咽不下!
林一夏捏着双拳,从地上拿起一块砖头,放在手里掂了掂,她深呼吸着,抑制住从骨缝里钻出的冷意,朝着前方的路虎车靠近。
每靠近的一步,都如同踩在刀尖上,锐利的锋刃割开皮肤,疼痛难挡,可她却无法停下脚步。
路虎车里激情肆意,完全没有注意到在渐渐靠近车子的林一夏。林一夏露出一个苍白的笑,手里的砖头毫不犹豫的砸向副驾驶的车窗上。
晃动戛然而止!
那一砖头林一夏下了十足十的力道,车玻璃立马裂开了一个大缝,那重大的撞击声在寂静的夜里清晰可闻,车里熟悉的声音交错尖叫着。
林一夏伸手去拉车门,这一拉就拉开了,这个时候她也没有去细想为什么车门没有反锁,而车里*着身体的李梦颜露出一个阴谋得逞后的笑。
今天的月光很亮,星星也很亮,足以让林内一夏看清车内的情形。
季无澈挺身匆忙套着裤子,只是动作太过慌乱,套了好几次都没套上去。而李梦颜拿着一件衣服可怜兮兮的遮着自己的胸部,雪白的一双大腿在月光下格外的刺眼,散落的长发,惊慌的神情让她看上去像是一只惊慌失措的兔子般惹人怜惜。林一夏从来不知道,李梦颜会有这样楚楚可怜的神情,这让林一夏觉得李梦颜不去演戏都可惜了,她这么会演戏,奥斯卡影后都非她莫属!
林一夏死死的盯着李梦颜,李梦颜抬起头,朝林一夏露出了一个胜利者的笑。
这个笑把林一夏激怒了,她脸色陡然一变,伸出手想要将李梦颜拉出来,她要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就这样光着身子让所有人看看,这个女人是多么的贱,勾引别人的男朋友。
李梦颜手忙脚乱推拒着,往季无澈的怀里钻,“无澈,救我,我怕……”
季无澈的裤子终于套上了,他打开驾驶座的车门*着上半身钻出车子走了出来,从身后抱住林一夏,安抚着哄着道:“一夏,你别这样,你听我解释!”
林一夏挣开季无澈,往后退了两步,和他拉开距离,放佛他是瘟疫般避之不及,她讽刺的一笑,“解释什么?解释你管不住你的下半身还是解释你搞这破鞋?”
季无澈平时再浑也被林一夏这话弄的表情讪讪的,他说:“一夏,我,我,我……”
“你怎么?”林一夏朝季无澈抬了抬下巴,强忍着满心的怒意和难过,“季无澈,都这样了你还要和我解释什么?你当我是傻子么?季无澈,你真他妈不是个男人!你说话连个屁都不算!”
季无澈被林一夏骂的也有些气恼,他说:“要不是你一直不让我碰,我能找别的女人泻火吗?!”
林一夏上前几步,伸出手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季无澈的脸上,“季无澈,你他妈的能让我看得起一回吗?”
明明是他找别的女人在先,却把过错归咎在自己的身上,真是可笑!
眼见这个曾经和自己相亲相爱的男人被自己扇一巴掌,面目可憎的瞪着自己,似乎下一秒就要上来打自己,林一夏的心里就百感交集。
季无澈长这么大就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哪里被人这样打过?更何况还是打脸,但自己偏要打他。
她恨!
她以为自己找到了这辈子可以相伴终生的伴侣,然而季无澈却终究给了她这致命一击!她怎么能不恨?!
她瞎了眼了才看上这个男人!
这个没有责任感没有担当的男人!
“无澈……无澈……”车内传来另一道哭音,李梦颜已经穿好了被蹂躏的褶皱不堪的衣服从车里出来了,她跑到季无澈跟前,看着他的脸,一脸心疼道:“都肿了……”说着还煞有其事的凑上去吹了吹,姿态无比的亲密,腻歪完之后,李梦颜转头看向林一夏,不满的控诉着,“林一夏,你怎么能对无澈下这么狠的手?!你怎么可以打他?有什么就冲着我来好了,这都是我的错,我太喜欢无澈了,我控制不住自己,你有气就冲着我发!”
林一夏冷冷的看着李梦颜,放佛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李梦颜张开双手,一副将季无澈护在身后的样子,“我就是喜欢无澈,我也不怕和你摊牌了,林一夏,你身在福中不知福,无澈对你那么好,你竟然不知足。”说着说着李梦颜潸然泪下,“我,我只要有这一夜就够了……”
“李梦颜,你他妈贱不贱啊?!”林一夏听不下去了,叫道:“你喜欢是吧?爱捡垃圾是吧?给你!我不要了!爱谁拿去谁拿去!但李梦颜我告诉你,今天这事不会这么算了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说完,看也不看被李梦颜‘护在’身后的季无澈,林一夏转身离开。
转身的那一刻,林一夏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
上一次这么难过还是在奶奶去世的时候,那时候还小,难过还能放肆大哭,现在却只能压着、捱着。
怎么又要变成我一个人了呢?明明很听妈妈的话,明明很听奶奶的话,一直努力认真的生活,却遭遇到生活一次又一次的欺骗,妈妈离开了,奶奶也走了……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林一夏没有回住的地方,而是在大街上漫无目地的走着。
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她还能去哪,哪里还能容得下她。
突然,耳边传来大卡车的刺耳的鸣笛声,渐行渐近的闪光灯照的林一夏睁不开眼,她愣了愣,双脚像被定住了一般站在原地,等她反应过来想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砰!”的一声猛烈的撞击声,林一夏整个人被撞飞了出去……
------题外话------
各位亲亲,么么,看第一章看不出这是男主重生文吧,但这就是一部男主重生文,也是一部超级宠文哦,爽文虐渣,请各位亲放开胆子来支持我吧!
说实话,开新文内心真的很忐忑!

☆、第002章 心痛

“江总,要不要喝点粥?”吴唯敲了敲门,轻声开口问。
果不其然,门里面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回应。
吴唯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屋里的男人坐在沙发上,他将头塞在他的双膝间,肩膀不断的颤动着。
他已经维持这个姿势差不多有三个多小时了,期间,不吃不喝不说话也不动。

《蝴蝶牙医》(出书版&番:底迪每次都自己一个人带健保卡,搭乘坐了一堆荣民北北的接驳车到医院来看牙齿,看完牙就自己到柜台前垫高了脚尖付钱〈这一幕真的可爱到不行啊啊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