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染龙神》——江彤

第一章

依随隐约模糊的神论一步一步朝着目标迈进,最後,究竟能够到达什麽境地?未知。却也只能不停地向前……

银色弦月隐没。

宽敞、古的寝室里,清晨淡白色光辉渐渐落,他倏地张间眼睛。

太好了!他先醒来!

嘿嘿,千载难逄的机会啊──

艾西思还是和昨晚一样乖乖的躺在边边,小小的脸蛋在膨松的棉被和纯白的枕头中间,好可爱。

遗落凡间的金发精灵,不,是龙神!八年前在花丛里发现艾西思时,艾西思就说过的。

不过他一点也感觉不出艾西思有什麽「神」的样子。爱操心、倔强又可爱的艾西思就像平凡人类一样温暖。

仔细看,他晶莹白皙的肌肤彷佛连光都可以透过,没有女孩子的丰润,瘦削而深刻的轮廓仍然美得让人心惊。

虽然湛蓝天空一般的眼眸闭了起来,优美的剑眉和眼睫、粉红色的唇瓣还是散发着无邪的蛊惑。

现在看起来温驯又甜美,如果醒来的时候也能这样就好了。

唉,究竟什麽时候艾西思才愿意接受他?

他已经十八岁,也拥有过人的武技和智识,虽然是人类,可是他相信自己绝对可以保护艾西思,为什麽艾西思

还是不信任他,老把他当成小孩子看?

「嗯……」艾西思动了下浓密的睫毛,然後又继续沉睡。

吓了他一跳。

如果被艾西思发现自己又偷看他,他准不会再答应和自己同床。

还是先亲再说。

低下头,他轻轻吻住艾西思的红唇,那柔嫩滑润的触感让他心中一荡,浑身上下顿时窜过一阵酥麻的感觉。

彷佛诱人无止境地陷入……

啊!他实在好喜欢艾西思,好想真真切切的拥有他的一切。

他的脸颊吻起来也很舒服,还有脖子……

「嗯……」艾西思皱了下眉,缓缓睁间眼睛。「狄利恩!」

倏地,一个巴掌挥来──

「你干嘛打我?」好痛!

「你还敢问?你竟然趁我睡着的时候对我乱来!」艾西思瞪大眼睛叫道,立即爬下床离他远远的。

「谁教你的睡脸那麽可爱,我是男人耶,当然会有反应。」他能适时煞车已经不错了,还想怎样?况且,不过

才吻了几下……

「这麽说来都是我的错喽?你别忘了,我也是个男人。」

「你知道错就好了,都是你诱惑我的。」虽然是他故意跟艾西思斗嘴,不过这也是实话,艾西思长得太美了。

连气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也很漂亮……

「好!从今天起你就别接近我,不准靠近我十公尺以内!」

啊?那怎麽行!

「我道歉、我道歉,不要生气了。」

艾西思脾气很拗的,差点又得意忘形……

可是他是堂堂的王子,怎麽老是被艾西思占上风?

到底要到什麽时候艾西思才会变成他的人?

又作梦了。雷纳特张开眼睛,朦胧的晨光感觉就和梦中的情景一样。

此刻才是现实啊……

虽然带着笑容醒来,可是清醒就代表必须远离梦里的金发美人艾西思……

叹口气,雷纳特继续躺在旅馆简陋的木板床上,努力想要留住梦里那种甜蜜愉快的感觉。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麽会作这样的梦,从小就不断出现的甜蜜梦境,简直像伴着自己成长。

狄利恩大概就是前世的自己吧!那个率真的少年,和现在人人称赞稳重成熟的他完全相反。不过也许正因为不

时梦见狄利恩,他的身心才能得到平衡,才能沉稳的处理生活上大大小小的难题和挑战。

这一定是神的旨意!

相信神也会让他找到他的艾西思。

「梅尔老师,早安。」见巫师梅尔已经出现在旅馆饭厅,雷纳特不好意思地咧开了嘴。

黑色长发束起垂在颈後的雷纳特,由原本起床时不羁的模样转变为俐落英挺。

望着爱徒,巫师梅尔在晨光中闪耀着奇异光泽的瞳孔不禁柔和了起来。

「先用餐,等会儿我们就出发去见两名关键人之一的凯贝罗滋。」

「关键人?」雷纳特看了眼梅尔面前的羊皮纸,上面写满只有巫师梅尔可以领会的古老咒文──神的谕示。

「是的,关键人会引领着我们完成任务。」低沉的沙哑嗓音缓缓说。

雷纳特蓦地咧嘴一笑。

巫师梅尔可以接收到神的指示。而他,却有准确度极高的预感。

这两名能帮助他重新封印魔神的关键人,和他将有着深深的牵连…其中,会有这一世的艾西思吗?

尽管是这麽重大的任务,不该心有旁骛,雷纳特还是忍不住兴奋不已。

「雷纳特,别分心了。」巫师梅尔立即敲了敲他的头。

「对不起,老师。」雷纳特笑容微,收拾起兴奋的心情,撕了片骨瓷盘上的黑麦面包。

怎麽好像一离开规矩严谨的宫廷生活,自己就变了?想着自己这几天的行为,他忍不住觉得好笑。

不过,变得怎麽样都没关系,只要别像前世时的自己,那个使尽方法还捉摸不住艾西思的狄利恩一样莽撞笨拙

就行了。

这一世就由他来掌控节奏。

他定要牢牢捉住艾西思!

在人类世界里只有南北两块大陆,北方大陆是奇格朗帝国,南方则是圣斯贝尔王国;而海洋上一些大大小小的

岛屿则分别属於两国所有。

两个国家一向关系和睦,然而,自从奇格朗帝国教宗破坏封印召唤了魔神塔克丝,世界的平衡便遭破坏,整个

奇格朗帝国几乎要被魔族侵占。

为了阻止魔神塔克丝摧毁世界的野心,守护神与魔神激斗,结果两败俱伤,现在仅存的神都暂留在圣斯贝尔王

国境内。

黑暗导致的不平衡於是缓慢扩大。

其实神已知这一切的悲剧会发生。

一切的一切,都将依循悄悄启动的命运之轮转变。

首先,神的指定者之一──雷纳特,透过巫师梅尔在月圆之际祭祀占卜所得到谕示,离开了安全庇佑他二十一

年的城堡。

现在一行人来到子爵府邸,神所指示的第一个关键人所在。所谓的关键人,是将会推动命运之轮运行的人,其

中一个是只有十六岁的贵族少年,凯贝罗滋。

雷纳特一见到凯贝罗滋,视线就像定住了般,完全无法移开。

金发碧眼的凯贝罗滋拥有少女般奶油色的细致肌肤,稚气可爱的脸颊上淡淡泛着红晕,樱桃小嘴散发着纯洁的

气息,长长的睫毛下是蓝绿色眼眸……

既神秘又漂亮……

是艾西思吗?虽然长相不一样,但感觉上好像…可是他真的会那麽幸运吗?

「殿下您好,我是凯贝罗滋,很高兴有这个荣幸陪您前往奇格朗帝国。」凯贝罗滋眼中灿烂的流光像是被阳光

照耀的蓝天,悦耳的声音让人的心也跟着歌唱。

单纯乾净的气质,虽然和梦里的艾西思不同,却还是相当惹人怜爱。

雷纳特回以最温柔的笑容。

「我才要感谢你的帮忙,你放心,路上我一定会照顾你的。」

彬彬有礼的帅气王子让一旁的子爵满意的点点头。

「那就麻烦王子殿下了,凯贝罗滋才十六岁,还请殿下多担待些。」子爵微笑地道。

「我一定会安全地将凯贝罗滋送回来。」雷纳特从容笑说,眼底净是自信神采。

「我信任王子殿下。」

才十六岁的小儿子竟然要到遥远的奇格朗帝国帮忙打击邪恶的魔神,教他怎麽不担心?但他就是相信王子殿下

一定可以成功达成任务,将凯贝罗滋平安地带回。

比起其他王子,雷纳特总是能如此轻易赢得别人的信赖。

天生拥有不凡灵力的他,英姿焕发,五官俊美,浑身散发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第一眼就让人觉得可靠。而他

随和恬淡的性情使得举止也充满迷人的男性魅力,少女们往往见了他率性的笑容、深邃的眼睛,心就从此迷失

尽管是这麽受欢迎,雷纳特心中却只有艾西思的身影存在。

直到今天,他遇到了美丽纯洁的凯贝罗滋……

他们真的能够像梦中的艾西思和狄利恩吗?

雷纳特心里虽然热切渴盼,但冷静又敏锐的他并没有被一时的兴奋冲昏头。

因为他知道自己和狄利恩一样,一旦决定爱了,绝对义无反顾──

搭上魔法师运用心灵力量驱动的蓝色魔法飞船渡过弥漫沼气的月海地区,才十六岁的凯贝罗滋一直好奇地四处

张望。

雷纳特忍不住微笑。

惹人疼惜的凯贝罗滋,和自己最小的弟弟一样年纪,如果真的和他谈起恋爱不知道会不会怪怪的。

不过,他那头金发真的好漂亮啊……

「唉。」卷好羊皮纸,梅尔轻叹口气。

没有任何神的奇格朗帝国,邪恶力量越来越强大,神的谕示在这里受到的干扰也更加严重,他们得赶紧找到另

一个关键人尼索斯才行。

轻轻震动了一会儿,魔法船在降落坪停下。由於两国之间往来的管制非常严格,他们花了一些时间才通过关卡

,进入奇格朗帝国最南边的老旧城市「菲兰城」。

触目所及,环境、交通杂乱,房舍古老失修……雷纳特皱起了眉。

这里大部分的人都是粗布旧衫,袒露着上身的只有被铐上铁的罪犯以及明明已经瘦得只剩皮包骨、还不断被官

吏吆喝的奴工。

他们依照巫师梅尔的指示往东方走去,果真看到一条狭窄的防火巷。

潮泥泞的防火巷,即使在白天里还是一片幽暗,令人感觉相当不愉快。

「我进去问就好。」在凯贝罗滋皱着眉踌躇着不想进去时,雷纳特先开口。

说不定会遇到什麽危险,而雷纳特不愿意让他冒险。

走进里面,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顶多偶尔有几束光线从细缝中射下,不过也没什麽大作用。雷纳特谨慎地避

开杂物堆、水洼,随着巷子转了个弯。

真奇怪,尼索斯在这里能够做什麽?

突然,前方光影幽微晃动,雷纳特看到两道身影紧贴在一起──较纤细的那个人被压在墙上,另一个则感觉激

动的扯着他的衣物,而那两个人都是男的。

可能都是男人,所以他们才会选择在这种幽暗阴的地方约会吧!转开视线,他理解地笑了下。

那就不打扰了!他大步一跨想快点越过他们,倏地一道灵感涌上。

没办法,他不是故意要破坏他们的兴致。

雷纳特硬生生地转过身,「请问是尼索斯吗?」

他的音量不大不小,刚好足以让纠缠在一起的人迅速分开。

随即,一双怨怒的眼光投注在雷纳特身上,让他不禁苦笑了下。至於那道应让是属於尼索斯的眼神,则是有趣

大於厌恶。

「你找我有什麽事?」原本被压在墙上的青年轻快地问。他纤细的身材比起一般二十来岁的青年算是瘦了点。

雷纳特再一次佩服自己准确无比的灵感。「我叫雷纳特,我们可不可以到外面谈?我还有一些朋友在外边等。

「你想做什麽?」另外一个男人酸味极重地问着。

「我再找你,我的生意上门了。」尼索斯拍了拍那个男人,语气有些冷淡。

「尼索斯,你一定要来找我。」男人握住尼索斯的手,感觉有点可怜。

雷纳特微笑,先行转身走开。

真巧,第二个关键人和他同样都喜好男色,不过,他好像很强悍哪!

到了巷口,明亮的光线齐聚,他转过身──迷失在一双紫色眼瞳的妖冶光芒里!

好美!彷佛不是人类拥有……

尼索斯那双紫眸在飞扬的柳眉衬托下更显绝艳魅惑,雷纳特赞叹地望着他。然而,当他看到尼索斯嘴角的冷笑

,他的理性顿时恢复正常。

唉,被看肩了。他是怎麽了,一而再地被美色迷惑?

「看够了吗?你们是从圣斯贝尔来的,而且还是贵族对吧?」尼索斯眼神锐利地睨视众人,最後,将视线停在

雷纳特身上。」

黑眼黑发的帅哥正对他的味,可惜身边多了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扫兴。

「怎麽样?奇格朗的贫困有没有让你们大开眼界,让你们对自己的国家感到骄傲?」右耳戴有一只红色的珠状

耳饰,深褐色短发凌乱不羁,粗布上衣与长裤蒙着灰尘,使他整个人看起来颓废落魄又浪荡,说话语气自然和

谦恭礼貌沾不上边了。

众人一阵错愕。

「你这人真刻薄!」性格最单纯的凯贝罗滋冲动地骂道。

小姑娘脾气还真大。「我伤到你自以为善良的同情心了?」尼索斯咯咯笑问,迷人笑靥散发惑人的魅力。

雷纳特深深地凝望着他,漾着笑意的紫色眼瞳让他移不开视线。

尼索斯、凯贝罗滋,谁才是艾西思的转世?

「我们先找个隐密一点的地方坐下来。」梅尔沉稳地开口。

「我知道一个地方,不过,女人不能进去。」尼索斯挑地看着凯贝罗滋,他一向最讨厌小鬼,尤其是这种温室

的娇贵小妞。

「我是男的!」凯贝罗滋气道。无礼的男人!这种人怎麽会跟他同样是关键人?

「真的假的?」说着,尼索斯冷不防地摸了凯贝罗滋的胸部一把。

他的举动让在场所有人皆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种每辱……凯贝罗滋气得浑身发抖,伸手拔剑的动作却硬生生地被雷纳特压下来。

「请你以後不要再做出这麽无礼的举动,幸好凯贝罗滋是个十六岁的少年。」雷纳特觉得尼索斯似乎不太懂得

尊重人,他无力地抿了下嘴,才又继续道:「你不要随便欺负他,带我们去你说的地方吧!」

大哥哥出马喽!尼索斯笑着看了雷纳特一眼才转身往左边走去。

叹口气,雷纳特率先跟上。

那双紫色眼睛像猫一般任性。没想到第二个关键人竟然这麽刁钻……
 
 第二章

不多久,他们来到一间极简陋的酒馆。

没有任何装饰,彷佛已许久不曾打扫,这里可以说是毫不起眼的地方,里面却是人声鼎沸、几乎客满。

「唷,尼索斯,钓到金主啦?发了可别忘了我们啊!」

酒馆里许多人见他们进来都好奇的看着他们,热络地和尼索斯打招呼,尼索斯也豪爽的和他们谈天说笑。

瞧着这样一个纤细的青年周旋在粗壮的男人之间,雷纳特不禁微扬起嘴角。

看来,尼索斯刻薄的个性只针对他们这些贵族而已。

「这里这麽多人还说是隐密的地方?他到底在想什麽?」凯贝罗滋不满地紧蹙着眉头。脏乱、嘈杂的环境让他

浑身不自在,他连桌子都不敢碰一下,眼睛更是不敢乱瞄。

尼索走回来时,手上多了几盘小菜。「我们老板娘请的,说是要你们这些圣斯贝尔贵族吃吃看不用花大钱就吃

得到的海味珍馐。这是奇格朗的特产,爪鱼跟石菜。」

精力充沛的尼索斯虽然也和男人恋爱,却丝毫不娘娘腔。雷纳特发现自己无法将视线从尼索斯身上移开。

「帮我谢谢老板娘。」雷纳特爽朗一笑。

因为笑意,雷纳特坚毅性感的唇瓣显露出些许的孩子气,深邃的眼眸也不若平时的锐利机警。

尼索斯看了他一眼,然後耸耸肩。

真是莫名其妙!

他干嘛因为他的笑容而心神不宁?不过是俊俏了点而已,他可是个讨人厌的贵族耶!

偏偏,一贯对贵族的厌恶也制止不了他心里莫名的骚动。尼索斯不喜欢自己这种反应,他向来是不会对任何人

动心的。

皱了下眉,尼索斯语气略带烦躁:「你们有什麽事就快说,我可不是来陪你们吃饭的。」

「抱歉。」雷纳特点点头,神色一正:「我们是想请你和我们一起前往『维多城』封印魔神塔克丝,为了不让

魔神休养生息之後卷土重来毁灭世界,我们需要你,因为你是神所指示的关键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