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男配攻略手册——暮词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来宠: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来宠/你是我微甜的光》作者:袖侧 文案:杜绡惊讶:“原来你有车?那为什么还每天坐地铁?”石天耳朵红红,别过脸去:“为了每天看见你……” 你说自己淹没于人海可我于人海中依

  又走了一个时辰,看天色不早,苏白准备下山。

正在这时,山林中传来几声异响,听觉极好的她知道这是野兽的脚步声。

  苏白找了一处杂草多的地方藏身,想埋伏一下,可是她没料到雨后空气中的腥味浓重,让野兽的嗅觉一下子变得灵敏起来。

  而朝她逼近的,也不是一只两只像以前那样的小兽。

  她听着重重的脚步声,意识到了危险性,更不幸的是天色逐渐昏暗了下来,她若再不赶快下山,她今晚可能就是那群野兽的囊中之物了。

  她不敢耽搁,但也不敢轻举妄动。

  眼见着两只中等体型的棕熊靠近,她从草里迅速发出两根毒箭,刺进棕熊腿部。

  可惜那棕熊皮毛太厚,她的力道又太轻,这一举动反而让那些个野兽发现了她,向她攻来。

  苏白在发出毒箭的瞬间就使用轻功逃跑,她本应往山下跑,可那边的方向全是迅猛的野兽,她只有往反方向跑。

  苏白觉得这是她此生最快的速度了,往后望了一眼,竟还有一只猎豹对她穷追不舍。

  不过好在,只有那一只。

  她趁着体力还没透支,转身想杀了那猎豹,但速度终究还是慢了。

  ‘嘶’的一声,那猎豹猛的冲向苏白,咬上她的肩膀。

鲜血瞬间染成殷红一片。

  苏白眼前一虚,那种钻心刻骨的疼痛让她差点晕死过去。

  但她知道她不能死,她拼尽全身力气举起匕首向还咬着她肩膀的猎豹狠狠刺了下去,朝那猎豹扎了几刀,确定它死了之后,苏白才放松下来。

  她望了望自己的右肩,那里活脱脱被扯下了一块肉,血肉模糊,看着很是血腥。

  换做一般人怕是早晕了,好在苏白心理和生理承受能力都非比常人。

  她撕下身上的裙布,一只手有些困难地做了包扎。

  她看着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色,和她此处所在的松子山顶,她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想想对策,可是身上伤口失血过多几度让她昏厥。

  怎么办?  苏白的脸色越来越惨白,她死死咬住下嘴唇,在思考着这个世界是不是就任务失败?  她几经周折也没能见到慕良,还弄成了现下这般处境。

  人一旦濒临绝望,就会想很多。

  苏白不是个矫情的人,她的性格一向果决理性。

  但是这一瞬间她突然无比感慨那些文中的女主角,在生死之际总会有英雄救美的情景。

  可是她不是,所以哪怕身处绝境,她也只有靠自己。

  但是苏白有一个缺点,不到黄河不死心。

她喜欢赌,赌一个可能性。

  就比如此刻,哽着最后一口气,也在赌慕良会不会出现。

  或许老天今天心情不错,可怜她。

  她赌赢了。

  几声极轻的脚步声,落至离她一尺开外的草地上。

  苏白咬牙忍着痛抬头看他,他一袭青衣,立于白月之下,美如画中仙,神圣而不可侵犯。

  神色清冷,目光浅浅扫过她,停于她肩头的伤口。

  苏白很想开口说一句“你终于来了”。

  可声还没发出,便昏了过去,在昏过去的那一瞬,她听到他用淡淡的声音说了句:  “你是谁。

”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是新人一枚,喜欢尝试各种风格,欢迎大家评论和建议,蟹蟹阅读!第2章 清冷神医2  苏白想,这世上能对将死之人说出这三个字的,除了慕良那等没心没肺之人怕再找不出第二了个。

  虽是没心没肺了些,不过她还是很感激慕良没有对她置之不理,让她曝尸野外。

  苏白醒来这日,是慕良救她回来的第三天。

她望着这用竹子搭建的竹屋,心里感叹到不愧是清心寡欲的人。

  “醒了。

”  平静却又带着疏离的声音打破了苏白的出神,她起身看向进屋的慕良,他依旧神色自若,目光没看她一眼,甚至让她怀疑刚才是她幻听。

  苏白清了清嗓子,轻声回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  慕良坐在另一侧书案上,拿了本医书随意翻看,说道:“不必,打发时间而已。

”  苏白默,敢情他救她就是为了打发时间,也是,这符合他的性格。

  “你是谁。

”慕良又问了那句话。

  苏白从床榻上下来,整理好衣衫,走到他书案前轻轻跪下说道:“公子,小女子名为苏白,此番上松子山就是为了找寻公子学习医术,无奈遇到野兽,有幸得公子相救,恳求公子留下我。

”  慕良翻过几页医书,又放置一旁,换另一册,无意回她一句:“我不缺徒弟。

”言辞间毫无留她之意。

苏白还想说什么,他又开口:“你的伤好得差不多,今日就离开吧。

”话毕,便拿着刚才看过的几本医书出了房门。

  苏白料到他不会轻易留下自己,毕竟任谁都不会留一个陌生人在自己身边,更何况清冷如慕良呢。

  苏白当即跪在竹屋前,她知道没有任何东西能让慕良动容,除非他觉得那个东西很有趣。

她不知道她的这种行为是否能感动他,不,应该说是否能让他觉得有趣,但是,她知道她必须要留下来。

  慕良回屋时见她跪在屋外,也没说什么,径自走进屋内。

  不得不说,苏白在忍耐力和毅力这方面真的很厉害。

不吃不喝跪了三天三夜,也没有放弃的打算。

  但三天三夜也是极限了,她总归是人。

  终于第四日清晨,慕良推开房门,说了一句:“我不喜欢别人死在我屋前。

”神色依然平静,看不出喜乐。

  “恳请……公子……留下我。

”面色苍白,身型不稳的苏白仍旧坚持。

  慕良看了她一眼,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看清她的容貌。

不吃不喝的三天让苏白整个人看起来很虚弱。

  许久,他道:“我不缺徒弟。

”  苏白心下一凉,却又听见他说:“不过药人却是缺一个。

”  苏白立刻答道:“我愿意,只要公子愿留我,我愿做公子的药人。

”  事实证明,这所谓的药人果然是慕良的又一打发时间之事。

  “过来。

”这是慕良每日让她试药的时候。



自从答应了他做他的药人,苏白便每日都要吃下一种药材。

运气好呢,是无毒或者补药,运气不好呢,便是□□,再不好呢,便是剧毒,类似七步散还有五日绝命丸之类。

通常她若吃下了□□,慕良便一脸平静地观察她的症状,再给她喝下解药。

  这种煎熬,苏白久而久之竟然习惯了。

而当药人这种生不如死的事也带给她一个好处,就是让她的身体变的抗毒了,虽不至于百毒不侵,但一般的毒都是不解自化。

  她与慕良在这竹屋了过了许久的时日,久到她以为慕良已经接受了她。

  这一日,慕良拿着银针和一碗药汁走进来。

  苏白看着他,疑惑问道:“公子,这是?”  “试药。

”慕良看她一眼,顺便坐下,并示意她坐在一旁。

  苏白看着那银针,心想慕良该不会是要针灸吧。

未等她多想,慕良又道:“把袖子拉上去。

”  苏白乖乖照做,她可没心思去在意什么儿女授受不亲,她只希望这次慕良不要太折磨她。

可惜,她的愿望又一次落空。

  慕良神色淡淡,伸手拿起一根银针,放入那药汁里浸了一会儿,便拿出朝着苏白那白净的手臂扎了下去。

  “嘶”苏白倒吸了一口凉气,咬住下唇。
我脑内的哲学选项——黄泉: 《我脑内的哲学选项》作者:黄泉二三 文案:苏阳有个别名,叫苏日天。这个称号的由来,是在她上小学二年级那会儿。当时,学校国旗下讲话,教导主任按着她的脑袋,要她在全校师生面前,为她“不敬师长、藐视校规”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