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侦探游戏[角色扮演]——花飏若翛

我脑内的哲学选项——黄泉: 《我脑内的哲学选项》作者:黄泉二三 文案:苏阳有个别名,叫苏日天。这个称号的由来,是在她上小学二年级那会儿。当时,学校国旗下讲话,教导主任按着她的脑袋,要她在全校师生面前,为她“不敬师长、藐视校规”的

”  “柳繁星啊,现实中和节目中一样的,从来都是眼高于顶的模样。

”有其他老师补充道。

  “她刚来刘教授就出事了,还顶替刘教授上节目,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  ……  董淳一道了声谢就领着几个人出了办公室,而老师们的话题并没有停,还在纷纷说着柳繁星的事。

  几个人走出教学楼,陈雷忍不住吐槽了句:“我也觉着有猫腻!”  张可可却是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说:“走后门的真的只有我一个!”  看张可可这么认真,段小海“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接着其他人也跟着笑了。

  张可可眨巴眨巴眼问:“笑什么啊?”  董淳一抿嘴:“说不定人家走的是前门呢?”  柳繁星的空降,官方说法是排名靠后的顶上,或许这就是真正的原因。

存在的猫腻并不是指她走后门,而是……她如何上来的。

刘能出事,是否就和柳繁星有关呢?  刘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现在又是如何?  刘能和柳繁星同一个院校,为何后者对于前者的状态毫不知情?或者,是知情的,只是不愿意告知他们。

  柳繁星又为何断了和他们的联系?  网上那些她针对谢阳的言论,是真的吗?  ……  突然之间,有了很多的问题。

  而这些问题的答案,是否会在刘能的家中得到。

  一切,都在路上。

第131章 13.3  刘能住址离学校并不远,走路半小时的路程,开车最多十分钟。

几个人打了个的,直接报了刘能所住的小区。

下了车,对着地址找到了楼栋,上楼按响了门铃。

  没过多久,门被打开了。

开门的是个中年女人,身形瘦弱,满脸憔悴。

看到门口站了好些人,微微怔愣,开口问道:“你们找谁?是有什么事吗?”  “我们找刘能刘教授。

”董淳一礼貌地回答,“我们是他的朋友。

”  女人很仔细地观察着五个人,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她对他们点点头,然后让开身子将他们请进门。

  屋内有些杂乱,似乎很久没有整理过了。

女人不甚在意,让几人随便坐,然后倒上了茶水。

  “我见过你们的照片。

”女人也寻了一处坐下,温和地说,“你们是侦探比赛的玩家吧。

刘能退赛这么久了,难得你们还记得他。

”  女人的话里有些伤感和无奈,更多的是隐忍。

没人知道她在隐忍什么,但可以看出她很用力在遮掩什么情绪。

  “您是刘教授的夫人吧?”陈雷问,“我们已经有很久没见过刘教授了,他现在是在……”  刘能话还没说完,女人的眼眶已经红了。

她睁大了眼,吸了吸鼻子,说:“老刘在医院。

”  “啊?”张可可吃惊地问,“刘教授怎么了?”  段小海几乎和张可可同时问出口:“刘教授没事吧?”  其他人也纷纷关切地看着女人。

  女人摇头,对几人安慰地笑:“没事,就是气血冲上头了,休养几天就好了。

”  说是这样说,但女人的眼彻底湿了。

  董淳一微蹙着眉,他大概知道眼前的人在忍什么了。

虽然她对他们笑,但她却很难过。

她在忍,但她的悲伤大过她的忍耐力。

  他凑近女人一些,用最诚恳的语气问:“嫂子,能告诉我们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董淳一这一问,像是打开了水库的闸门,眼前的女人终是忍不住嚎啕大哭。

  这是这些日子来,女人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哭。

六个月了,她一直忍着忍着在忍着,而这一刻,有人关切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了。

  哭过以后,女人给几人说了这半年的事。

  这件事,还要从二月中旬说起。

  那天,刘能刚抽完第三案的角色卡回家,收到了一条来自“女儿”号码的短信。

  ——刘能,你女儿刘婳馨在我手上,退出《全民侦探游戏》比赛,你的女儿就会安然无恙。

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我这就不是绑架,而是杀人。

  一开始刘能并没有相信,只认为是谁的恶作剧。

不过出于安全考虑,她拨通了女儿的电话。

电话一开始无人接听,但后来干脆关机了。

  虽然和女儿的关系不亲睨,但对方从不会没事挂他电话。

刘能有些急了,打电话给老婆让她联系女儿的好朋友询问情况,自己则直接奔去了女儿所在的大学。

  一切的噩梦,就从此刻开始。

  女儿十二月后就没来上课了,给学校交了张病危单,说要请假治病。

而老师称,当时是有家长陪同的,所以校方才批了假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