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侦探游戏[角色扮演]——花飏若翛

我脑内的哲学选项——黄泉: 《我脑内的哲学选项》作者:黄泉二三 文案:苏阳有个别名,叫苏日天。这个称号的由来,是在她上小学二年级那会儿。当时,学校国旗下讲话,教导主任按着她的脑袋,要她在全校师生面前,为她“不敬师长、藐视校规”的

如果我没猜错,你和他……”谢阳点到而止,她看到乙满脸的羞愤和耻辱,也看到了甲的气愤和怨恨。

诶?甲竟然没有吃惊?也就是说,她知道?  谢阳想了想,继续试探:“你应该是在被他灌醉的情况下,和他发生的关系。

事后,你懊恼不已,并不想和他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是他……却缠着你不放,说些低俗下流的话,让你羞愤难堪。

”  “够了!”看着乙开始落泪,甲气愤地喊了出来。

  她指着谢阳说:“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有什么证据?”  “她的表现,就是证据。

”谢阳说道。

  缄默,乙开口:“你说的没错,我和他是有那么一段事,但能代表什么呢?”  “他零钱上有未干的指甲油,说明你和他有过某种交易,是你帮他买的茶?”  “没有。

”乙否认。

  “我刚看到办公桌就觉得奇怪,为什么这杯里有茶,但桌上却没有茶叶。

桌面这么乱,一定是你拿走了吧?”  乙看了谢阳一眼,然后又垂下头。

  谢阳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麻烦去看一下,这位的办公桌和手提包,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

”  工作人员立刻会意,马上就去了。

  谢阳睨了眼甲,对方沉着脸,气压极低。

她干脆坐下,手肘抵着办公桌面托腮思索。

  不一会儿,工作人员回来了,果然在乙的包中发现了小罐茶叶。

谢阳打开,果不其然,里面的茶叶混合着白色粉末。

  “确认乙是杀人凶手吗?”看证据都找到了,工作人员向谢阳确认。

  谢阳笑了笑,就在工作人员以为默认后,她突地来了一句:“不是她。

”  工作人员睁大了眼,不解:“啊?不是找到证据了吗?”  “有在她那里找到指甲油吗?”  工作人员摇头。

  “我说了,红色不适合你。

”谢阳看着乙,一字一顿地说完,又挪开视线解释,“一个不化妆的人,为什么会突然擦指甲油呢?难道就是专程为了在钱上留下证据等人抓?我想,是为了掩饰真正的凶手吧。

”  谢阳的视线缓缓转向甲,说:“我之所以也留下来甲,就是因为……她的指甲油,也是新涂的。

而且右手小拇指上的颜色比其他的要深,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是又涂上了一层。

而乙的,完全就是新涂的,完全没有被磕掉的痕迹……所以……”  谢阳双眸紧盯着甲,继续,“零钱是你给死者的吧?”  “茶叶,也是你的杰作。

”  “我刚刚观察了下,你和乙的关系很好,而你也知道她和死者的事。

所以,你为了替自己的好姐妹出气,从而起了杀心。

”  甲还要再说什么,谢阳却不给她机会。

  “其实,我早就看到直接证据了。

”  甲愣住,谢阳拿起她的右手。

  “在你的指甲上。

”  那右手的尾指上,小小的指甲盖,浓重的红色中混了几粒白色颗粒。

  细小的颗粒,如同空气中的尘埃。

  微不可见,但却有人一眼就看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  2018大吉大利,新年快乐!《明星大侦探》今天也有播,开森!新文开坑,一次三更。

感谢大家的支持,新的一年,祝我们都心想事成,天天开心! 第2章 0.2  0.2  果不其然,在甲办公桌下的垃圾桶内,发现了包有白色粉末的油纸。

而其电脑浏览器历史中,也有搜索毒.药的痕迹。

  谢阳确认甲为凶手,华越方宣布破案成功。

而乙,虽然不是凶手,但其应该知晓甲的所作所为,还企图为其顶罪。

算不上共犯,却也是知情不报者。

  试验完成,工作人员领着谢阳前往临时休息室。

  “请谢阳小姐稍作休息,稍后策划会来与您详谈。

”工作人员在休息室门边侧身,微笑着说道。

  这意思是不同她一起进去了。

  谢阳朝她笑笑,转而伸手握住把手,推门而入。

  临时休息室,是华越的待客室。

有沙发有电视,有喝的也有吃的。

谢阳进去的时候,沙发上已坐有一人。

  是个男人。

  年轻英俊的男人。

  谢阳的角度看去,入目的是对方的侧脸。

线条硬朗,眉目如画。

听见门口的响动,对方睨眼看来,四目相对,谢阳心突地跳了跳。

墨一般的眼睛,如同暗夜,但其中星光点点,缀满繁星。

  对方起身,朝谢阳走来,微笑,伸手。

  “你好,我是董淳一,二十八岁。

”  清朗的声音,如同溪水潺潺。

  谢阳咳了咳,收回飘远的思绪,回握他的手,礼貌地说:“你好,我是谢阳,今年二十五。

”  “我知道。

”董淳一咧嘴,下巴朝电视的方向指了指。

  “啊?”  谢阳不解,随着他的视线看去。

  电视荧屏上,显示的并不是哪部火热的电视剧,而是……办公区域各个角度的摄像画面。

  “哇,好大啊!”  突地,有声音闯入。

  女人的声音。

  谢阳微愣,转而环顾,房间里除了她只有董淳一。

所以这个声音是……  她看向电视屏幕,果不其然,画面里出现了一位年轻的女人。

对方被工作人员领进区域,正满脸兴奋地左看右看。

  这么说来,刚刚她在那片区域的所作所说,都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看见听见了?  这也就是,他说“我知道”的原因?  “我的职业是药剂师,你呢?”董淳一坐回沙发,拍了拍身边的,示意她也坐。

  谢阳在他身边坐下,回道:“写小说的。

”  “哦,作家。

”董淳一眉梢微挑,看着她歪了歪头,“悬疑小说?”  谢阳不好意思地摆手:“都是无稽之谈。

”  “没有啊。

”董淳一指了指电视,说,“刚才你破案的过程,我都看到了,很棒。



“谢谢。

”  “不用这么客气,以后我们会相处很长一段时间的。

”  谢阳这时才反应过来,在她旁边的,应该也是《全民侦探游戏》的参赛玩家。

  “我和你的试炼案件不一样。

”董淳一缓缓开口。

  谢阳看向他时,他已经眯了眸子。

  “瞧,她的,也不一样。

”  “其实也可以想到,办公区域那么大,每个办公桌都有存在的意义的。

”谢阳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是啊。

”董淳一没看她,继续盯着电视屏幕,“我们的案件虽然不同,但似乎……也有所关联。

”  “有关联?”谢阳饶有兴趣地问。

  董淳一手拖着下巴,答她:“甲和乙不止是好姐妹,而且都还是……受害者。

”  “什么?”谢阳蹙眉,“都是受害者?甲也是?可是刚刚……没有任何证据关联啊……”  “你的案件是没有。

”董淳一说,“但我的有。

”  他清了清嗓子,继续。

  “我的案件死者是公司的八卦集中者,手机里都是些八卦照片和视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