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盛世情关系列)——冬向

第一章


  十年前──

  小威环抱着盛克珑的颈、亲吻他的唇。「珑哥哥,好喜欢你。」

  「小威,我也好喜欢你。」

  盛克珑神情哀伤地抚摸小威的脸颊,「以后可能没有空来看你。」

  「为什么?」小威嘟着嘴问。

  「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忙,可能没有空来。」

  「哦!」小威天真地偏着头问:「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

  「不知道。」盛克珑爱怜地磨蹭着小威的脸。

  「珑哥哥,你会来看我吗?」

  「有空就来看你。」

  「一定喔!」

  「嗯,再见了,小威。」

  ### ### ###

  一大早──

  盛克珑刮了十几年的胡子,今早却因为心神不宁把脸皮刮破了,还好只是一小道伤口、流了少许的血,血止了之后便看不出刀痕,不然就很糗。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下楼吃早餐时还在楼梯口绊倒,幸好赶紧抓住扶手才不至于摔得四脚朝天。

  今天是怎么了?

  为什么他的心情如此浮躁。

  没有特别的事,却心神恍惚、胸口郁闷,做起事来心慌意乱、错误百出。

  好诡异!

  他总觉得好象有什么催促着他赶快出门,但又没有什么事亟须他去做。

  他想着今天的不顺心,耿耿于怀地走到玄关,正欲出门上班,他的小侄子却突地叫住他。

  「小叔、小叔!」

  盛又麒从楼上急急地冲下来,上气不接下气地拉住盛克珑。

  「小叔,我跟你说……」盛又麒因跑步下楼,所以说起话有点喘。

  「在家里不要大呼小叫的,做事情不要莽莽撞撞,跟你说多少遍了。」盛克珑往他头上一拍,喝令道:「站好!要说什么好好的说。」

  盛克珑正因早上的事而郁闷,再加上上班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他却又来参一脚,所以显得有些不耐烦。然而再怎么心情烦躁、上班来不及,他也要纠正他。

  被盛克珑一吼,盛又麒立刻抬头挺胸、立正站好,但他心里却嘀咕着,只不过叫了他,就被训一顿。

  心里虽然埋怨着,但是对于盛克珑一板一眼的生活态度,盛又麒是敢怒不敢言。毕竟父母早逝,他们四个兄弟都是盛克珑拉拔长大的,他等于是他们的第二个父亲。

  而盛克珑不知是因为责任心比较重,还是因为他们是男孩子的关系,跟同学的家庭相较,盛克珑对他们兄弟的管教比一般人更严格。

  他的三个哥哥就是受不了盛克珑的严格纪律,目前「逃亡」在外、不愿意住家里,只有他因为年纪小逃不了,只好乖乖认命待在家里,接受小叔的「谆谆教诲」。不过……他的安分总是撑不了太久。

  「小叔,很累。」盛又麒松懈下来,噘嘴咕哝着:「在家里不要这么严肃。」

  小叔真是的,又不是在上军训课,干嘛这么认真。

  「要养成习惯,到外面才会自然流露优雅的气质,知不知道?」这些小鬼老是教不会,盛克珑气怒地道。

  今天一早就诸事不顺,已经够烦了,他又来搅和,这让他的心情更是恶劣。

  盛又麒不服气地道:「我又没有很粗鲁。」

  谁说他没有气质?同学都说他是最有气质的美少男,可以媲美威廉王子。

  「对你们严格是为你们好。」他们就是不知道他的用心良苦,盛克珑感叹父母难为。

  「你就是脾气不好,所以才到现在都交不到女朋友。」

  「什么!你说什么?」他敢讲他脾气不好?盛克珑怒瞪着他。

  「啊!没有啦!」盛又麒缩着脖子表示害怕,心里却不服气到了极点。

  ### ### ###

  自己会交不到女朋友还不是他们害的,盛克珑在心里生着闷气。

  十年前,他的大哥盛克璋不知是不是嫌他的日子过得太清闲了,在他大学毕业典礼当天,送给他四个孩子当毕业礼物。

  就在他大学毕业的当天,他的大哥和大嫂出车祸去世了。

  因为他是四个孩子唯一的亲人,又因为他到大学毕业前的生活都是靠大哥资助,所以他不能放下这四个孩子不管。

  而他的大哥也真会生,生了四个难养的小孩,他们各有各的个性,但四个孩子虽然个性不同,却都被他管教得服服帖帖。

  环境造就一个人,原本轻浮的他会变成今日严肃的个性也是因为这样,他希望能给四个孩子做好榜样。

  为了教导他们,他的脾气有时候会无法控制地变得暴躁,所以盛又麒才会说他脾气坏、交不到女朋友。

  其实,大哥出车祸后留给他的后遗症,是让他不想结婚,只是这个想法他没有对四个孩子说起过。结婚之后就有家庭、有小孩,就会有后顾之忧,万一他也像大哥一样发生意外,他的孩子谁来养?

  况且,「盛世集团」是大哥辛苦打拼而来的,他不想让大哥的事业毁在他手上,所以也暂时不想谈论婚事。

  目前他只想好好经营大哥留下的事业,等四个孩子大学毕业后,他就可以把盛世集团还给他们。

  只是他们好象无意接管公司,老是有志一同的说公司到他们手里可能会被搞垮,一切交给他就好。

  他想是他们还小、没有野心,总有一天他会把该他们的还给他们,自己就可以享清福了。

  这是他的梦想。

  「你要说什么快说!我上班来不及了。」盛克珑站在玄关处,照着镜子观看早上脸颊刮伤的地方,看看伤痕是不是很明显。

  「你仔细听好,这可是关系到你一生的幸福喔!」盛又麒慎重其事、口气严肃地说。

  盛克珑从镜子前转头白了他一眼。

  「好啦!我讲重点。」盛又麒畏惧地缩着头,被盛克珑一瞪,他的手脚都发软。

  「快说!」盛克珑不耐烦地双手抱胸。

  「我用计算机帮你算了一下,今天你会有红鸾星动的好事。」盛又麒得意地仰头。

  有这种好康的事,他当然要赶紧禀报,小叔一定会奖赏他。

  盛克珑怒瞪他,「这叫什么好事!」根本是麻烦事。

  「当然是好事,我是提醒你要多注意身边的人。」盛又麒像是一个老谋深算的道士般,露出精明的神情,他又接着说:「今天你最好多注意周遭的女人,如果碰到喜欢的就赶紧跟她讲话,互相谈话就是认识的第一步,说不定那个人就会成为你的老婆。」

  「计算机上面说得这么清楚,那它有没有说那个人姓什么?」盛克珑说着便向盛又麒逼近。

  自己都三十二岁了,交女朋友还要他这个小鬼来教吗?

  盛又麒感觉情况不对地后退,退到没路,他害怕地回答:「没……有。」

  盛克珑对他的话嗤之以鼻,骂了一句:「胡言乱语!」

  「我没有乱说,是真的。」盛又麒仍试图说服他。

  他被盛克珑敲了一记。

  「你有这种闲工夫就多读一点书,放暑假只知道玩。」

  「我没有玩,我是很认真的在研究计算机,这套软件很准!我是好心提醒你。」盛又麒遮住头,怕又会被打。

  「什么红鸾星动,无聊!」

  盛克珑根本不吃这一套,自己的心力早被他们四兄弟耗光了,哪还有力气去跟女人搭讪?

  「你要积极一点,免得老婆被别人抢走、自己遗憾终生,到时不要怪我没事先警告你。」

  「那真的要谢谢你──」盛克珑不是很爽快地拉长尾音。

  「你到底要不要相信?」

  盛又麒拉扯着他的衣服。

  其实还真的要信,也不知他是怎么研究出这一套星座加紫微斗数的算命法,他将之命名为「星斗神算」。

  上次他说他出门会遇到不愉快的事,果然,到公司后便有一大堆不愉快的事等着他,让他那一天过得很不痛快。

  不过,盛克珑仍嘴硬地怒斥他:「胡说八道!」

  「我说的是真的,今天你最好是看仔细一点、多注意一下,同学都说我算得很准。」盛又麒认真地表示自己并不是在瞎掰,因为这套星斗神算还为他赚了不少零用钱。

  盛克珑不悦地掐着他的脸颊。「既然这么准,你怎么不顺便算算自己未来的老婆是谁?」

  「你不是说我年纪还小,不可以乱交女朋友?」盛又麒故作委屈地道,盛克珑管得很严,规定要满十八岁才能交女朋友。

  「知道就好。」


 
  盛克珑不想再听他说下去,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后便准备出门。

  盛又麒不死心地开口:「说不定今天第一个跟你讲话的陌生人,就是你未来的老婆……」

  「闭嘴!你不要再帮我算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算我拜托你。」盛克珑真是怕了他。

  气死人!虽然不愿意相信他,但他的心里又有疙瘩。

  「不行,如果你一直找不到老婆,我会内疚。」

  啐!盛克珑不信地轻啐了一声。

  盛又麒不放心地提醒他:「你要记住喔!」虽然盛克珑对他严格了一点,但他希望他能找到一位貌美贴心的人跟他作伴。

  盛克珑没再理会他,径自穿上皮鞋出门。

  ### ### ###

  每天从家里到公司,盛克珑都是自己开车,这么公式化的生活,哪有机会碰到陌生人?

  到公司后,公事忙都忙不过来,有时还忙到忘了吃午餐,他哪有空闲跟人交谈?

  什么第一个跟他讲话的陌生人就是他未来的老婆?

  胡言乱语!

  无稽之谈、小孩子玩意,怎么值得相信?他最不相信这一套了。

  真有这么神,大家只要算命就好,也不必费尽心机追求女朋友,更不必愁没老婆。其实他不愁没对象,身材魁梧、脸庞俊逸的他,既没有女朋友,又洁身自爱不风流,是个无可挑剔的好对象,是商业界镶钻的单身汉。

  大家都在猜测会是哪个幸运女郎可以得到他的青睐,飞上枝头当凤凰。

  而围在他身边、竭尽所能地接近他的也大有人在,一些未婚的女士们,更是逮到机会便使出浑身解数,为的就是要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希望哪天他会注意到她们的存在,所以他根本不必愁没有女朋友。

  只是自己无意结婚就不想耽误别人,他总是跟每个人保持距离,让人猜不透他的意思。

  大哥把房子、车子、银子、孩子都留给他,只差没有送一个妻子给他,他对目前的生活已经很满意。

  况且,盛世集团和四个孩子已经够他烦心了,不需要再多一个人来烦他。

  目前单身的自己逍遥自在的,也满符合他大学毕业时的打算与梦想,等四个孩子长大了,自己就可以功成身退……

  啊!有一辆机车。

  来不及躲开了!盛克珑惊慌地紧急煞车。

  糟糕,撞到人了。

  这个人怎么会冒冒失失地从巷子里冲出来?

  盛克珑在心里责怪着这个冒失的人,车子骑出巷口时怎么不小心点?

  唉!自己也是有错,没有专心开车。

  做什么事都不可以轻忽大意,不然灾祸就会临头。

  上一秒的快乐就是下一秒的痛苦,乐极生悲便是如此。

  盛克珑坐在驾驶座上,冷汗直流。自会开车后,他一直都很小心,既不开快车也不酒后驾车。

  如今他撞到人,是活生生的一个人,不是猫或狗。

  他在驾驶座上傻愣了数秒,想起早上一连串不顺心的事,让他心底发毛。他是不是太久没去祭拜大哥了,所以才会发生这么多衰事?

  这一切也要怪盛又麒,要不是他讲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他也不会胡思乱想地失神,不管怎么样,先下车去看看再说,不知对方伤得严不严重。

  盛克珑打开车门下车,他先看了一下倒在车前的机车,车身有些受损,不过不太严重,机车骑士弹到一公尺外,是一位年轻人,此刻他正痛苦地从地上挣扎地坐起来。

  好在这是郊区的住宅区,来往的车辆不多、行人也稀少,而且此时已过上班的尖峰时刻。

  但盛克珑还是觉得有点妨碍交通,他不假思索地把机车扶起牵到路边,打算把伤者送医治疗。

  盛克珑走到被他撞倒的人身边蹲下来,脑中却赫然闪过盛又麒的话──

  说不定今天第一个跟你讲话的陌生人,就是你未来的老婆。

  盛克珑回想了一下,今天他跟盛又麒讲过话,还有他们家的管家陈嫂、菲佣曼蒂,再来可能就是眼前的人了。

  咦?等一下!

  老天呀!怎么会这样?

  他是陌生人!他完全不认识他!

  他看着坐在地上、一脸痛苦的人,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是要讲话还是不讲……

  「喂!你开车是怎么开的?」

  被他撞倒的柏威看他不出声,怒吼着。

  盛克珑心里想,这应该不是自己的错,是对方没注意左右来车,直接从巷子里冲出来。

  不过现在他担心的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不管谁对谁错他都会负责。

  他担忧的是另一件事……

  应该没有关系,他是个男的。

  不不不,不行!

  盛克珑在心里害怕地喊着。

  他不能跟他讲话,万一盛又麒说的是真的,他岂不是要娶这个男人?他纷乱地想着。

  这个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差不多二十岁吧!他只是一个大男孩。

  他怎么可以娶一个大男孩当老婆?

  嘴巴说不相信,其实盛克珑很在意盛又麒的占算。

  虽然他不排斥同性恋,不过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也未免太诡异了。

  虽然结不结婚已经无所谓,但是他为了公司和大哥的小孩忙碌,到现在已经三十二岁了,都没有好好地谈过一次恋爱。

  如果他真的成为自己的老婆……

  老天爷怎么可以这样?要嘛也给他一个美若天仙的大美女,为什么偏偏是个男人?即使没有打算结婚,老天也没有必要如此捉弄他。

  「喂!你是哑巴啊?」

  柏威见他没有反应,气得再次怒吼。

  盛克珑心想,再不说点什么,恐怕对方会火冒三丈、不顾脚痛地揍他一顿。

  嗯,首先要微笑,和善的微笑。

  盛克珑叫自己要笑,他尽量保持微笑,表示自己有诚意解决问题,因为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开口。

  讲话他就会成为自己的老婆……不可能!他在心里安慰自己不可能有这种事。

  但是,眼前的大男孩眉清目秀、面貌姣好、身材修长,也称得上美人。

  如果他是自己的老婆也没什么不好,不过,他有点凶,肯定是个恰北北的老婆。

  盛克珑吞咽了一下口水,自己怎么有这么恐怖的想法?竟开始把这个大男孩当老婆。

  哦!真是的,他都伤成这样了,自己还有心情想这些,盛克珑在心底咒骂自己。

  他应该不在又麒所说的「陌生人」范围里才是,应该是这样……

  心理建设完之后,盛克珑决定开口说话。

  「你好。」

  盛克珑慎重地伸出右手,以他自认为亲切的语气、面带微笑的说。

  既然事已至此,他就该好好地处理一下。

  「你叫什么名字?」

  「你好!我叫柏威。」柏威看他伸出手,也不由自主的伸出右手。

  盛克珑用双手紧紧地握住柏威的右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