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渣男传(20)

深圳,今夜为你:回到房间,林泽反手扣上门栓,从箱底翻出爷爷所给收据,一本书写工整的厚实收据。撕下8月那张,林泽装模作样出外兜上一圈,近了晌午,顺道买了米菜回家。杨黎鬼精,趁着林泽厨房忙碌,取出之前房租收据细细核对,未出
极品渣男传(20),。 ……
离开姥姥家,已是傍晚时分,苗盼坚持把我送到楼下,勾住脖子给我浅浅的一吻已是成为她告别的惯例。
而后的一个月,我依然没能找到如样的工作,电器商场柜台的销售,连锁酒店大堂的侍应,均未满一周无疾而终,我所希望的,并不是这样工作,懒散得久了,严格的管束总想挣脱。
到了约定的日子,迟珊早早到来,我饶有兴趣的问她飞来飞去是否觉得会累。
她并不回答,微微笑笑,由挎包里拿出为我买的礼物。
精致的腕表,我看不出它的价值,问向迟珊,她说不必知道,戴上就好,没有一块腕表的男人并不完整。
我想反驳,但想想曾经真想与男人这个词语避开,也就屈意接受。
为我细心的戴表,她口中自语道:“上次量的表带尺寸看来长短刚好。”
茫然不知她什么时候量过我的手腕大小,迟珊的智慧令我生寒。
忍不住伸手抚摸她的光滑脸蛋,我蓦然发现她竟没有佩带任何的首饰,脖子空空,手指光光,耳朵甚至没有留给耳环的耳洞,指甲上更没有苗盼喜爱的各色油彩,这干净如水的纯粹,女人里实为难找。
见我不说话,迟珊不解,“不喜欢这个款式吗?那我下次过来给你另带一支。”
不愿她再折腾,我敷衍的回答:“不用了,我喜欢。”
来到房子,迟珊打开门四处望了一眼,“坏小子,你不喜欢这里吗?怎么一直都没来过。”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我找了地方坐下,“只是觉得要是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地方挺冷清的。”
“对不起。”迟珊系上围裙,“我现在没办法放下公司。”
“不用道歉,不是你的错,迟珊。”
“为什么不叫老婆。”迟珊转过身,惊讶的望着我。
“我不习惯,还没缓过来。”我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好吧。今天我给你弄可乐鸡翅,表妹教了我好几次我才学会,我是不是太笨了。”
你要是笨,世界上都是傻瓜了,一步步把我算计进你的圈套,丝毫不露痕迹。
“男人喜欢笨的女人,因为比较好骗。”我打开电视,屏幕里没有特别出彩的节目,于是立起身走进厨房,想看看这个甘心放下身段为我下厨的女人做饭的风采。
“坏小子,你是说我吗?我确实比较好骗。”迟珊竟露出了萌态,“不过我也只给你骗。”
我屈服了,彻彻底底拜服了,女人的善变被她展现得淋漓尽致。
转过身,我干脆去书房看看是否会有可喜之物,反正吃饭尚早,留她一人忙碌。
推开书房门,整整齐齐几个书柜塞得满满当当,各色书籍都有归类标号,是把书店搬回家了吗,她还真是乱来。转了一圈正欲出去,房门背后贴的一张福字令我特别在意。
只见过福字贴在门外,闻所未闻贴在屋内,实在透着稀奇古怪,莫不是要掩盖什么东西?但又是什么呢?我好奇的蹑手蹑脚揭开福字一边,想看看究竟是否隐藏什么不可见人的东西。
福字拉开一半,果然有些什么,好像写的几个字,不揭开又只看到部分。
“唰”一下,我干脆整个撕掉,两个红笔写下的娟秀字迹在木色门上分外显眼。
难道说,这也太巧了吧,我实在不敢相信,缘这一字的奇妙,我深刻的感到。
“苗盼”
这个调皮丫头,说什么好,我看着门上的两个红字哭笑不得。
“你发现了。”迟珊不知几时来到我的身边。
难道她都知道了,我与苗盼的一切。现在我怎么办,她是要我作出选择吗?
“这是以前屋主留下的,擦不掉我只好藏起来,没想到给你发现了,苗盼,像个女孩的名字。”
“哦。”心中一块石头落地,我长长呼一口气,看来迟珊毫不知情。
“走,吃饭了,等下饭菜凉了。”
“好,吃饭。”
不停的为我夹菜,迟珊却是吃的很少。
我疑惑不解,“你怎么不吃?”
“你吃吧,我在减肥。”
啊,我差点没把饭喷出来,你这完美身材还用减肥?
没等我问,迟珊已经回答,“表妹说男人都喜欢苗条一点的魔鬼身材,所以……”
“你不用减了,我已经很喜欢你,你的身材了。”
本是安慰迟珊,我却想到了不该想的地方。
迟珊面上一红,格外娇美。
“我每个月给你打十万够用吗?”迟珊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触了我的痛处。
“你不用给我打钱,我能自己养活自己。我不想别人说被你包养,我不想靠女人吃饭。”
“用女人的钱怎么了,女人的钱就不是钱了。”迟珊突然站起来,作势吵架一般,“现在这社会早就男女平等了,男人没本事就得靠女人。我处处维护着你的自尊,做什么事都小心谨慎,打点钱不敢打多,怕你不敢用,买套房买二手,买太豪华怕你不愿意住,买块表都是挑来选去找最朴素的款式,你到底要我怎么做?要我怎么做?”
仿佛是发泄了堆积已久的怨气,迟珊蹲在地上抽泣起来。
一切变化太快,我还来不及反应悲喜,她已委屈得像个孩子。
默默将她扶起来,她顺势扑进我的怀抱,“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段时间实在太累了。对不起。”
我不知道该伤心还是开心,她的话挑起我的惧怕,拉出了心底最不愿承认的事实,自卑吗?我一直刻意坚持的守护的自卑被她的话语无情击碎,再镶不回原来模样。
低头看看手上的腕表,连买表都那么在意的女人是多么的低贱,多么的深爱那个男人。
推开迟珊,我望着她泪眼婆娑的脸庞,再无无法克制自己,死就死吧,即使被苗盼砍杀,我也尊重自己心中感觉,此刻我同样喜欢这个女人,这个叫做迟珊被我由女孩变为女人的女人。
闭上眼等待我的亲吻,迟珊总能预判我的行动,她如玫瑰一般,美丽而诱惑。
身体缠绵在一起,我们都只是在寻找一种真理,关于爱的奥秘。
“你不会怀孕吧。”穿上衣服,我有些担心。
“坏小子,我会吃药的,对不起,现在我真的还没有时间给你生宝宝。”
完全会错了我的意,迟珊错误的以为我是对她关心,其实,我是惧怕有了孩子便不能选择脱身。


请客送礼,量力:1月20号,小霖和妻子在本子上写出需要包的红包。从小霖本子上的账目来看,双方爸爸妈妈都是600元红包,侄儿侄女500元,爷爷、外公外婆、姑姑、姨妈大多是200元。“大概计算了一下,光是红包都要花近万元。”小霖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