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属意外——姬野百合

第一章

时节正逢春暖花开的四月。

又是一个清爽的早晨。

揉着半惺忪的睡眼把放在鞋箱里的拖鞋一拉出来,结果堆积在里面的灰尘也跟着飞散在空气中,撒得他一头一脸。

「哇啊……」

虽然是懒惰没打扫的自己不对,但最近不知怎么的,老是走霉运。

我到底招谁惹谁了?

就读与县立松荣高中二年C班十五号的田中理都不满地自言自语。

束在脑后的长发和制服的肩膀上,都占满了白色的灰尘,就好象刚从古墓里爬出来一样。

「天啊……」

——早上才洗过头啊……!

想想拿手上这双烂拖鞋出气也无济于事,田中理都叹了口气穿上鞋子,悻悻燃地下了楼梯后往教室走去。

不过——

「喂!理都,我听到了。」无端被用力拍了一下肩膀,理都无力地转头一看,原来是同班的岛本美好。一大早就这么

活力十足,看了真叫人火大。「干嘛?我有低血压,早上心情最不爽。」看到眼前这张全校数一数二的美丽容颜皱眉

的摸样,岛本反而愉快地发出怪异的笑声。

「 你在说什么啊?正站在幸福绝顶上的你可不能板着脸哦!」「别发出那种恶心的声音好不好?我哪有站在什么幸福

的绝顶啊?也不会察言观色。」不管理都的神色怎么险恶,岛本始终一点也不介意地延着脸陪笑。这个岛本,天生好

奇心旺盛外加旁若无人,最喜欢的就是收集无聊的情报到处宣扬。他这种接近狗仔队的习性,已经不是理都板着脸就

能让他退缩的了。

照他本人的说法是「反正大家都喜欢听八卦嘛」,而且岛本所收集的八卦,都是无伤大雅的小玩笑,流言的主角知道

后,顶多也只是竖起中指以示抗议,根本不放在心上,就是因为大家忘得快,所以岛本才没被众人排斥。被传次数最

多的理都就是岛本最好的朋友这一点,或许也算是一种证明吧!岛本一把拥住理都的肩膀在他耳边说道:「在好朋友

面前害什么躁?」「你到底在说什么?」「还装傻?」「谁装傻啊?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啊!」急性子的理都开始不耐

烦起来了。他最讨厌这种故作神秘的态度。当然听不到他心中嘟嚷的岛本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完全一副「我已经调查

过了」的摸样。「 就是昨天的事啊!你可别跟我说你不知道。」「……什么昨天的事。」「装傻也没用,我可是完全

掌握了正确情报哟!」「拜……托……!你直接说好不好?你再故弄玄虚下去我可要翻脸了。」看到理都一副准备揍

人的神情,岛本这才吃惊地压低了声音问道:「难道你已经被甩了?」「什么叫已经被甩?我被谁甩啊?」「你昨天

不是搞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告白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岛本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你不是跟三年级的北冈学长

说'请跟我交往'吗?而且,还是在放学后堂堂闯到人家的教室去宣言。」这下理都终于知道岛本想要说的是什么。他

满脸「哦……原来你指的是这个」的表情,而且还相当不耐烦。

「我真服了你啊,理都,这一招实在是出人意料。」「……」「大家都想知道究竟是谁虏获了松荣高中校花的芳心。

」「……你少管闲事。」「校花」这个封号当然不是岛本的玩笑。因为前年学园祭由学生会所主办的「松荣高中校花

选拔赛」,在全校学生投票下所产生的冠军就是理都。虽然只是好玩的活动,不过这个比赛得先推出侯选人,在众人

推荐的候选者中,再由学生会挑出最后五名佳丽来参加决赛。学生会大概连做梦也没想到会有男学生成为候悬人,所

以只是确认了理都的名字跟班级,根本没留意到他的性别。再加、上「理都」这个名字又十分中性化,因此完全瞒过

了学生会的眼睛。

到底是谁想出这个主意的?不用说当然是当时也同样是理都同学岛本以及全班同学,打家一起策划把理都推上选美的

舞台。或许是对自己可爱的长相没有自觉吧?当时理都的脑子里根本没有「丢人现眼:这个观念,反而高高兴兴地穿

上只要是高中男生穿了都会哭泣的女装凑热闹。说穿了,就是理都喜欢恶搞的性格被岛本充分利用。当然,他本人是

一点自觉都没有。

就这样,松荣高中诞生了一个史无前列的男性校花。当时理都身上的服装,是向女同学借来的水手服,头上则是向戏

剧社借来的假发。本来就长的相当秀气的理都,扮起女生来几乎毫无破绽。在颁奖典礼当天,荣登后座的松荣高中校

花含羞带怯地微俯着头,当他接过奖状的那一刻,居然把头上的假发一扯,用他已经变过声的嗓音大喊了一句」我成

功了!「当场除了企划者岛本及全班同学之外,全校师生都被眼前骇人的景象给击倒。那就仿佛落入地狱的众生哀嚎

像一般。

无视台下的兵荒马乱二独自在舞台上热舞的理都,那得意洋洋的摸样,至今还在校园中广泛流传。接下来就如同历代

当选后的校花一样,立即成立了理都迷俱乐部,唯一不同的是,在入会的比例上,男生要远比女生来得多。理都最吸

引人的地方,不用说当然是他那张可爱的脸,不过天真的性格也为他加分不少,所以集众人宠爱与一身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理都本人倒是对自己的魅力没有自觉,即使是当选了校花,也还是照常过着跟同学嬉笑怒骂的日子。

因此既没发生有人率先追求的情况,也没有人提出这类宣言,久而久之,彼此之间就自动形成互不侵犯的默契。这也

是为什么天真可爱又活泼的松荣校花,至今还没有发生过绯闻的原因。岛本贴近理都的身边咬耳朵。」没想到你居然

有那方面的兴趣。「」再说我扁你。「」北冈学长身高一八三,怎么看都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咱们学校又是男女

合校,有那么多可爱的女孩子任你挑选,二你偏偏挑了一个男的。你该不会是长的像女生,连新也跟着变了吧?「」

拜托你闭上那张臭嘴好吗?「理都无视岛本的存在继续往前走。

不过,岛本可不会因为这点阻碍而退缩,他紧粘在理都的右后方,一副非问个水落石出不可的摸样。」真相到底如何

?「」我没有必要回答。「'我不认为你对北冈学长是真心的。」「我有权行使沉默权。」看到理都的态度如此强硬,

岛本也只好叹了气。

「你真是不合作。我们这么要好,告诉我又不会少块肉。」「哼,我看不用我说,你大概也挖出消息了吧?」「话是

没错,不过我想听你亲口说。」「我没什么好说的,一切就如你所听到的一样。」「理都……」

无视于一脸困惑的岛本,理都突然转过身来握紧拳头。他的眼神里燃烧着一股坚定的意志。「你说对了,我在昨天放

学的时候向三年级的北冈俊郎告白,你会替我把消息散播给大家知道吧!!!」「……呃……」「我们这个星期天还

要约会,我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请问……」岛本不由得想仰天长叹。理都不但单纯,而且还容易陷入被设

计好的情境之中。看到他这样的态度,就等于在告知身边的人无须插手。不过奇怪的事,他那握紧耸肩、在语尾还加

上三个惊叹号的摸样和语气, 虽然可爱,但是一点也不像个「坠入情网的十六岁男孩」。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做的不是告白吗?但是,为什么一副好象要去打架的样子?岛本边嘀咕着边追在大踏步向

前走的理都身后。

一进到教室,里面才坐了不到一半的学生。连理都自己几乎每次都是快上课才进来,更别说别人了,也难怪导师经常

抱怨迟到的人太多。理都穿过桌间坐到自己靠窗的位子上。岛本可能因为理都刚才的态度怪异,所以只远远守在自己

隔了三排的位子上眺望着。反而是一群女同学围到理都身边。

「理都,我们都知道了哦!」「听说你向三年级的北冈学长告白了?」「你果然有那方面的嗜好。」「是啊,我们都

在猜想你很有可能是同志。因为自从你当选了松荣高中校花后,就一直很受男生欢迎。」「……」理都连话都讲不出

来了。自己的确在昨天放学后到三年级一班,向北冈宣言「请你跟我交往'。之所以这么作,理都当然有他自己的原因

,而且会那么不避人耳目的方式,也有他的道理。但是,大家为什么都会有同样的反应呢?像眼前这堆女生还有岛本

都异口同声的说」原来你有这方面的兴趣 「、」你有那方面的倾向「,这种论调未免太武断了吧?

「你……你们的消息,都满灵通的嘛……」理都强颜欢笑的说。站在他正面的竹田麻美一脸兴奋的接口。「因为我哥

哥也在三F啊!」——原来如此。无视与理都沮丧地伏桌抱头,眼前这一票女生开始高谈阔论起来。

「 我们经常在聊什么样的女生最适合理都对不对?」「是啊、是啊,不过结论总是男生比女生更适合理都。」「理都

跟女孩子交往实在有点难以想象。」「大家都在说……与其看理都跟女生相亲相爱,还不如看他跟男生配成对算了。

」「对不对?」「是啊……」看到她们像三合唱似地一搭一唱,理都不觉头痛了起来。虽然自己是为了好玩才当上了

「松荣高中校花」,但是理都一点都不知道众人竟是用这种眼光开看待自己。跟男生配成对算了?光想到这里,理都

就觉得全身起鸡皮疙瘩。比如说跟男生接吻……

呕……恶心死了!!!想像着恐怖画面的理都,因为打击太大差点呼吸困难。「我……我可……不是同性恋。」「啊

?为什么?」「你不是向北冈学长告白了吗?北冈学长是男的,男生向男生告白就叫同性恋啊!」话是这么说没错。

「广子,你真傻,漫画里的主角不是常说我不喜欢男人,只是喜欢的对象刚好是男人而已吗?」「哦……,说的也是

。理都你真纯情。」事情不是这样的。「理都。你们的恋情或许不能见容于社会,但是我们都会支持你的。」「是啊

,有什么事可以跟我们商量,或许可以帮得上什么忙吧!」啊啊,你们这么会有这种怪异的想法?只能在心理呐喊的

理都,颤抖着唇说不出话来。女孩闷又自顾自地开始发表她们独到的论点。

「如果是北冈学长跟理都的话,理都一定是受男吧?」「是啊!北冈学长为人正直,应该不会得病才对。」「理都,

如果你们发生关系的话,要记得告诉我哦!可以当作参考。」讨厌、和子你在说什么嘛——!眼前这些少女所卷起的

异色分暴,理都完全无招架之力。

「你们……「隔着三排座位的岛本,抖着肩膀偷笑。

正当理都要发脾气的时候,快要迟到的同学纷纷跑进来,整个教室霎时一片人声鼎沸。咯啦一声,有人拉开了教室的

前门。大家还以为是导师长冈,没想到是隔壁班的水岛英里。

「长冈老师说有事要晚点来,叫你们不要吵。「英里用着她有点沙哑的嗓音大声宣布,同时瞟了理都一眼。无视于身

旁的同学补眠的补眠,吃便当的吃便当,理都在意的是英里刚才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你想装蒜可没那么容易。」她

的眼神仿佛这么说着。

—— 哼……理都在心里咋了一下舌。其实,理都过世的母亲是英里母亲的姐妹,所以英里正是理都的表姐。理都心想

一切铁定都被英里看穿了。以某种角度开说,英里比水岛还要难缠。不过即使是英里,理都也不会让她破坏自己的计

划。因为他无法原谅任何一个北冈家的人。第一个牺牲者就是那个傻头傻脑、只空有一副好身材的学长·北冈俊郎。

完全没有注意到导师已经近来的理都,只顾沉醉在自己坚定的意志里。

放学后。另一个绯闻中的男主角、三年F 班的北冈俊郎,正被突如其来的烦恼困扰着。他有着一张一看就给人「好好

先生」印象的脸,配上一副金属框的眼镜和瘦高的身材。虽然他有一副一百八十三公分的好身材,但是走起路来有点

驼背的摸样,实在无法给人「帅气」或是「玉树临风」的形象。怎么看都像是天剩公务员,一点风采也摸样的书呆子

关于这一点他本人当然有自知自明,不过他也很豁达的觉得,这是自己于剩俱来的资质,而且,就算他埋怨父母为何

不把自己制作的完美一点也于事无补,因为他们其中一个已经在天国设籍了。况且他并没有那种非要比被人过的灿烂

豪华的企图心,所以当然很满足于目前的现况。

然而——从昨天开始……不,正确的日期应该是从昨天放学后开始,他做梦也没想到竟然会遇到那种令自己那想要安

稳过完一生的想法,大大动摇的事。

——这就叫做天有不测风云吗……?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放学后。上完最后一节课也不用打扫的俊郎,正想到图书馆看书而收拾生物课本的时候。一个

别班的学生从教室后门走了进来。看到他胸前别着绿色徽章,俊郎不用问也知道他是二年级的学生。而且,这个人还

是全校知名的家伙。

俊郎当然知道他是谁。——田中·理都……。前年松荣高中的校花冠军。

「你就是北冈学长吧?」理都也没先打过招呼,就旁若无人地走进来。因为课才刚上完,所以教室里还有几个学生没

走。无视于这里是三年级教室的理都,自顾自的走到俊郎面前凝视着他。「你是北冈学长吧?」理都再问了一次。不

明就里的俊郎无言地点了点头。

「我是二年C班的田中。「「……我知……道……「「你知道?」疑惑的黑眼珠,直直地望着有点口吃的俊郎。理都并

不高,所以面对一八三公分的俊郎势必要仰起头。迎视着理都目光的俊郎,虽然心头狂跳,但仍努力试着在历练上挤

出笑容。身旁的同学忘了已经放学了,个个神情紧张地看着这两个人。虽然都没有直接看,但是耳朵可都拉长了一倍

「我想这个学校大概没有人不知道‘松荣校花’吧!」听都俊郎这么说,理都脸上的表情才缓和下来。

「你……找我有什么事?」

「……」理都点点头。那像孩童般天真可爱的表情,引来四周一阵惊叹。

俊郎死命地推测到底理都为何来访。但是,他们既非同一所国中毕业,又不是同一个社团(其实两人都是回家社),

虽然都知道彼此的名字,但是以前应该没有见过面。俊郎疑惑的想:风头这么健的热门,怎么会知道我这个普通人的

名字呢?反正他人都来了,一定有什么事吧?与其胡乱推测,不如等他亲口说吧!

理都慢慢地抬起头,他咬住下唇下定决心似地说:「北冈学长!」

「是!」俊郎下意识地挺直了背脊。

「你现在没有正在交往的对象吧?」

「没、没有!」

「你觉得我可爱吗?」

「可、可爱!」

「那你就是愿意跟我交往罗!」

「愿、愿意……嘎、嘎?」俊郎想要捂住嘴已经来不及了。在理都一连串诱导性的质问下,他竟然说出了连自己都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