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男孩 上——ducky

第一卷
宠物男孩

他立在世界之颠的最高处,苍灰色的天与暗灰色的地之间,黑发随核爆的热风在沙尘中飞舞,仿佛是广垠的混沌间唯

一生命。即使这里,地球上人烟最稀少,最纯净的高原,也没有逃过它的荼毒,在人类结束了机器人300年的统治后的

第157年,这场战争毁灭了世界。
一千年来,他任时间流逝,没有睁开自己的眼睛。直到这一刻。
右眼黑色,左眼蓝色。宇宙的黑与地球的蓝。宇宙永远的黑与地球曾经的蓝。早已经被灼伤皮肤的大气,遍体鳞伤的

土地,呻吟的地球,连它洁白的面纱都被蹂躏成了灰色,怎还能保有它那绚丽的蓝,连他的眼睛也蒙上了一层灰翳。
"我不能再保护你了,我一直想给你一个和平的时代,可是我做不到,这个星球已经要到极限了,我本来以为机器人战

争后会有二百年的平静,可是,我错了。"
他把紧抱在胸前的手松开了,怀中是一个沉睡的孩子,金发灿烂的如同逝去的阳光。
"我只能相信地球本身的生命力了,只能靠它了。宝贝,希望万年后,能有适合你的社会。爸爸一直想给你的和平时代

。"
孩子悬浮在空中,似乎给了他一个会心的微笑,竟慢慢的消失了。
漫天的风在呜咽,那可是他在哭。
"为什么......"那是孩子第一声无力的话语。
※  ※  ※  ※  ※
注:因为区区在下鄙人偶酷爱将角色性别乱搞,所以文章中无论男女等等第三人称单数一概用他代替。恕不再做说明

了!
PS:两个他抱一起不一定是搞同性恋哦^O^.
PS2:此文为严重BL向,对此敏感者注意!!!!
序章

银河系有多大?银河帝国有多少灿烂的太阳?又有多少微不足道的行星?在那些行星上又住着多少人呢?
为什么会有这场邂逅?也许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在那一刹那的迷惑。就在于那改变一切的刹那。
一刹那有多长?佛说,一弹指为六十刹那。
那是宇宙。
近乎一无所有的太空。
他不经意地回头,视线在刚刚掠过的一个小恒星系停了刹那。
"那颗行星......"
"那是个叫地球的行星,是波江的殖民地星球,基本没有什么资源,很荒凉,而且是一颗天生有核辐射的星球,"飞船

资料库中少得几乎到零的资料。
覆盖着灰云的行星,大概有75%以上是海洋。这般平凡不起眼,为什么却有这般强大而哀伤的念?
"兰瑟,如果不快点的话,赶不上考古学大会开幕前到天狼星了,"为什么这么普通的小星球会吸引他的视线?
"可以降落吧。"
却不是问句。
被称为"银河"的星系,在深邃的宇宙中,是一团极为灿烂的漩涡,构成它的一千余亿颗恒星中有一颗的名字是太阳,

是一颗很普通的恒星,其第三行星是一个表面80%被水覆盖的星球。在未被水覆盖的陆地上,生活着一种自称为"人"

的生物。他们把自己的星球叫做地球。
她曾是银河系最辉煌的星球,但历史已经不可考证。现今的地球有人口2亿8000万,75%的陆地充斥着核能辐射。是银

河系所有有高等生物定居的最荒凉的行星之一。
银河纪元19692年,银河联盟帝国正式实施特俄戈计划,即边缘行星殖民计划。
银河纪元19796年,地球被波江星辟为殖民地。
时年银河纪元路华19990年。
苍凉的夜幕重的要坠下般,惨然的挂着的是一弯没有表情的钩月。
没有风,地面寂静的便如死了一般。却有灯。广场上,几个巨大的碟型飞行物泊在泊位上。成千上万的人类象牲畜般

被聚集在这里,默默地恭候着远来主宰的训示,还有些不知事的孩子被双亲或祖父母领着,睁着惊愕的眼睛望着这一

切,嘴却被哀伤的大人们捂住了。在银河联盟帝国占领地球后,大量波江星的雇佣兵涌入地球,成为它原来的主人的

主人。血腥、暴力、压迫......殖民地统治的特性一如既往。
对任何反抗者,一律采取镇压。
"嘎"的一声响划破了广场死寂的夜,浅紫色的小型宇宙飞船放下了起落架,缓缓的着陆了。
舷窗边漠然的看着一切的兰斯特伯莱斯特拉斯特拉,是出身银河帝国世家的贵族,也是甚有名望的考古学家。只是与

生俱来的淡青紫色的发色无与伦比的美丽-即使在整个银河帝国也不曾再有这种魅惑绚丽的色彩。
"没想到这个星球上的生物与我们这么相似,兰瑟。"站在他身边披黑斗篷的是费雷,兰瑟的朋友。在100年前俩人认识

后,他就常陪兰瑟到各个星球探险。
兰瑟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费雷,这曾是个很美的星球,但现在它就要死了。那种生物却不知道爱护自己的家园,还

在继续破坏一切......"
"他们是一个多余的种族。进化的副产品。"旁边的男子似乎很不经意的提出了一个灭绝计划。
"也许吧......我想独自走走,"兰瑟站起身来,长发仿佛洒落最绮丽的梦的余辉。
"我知道你的习惯,可是......"兰瑟有个不太好的习惯,每到一个星球都要收集一些当地特色的纪念品。"......兰瑟

,这是个很贫瘠的星球,那些人都是些才刚刚进入文明社会的原始人,你找不到有价值的东西,更不会有什么和你想

找的人类起源星球有关系的资料,而且大气层中有很强的核能辐射。没有高等生物能生存在这种环境下,你不能这么

出去。"
"也许,我不算生物。"他淡淡一笑。一道光一闪,人已不见。
一个少年藏在广场不远处的大树上,紧紧攥着手中的长剑,黑发溶入周围的黑暗,几不可分辨。
可恶的外星人,你们不要太得意了。
他跳下树,几个人和他年龄相若的少年围过来。
"海德,怎么办?那些外星猪不会真的把大家都杀了吧。""早知道就不去偷袭外星人的驻地,""杀几只外星猪没有什么

好后悔的,"
"我们走吧。"
"到哪儿去?"
"山区,到那儿集结力量,总有一天,我会把所有的外星猪赶出地球。"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跟解放地球比起来,什么可是都没有!"
剑直指苍天,比冰还寒的霜刃闪动着死光。
天,为什么?
苍灰色的眼中却也是锋刃般的辉光。
这是个荒凉的,被严重破坏的星球,到处是二氧化硅的结晶,间或有一点绿色的影子,空气也无法形容的浑浊,仿佛

千万年前核战争卷起的沙尘还没有沉静下来。的确,这个星球上充满了辐射。也许只有它的原住民或波江星区那些有

极原始体质的猪形人才能在这种环境中生存。
也许辐射就是文明曾经存在的最好证据。
前面黑黝黝的一片森林,兰瑟有把握这是地球上最大的丛林了。
应该在这里了。
一种象在不停的把刀拔出鞘又插进去的声音渐渐传了过来,是极尖锐的喘息声-不过只有喘不过气的人才会这么喘气。
也许是什么小动物吧,兰瑟拨开那些纠葛的枝蔓。
那是个人,大概很小很小,用地球的标准,不会超过5岁。几乎没穿什么衣服,骨瘦如柴。惨白的面庞象月亮一样毫无

表情,脸上只有眼睛,陷得很深,象夜的颜色,分明深不见底,却又黯淡的惑人,但全是黯然的绝望。
"不,不要,不要靠近我,快离开这儿,快走!"
兰瑟听得懂这种语言,却未加理会。径直走了过去。
"不,别过来。"那孩子却动不了,喘息更快了。手在地上摸着,抓起了一块带尖角的石头。
他想干什么?
那孩子似连这块石头都拿不住了,手在颤,抖得很厉害,却突然一咬牙。
鲜血染上了金发,他的头垂下了。
兰瑟一惊,伸手抱住了他。那块石头的尖角击穿了太阳穴,血在汩汩的冒,干涩的金发第一次得到营养,舒展开来,

泛出光芒。他亦不再喘息了。长长的睫毛轻轻的被风颤着,星光下,是如此宁静,恬美,以致兰瑟都呆住了。
他慢慢抱起他来,血已止住了。才发现他全身都是伤痕。虽然没有穿什么衣服,耳上却有一副蓝宝石耳钉。
费雷在总督府等兰瑟。到总督府只不过是意思一下罢了,以他们的身份,又是在这么偏远的边缘行星,这是多余的礼

节。
他厌恶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地球总督,波江星的猪形人,身躯庞大,行动迟缓,大脑呆滞,文明程度刚刚开始使用枪支

。比地球人高不了多少,这种人都能来殖民,简直就是笑话!
有什么东西在空中掠过,是兰瑟回来了。"你们都回去吧,我和拉斯特拉伯爵有些话要说。"还是别让兰瑟看见这些丑

陋东西的好。
"兰瑟,你回来了?怎么这么快。"费雷本来准备等上老半天的。
兰瑟看上去好象很开心。"找到什么好纪念品了吗?"费雷笑着走了过去,他怀里抱着什么东西,大概是什么古董吧─

─和垃圾差不多。
"准让你大吃一惊。"兰色饶有兴致的道。
费雷仔细的看看兰瑟抱着的那团垃圾。它居然是个人,地球人。还是个很小的孩子,简直比垃圾还要糟糕。也就勉强

算是个人罢了。似昏睡过去了,即使把他全身的伤和病治好,也不过是皮包骨头的一幅人架子。
"兰瑟,这是?"费雷狐疑的问。"你拣他干什么。"
兰瑟一笑。"我的养子。"
"兰瑟,你说什么?"费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看我象开玩笑么?"兰瑟反问道。
"你真要收养这么卑贱的人类?"费雷很费事的确认,好象他问了多蠢的一句话似的。
"他有什么不好?"
"简直就是一团垃圾,野狗也比他强。"
"没有任何优点吗?"兰瑟到似很有信心。
费雷仔细打量了一下兰瑟抱的孩子。简直是具僵尸!不,有一点。"发色,虽然很干枯,但是最纯正的金发,如果好好

恢复一下,也许会和德伽家族的金发一样光芒四射。"
"你也这么觉得,费雷,阿岚德伽这个名字怎么样?"
"兰瑟,你说什么?"
"阿岚德伽。"
"阿岚德伽?!"费雷下意识的重复了一下。"你是说......什么意思?""我想你已经很清楚了,他的名字是阿岚德伽,

""你是说,我现在看的这个,这个......人,就是德伽家族的继承人,新的蒙特利尔公爵吗?"
"是的,蒙特利尔公爵没有孩子,他曾托我代他找一位继承人,"兰瑟淡淡地道。"我决定了。"
"可是,兰瑟,蒙特利尔公爵,德伽家族是皇族,是银河系最高贵的世家,拥有亮丽的金发,这个......这个孩子,简

直是垃圾!"
"伤会痊愈,病会治好,这些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气质,"
"他有做德伽公爵的气质?"德伽家族是银河系最古老的贵族之一,拥有广大的领地,也是最高傲的世家,他们眼里根

本瞧不起包括银河系皇帝在内的任何人,不过历代的德伽族长蒙特利尔公爵都是唯美主义者,对美丽的事物的鉴赏力

是无与伦比的。
"他有。"兰瑟的笑是无法形容的绚丽,费雷感觉到一阵窒息,更无从分辨在那银河系最迷人的笑容中的寂寞无奈。
"取消去大角星的行程吧,十年之内我不是会离开地球的。"
第一章
七年过去了。
波江星人在地球近200年的殖民统治行进依旧。
虽然日益壮大的地球解放组织不懈的动摇着异族的统治,无数的自由战士为了把自己的家园从非族类的魔掌下拯救出

来,也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用自己的生命作代价奋斗着,但浮华乱世几场战争却总无从改变当权者的奢华堕落。
如同地球人被无聊的外星人选出来,成为他们的宠物,也是上百年的"传统"了。
旧撒哈拉沙漠边缘的绿镇便是地球最大的人口交易市场-无论政权变更或者是何种种族治世,稍微不是原始愚昧的奴隶

时代,堂正的人口贩卖都登不得正常贸易的大雅之堂,无论何人都有的一点常识。只有传说中早期银河共和国曾经的

地理大发现期间,星际吸血鬼-不会比太空海盗更客气的称谓--习惯用飞船将其他星球的原住民当作货物一样营运贩卖

,特别的是为当时的大行星殖民背景提供了廉价到近似免费的劳动力-两千年的星球开发殖民史结束后,标榜星球之间

各种人种统一为平等人权的银河政府当然废除了奴隶法,进行了从上而下的解放,并将这伟大的"进步"堂皇的记之于

史册曰"改革"。
地球上的外星政府当然也和银河系其他星球一样明文规定不得非法贩卖人口。所以,此类行为一律发生在政府眼不见

为净的"偏远、落后"地区。
旧亚历山卓的大竞卖台上,正是一个纤细的少女。年纪不过十二三岁,还只能算个孩子。灿灿的金发与典雅的容姿便

是国色中的国色也不足以形容,以至满弧形场中的人都讶异地张大了嘴巴失神久久喊不出一个价格。
"太美了!""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海伦吗!""这种美人看一眼都是几辈子修来的,""多细嫩的皮肤,简直就是牛奶做成的

......""地球上最美的人不过如此吧!"
......
窃碎的言语显然不足以表达人们的感叹,更多的人只能用尽一切感叹来表达自己的肺活量--"啊,太美了,太美

啊......"这种赞叹音被普遍的采用以致大圆场内几乎都产生了回音。
女孩的价格是天价。足足十万枚金币。以寻常人家终生见不到几枚金币的世道来算,只能是天价-当然云集此处的采购

者即使没有多少一方甲富,但多是出身此类人家的仆役。
"三十万!"片刻之后有人出价,一出又是天价,显然十万金币的底价对这个少女来说有点很不怎么高-不过出价的人也

不是一般在看台下的观众,而是集中在大竞卖台包厢中的所谓显贵们--不懈于常人为伍,为显示自己的身份,很多人

直接在包厢内由侍从代为报价-当然,商品名单也已经被提前送上过目了。
"出身名门,是比利斯艺术学校三年学科冠军!"宠物学校出现于一百年前,系统的为当权者养育玩物,却冠以培养艺

术家的名目,也算是很有特色了。
"三十五万!"短短的二十秒钟后就有人又报出一个高价。
"听说是那个族的人呢,"
"五十万!"很有人想速战速决。价格突然就蹦上了不少。
"五十万一次,五十万两次......"似乎卖者对这个价格很满意,"还有没有哪位......"
"一百万!!"人群中突然有人道。
一百万?!
报价的是个有几分惨绿的英俊少年。怎么都让人想到那种一见钟情不惜挥霍光家产为谋求美人一笑的主儿-乍看来两人

也算是有点与爱情故事中的男女主角般配。--所以不知道是这个价格实在太高明了还是众人希望那少女幸福的同情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