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真冰与烈焰中沈沦(上部)————雪丽


(序)
我的名字叫安东尼.莫里斯。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名字,既有古罗马的历史韵味,又有简单化的美国意味。
我的父亲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帕特森.莫里斯。哦!当然,应该说是曾经。我的母亲,美国第一夫人──艾叶丽莎.罗林,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当时,我的父亲还只是议员。我对母亲并没有太多印象。呵呵,据说,我显赫的家族血液里,流淌著古罗马贵族的血统──安东尼家族的血统。

乌黑软滑的微卷短发,像爱琴海一样蔚蓝的眼睛,英俊的面孔,修长矫健的四肢,极高的社会地位,以及卓越的头脑。十七岁就拥有了美国的哈佛大学法学院和商学院的博士学位以及英国牛津大学的心理学博士学位,还有……我有些记不清楚了……自从我遇见那个人……我二十三岁就成为了美国国会历史上最年轻,却又最有影响力的议员。呵呵,这真是一个奇迹。之後,我为父亲策划了一件阴谋,使我父亲在大选中击败对手,当上了世界最强国的总统,也就是“世界的帝王”吧!

那年,我二十七岁……
也就是五年前,我第一次遇到他……亚历山大.费特列……
∷自由∷自在∷
第一章

父亲当选总统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这半年来,每天大大小小的会议开个没完,把日程表排得满满的媒体邀约,还有出国访问……等等等等!不仅父亲无法闲暇,我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再加上华盛顿接连几天的暴雨以及寒冬里冰冷郁闷的天气状况,致使我的火爆脾气介於爆发的边缘。

“安东尼先生!安东尼先生!请您先等等!”
那是蜜雪儿娇美的声音,她是我的秘书。白宫里传来这样悦耳的女人声音,实在是让男人觉得身心舒畅。可我现在无暇理会她,只想快点离开我的办公室,奔出这个象征权力的宫殿。

“安东尼先生!关於今天下午的国家财政计划会议……”
“去他鬼的财政!”
我底吼一声,做个手势叫高级轿车里的司机出来。自己启动车子,以最快最狠的速度,把蜜雪儿的声音远远抛在後面,也把白宫抛在脑後。
∷自由∷自在∷
啊!我真的需要休息一下了!
开著车子在冬天的雨雪里狂奔,只有这样,我才能在飞速的感觉中舒缓自己的情绪,然後再回去面对我每天一成不变的生活。
车子不知道开了几个街区,大概是因为下雨,路上的行人很少,我开始发疯一样的加速,以此来寻找刺激。不一会儿,身後的警车警报声就响了起来。
真是太刺激了!我就和你们玩玩飘车!
我用力踩油门,方向盘在手中快速的转动。
哈哈!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飘车的技巧这麽棒!一辆,两辆,三辆……我绕过了一辆又一辆的车,有些来不及控制车子的司机,已经撞上了其他的车子。身後的车子相撞声,谩骂声,还有警车警报声的穷追不舍,使我越玩越上瘾,心中的恼怒一扫而空!

在追逐的过程中,我渐渐感受到为什麽在高速公路上飘车的犯法行为屡禁不止,因为这种超速的感觉实在太棒了!再加上警察在後面追击,和电影里的紧张场面简直一模一样!谁能不上瘾呢?!呵呵!没想到我们国家的警察这麽尽忠职守,真是让我哭笑不得。不知道等会儿见到我,会是什麽表情呢?如果这件事情上报,报社肯定大赚一笔了!

为了甩掉紧跟车後的警察,我开始搜寻四周快速闪过的道路。
就那条道吧!
看见前方左边有一条宽阔的大路出口,我继续加速,方向盘猛地往左一转──!
啊!有人!
当我想踩刹车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见一阵极为刺耳的刹车声──
“砰!”
我顿时浑身一凉,那是撞到人的声音!
∷自由∷自在∷
雨还在稀里哗啦地下,身边的警车发出的警报声极为刺耳……
我第一次显得这麽惊慌失措,毕竟我撞的是人啊!
不顾雨水的冰冷,我赶紧下车查看。
“先生!请你跟我们到局里走一趟!”
“先生!请出示您的证件!”
“这位先生!您已经触犯了美国的交通法规……”
“您超速驾车撞到了一位路人……”
“先生,您……”
“都给我闭嘴!没看见我正在查看他的伤势吗?”
我想,在这个国家力,没有几个司机开车撞了人,还敢对警察怒吼的。
“要看证件是吗?”
“拿去!”
我根本没有心思和警察理论,一把抽出胸前衬衣口袋里的证件,随手丢在了地上。
因为是超速驾驶,被撞到的人肯定是必死无疑的,这几个警察抱定这个主意,所以上前随便看看,大不了等会儿送医院了事。
我检查了一下这个人的周身,发现并没有半点血迹。
难道是内伤?!
我用手碰触他的身体,继续检查。
大雨把他的全身都打湿了,但仍可以看出他的衣服很脏,人也很瘦。这麽冷的天,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尼龙套头衫,衣服上已经破了好几个洞。
淡金色的头发长过肩膀,发丝上尽是泥土和地上的灰尘,凌乱不堪的搭在被冻得青灰色的脸上,五官被污水溅的难以分辨……
──很明显,他是一个乞丐!
在知道自己撞的是一个乞丐後,我内心的颤抖终於平静了许多。既然是乞丐,那问题就好解决了。不过,还是要面对撞人的事实。我的思绪已经开始自动策划起来。
∷自由∷自在∷
我是一个有洁癖的人。
看著躺在大雨中的乞丐,我厌恶地用手指草草地拨开遮在他脸上的脏头发。
五官非常的纤细明朗,看来还很年轻,大概20岁。
我用手指测测他的鼻息。
还好,有呼吸,还很均匀。应该没有撞到要害,也许只是轻伤,暂时昏过去而已。
他没有死!应该也没有受重伤!也许是我刚才踩刹车踩的及时。
想到没有出人命,这才让我放了心。
我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後的警察兄弟们,发现他们个个灰头土脸,仿佛面临世界末日的审判一样。
而“审判”他们的,就是我!
“莫……莫里斯……先生……”
一听就知道这种声音里面充满了胆怯和隐约的马屁效果。
唉!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他们耗!眼前这个麻烦就不小!
“莫里斯先生……我们不知道是您……如果…..我们知道的话……”一个警察断断续续地说,明显底气不足!刚才追我的劲上哪去了?
拿著我证件的警察手都抖了。我一把扯过证件,故意压低声音问:“你们都看到什麽了?”
被我威胁地一瞪,他们连忙慌不跌口地说:“亲爱的先生!我们什麽都没有看见!真的什麽也没有看见!今天的交通秩序良好!非常的好!”
听到他们这麽识时务的回答,我满意地拍拍其中一个“尽忠职守”的警察说:“你们知道该怎麽办了吗?”
所谓的笑面虎,应该就是说我这种人。
“是的!先生!”
“我们继续巡逻!走!”
他们的头头一发号施令,这些“听话”的警察就头也不回地上了警车,静悄悄地走了。∷自由∷自在∷
现在该怎麽处理这个麻烦呢?
我转身单膝跪下,看了看昏迷的乞丐一眼,心里琢磨著该怎麽解决这件事情。
还好!今天是雨天,外出的行人少,我也是突然决定外出的,跟踪我的记者应该也不知道我的情况……先把他搬进车再说。
说做就做!我一把将这个乞丐抱起……
!!!!!!
好轻!
他到底几天没有吃东西了?
我丝毫不费力气就将他抱进车後坐,关上车门,才觉得自己已经冷的僵硬了。
我并没有擦去他身上的污渍。乞丐有什麽好擦的?治好他之後,说不定还会威胁勒索我一笔巨额赔偿金,以及无止尽的物质欲望!
要是他知道我是谁的话!
就在我苦想解决办法的时候,一双明亮得近乎星光一般的眼眸猛然睁开,像是受惊似地望著我──
这是怎样的一双眸子啊!
长长的睫毛下,是一汪清泉……淡淡的蓝色眼珠,荡漾著银蓝色的光,清澈透明……外界的光线射在眼睛里,竟然释放出宛如星星一般的光辉!
我在瞬间就陷入了这双美目里,被吞噬了灵魂……
(2)H~慎入
更新时间: 07/14 2004
∷自由∷自在∷
--------------------------------------------------------------------------------

我在瞬间就陷入了这双美目里,被吞噬了灵魂……
车里被暖气熏得暖烘烘的,身体已经没有原本那麽僵硬冰冷了。
我现在根本没有冰冷的感觉,满脑子就想著一件事情──
一个乞丐,怎麽会有这样一双美丽无瑕的眼睛呢?
我深深地被这双魔性的美目吸引,之前飞快运转的大脑因为忽然的停顿,导致什麽话也说不出来。
“……”
“……”
“痛!”
声音介於少年和男性之间,听起来异常地妖清纯。
“……痛……啊……”
我猛地从迷幻中回过神来,竟然发现自己全身像著火一般的热。费了好大的劲才使自己冷静下来。这期间,视线一直没能离开过他的眼睛。
“你叫什麽名字?”
我不知道我在干什麽!
我没有问他的伤势如何,也没有对他道歉,更没有去体会他身上的痛。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就是──他是谁?
他到底是谁?
竟然能让我瞬间就完全迷恋上他!
我不能承认自己被一个落魄乞丐的双眼所迷惑,我的自尊心怎麽能够允许?
他的眼睛里充满了轻蔑与气愤。那清透的眼神仿佛可以把我看穿!把我所做过的一切坏事都看透!
轻易地就击毁了我的面具,完全不留一点痕迹。
∷自由∷自在∷
温热的汗从额头上滑落,我觉得车子里的暖气可以把我窒息而死!
我用手掐住他细白纤长的颈项,疯狂地大吼:“说!你到底是谁!”
他的脖子很细,好像我只要一用力,就会拧碎一样。
他妈的!我真是中邪了!
这该死的美丽!
看见他在自己手中因为缺少氧气而涨红的脸,我有力的双手竟然不住的颤抖!
那一瞬间,我真想杀了他!
在他昏迷前,我隐约断续地听见一句“……亚……亚历山大……斐特列……”

我并没有杀他,而是载著他来到我私人医生的住所。
乔治.布朗医生,是我父亲的朋友,也是我的私人医生。今年四十岁,长相十分温文儒雅。乔治是极为优异的外科医生,同时也是世界首席的心理学科专家。因为终身雇用的关系,他要做的,就是在家中等待我的召唤就是了。

“哟!今天吹什麽风?高贵的议员先生竟然会亲自登门拜访?”
乔治知道我心情不好,故意调侃我。
接过他递来的毛巾和热茶,我示意他看看躺在我身边的陷入昏迷状态的乞丐──亚历山大。
“你帮我看看他有什麽问题没有?”
“哦?”∷自由∷自在∷
“我发现,他除了简单的发音,什麽话也不会说。”
我也不知道我在急什麽,就是想让乔治快点看看这个冻的发抖,又被我掐晕过去乞丐。
乔治当然明白我的意思,但并没有立即听我的指示,反而坐在我对面,优哉游哉地说:“告诉我,出了什麽事情?”
我一听就急了:“你快点给我治!”
乔治温和地一笑:“呵呵,我还是第一次见你那麽著急。在我印象中,即使是在帮助你父亲竞选的时候,你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乔治不愧和我相交多年,了解我的性情。
我叹了一口气:“这事说来话长。”
“那你说简短点不就行了?”
我对这个私人医生可以说是无可奈何,简单明了地交待了事情的经过。
乔治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立即起身,吩咐门外的护士去准备,自己毫不介意浑身肮脏的乞丐,抱起他就走向病房。
看见那个乞丐被高大的乔治抱起,我的心一阵吃味,不由自主地想上前夺过被乔治抱在怀中乞丐──
“哔──哔──哔!”
该死的白宫专线响了。
“喂,是我。”
“……嗯!好!我现在就回去。”
通话的时候,我的视线一直看著乞丐昏迷的脸。
“有事情?要回去了?”
乔治回头看了我一眼,又说:“你放心!你的人,我不会碰的。”
原本想和乔治打声招呼再走,却被他一句话堵得我呛了自己的口水。
“咳!咳!”∷自由∷自在∷
“你……咳!你……”
乔治颇有玩味地笑笑,抱著乞丐走进了病房。
当天晚上,我就接到了乔治的电话。
“你说什麽?!他丧失记忆?那个乞丐?”
我简直不敢相信!难道被我的车子撞坏了脑袋?
“安东尼,你别激动,我还没有说完。”
我定定神:“好!你说!全部的,一次性完整地全部都告诉我!”
乔治的诊断报告让我吃惊!
原来,这个名叫亚历山大.费特列的乞丐,全身并没有受重伤,几乎连轻伤也没有,只有轻微的擦伤。
这怎麽可能?当时我是超速驾驶的啊!
接下来的报告更让我吃惊和疑惑:经过诊断,亚历山大的头部受过剧烈撞击。根据检测,受伤的时间大概在一年前。原因可能是车祸,也可能是炸弹袭击。目前还不清楚。这次创伤,直接导致了他的大脑神经受损,不仅失去记忆,连日常的对话交流都十分困难。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的思维很正常,除了不能连贯说话,几乎和正常人没有区别。

∷自由∷自在∷
放下乔治的电话,夜已深。
我的脑海中不断地闪现亚历山大的样子……并不是他肮脏的样子,而是……明天,我即将见到他的样子。
我的内心极度渴望那双美丽妖惑的眼眸!
……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我已经习惯称呼他为亚历山大了。
(3)H~慎入
更新时间: 07/14 2004
--------------------------------------------------------------------------------

简约大方的会客厅内,一个清瘦孤单的身影斜靠在窗前,静静地注视著窗外无边的黑夜。像是在沈思什麽,我走进来他也没有回头,就这样一直背对著我站著。
淡黄色的柔软外衣,隐约被浅金色的长头发遮住的高领白色羊毛衫,在颈项处露出一点雪白,白色的裤子把他的双腿衬托得异常优美修长。
看来乔治对衣服的审美眼光还不错,为他选了一套合身的行头。
对於他的沈默,我倒是一点也不介意,甚至有点乐在其中的感觉。因为,这样更利於我注视他,好好地,认真地重新感觉这个夺我心魄的男人到底有什麽值得吸引我。
∷自由∷自在∷
“看来你说话有困难。”
我不急不徐地说了一句开场白。
沈默──
“哼!很好!”
对於他刻意地沈默,我有些温怒了。
“如果我告诉你,除非我同意,否则你永远也走不出这幢房子,你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沈默寡言?亚历山大先生?”
蹊亵的语气激怒了他。
在这片土地上,没有什麽比限制一个人的自由更令人难以接受的了。即使他是乞丐,自由对他来说,也许是唯一拥有的东西。
我从公文包中拿出纸笔,放在茶几上,等著他转身面对我的询问。以及……我一直强烈地想再次捕获他的眼神。
果然如我所预料的那样,飘逸俊帅的躯体面向我走来,没有一点犹豫,很有气势地坐在了我的对面。
那双星光般的眼睛,满足了我的渴望,一直与我对视著,我们的目光碰撞到一起,谁也不让谁!
“亚历山大先生,我问你的问题,你只要把回答写在这张纸上就可以了。”
他直视我一会儿,丝毫不受我的压迫感影响,拿起笔写了几个大字──“放我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