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真冰与烈焰中沈沦(下部)————雪丽


在真冰与烈焰中沈沦(下部)
36
离开华盛顿已经一年。
我和我的爱人,亚历山大.费特列,在美国的世外桃源卡梅尔度过了无限幸福的春夏秋冬。
我留长了头发,戴上了斯文略富有书生气的眼镜,穿上休闲的亚麻衫牛仔裤,在当地的小镇上教书。
男子中学老师,这是我唯一可以做的工作了。我曾经想过去当小学老师,可学校一致认为我这样的男人会严重扰乱他们纯净的圣地,不是因为那些娃娃,而是因为那些刚刚成为母亲的年轻少妇。

这件事情被亚历山大整整取笑了一个冬天。
现在夏天来了,卡梅尔绿树成荫,野花遍地,异常美丽。
“我上班去了。”自 由 自 在
亚历山大习惯早起,跑完步回来洗个澡,给我做好早饭就去上班。
这里是度假胜地,工作也很悠闲。
亚历山大在当地的一家餐厅做服务生,因为他清丽俊帅的外表,马上成为了餐厅的招牌。可我即吃醋又担心。怕他“沾花惹草”,把我这根照亮别人的“蜡烛”给忘了。
记得当时我因为不放心华盛顿那边的紧追不放,死缠烂打地说要跟他一起工作。但最後还是不得不向现实低头。餐厅有他一个帅哥已经不得了,如果再来一个我,很容易成为抢眼目标。这对我们都不安全。

最後,我还是只能乖乖地当乏味的高中教师。
男子高中。

这样安然度日让我们彼此沈浸在幸福中,也许传说中伊甸园的生活就是这样,没有争权夺利,没有烦恼,只有宁静和爱情。
傍晚时分,我会先回到家,做好晚餐,点燃浪漫的红蜡烛, 坐在红木椅子上等著我的爱人回来。
我们是恋人,已经是这里公开的秘密。小镇上的人很纯朴,很善良,对於我们这两个外地人,多少抱有同情。曾经有人问我,我和亚历山大是不是因为家庭反对,所以私奔逃到这里。

私奔……多麽震撼的两个字。
我想,如果没有遇到我真心的爱人,我可能心甘情愿地做政治婚姻的玩偶,牺牲掉自己一生的幸福。

“我回来了!好香呀!今天店里客人真多,忙得不得了……”
平淡的对话,温柔的气氛。
我走到他身边,轻搂住他紧致纤细的身体,覆在他的唇上就是一吻。
他长得很高了,差不多有我那麽高。有一百八十五公分了吧?再高一点就要和我平起平坐了。
“亚历,我喜欢你娇小些。”自 由 自 在
一个拳头砸过来,我习惯性地躲过。
“你找女人好了!我是男人,高挑的身材是我魅力的体现!你一把年纪,身材变矮是正常的。哈哈!安东尼,你要服气!”
“亲爱的亚历,我又一百八十九公分!你嫌我老了?你这个薄情郎!老实招供,你是不是有外遇?”
“我本来就是吸引人的男人,你心甘情愿爱我,是你的事情。你就好好在家里做饭,我为你挣钱。”
我忍不住低头笑,随势把他压在墙壁上。
“好多天没有吃好的了,今天要好好补补。”
我说的当然不是吃饭,而是“吃饭”。
今天晚上一定要狠狠惩罚他,谁叫他晚上也要工作,每天都在美女堆里打转?

刚想吻下去,他忽然喊饿。
“亚历山大,就看在我苦心营造浪漫晚餐的苦心上,你多少也要配合吧?”
“没力气做什麽都没有兴趣。”
“我会让你有兴趣。”
“啊!好痒!别咬我的耳朵!安东尼,你听见没有?”
不抓住你的弱点,你什麽时候服气过?
今晚我要你听我的。自 由 自 在
热吻一路下滑,直吻到他的乳蕊。一阵轻咬,激得他大叫。
“怎麽?你不是肚子饿吗?现在还有力气叫?”
哈哈!他脸红得模样真可爱!
我的亚历山大不仅可爱,还很害羞的。不过,狠起来一点都不输我。
“啊……别……这里是……门口……啊!”
“受惩罚的人没有选择的权利。”
握住他敏感的下身,极力挑起他的性趣。

好美丽的身体,一年里的日日夜夜,都在我的怀抱中接受爱抚。现在只要我稍微刺激他一下,他的身体马上就会回应我。
看来,感觉还是需要日久天长的培养。
想当初刚到这里,两个人开始一起生活。每次我想要他他就推来推去,找一大堆几口来搪塞我。
当时的日子真叫苦啊!想吃,吃不到!有时候自己还要一天解决好几次。我真是威严扫地。好在我亲爱的亚历山大不是铁石心肠,终於有一天,艰难地开口对我说:“让我来帮你。”

──从此,才解决了我们两个尴尬的局面。

现在当然是驾轻就熟,不再别扭了。
在亚历山大的身体里驰骋,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原本两个人就不是GAY,因为命运的捉弄最後走到一起……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啊──啊──安东尼──啊──!”
“怎麽了,宝贝?哼!”
我用力冲进去,带给他快感,他当然受不了的尖叫。
“啊……再来……再来……啊!”
他被我抽插得跪不稳了,我用手托著他的腰,继续挺进。
“宝贝!我的宝贝!啊!亚历,我爱你!我好爱你!”
“啊!啊!天哪!你要把我捅昏了!啊!”
“不会让你昏的!还有好长的时间!嗯!”
我们从门口一直做到沙发上,地板上留下了我们爱得著火的痕迹。
“嗯……啊……我……我……啊……”
握住他的分身,不让他立刻爆发,让亚历山大痛苦又幸福地大叫。
“宝贝!再等等!还没完!”自 由 自 在
“啊──安东尼──混蛋──快放开──啊──啊──!”
“能让你喊得那麽爽,我才不会轻易放开你!”
热烈地接吻,火热的抽插,我们两人的灵魂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好幸福……真的好幸福……

“啊──!安东尼!痛!再不放开我就杀了你!啊──!”
“呵呵,如果现在放开,精液会喷到沙发上的。”
看到他恼羞成怒,我立刻改口:“要不要我来帮你?”
他的脸瞬间就红透了。
“色狼你!都被你这样了,你想怎麽样就怎麽样!混蛋!没有下次了!”
这又不是第一次,肯定也不会是最後一次。
俯身将他火红的挺立放进我的口中,舌头轻搅一下。
“嗯啊……唔……啊……”
“舒服吗?”
“啊……啊……该死的……你还不放手让我解放?”
“说你要我做,要我吻你,不然我就不放手。”
我最喜欢在这个时候欺负他,感觉很好的。
“做!你给我赶快做!做完我要杀了你安东尼!这样你满意了?混蛋!”
我满意地笑,继续低头含住他已经不住颤抖的挺立。
刚一松手,琼浆玉露就喷发而出,我毫不吝啬地吞下。
“啊……”自 由 自 在
听见他舒畅的声音,我又若有似无地继续挑逗他的欲望。
“嗯……啊……别……嗯……”
“我说过,要一整个晚上的时间。宝贝,别心急。”
我想,我说的话肯定把他气个半死。
不管他的反抗,反正他今天要好好喂饱我。

“亚历?亚历山大?起床了。早班要迟到咯?”
“嗯……”
真是个大懒虫呀!
轻轻揉搓他的金发,反而让他感觉更舒服,低声在他耳边说:“再不起床,我又要上你咯。亲爱的。”
这招果然有效,亚历山大象受惊的兔子,一个翻身跌到床下。
嗯?他今天是怎麽了?刚起床怎麽就摔下去了?
“亚历,你没事吧?”
“安东尼!都是你昨晚做的好事!等我的腰好了,我要加倍奉还!色狼!啊……腰好痛……”
哈哈哈!看来昨天是被我惩罚的够了,现在起不了床了。

我赶紧将他抱起来,他很轻的,我从来不费力气。
“亚历,我每天为你做晚餐,你怎麽光吃不长肉?”
他咬牙切齿地瞪著我:“你还敢说!我都被你……被你干成这样了!怎麽可能长肉?你这叫虐待!性虐待!全美国最变态的家夥!”
霸道而不失温柔地吻住他,他生气的时候如果不放聪明点,後果可是很惨的。
打了电话说我感冒,今天不去上课了。
於是,休闲浪漫的生活又要继续延续下去。
37
好幸福啊!
望著天边紫色的云霞,走过柔嫩的草地,呼吸著略带湿气的微风……
我的每天每天都在田园般的生活中度过。
这不就是幸福吗?我不需要钱,不需要权,只要我的爱人能够永远陪伴在我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
父亲,如果我对您坦白这样的想法,您一定会暴跳如雷,说我是个没有雄心大志的窝囊废吧?
……自 由 自 在
也不知道父亲最近如何,为了回避我的过去,我和亚历山大从来不看新闻节目,也不看报纸。关於外界任何的消息,只会让我们之间产生不协调的生活反应罢了。
因为前几天做爱做得太过火,他一连几天不理我。
呵呵,为了向他赔罪。今天下午结束完课程之後,我步履轻松地来到他所在的餐厅找他。
然後……最好是两个人晚上牵牵手,散散步,吹吹夜风,在漫天的星光下曼舞……言归於好。

“亚历?亚历在吗?”
推开洁净的玻璃门,走进装饰典雅的古典餐厅。
“嘘……迈特,亚历正在教琼弹钢琴……”
迈特是我在这里生活的假名,亚历是亚历山大的简称。
至於琼,一提到她我就不高兴。
这个年轻女孩是餐厅里的女招待,一向很害羞,可老爱缠著亚历山大不放,我不悦,亚历山大也是知道的,可他们的友谊好像当我不存在似的进行著。
我从没跟琼说过话,主要是我不想说,还有就是,她每次见到我都表现出很害怕我的样子,不是低著头就是跑开。

餐厅周二晚上是不营业的,断断续续的钢琴声,正好说明现在是打烊时间。
为什麽这麽多男男女女都在看我的宝贝?
他是属於我的,我真想找个世外桃源,把他好好藏起来,独自一人分享他。
“迈特,你来了?很快就结束了。你做在那边等会。”
亚历山大,你该不会是──
“琼长相很甜美,现在很多人都在议论说他们在恋爱。”
多嘴的家夥!
我狠狠使了个眼色,赶走了无聊的服务生。

你们是要看好戏吗?你们觉得同性恋可笑吗?
耐心喝完一杯咖啡,刺耳的钢琴声还没有终止。
“亚历,你不是老师。我现在已经下课两个小时了。”
意思是说,我生气了。
“迈特,就来了。”自 由 自 在
亚历!你光是答应我,怎麽还不走到我身边来?
难道女人对你就这麽有吸引力?
忍无可忍!
我猛地站起来,朝那一对金发男女走去。

“!啷──!”
“哎呀,先生,对不起。”
看来这个女招待是故意的,为了获得和我亲近的机会,故意往我身上撞。
滚烫的咖啡洒了我一身,今天是什麽好心情都没有了。
“您的衣服湿了,我立刻拿毛巾给您擦干。”
“迈特,你有没有怎麽样?烫伤没有?”
这个时候你就关心我了?我刚想消气,琼就立刻走上前,将干净雪白的柔软毛巾递给亚历山大。

眉目传情啊你们!
亚历山大,你为什麽对她微笑?还微笑的那麽亲切?
琼!你算什麽东西!乡巴佬女人!谁准许你碰亚历山大的?
真他妈的!我是撞到了醋坛子!酸!

一把甩开亚历山大手中的毛巾,指著和亚历山大同是金发的美丽乡村姑娘──琼。
“乡巴佬女人!滚出我的视线!他是我的人,你凭什麽闯进来?滚!立刻给我滚出去!”
“迈特!闭嘴!你要干什麽?”
好啊!连你都这麽说我!就为了这麽个乡下姑娘?
你让我好伤心!自 由 自 在
“哼!干什麽?当然是生气!亚历,我要你立刻就把现在这份工作辞了!我不许你再和女人来往!”
“迈特,你喝醉了!我现在就带你回家!”
“什麽喝醉?我喝的是咖啡!琼,你给我听清楚!我不允许任何人抢走他!你听明白了吗?该死的乡下女人!”
刚说完,坚硬有力的拳头就将我打翻在地。
“迈特!你让我好失望!你这个混蛋!”
纤细的手腕用力揪住我的衣领,又再我的脸上连揍几拳。
不止是我痛,他也跟著痛。
我伤害他了。因为无聊的吃醋,我竟然伤害了他。
心里有些後悔,刚想道歉,琼就跑了出去。

“琼!”
亚历山大起身去追她,更让我受伤。
怎麽回事?刚刚不是吵完打完,准备和解了吗?
该死的!我就说女人麻烦!
“亚历!你给我回来!”
“你他妈的迈特!别跟著我!你伤害了她!”
“可你们在伤害我!你们每天都在一起,我只不过是稍微发点火,你就受不了了?”
“混蛋!滚你的吧!你伤害了怎样一个好女孩!迈特!你这个傻瓜!”
傻瓜?我是个傻瓜?亚历山大,我看你才是个傻瓜!
满大街地追一个女人!还有我这个大男人在後面追你!只有傻瓜才会搞不清楚状况!

“琼!等等!别上车!迈特不是真的讨厌你!你误会了!别走!琼!等等!”
走吧!赶快走!乡下女人!最好今晚你哭得肝肠寸断,好让你明白他是谁的人!
“琼!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谅他!我会帮你的!”
上车吧女人!坐上巴士赶快离开我的视线!别再出现在我眼前!
“琼!”自 由 自 在
亚历山大还是慢了一步,那女人已经乘上巴士,绝尘而去了。

“亚历,别追了!她都走了!你就这麽喜欢她吗?”
追上他,抓住他,急切地询问他。
“该死的!放手!”
从来没见他那麽凶,就是曾经那样对我,也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我不放手!你们有鬼!你们难道是……”
一阵轰天巨响,话还没说完,我和亚历山大就被令人措手不及的强烈爆炸冲击力撞倒在地。
一时间,火焰,浓烟,仓皇逃跑的人群,惊声尖叫,一切的一切,都将我带回到一年前那个充满纷争的残酷世界。
随之而来的,是被我封尘的绝对秘密。
……怎麽又忽然想起来了?
……那件阴谋……现在的爆炸袭击……似曾相识……
平静,再起波澜。
琼死了。
死於一场汽车爆炸。
如果不是我……
“亚历,我很抱歉!”
如果不是我当时太冲动,就不会让亚历山大受到伤害,琼也不会死。
“亚历……”
“滚开!”
他甩掉我的手,恶狠狠地看著我。
“安东尼,我算是认识你了!你这个心胸狭窄的男人!你眼里除了我,你心里除了我,你还有什麽?”
没有了,就只有你。自 由 自 在
我没说话,就这麽看著他。等著他痛揍我一顿,等著他对我斥责。我心甘情愿 。因为起因在我。
他背对我,紧抓著自己的头发,重重地叹了口气,近乎冲动地吼:“安东尼,你这个傻瓜!”
对,我傻,我已经傻到全身心只为你活著。
“你是我所见过的最傻最傻的男人!安东尼,你真是个大蠢蛋!”
他转过身对我大吼,眼眶湿湿的。
“琼爱的不是我,是你!”
什麽?!
“她在餐厅工作是为了你,她让我教她弹钢琴也是为了你,她明知道我们的关系,可她仍然情深不悔地爱上你。她太纯洁了,我不忍心伤害她才和她做朋友。至少,她希望能够经常见到你,这就已经足够了。她太可怜了……”

我有些站不稳。
那个女孩,琼,爱的是我?
每次见到我都会低下头,每次见到我都会跑开,每次每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