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业务员 第一部——猫岛瞳子

我讨厌滨野比我有个性,

我讨厌滨野比我有理智,

我讨厌滨野比我有女人缘;

总之……他所有的一切,我都讨厌!

第一章

十月一日。

这一天对於在公司上班的人而言,是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

对於在外商投资(总公司在美国)的电机TU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大阪分店服务的我--佐伯贵弘(二十九岁,未婚)来

说,更是个特别的日子。

可能是因為在我身边穿梭的其他白领阶级人士,都一副忙乱的缘故吧!

(从今天起,就进入下半年度……)

对於这件事情,我没有理由表示异议。

事实上,从今天起,将有一个男人分配到我的部门,成為我的属下。这就是我今天一大早闷闷不乐的原因。根据公司的

规定,每年的四月和十月本来就是异动的月份。但是我的心情仍然凝重。

默默地走在早已习惯的上班路上,希望能够摆脱这件不愉快的感觉。我像往常一样,从JR大阪车站往市营地下铁的谷

町线,顺著人潮而走。

(因為今天是下半年度的第一天,车站显得特别拥挤。)

天气如此闷热,人群如此拥挤,可怜的上班族还是必须西装革履的挤在其中。

(不行,我还是这麼郁卒。到公司后再找田边经理商量一次……)

砰!

「哇!」

「啊?」

一个闪神,我撞上了突然在我面前紧急煞车的男子。由於撞击的力量不小,我整个人当下重心不稳。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人抓住我的左手臂,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但是身為一个男人,处在这种情况下,却是很难為情的

……

「谢谢。」

原想致谢过后马上离去,可是这个男人却抓著我的手,一直盯著我瞧。

(天啊!这个人就是突然在我面前煞车的那个人。)

从他的西装顏色,我知道就是他。

「你可以放手了……」

他使我免於四脚朝天,所以我只能选择比较温和的用词。不过罪魁祸首毕竟还是他。

想到这点,我真想甩开他的手扬长而去。

(干嘛直盯著我瞧,还不快放手!)

我知道此刻自己的眼神极為不自然。

这个人可能感觉到了我不友善的态度,终於放开了我的手臂。

「对不起。我对大阪不熟,正在看地图。」

他指了指地下通路天井垂掛而下、最為人詬病的路线图。由於这一带的道路并非棋盘式道路,不熟悉的人初到此处,真

的会搞不清楚东南西北。而且这边是JR和两家地铁、三家地下铁交会处,人潮相当密集。

砰!

「嘖……」

一个陌生略胖的中年人,冷不防撞到我后背,嘴裡不断念念有词。

(可恶,这个傢伙是故意撞我的。不过,我能够体会他此刻的心情。)

在这麼混乱的通路上,前面挡著二个体格魁梧的障碍物,难怪他要故意撞我一下。不过,其实我的身材应该只能算修长

,而另一个也只是肌肉比较结实而已……,奇怪了,我干嘛替这个陌生的人辩解啊?

就算看在他刚才扶我一把的份上吧!

「你要去哪裡?」

我开口一问,这个傻大个儿马上得寸进尺,露出可爱陌生人的笑容。

一口标準的东京腔。

(原来是东京人,该不会就是他吧?)

即将成為我部属的那个人,也是从东京来的。而且我的公司就在天满桥附近。……多令人讨厌的巧合。事实上,我并没

有仔细看从东京捎过来的文件。所以并不知道那位新调来的属下长什麼模样。

这件事总公司上头的人可并不知情。

(因為我对此事并不感兴趣,所以见面当天,我还是準备先安排去见客户。)

「请问……」

我又因為这件事分神了。眼前的这个人忍不住叫了我一声。

「喔!天满桥在那个方向。就是在售票机的左边。」

他听我这麼说之后,接著摊开手中的卡片。

「这个可以用吗?」

我一看,他手中拿的原来是大阪市营地下铁和四家地铁共同贩售的联营卡。

「有这种卡,就不需要车票了。你就拿著这张卡走过剪票口就行了。那边是月台。」

迫於现状,我只好亲自当嚮导,领著他走向月台。

「麻烦你了。」

后头跟著一个比一般人高出一个头的男人,真有一股说不出的压迫感。尤其当女性的眼神都集中在他身上时,更让我觉

得手足无措。

其实我不是个很重外貌的人,但是这个人还真是长的一表人材。体格健壮而结实的他,由於手长脚长,整体仍给人高脚

猫的感觉。身上穿著一袭传统的深蓝色西装,发短而整齐。鼻樑挺而直,嘴型秀而雅。脸上始终带著和蔼可亲的笑容…

(一定是个人缘极佳的傢伙……这点我自叹弗如。)

不是我吹牛,通常我一个人走在街上时,总是眾人目光聚焦的焦点,可是现在……

走下阶梯,走过剪票口,「搭两站就到了。」

留下这句话,我转身即走。帮忙帮到此足够了。我可以感受到背后的视线,可是我不愿回头,直接走向平日所走的那扇

门。

现在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可是满脑子想的还是刚才那个人。

(平常我是不信什麼风水流年的,可是有人告诉我,今年大阪的方位对我来说是不利的……)

不,我决不能信以為真。

今天,被派到大阪分公司长期出差的这位人士,是东京本社「新製品企划开发部」非常倚重的精英份子。

其中理由说来话长……总之,最大的原因是因為今年夏末才开发上市的新型示波器(显示周波数波形的装置),歷经一

个月在大阪地区的贩售台数為零。

因此,负责开发的部门,只好派人上阵指挥。

而我正好比那位仁兄年长一岁,又是技术营业总工程师,所以就委屈他在形式上当我的部下了。

简而言之,我的对手就是「新製品开发部」。而被派来的那个人就是我的眼中钉。

当然双方会结下樑子,其实,还有其他的原因。

三年前,同样也是因為新產品贩售的问题,新製品开发部派了一位技术员过来胡搅蛮缠。结果这位技术员未能返回东京

,而被流放到九州分公司。后来的情形就不得而知了。

(是那傢伙自作自受。)

其实我和这件事也有点关係。

那个傢伙姓矢田,是个长相寒酸、身体枯瘦、动不动就动肝火的人。对於业绩的要求更是不近情理。当时,身為宣传的

我是他的部下。在他的指挥之下,我几乎跑遍了关西所有大学的研究室。

这是因為我们公司的產品,多属於顾客导向性的產品,所以產品大都採直销而不透过经销代理商寄售之故。其中我们最

主要的客户就是研究所和各公私立大学。

基於这个理由,我陪著他到处跑了整整一个星期。但是成绩仍然不理想。

(那个傢伙的说明又臭又长,当然卖不出去。)

他的苦瓜脸顿时青筋暴露,并大声埋怨。

「為什麼我拼了老命开发的示波器卖不出去?你们到底有没有去宣传啊?」

「根据企划部的试算资料,早就应该卖出一百台了!」

(那傢伙的表情像极了一隻斗败的蟑螂。)

这麼一来,这个傢伙等於和大阪分社全体人员公然為敌。於是,五位年轻的技术营业工程师计诱他喝酒,让他说出心裡

的话自取其辱。

陪在一旁的我,喝不到一个鐘头,整个人几近虚脱,可是……

「无法留下好的业绩,这种机种就要变成超过开发费用的赤字机种了。」

说出这句关键话的,我记得好像是同期的上野。

其他的人,就因為这句话而议论纷纷。

次日,藉由公司的E-mail,闹得全公司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总社董事和业务部一怒之下,规定所有的业务交际费全由开发费中扣除。这倒是好事一椿。

就因為这个缘故,我本来有机会调到「新製品企划开发部」也因而泡汤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总之,就因為这件事,大阪分店和新製品企划部,从三年前起就呈水火不容的局面。

没想到不畏险阻的新製品企划部,竟然又派人过来。

刚开始听到这件事情时,我為那个人喝彩鼓掌。因為他真的是太勇敢了。

但是,紧接著听到负责在大阪照顾他的人的名字时,我几乎从椅子上跌下来。

(為什麼又是我?)

我向上司田边经理婉拒过好几次,但是终究没有任何转圜的餘地。

「嗯……」

我的屁股上,有一隻蠢蠢欲动的手……

(……这是……我实在不想承认,但是……色狼?)

这隻手的动作真是太奇怪了。车上那麼拥挤,他竟然整隻手掌贴在我的屁股上。这傢伙铁是色情狂。

「喂,老兄,你在做什麼?」

我抓住那傢伙的手腕,用力一扭。

(嘖,果然不出我所料,是个又矮又肥的糟老头。)

抓住他油腻腻的手,简直噁心到极点。

「做什麼?我什麼也没做啊……你干嘛抓住我的手?」

「少装蒜!你是要我大声嚷嚷,将你扭送站长室吗?」

原本就很郁卒的我,现在又碰到性骚扰,心情顿时跌到谷底,便口不择言地训示老头。

「等一下。车上那麼挤,我只是不小心碰到你。轻轻一碰,那话儿又不会槓起来。」

听到这句话,我更為光火。

「少囉唆!看来你是真的想到站长室了。」

「大哥,饶了我吧!」

「知道不对,还不转过去!」

本来我是要他立刻滚,可是地铁列车还在行进中,所以就姑且放他一马。

经过一番折腾,终於到站了。

「天满桥到了,天满桥到了。」

听到播音员播放站名,列车通过了南森町。

车门一打开,那位背对我的糟老头作势要溜,被我的长脚一绊,像隻青蛙一样趴在月台上。

我当然是故意的。我认為小小的报復是理所当然。

「老兄,注意点,趴在这种地方很危险的。」

一句假意关怀我踏著糟老头的背离开车门。紧接在我后面的乘客也在人潮的推挤下,不小心踏著糟老头下车。

(这叫因果报应。要恨,就恨你自己丑陋的行為吧!)

出了口怨气,我觉得好痛快。

突然间,我无意识地向四週一瞥,猜想那个钝钝的关东人……好像也下车了。

鬆了口气后,我随著拥挤的人群走向混乱的阶梯。

上班那麼多年,始终无法适应上下班时段的可怕人潮。每每挤在人群之中,就会觉得很不愉快。

终於从地底钻出了地面。虽然马路上处处都是排放废气的车子,但我就是觉得轻鬆不少。

重新十回好心情,往公司走去。

在视线的那一端,我又看到了那个大个子。他似乎也注意到了我,轻轻点了点头。看来离开车站后,我们的方向还是相

同的。

(该不会是他吧?)

我又再次联想起今天要来的那个人。

虽然我还没有见过那个人,但是我知道那个人和他的上司,已在上个月的二十五日先来打过招呼了。那天,我故意算準

时间和他失之交臂,不过我也反省过自己这麼做,是不是太幼稚了。

不过对於自己的先入為主,我还是不后悔。只是我那些同事……

那天,我确定他们已经进去后才回公司瞧一瞧。没想到我的同事都莫名奇妙的变成了那个人的支持者。

在昨天之前,他们都还是我的战友,可是……

「佐伯,你可能又会被抓著四处跑了。最好再去跟经理求饶。」

首先发言的,是小我两期的高井。

「那傢伙满口数字、资料的,我看应该不是省油的灯喔!」

接著开口的是上野。

然后我的助理中山小姐也跟进了。

「他就和三年前的那个小老头一样,一切以业绩掛帅。」

三个人说完,笑成一堆。可是从那天起,大阪分店的气氛完全改变了。

「佐伯,这次这个傢伙一定能够改变我们对他们那个部门的印象。」

说这话的是高井。

「佐伯,我满喜欢滨野的。他很可爱,而且还比我小一岁哩!」

现在陈述著和刚才完全不一样看法的是上野。

最后為我详细介绍滨野的是中山小姐。

「佐伯,这次来的滨野先生很不简单耶!高中毕业后就到美国留学,拿到博士学位后才回国。不但个子高,而且长相、

体格都不错。啊……说到长相,在我所认识的人当中,你还是最好的啦!」

中山喜孜孜的夸完滨野之后,突然加个註脚,回过头来捧捧我的长相。不过,这算什麼……嘛!

照她那种说法,好像除了脸蛋之外,其他地方我都不如滨野……

正当我越想越觉得可悲时,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

「早!」

多麼有精神的招呼。

来者正是我刚才在心中默念的中山小姐。

「早!」

看她一脸不疑,我赶紧粉饰自己的失态。

(太好了,没有穿帮。)

我们公司女孩的装扮,大都趋向花俏时髦,中山小姐却是少数以稳重大方為主的一位,在公司人缘相当好。今天早上她

穿了一件素净的白衬衫、合身的窄裙。头髮更是中规中矩,发尾稍稍内卷掛在肩上。

面对这麼一位清秀佳人,我可不能再使性子了。

至少对她来说,我的长相还是可取的。

二十九岁的中山小姐,目前待字闺中。

我特别选了一个角度和她并肩而行。这个角度可以让她欣赏到我最俊俏的脸蛋。脸蛋的角度之说,可不是我瞎编出来的

,而是我一位中学的恶友发现的。我的这招「必杀绝技」到目前為止,还不曾在任何异性面前失灵过。

「佐伯先生,一大早就能碰到你真是太美好了。今天我一定会努力地处理好传票业务。」

浅浅一笑,露出洁白牙齿的中山,虽然称不上是个美人,却可爱极了。绝对是最佳的新娘人选。

话是这麼说,可是……

「哈哈哈,你这麼说,我会不好意思的。」

每次被别人夸奖,我就只会傻笑。看来我还是很内向很害羞的。唔……,感谢爸妈给了我这张万人迷的脸。我情不自禁

在心中合掌感谢天国的爸妈。

两人东拉西扯,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公司大楼。

我和中山小姐一块走入TU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大阪分社的办公大楼。

「啊,是滨野先生。佐伯先生,那位就是滨野先生。」

中山小姐指著电梯的方向。我顺著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可是只看到一群人挤进电梯,并没有看清滨野的长相。

今天是逃不过碰面的命运了。不过说真话,只要能够晚点碰面,我会尽量拖延的。

(他还是来到大阪了……)

原本还抱著的一丝丝希望,现在全幻灭了。事到如今,也只有见招拆招了。

(既然如此,就放马过来吧!)

隔壁的电梯下来后,二十几个人一起进了由黑色大理石所舖的电梯间,直上位在第二十九楼的办公室。

这栋办公大楼总共有三十九层,四周全都是帷幕玻璃。一楼一厚重的黑色大理石支撑著挑高的大厅,造型十分现代化,

会客大厅更以美术灯装点,相当典雅艺术。

从最高一层的餐厅往下俯瞰,大阪的商店街一览无遗。甚至连大阪的地标--大阪城也尽收眼底,堪称是招待客户最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