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摇滚家教(出书版)BY 碎弧


简介:
四个开朗、活泼且热中于摇滚音乐的年轻人,共同组成了一支名为VAPOR的乐团,为了能在年度的全国电音大赛中有更好的表现

,四人分别想尽办法以赚钱更换最新、最棒的乐器。
「热血团长」高信华,为了谋得一份待遇丰厚的伴读工作,换下了一身的皮衣皮裤,还把一头长发整齐地梳理扎起,摇身一变

成为身高185的高帅俊挺伴读家教。走马上任的第一天,高信华才知道他的学生虽成长在豪门却有着像猫儿般害羞可爱的个性,

为了让孤僻自闭的猫少爷走出自我的藩篱,他不但带他逛夜市、吃小摊、玩游戏,还引领他成为热血乐园的一分子。同时,热

血也渐渐化为一股「热情」摇滚家教和猫少爷,发展出一段令人气也让人羡的师生恋......
第一章
「来,小高,这是这个月的薪水,做得不错啊!加油!」
留着大胡子的咖啡馆老板,把一个鼓鼓的薪资袋交给一位蓄着长发的小伙子,还不忘拍拍他的肩膀赞许地说道。
被唤为小高的高信华,身穿设计俐落的黑色无袖背心及皮裤,五官分明的脸庞散发出一股帅气,一头长发更衬托出几许豪放不

羁的气息。
「谢啦,老爹!先走罗!」
顺手把装了一个月辛苦报酬的信封塞入口袋后,高信华随性地披上外套走出咖啡馆大门,跨上停在骑楼的爱车扬长而去。
 ※ ※ ※ ※ ※ ※ ※
「叽--」
高信华的车瞬地停在一间正传出震耳欲聋摇滚乐声的车库前,而震天价响的音乐在煞车声出现后也倏然停止。
停好爱车,高信华推开车库的铁门大步跨入。
「唷!等你好久罗!现在口袋里麦克麦克的大爷!」
放下手上的贝斯,跟高信华从幼稚园就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头号超级死党陈志乃打趣地消遗道。
「喔!咱们乐团的救世财神爷终于大驾光临了啊!」从鼓座里站起来的张国威也笑着附和。
「啊......小高,你来啦!在等你的时候我们练了一下新歌喔!外面好象很热,今天我准备了冰糖柠檬汁,喝一杯消消暑吧!


身材娇小、面貌清秀的主唱谢竹君,从自备的大水壶里倒了一杯清澈剔透的饮料,正要端给高信华时,盈盈可握的纤腰冷不防

地被张国威从背后偷袭,娇小的身影立时整个儿被揽进壮实的胸膛中动弹不得。
「哇!阿国,你做什么啦!」
谢竹君不安分地在张国威的怀中扭动抗议着,还得分心注意着别让手中的饮料泼洒出来。
「嗯......好喝、好喝!果然我的小竹手艺就是这么不同凡响!」
偷袭得逞的张国威,一边偷偷闻着怀中人儿的发香,还进一步嚣张地喝了一大口谢竹君手上的冰糖柠檬汁,满足地舒了口气。
「我说小高呀,想来口我老婆亲手调制的天下第一、人间绝品、顶级退火消暑No1的冰糖柠檬汁的话,就得先把这个月咱们乐团

的安家费交出来喔!就剩你还没交啦!」
「好啦、好啦,你这一个铜板打两百四十个结的帐房大人,小的来纳贡啦!请大人笑纳。小竹,再倒一杯新的饮料给我吧,除

了你之外,任何吃到这家伙口水的人都会变成大变态啊!而且是小气的变态!」从口袋掏出薪水袋的高信华,不忘对张国威施

予反击。
别瞧这四人一迳吵闹斗嘴个不休,其实他们都是目前北部业余乐团界中小有名气的独立乐手,由于不甘屈于长期以来只能做其

它人支援乐手的绿叶,因此前一阵子四人共同商议,一起组成了--中文名为「幻想」的乐团。
声音清脆嘹亮且具爆发力的谢竹君,是担任主唱的当然人选;一手包办乐团词曲创作的灵魂人物高信华,身兼吉他手及团长的

大任;脾气一向一条肠子通到底的陈志乃,是乐界有名的「热血」贝斯手,加上掌握全团帐务的铁面总管,并控制乐团走向的

鼓手张国威--摇滚团终于正式成立,也象征着热爱音乐的四人实践梦想的起步。
由于是一己的兴趣与理想,四人都很有骨气地不向家里伸手要一毛钱,玩乐团的开销全是众人一起努力打工赚来的血汗钱,也

因此让他们格外珍惜一点一滴的开销,就连练习的车库都是向朋友商借的。
对于得来不易的经费更是由精打细算的总务张国威做最严厉的把关与规划。
目前的理财计画是:存够钱后全团一起更换新的乐器,并买一台梦寐以求的效果器,好在年底的热音大赛时崭露头角、一鸣惊

人!
「二十四、二十五......还有一张先总统蒋公......哇塞!小高,你这个月是睡在咖啡老爹那儿吗?总共有两万五千又五百大

洋耶,加上之前半年存的,这样的话下下个月就可以买效果器啦!」
正在对着会计簿核对乐团收支的张国威,兴奋地开始幻想起加上效果器的模样。
「砰!」
高信华点起烟后,打了张国威一记拳头,把他从幻想中拉回现实,并从他手中抽走五张蓝色的钞票以及那张先总统蒋公。
「零头我要收回,否则今天回去交不出房租,肯定会被房东大卸八块拿去做肉酱喂狗,到时折损了我这英明神武、天纵英才的

吉他手,你们可别哭啊!」
「啧......好吧!这条预算案勉强通过。」
张国威心痛地看着那几张被硬生生抽走的钞票,瘪着嘴咕哝。
「不过咱们的帐簿还是满江红啊,如果不多想点办法生财,提升乐器品质的话,半年后的热音大赛又要在场外干瞪眼啦!这可

是我从去年到现在心中的痛啊!」
张国威对着红字连篇的帐簿紧皱着眉头发愁。
「那每个人再多兼一份打工吧!」
在一旁擦拭着心爱的贝斯的陈志乃,天真地提出未经思索的建议。「啪!啪!」
此话一出,陈志乃可怜的脑袋瓜马上多了来自张国威与高信华的巴掌印。
「阿志,你虽然从小就少根筋,但人蠢也要有个限度好吗!我跟小竹已经各兼两个打工了,再多一份你是想要我们过劳死吗?

」张国威在陈志乃的左耳吼道。
「我这个月已经几乎住在咖啡大叔那里了,你一天多生二十四小时给我,我就再多兼一份打工啊!」高信华也跟着在陈志乃的

右耳猛力炮轰。
「呜......我、我开玩笑随便说说的啦......」陈志乃捣着嗡嗡作响、耳鸣不已的无辜双耳小声地辩解着。
「唉......干脆每个礼拜大家轮流买彩券算了,看有谁有好狗运能中个什么二奖或三奖,先想办法搞定效果器才能想年底的热

音赛啊......」
张国威翻着手上的帐簿,愁眉苦脸地瞪着墙壁上的月历猛叹气。
「啊!哈哈......买彩券这主意不错呀!不过除了小竹,我记得咱们好象都没什么偏财运吧?尤其某人更是从小连棒冰『再来

一支』都从来没中过咧......」高信华瞄了眼在一旁揉着耳朵的陈志乃苦笑道。
「好吧,赚钱的事等下次再慢慢讨论吧,我要赶银行的三点半存钱去了。小竹,东西收好要走罗!」
张国威苦哈哈地收起帐簿,戴上安全帽,牵着谢竹君的手走出车库。
「拜!」
「拜啦!」
目送两人离去的背影,高信华转身对陈志乃说道,「那我们也可以闪人了!阿志,耳朵没聋吧?今天真是热爆了,东西收好我

请你吃冰去!」

第二章
「呼......噜......呼......噜......」
寂静无声的教室里,只有讲台上教授喋喋不休的讲课声,以及同学们抄写笔记的刷刷声,也使得躲在最后一排睡得不醒人事的

高信华的打呼声显得格外明显。
「咳......」教授讲课的音量显然又提高了。
「小高......小高!」坐在隔壁的死党之一王崇帆,紧张地想叫醒睡死的高信华,无奈却撼动不了死猪的一根寒毛。
「卡擦!」教授写黑板的手已经捏断这堂课的第三根粉笔了。
「小高!再不起床就死定啦!」
不忍心见到被素有「杀手」称号的冷面教授修理的惨状,王崇帆仍然不死心地想把睡到失去意识的高信华摇醒。
「啪!啪!」
讲台上最后一根完好的粉笔终于在盛怒的教授手里宣告腰斩,此时全班的情绪紧绷到最高点,鸦雀无声的教室里没人敢大声喘

口气。
只有不知大难即将临头的高信华,仍持续地发出「呼......噜......呼......」既规律又幸福的鼾声。
「小高......算了!我救不了你啦!」
焦急的王崇帆犹想推醒高信华,却同时感受到额头已爆出青筋的教授,正射出犹如倚天剑一般锐利无比的烈焰目光,吓得赶紧

放下想摇醒高信华的手,乖乖地在位子上低头正坐,心中暗自祷告教授的杀气不要波及到无辜的自己。
「高一信一华--!」
王崇帆的预感果然不幸成真,伴随着教授盛怒的金刚狮子吼,在全班同学一起闭上眼睛不忍卒睹的瞬间,一本重达五公斤的原

文精装厚皮书,已从教授手中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地直直砸中高信华趴在课桌上毫无防备的脑门。
这一击不但终于让睡死的高信华瞬间回魂清醒过来,还让他整个人从椅子上摔了个狗吃屎倒在地上。「当当当当......」正好

此时下课钟声响起,打破了教室里尴尬的沉静。
「咳!高信华,如果你对我的课有什么不满的话,当初就别选啊!现在把你脸上的那本原文书做个摘要整理,外加二十页的心

得报告,下礼拜交不出来的话,这学期剩下的课你就别来啦!其它同学可以自行离开,下课!」
额头上青筋还没消褪的教授,留下了无疑是死刑宣判的话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
尚未从惊愕中回神过来的高信华,依然保持着同样的姿势躺在地上,经过他身边的同学不禁纷纷投以怜悯的目光才踏出教室门

口。
不一会儿,偌大的教室里就只剩下还躺在地上无力起身的高信华,以及蹲在他身边不住叹气的王崇帆。
「高少爷,你还真难叫啊!醒了没?醒了就赶快到下一堂课的教室去吧!」
王崇帆捡起高信华脸上那本原文精装厚皮书,再扶起全身僵硬的他,并把他随身的背包塞进他手里,便推着依然处于石化状态

的高信华步出教室。
「二十页......二十页......」一走出教室,迎面吹来一阵风,这时高信华才猛然从二十页报告宣言的惊愕中醒来。
「哇!啊啊啊啊!」惊觉到悲惨的现实命运,高信华激动地摇着王崇帆哀号,「二十页的报告!这老家伙怎么可以如此轻易地

说出这种丧尽天良的话!」
「这是你自找的,我可是叫了你几百声『醒来』都没用喔!」王崇帆耸耸肩,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小帆!阿帆!帆帆!我知道你是全世界最有爱心的天才!那本原文书你一定看过对吧!救救我......我是因为昨天打工打得

太晚了,才会在上课时补眠的啊!呜呜......人家不是故意的......救我嘛......求你。」
知道乖乖牌天才王崇帆最受不了哀求的声音,高信华马上祭出泪眼攻势乞求帮助。
「哼......别以为你这招每次都有用......我才不会帮自作自受的笨蛋......」虽然嘴上说着拒绝的话,但王崇帆的语气有着

明显的软化。
「小帆帆!我知道你最好了!人家是因为乐团财务吃紧才这样努力工作的啊!我又不是为了玩乐才这样的......好嘛好嘛!帮

人家啦!你抛弃我的话我就死定了啦!现在我只剩下小帆帆你能靠了呀!」
Yes!小帆对撒娇是最没有抵抗力的,再加把劲就成功啦!高信华眼见王崇帆开始手足无措的样子,更是努力地从眼眶里挤出两

滴眼泪以增加说服力。
「唔......呃......你、你别哭啦......」
「一八五高的大个子掉眼泪很难看耶!......我帮,我帮就是了啦!拜托你先把鼻涕眼泪擦干净再说。」
一看到眼睛附近有液体出现,王崇帆马上抵抗力全灭地举了白旗投降。
「耶!我就知道小帆你最好了!今天晚上来老爹的咖啡馆吧!我请你吃晚饭!」
奸计得逞的高信华立时露出放心的笑容,眉开眼笑地拉着王崇帆往下一堂课的教室奔去,「快走快走!要迟到罗!」
「唉......」
内心里不断怨恨自己为何如此好说话的王崇帆,无奈地任由高信华一路拖着他往位在另一栋大楼的教奔去,心中暗暗立誓下次

一定要更坚定立场才行。
 ※ ※ ※ ※ ※ ※ ※
晚上七点半,在弥漫着满室咖啡香味的「达利咖啡屋」里,趁着没什么客人的空档,大胡子老板正在教高信华如何使用高级咖

啡机淬炼咖啡的技巧。
「叮当!叮当!」伴随着悦耳的铃声,大门缓缓地被推开。
「欢迎光临......!小帆你来啦!啧......怎么连你这家伙也来了?」
从吧台抬起头打招呼的高信华,原本对着王崇帆微笑的俊脸,在看到王崇帆身后跟着一名身高约一百八十公分、英俊却一脸无

表情的高中男生后,招牌笑容瞬间垮了下来。
「我只有说要请小帆吃饭,你这小鬼这么晚不回家作功课,还在外面游荡做什么?这种有气质的咖啡馆可不是你这种乳臭末干

的小鬼该来的地方啊!」高信华对着那高中男生冷嘲热讽地摊着手,「小鬼唯一能喝掺有咖啡因的饮料就只有可门可乐而已啦

!还不快回家洗澡睡觉去!」
「听说有个一八五公分的笨蛋,今天早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哀求别人帮他写报告,我只是来看看如此丢脸的家伙长什么德行

而已。」王崇帆身后的男生依旧面无表情地回答。
「你这臭小鬼......好痛!」
骂人的话还没说出口,高信华的头顶便结结实实地挨了大胡子老板拿锅铲狠很敲了一记。
「对客人没礼貌的笨蛋才是臭小鬼!小帆,好久不见了,跟你一起来的这位是......」
大胡子老板笑着招呼王崇帆两人在吧台坐下,再顺手捏了一下在一旁还想插嘴的高信华。
「老板,好久不见,这位是我的邻居李士豪,今年就读海风高中二年级。士豪,跟老板打个招呼吧!」王崇帆有礼貌地向老板

介绍着。
「老板你好。」
李士豪仍然不显情绪,只是乖乖地听了王崇帆的话对老板点了点头。
「哈哈哈,真有个性的孩子啊!老爹我很欣赏,今天你跟小帆的晚饭就在这儿解决吧!当然费用是从这笨蛋的薪水中扣罗!要

吃什么尽量点啊,别客气!」
大胡子老板笑着把菜单拿给了王崇帆和李士豪,无视一旁听到要把薪水而下巴脱臼的高信华,自顾自地走进厨房忙碌去了。
待王崇帆和李士豪用餐完毕,高信华为两人送上餐后饮料,便转身开始清洗流理台上堆积的咖啡杯。
轻啜一口香纯浓郁的卡布奇诺,王崇帆一脸担心地对正埋头和杯子奋战的高信华开口。
「小高,最近一个多月来,你已经几乎在所有堂课上,因为打瞌睡太过嚣张,被每一科的教授砸过各种不同的东西了耶!你们

乐团真的有缺钱缺到这种需要拚命打工的地步吗?再这样下去,你的期末成绩会很凄惨喔!」
高信华把头从杯子堆中抬起,而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敢停歇,「没办法啊!总不能老是用二手乐器吧!想认真参加年底的热音

大赛,而不只是去报名凑热闹的话,全团一起换全新的乐器和买台效果器是需要一大笔钱的。」语气中透露出穷苦人家的万般

无奈。
「......可是依现在教授们对你下满的程度来看,我真的很担心学期末你会被学校退学啊!」「别那么悲观啦!至少我考试时

都有人罩我,成绩勉强及格,不至于那么惨啦!别担心、别担心。」
「但每科都作弊也太嚣张了,小心万一被抓到会被记大过的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