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的风景(网游)+番外——指尖的时光

 

文案

如果说高手是站在巅峰上俯瞰风景的人,那么我,注定只是走在山脚的路人甲。

玩游戏总会遇到NC,如果被NC给玩了,那也太不值得了

我不过是看不过人多欺负人少,便被追杀守尸了N+1次,到底,该不该远离江湖是非呢?

(借用了剑网3的一些设定背景,扭曲了一些,虚构了一些,组成这个似懂非懂的江湖。)

杯具=悲剧,茶几=盛放杯具的……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晓风残月 ┃ 配角:死神蓉儿,泉清如雪,涅盘泠泠,很多啦…… ┃ 其它:网游,剑网3,虚构啊虚构。。

1

“在那边,他上线了!”

“想跑?哼!”

杂乱的马蹄声从身后传来,我知道这次出逃又面临失败。

果然,半分钟后,我被骑师用枪从后面PIA倒在地,然后几个穿着道士服道貌岸然假仁假义的剑客赶上来唰唰几下,我再度毫无反抗的血条清空躺尸在地。

没有急着去复活,刚才从复活点跑出来不过百米,远远的还能看见另几个衣带飘飘的女侠正剑拔弩张的守在复活点呢,我才不会给他们机会再杀一次!

就着躺尸的姿势,查看了一下装备和状态,叹了口气,我对面前正耀武扬威踩在自己尸体上的天策骑师说道:“你们这是何必呢?我不过是在你们滥杀无辜的时候,说了句鄙视而已,用不用一周一周的守着我杀啊?你们没别的事好干了吗?”

天策骑师很是好心的回答我:“的确没别的事了,三天前我们已经统一了三大主城,现在大部队正守在敌对联盟门口杀呢,所以大姐带我们来找点乐子。”

是不是该说是我活该呢?早知道就在三天前上线趁他们忙着打敌对时逃跑,而不是上周被杀后下线躲了一周结果上线继续被杀。

“拿我找乐子……我要收费!”吼完这句,我决定下线,而且再也不会上来了。

T^T

五分钟后,挥泪告别我账号中最高级的角色——只有46级的少林和尚,但却是我这个懒人玩了那么久练得最高级的人物了——除非以后我能一统全服打败那群恶人,否则他是不大可能有重见天日之时了。

(非常好心的备注:游戏开启服务器至今,最高等级已达到70级。)

早知道当初就努力练级而不是四处看风景了,再度对着那个光头角色叹息,我摸摸有些空的肚子,抬手从旁边的柜子上抓了包饼干,就着冰凉的白水,咔嚓咔嚓的解决起晚餐来。

烦恼有什么用?除非能将这些不爽全部化为实质的攻击,通过网络打击到那群嚣张的脑残人士身上,否则我是不赞成为了这些事情郁闷憋火的。

“这可是近一个月的辛苦练级啊……”发出类似小兽的痛苦呻吟,我一手捏着康师傅柠檬味三层苏打夹心饼干,一手端着冷冰冰的小熊陶瓷杯子,将头抵在键盘上,窝火,特别窝火。

要是以前,或许我会因为这次的打击放弃这款号称“最真实的江湖”的武侠游戏,不为别的,我懒,我胆小,心理素质有待提高(PK时特别明显,手抽筋脑抽风,具体表现就是游戏中人物动弹不得……),玩游戏又少点天分(从我的“最高”等级可以看出来)。

可……不甘心,特别不甘心啊。

手上的饼干开始簌簌的掉渣,太用力了,赶紧塞嘴里嚼嚼吃掉——这不是石头啊木板之类的,捏碎了还可以表达一下内心的愤怒。饼干嘛,本来就是为了给我吃掉而存在的。舔舔嘴巴,饱了。

随意拍掉手上的残渣,用还有点油腻的手指亲昵的在小鼠标上滑动,游戏已经关掉了,还是先看看游戏里最近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吧。

江湖么,点开《剑侠》的官网,看到那句熟悉的广告词,我抽风似得冷笑了一下,的确是很真实的江湖,一次口角之争,都能演变成不死不休的杀戮;一言不合,更是天天三班倒的守在原地等我上线,就为了杀我一次找点乐子。

最毒妇人心,最狠脑残人!

倒霉的我,恰好遇到了这两种人的综合体,看来是所谓的RP爆发了,可惜是逆爆发。

总结,此次遭遇给我的经验教训就是:别多管闲事,别在一群脑残面前多嘴多舌,特别是在一群由女性带领的脑残队伍面前,尤其如此!

可还是放不下这个江湖,看到官网论坛上,阵营联盟敌对帮派,各方势力在互相对骂、揭短、挑战,等等行动不一而足,构成了整个江湖喧喧闹闹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

点起一根烟,我深深的吸了一口,长长一次吐出来的,不仅有尼古丁白烟缭绕,还有心中最后一点闷气和最终的决定。

“来吧,谁怕谁呢!”口中喃喃自语,鼠标坚定不移的点开熟悉的图标,我再度进入了那片乌烟瘴气又引人向往的江湖。

进入游戏,面对服务器选项,犹豫了一下,我还是选择了扬州,虽然不爽那群杀人越货守尸的帮会人士,可也因为他们的存在,我才能更好的“奋发”嘛!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我就不信他们能知道我小号的名字继续守着我杀!哼!

小得意啊小得意~

带着最后几分伤感再看了被雪藏的“大号”一眼,鼠标已经点上了开服时随手建立的小号,【晓风残月】上面,紧接着出现的就是登入游戏的进度条,还有一段段游戏开发商冷幽默的“忠告”语。

“七秀坊不收男弟子,也不提供小剪刀和《葵花宝典》。”

我打了个寒战,真建了人妖号,加入全女性门派的人还少吗?撇嘴,自欺欺人,或许也是江湖的一大特色。

眼前一亮,耳边响起古典音乐声和几声马的嘶鸣,眨眨眼,满眼的绿色山林和一个眼熟的肌肉男站在面前。

我泪奔着跑到肌肉男旁边接任务,没办法,小号从建立以来就没练过,上线后在稻香村里跑了两圈就搁置了,目前等级为1……

>o< 落差忒大了。

冷清清的,我徒步跑着任务,内心不止一次呜呼哀哉着,习惯了骑马后,发现跑步不是一般二般的慢。(三班那么慢!点头)

江湖里,武功招式是生存之本,于是我这个拿着长剑的小男生就用长剑笨拙的在木桩上砍砍砍,效果相当惊悚。

同样的,轻功招式更是一个小人物在江湖中立足保命的本钱,一想到这里,我差点热泪盈眶——当初我要是趁着看风景的机会将轻功练到顶级,估计也不用怕那些人天天追着我杀了吧?只需要玩一次跳高运动,就可以逃得远远的了。

不要怀疑,在那漫长的躺尸过程中,我已经发现,复活点旁边的山崖,利用顶级轻功“扶摇直上”十一重就可以跳上去,然后趁那些杀手还来不及下马用轻功的机会逃走。

只要我会轻功随时可以逃之夭夭,可惜的是,我不会。

一边决定出新手村后第一件事就是学好轻功,一边操作【晓风残月】“慢跑”着完成了新手导师NPC刘大海的任务,还顺便观看了一把阿诛师妹训师兄的戏码,内心中对好男人阳宝哥的敬仰之情油然而生。

这一对NPC很是有趣,从玩家出生开始便“常伴左右”了,几乎每个游戏阶段都能遇到他们俩,看到两人在一起打坐时,我忍不住为这种青梅竹马的感觉静静勾起嘴角。

晓风残月再度开始慢跑,杀怪,找人,找物,交任务……(以上重复十次)

“唉唉啊,差点睡着了!”大大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让冷冰冰的液体穿过食道,狠狠的给自己提了下神。

新手任务对于我而言实在缺乏新鲜感,只好翻看起聊天记录来,网络游戏和单机游戏对我而言最大的区别就是:网络游戏里有那么多人在世界频道聊天吵架,哪怕我最爱将网络游戏当单机游戏来玩,也避不过这个看八卦最方便快捷的“窗口”。

嗯,哦,浩气盟被打压得厉害,恶人谷的帮会武力上取得绝对优势了啊。也因此,恶人谷的代表帮会开始在世界频道上炫耀武力,引来不少人的不满,于是,口水仗开打了。网络游戏中,牙尖嘴利血口喷人专戳痛处的高手不少,所以相对的,将“有本事到XX地点见真章”挂在嘴边的就多了点。

浩气盟在世界频道上大占上峰,所以叫嚣着要单挑群殴的恶人谷多些了。

翻看了一下记录,我如上总结。

这是?

鼠标点击,几招杀掉眼前出现的小怪,我摸着下巴意味深长的嗯了一声:原来,她是恶人谷的啊……

我想我知道该选择哪个阵营了。

有了奋斗目标,抖擞了一下精神,我专注的投入到练级大业之中,刚才一连串任务下来,眼前这个衣着朴素的小人物已经8级,身上的装备也换上了更好的,我有信心今晚可以让【晓风残月】一口气冲到加入门派的等级——咳咳,也就是15级。

也可能,是因为夜幕降临,属夜猫子的鄙人彻底复活的缘故~

哼哼哼,随着时而激烈时而舒缓的背景音乐乱哼几句,我接到新的任务,江湖中一大谋士李复别别扭扭的要我去替他询问河边的青衣美女,让我在此强烈的鄙视一下这位腹黑深沉的男人吧!

果然,青衣美女秋叶青很是愤怒呢,指示我杀了一堆怪之后,才给了一个“要么李复亲自来问,要么就自己去想”的答案给我交差——结果李复还真自己想去了,超级鄙视他!

这一对也不是省油的灯啊,感叹着,交完差的【晓风残月】屁颠屁颠的离开了,管他们那么多干什么,又没奖励可拿。

没过多久,【晓风残月】终于等到村长刘洋告诉他“外面的世界更精彩”了,立刻向车夫冲去,选择主城长安作为目的地后,10级小号终于半只脚踏上了江湖的边界。

(还有半只?等加入门派再说吧……)

2

从马车上跳下来,来到长安红衣营地的【晓风残月】轻轻活动了一下身体,转头看向那几个头上漂浮着金色任务卷轴的NPC,没有迟疑的跑了过去。

“任务啊任务,虽然是我讨厌的红衣教,为了经验,忍了!”我左手在键盘上操作着,右手用鼠标不时点点,很快将营地中能接的任务都接下来,又开始漫步跑动着四处杀怪找人找物。

不时,几个等级绝对超过50的,骑着宝马的玩家“超车”而过,将【晓风残月】可怜的速度衬托得更加不堪。

(20级以上可以骑各色劣马,50级以后的马就是宝马了……)

解任,升级,解任,升级,机械的操纵着完成各种主线的非主线的任务,挣尽量多的经验和金钱,按着鼠标的手指很快僵硬起来。

懒骨头很想趁机复发,关掉游戏去浏览下网站看看小说,鼠标已经移动到“退出游戏”的选项上了。可就在这时,“她”在世界频道上说了句什么,一看到这个名字,我禁不住一震,仿佛游戏中稍见“少侠”本色的【晓风残月】也精神了起来。

我要奋发!左手抽筋似得一巴掌PIA在脸颊上,泪汪汪的我连忙将水杯拿起来贴在左脸上降温,右手取消了退出游戏,继续升级做任务。

放在桌上的手机显示,很快就要到新的一天凌晨了,而我也已经达到加入门派的等级了,还差一点,就可以学习第一重“扶摇直上”轻功了。

“呼!”将两手交握在一起,捏捏揉揉按按,听见关节发出噼啪的声响,我满意的看到【晓风残月】一脸纯良的站在了一个新地图的车夫旁边。

地图上,明确的标志表明,这里是四季如春,居住了不少奇人异士,门主为逃婚高人东方轩宇的万花谷,同时也是奶妈地位每况日下,快要成为鸡肋攻击输出的万花派了。

我想了很久才决定选择万花的,少林寺的和尚玩过了,七秀坊只收女生,纯阳……我现在对穿道袍的人没好感,当初杀我伤害最大的便是这些纯阳出家人;天策,理由同上。

至于万花,因为其治疗技能需要时间吟唱,不比七秀瞬发技能来得高效率,所以操作不好的奶妈奶爸们渐渐被淘汰了;而攻击技能如果使用得当,肯定比不上天策和纯阳这样的纯伤害职业,但也算是生存能力较强的了。

我就要他生存力强悍!握拳,【晓风残月】义无反顾的开始为了拜入万花派而奔走。

找人,中计,被求医的两个恶人算计了,中毒的少侠开始狂奔……这是谁设计的任务,诚心诚意的教小朋友认识人心阴暗啊?

顺利解毒,被裴元师兄救治后,来来回回又跑了几趟,才终于被引荐到孙思邈处拜入师门,如果【晓风残月】会说话,大概早就抱怨跑断了腿吧?瞧瞧那好像垂直向上的楼梯,不得不说万花的人每天爬这个楼梯都很锻炼身体了。

拜完师,我这才算是真正成为江湖的一员,还是江湖中有没有都一样的超级小虾米,实力至上,这才是最真实残酷的规则。

看看时间,已经是新的一天了,端着杯子向饮水机摸去,天黑了,我还没开灯。借着屏幕上的光线倒了杯热水,好好温暖了一下已有些冰冷的肠胃,我才慢吞吞趿拉着拖鞋开灯,真实又残酷的面对房间的处处狼藉。

叹气,我的房间也很江湖啊~

不到十平米的小房间里,带电脑桌的双层单人床、电脑,还有温暖却从不滚烫的饮水机,就是最为值钱的东西了。如果贼愿意来光顾的话,我很乐意将电脑藏好后,搭把手帮他把床搬走,每天晚上木板的咯吱声绝对是我成为夜猫子睡不着的罪魁祸首。

眼睛越过一地的垃圾,脏衣服袜子,脏被单蚊帐之后,溜到电脑屏幕上,看着那个穿着万花黑色“制服”正对着杂货商傻乐的【晓风残月】,我刚才交了任务正好要卖东西,就直接“停靠”在杂货商身边了。

小万花,真是嫩得可以出水的万花啊,还要多久我才能练到XX级呢?原谅一个看太多YY小说的读者吧,在这种时候,面对比较郁闷的现实,超级美好的未来真是值得“憧憬”(YY)啊~我靠着墙有些出神,这时,电脑自带的垃圾音箱中,发出一声不和谐于音乐的声音。

“叮咚。”

= =???疑惑了,以前我似乎没听过这个声音啊,莫非是隐藏任务??

激动的,冲回电脑前,拿起小鼠标开始在屏幕上搜寻,寻找可疑的“任务提示”……

事实真的很过分很讨厌很……出乎意料,所以结果那声“叮咚”肯定不是什么任务,也不是背景音乐中自带的效果音,除非游戏开发商音乐组集体出现专业上的问题,想用这个办法让玩家深夜玩游戏的时候不要犯困。

其实,是有人在说话,具体的说,是有人在对【晓风残月】发出邀请,画面中,黑衣万花旁边除了杂货商,多出来一个穿着杂牌装的男性,正愣愣的等着我回话。

【涅盘小郭子】悄悄的说:组队不?

我默了三秒,直接用当前频道发了个:不了,谢谢。

虽然我不知道在谢谢他什么,何况他发来的密聊还让我胡乱YY一番,往严重了说他无意中的欺骗了一把我的感情,不过一向懂礼貌的我还是很平和的决定,我原谅你了!

然后,“小郭子”就直愣愣的跑掉了,道路边又只剩我一个了,杂货商NPC不算,万花的玩家,还真TMD少啊!

面对空旷的万花谷和密集的任务怪,我默默流泪,不是难过门派萧条,而是感激:没人抢怪啊抢怪~(现在谁还会去抢那么低级的怪??)

万花谷既然是山谷,自然是有高山有谷底,我以最好的精神状态横扫了谷中的仙鹿,欺负低级怪的成就感油然而生。途中,倒是远远望见刚才那个玩家在打狼,看来等级比我高啊,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