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追定你————碧莲

001
"对不起,晓奇,我回老家後会给你打电话的。"
傍晚时分,某间咖啡馆,简晓奇认真凝视对面,楚楚可怜的女人正红了眼眶。
他暗自叹息,藏在小圆桌底下的手,一根一根指头扳过来数。
迄今为止,已是第三次失恋。
而每次恋爱都是愉悦地开始,......最後却以不可抗力完结。
──哎,要想起这一段段的往事,那可不是个"霉"字了得!
十八岁刚进大学,被跨系的学姐倒追,初尝爱情滋味,酸酸甜甜的感觉。可惜甜滋滋的蜜糖才刚到舌尖,还来不及咽下,就被一大口黄莲水生生呛伤。
学姐过气男友杀上门来,威逼利诱他放手不成,竟跑上楼顶要跳楼自杀。可怜他苦口婆心,哀求到口舌生疮,心碎男终於放弃轻生之念,他一口气提著刚想松下,却听得"扑通"一声,心碎男哆嗦脚底一滑,不幸从顶层掉下落到平台。
第二天一去上学,就被正义人士指指点点,他只好加紧尾巴躲到角落。之後心酸不已地,看著学姐重拾旧爱,与跛脚男友双宿双飞。
偷偷摸摸养好伤,又一次心动突然而至。二十岁那年暑假,在麦记打工偶遇清纯女高中生,迷恋於她安静胆怯的品性,随时都能激发雄性的保护欲。可惜太过弱小的女生,竟不幸目睹一场街头喋血案,受到极度惊吓之余,精神失常被送进疗养院。事後得知她大舅、二姨也是成年後即告发疯,老爸老妈当机立断,打破了他坚持默默等候的一片痴心。
独善其身捱到毕业,才进公司报到没多久,行政部的大姐便化身为月老,亲自替他操持相亲会。女主角就是对面伤心的这位,恋爱史、家族病史皆一清二白,原以为这下总算能安神交往。却不料半路杀出个"娃娃亲",已贵为庄园主的男方彩礼丰厚,收得准丈母娘眉开眼笑,於是勒令女儿速速回乡下成婚。
"阿萍,......祝你幸福。"
憋了半天,简晓奇干巴巴地开口祝福。
然後在对方的眼泪中,他开始相信,自己这辈子没有女人缘,看来只有发奋工作、自强不息,......一直到老了,孤独一生。
出了咖啡馆,彼此伤感地挥手作别,简晓奇转身,慢悠悠地散步回家,风刮得门前老树沙沙作响,令人感觉分外凄凉。
"嗯?小气?"
院子外的铁门突然打开,古怪精灵的表姐探出头来,"快点,就等你回来开饭啦!"
全家围坐在餐桌前,他无精打采地扒拉了两口饭,便将碗轻轻一推,"我饱了,先上楼去。"
说著便站起来,胸背佝偻地一步一步爬上楼梯。
推开房门,重重地倒向沙发,放平身体後他一抬眼,表姐已像根尾巴似地黏在地板上。
"青姐......"
"小气阿弟啊,你是不是又失恋了?哈,我就说嘛......"
无视他烦恼的叹气,表姐的口气倒很兴奋。
早习惯了对方幸灾乐祸地吐嘈,简晓奇聪明地不搭理她。
"你看,我说了很多次吧,你就是没有女人缘,这下认不认?"
对他悲壮的情史一清二楚,表姐露出洋洋得意的笑容。
"认,我认!"
他颓然地点头。
"所以嘛,你要是不想一个人,凄凄惨惨地在养老院里等死,不如......"
说到一半猛然刹车,表姐用十分有趣的眼光盯著他,弄得他心头一阵发毛。
"不如什麽?"
还是没忍住好奇,他张口问了。
"不如试试男人啊!"
表姐从容不迫,也不顾他惊得眉毛倒挂,"......别找人妖,找个正常点的男人就成,太劲爆的,阿姨、姨夫可受不了。"
正常?能搞同性的男人还谈得上正常?
简晓奇大大的眼睛瞪著他,"......别开玩笑了。"
表姐却还是不慌不忙地笑言,"小气阿弟,你不是从小就很受男人欢迎?!有群众基础的嘛。"
故意加重"男人"两个字,窘得简晓奇一脸通红。
再仔细回想,好像表姐说得并没有错啊。
小时候他唇红齿白,一张简直可以用甜美来形容的娃娃脸,不知被多少男生捏过、亲过,尤其是那双精致的大眼睛,还有媲美苍蝇腿的眼睫毛,导致被当成女生的事件屡有发生,围追堵截、强抢强抱,痴情告白......,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这种状况直到高中快毕业时,才有所缓解,身高急速窜升至一米八,虽然瘦弱度不减,但无论前後左右哪个角度,他已是清秀美少年的模样了。
"反正你现在也没长残,肯定还会有很多男人追,尝试一下又不吃亏。"
表姐继续循循善诱,"你再好好想想,以前被男人抱,有没有恶心、想吐?"
"那倒没有。"
简晓奇实话实说。
念书的时候,男生喜欢运动,全都是一身臭烘烘的汗味,抱在一块人人鼻塞,真是没啥感觉。
"这不就得了。"
表姐凑近过来,给他"催眠"。
"你呀,相信我是为了你好。......难道一个人孤单到老,你才觉得好?"
"青姐......"f
简晓奇根本拿她没有办法。
"嗯,就这样定了。你的事我包了,今後享福算你的,吃亏算我的!"
封堵他的拒绝,表姐果断地下了定论,"第一步我帮你想,......要去哪里钓男人。"

002
"要不,我就把你挂到网上?......先查查那个交友站的网址吧。"
"青姐,你不是当真的吧?......"
眼看她一本正经地扑向书桌上的电脑,简晓奇急忙从沙发上跳起来,用力扯住她的衣摆。
"嗯?这个方法不好!"
表姐不受他影响,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构想中,"万一遇到拿帅哥照片冒充的猥琐男,我们小气不亏大了?!"
幸好有了她这句自我否决,简晓奇额头布满黑线条,拍拍胸脯喘了口气。
"要不要我去酒吧?到那儿一看,脸长什么样全都清清楚楚。"
这个老姐,整天就惦记着好玩闹腾的事,常常说话都不打草稿,语出惊人也不管旁边受不受得了!
于是他故意套上去,傻乎乎地说道。
"不准!"
表姐却出乎意料地K了他脑门,"GAY吧那种地方是你去的啊?!乌烟瘴气,良莠不齐,你这个小白兔送上门,被人用什么春药性药一灌的,吃干抹净都不留渣呢!"
"我是开玩笑的啦!"
简晓奇骇笑。
--不过,去一次GAY吧真有老姐形容得那么恐怖?听上去就像是唐僧进了妖怪洞,......嗯,难以置信。
"算了,今天一时也动不出脑筋,过两天再合计吧,我闪了。"
目送表姐大摇大摆地离去,简晓奇揉着太阳穴,长吁一声。
但是话又说回来,由她这样一折腾,却把他失恋的愁云冲散不少,心情也跟着舒畅了一点。
一夜无梦直到天亮,简晓奇振作精神走进公司。
结果不消三分钟,即刻验证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千古名言。
在月老大姐的率领下,整个行政部的女同胞纷纷包围过来,有志一同地抚慰他,--天涯何处无芳草,无须单恋一枝花;人间处处有风景,只要你用心找一找......
"晓奇你别急,上回是我介绍得不好,这次我一定将功补过,就不信找不到一好姑娘。"
月老大姐铿锵有力的话音刚落,周围除了他自己,所有的脑袋都在上下摇晃,一致表示赞同。
"不,......不用了,谢谢。"
简晓奇埋头呻吟。
真的不想再尝试一次注定失败的恋爱。
都讲什么"谈恋爱很好,爱一个人很棒",但谁能了解一次次失恋,一次次平复情伤,是怎样疲累而伤神的工程。
或者就该像表姐说的那样,狠下心玩一场刺激的,说不定他的解药真在哪个男人身上,也并非不可能......,反正这世上稀奇百怪的事多了去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他正在座位上胡思乱想,手指也像不停使唤地,竟然在电脑上输入"GAY吧信息查询"。
--乖乖隆地咚,这跳出来的相关网页数真是不少。
点击进入一个类似GAY吧排行榜的网站,居然发现前三位之一的那家,原来就在公司大楼的对面,开放式绿地的中央。
天呢,这地理位置,未免也太名目张胆了吧。
简晓奇回想之前路过时,那幢小楼浓郁的东南亚风情,还曾经吸引他想一探为快呢。
--就算不是找男人,也可以纯粹观摩一下,这GAY界楚翘的酒吧,究竟是高级会所,还是蜘蛛精洞,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他的心上上下下,跌宕起伏了好一会儿,紧张到几乎胃痛的一瞬,终于决定,这一生要难得地......出轨一次。

003
为了晚上的出轨大计,下班时分,大伙都收拾东西陆续离开了,简晓奇却磨磨蹭蹭地,还在键盘上不停敲击。
--大概是想忘情于工作吧,失恋的人真可怜啊。
经过他身边的同事,都不约而同地暗中感叹。
好不容易熬到十点,算算热闹的夜生活应该开始了,他才急匆匆地整理好背包,直奔绿地中央的GAY吧而去。
然而快到那扇黝黑色的木门前,简晓奇猛然刹住脚步。
--到底要不要进去?
他心中突然一阵恐惧,慌慌张张地四处张望了一下。
--万一,要真是妖怪洞,那可怎么办呢?
......嗯,还是走吧,这种踏破底线的事,真要有勇气才能做啊。
"怎么,我们酒吧的外墙就这么美型?这位先生,你都盯着它十五分钟了。"
不知何时,厚重的木门已半开,有个男人正靠在那里,看着他微笑地打趣。
简晓奇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然后又咽了下口水。
"今天正巧是我们的周年店庆,所有饮料和其它消费,都可享受50% 的折扣,先生你考虑一下,不要错过一年一次的机会噢。"
原来这个衣冠楚楚的帅哥,是酒吧的男公关啊。
他稍微松了口气,心中想要出轨的念头,又蠢蠢欲动起来。
--不愧是名列前茅的当红GAY吧,连门口拉客的公关,看上去都如此轩昂不凡。
"好吧,谢谢!"
他勉强露出一个算是微笑的表情,然后双手紧紧拽住包带,快速小跑到男人身边。
"你好,我叫林捷。"
对方轻轻搭住他的肩,指腹示意地摁了一下,"欢迎光临,请到里面随意就坐。"
总算伸腿迈进店门,随即被真正的服务生带到离吧台不远的角落,找了个空位坐下来。
简晓奇一时不敢太放肆,只拿眼梢偷偷瞥了一番。
除了没有花枝招展的风尘女,粗粗看上去,这里就跟普通的夜店差不多。
或许是时间还早,店里的客人零落可数,基本上都是男性,间或有一两个女的,也像是客人带进来的朋友。
"啊,新来的,是一个人吗?"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简晓奇惊诧地往旁边挪了半分。
"......不用怕成这样吧?"
手中端着一个酒杯,面貌英挺的陌生男人斜斜看他,明显有含义的眼睛,在他身上流连着。
"那个,......对不起。"
简晓奇一紧张,就会咬手指。
"嗯,很可爱嘛......"
男人很随便地一屁股坐到他身边,笑望着他赞叹。
"停!"r
眼看对方越挨越近,简晓奇手足无措地骇嚷一声。
"好......",男人还算绅士地停止下来,"那么,先来点酒怎么样?我请客,小朋友。"
他顿时明白自己是被同性搭讪了,虽然知道这在酒吧纯属正常,可刚坐定便被卯上,速度快得也委实令人乍舌。
"小斌,"男人潇洒地打了个响指,刚才的服务生"腾"得又冒出来,"拿一瓶芝华士,谢谢。"
不妙,感觉到那双眼中窜起的火苗,简晓奇脑中警铃大作。
"我不要喝酒!"
他目光闪烁,心里念着表姐的逆耳忠言,食指在齿间来回地磨蹭,"......我要一杯橙汁。对,一杯橙汁就可以了。"
"啊?"
男人对他挑挑眉,"你到酒吧来喝橙汁?......不会是未成年吧?我要不要替老板查看你的身份证?!"
被他这样一挪喻,简晓奇瑟缩了一下,尽管非常不想这么做,但为了面子问题,一握拳,"那就换喜力,喜力啤酒,一瓶、够了。"
"我看,你要不要试试我们招牌的鸡尾酒,度数和啤酒差不多,味道还蛮不错的。"
又有一个好听的声音插进来,简晓奇抬头,正是拉自己进来的男公关,......好像说了叫"林捷"。
于是乎,他身边一左一右俱被封堵,剩他孤苦伶仃缩在当中,坐立不安。
"拜托,我只要喝啤酒。"
虚弱地干笑一声,简晓奇摸摸鼻子,手指咬得痛了,就改为在身前不断扭搅。
林捷在他右边,又露出招牌微笑,斯文有礼地问道,"是不是家人提醒,到这种地方来,一定要做好自我保护?不喝陌生人的东西,也不要和陌生人随便搭讪?"
大约是那个笑容的魔力,简晓奇不自觉地往他那里靠近了一点,"这样做难道不对吗?!"
林捷突然伸手,拽住他一起站起来。
"阿森,对不起,这位客人我关照了。"
简晓奇看着他,神态很自然地朝左边的"花心男"宣告,--我要抢生意。
"好啊。"
那个阿森倒也爽快,故意举高酒杯,鲜红色液体在杯里晃荡,"小朋友,祝你今天晚上玩得愉快。"
桌上的星星灯,将他的影打在身后的墙上。简晓奇瞄一眼他脸部扯动的五官,就像是大灰狼对小白兔的坏笑。
整个场景,果然很有妖怪洞的意境。

004
结果屁股还没捂热,又七绕八拐地被领上二楼。
哇,和底层大厅完全不同的豪华包厢,令人眼界大开。
"坐吧。"
热带风情的藤质沙发床,搭配幽幽发光的水晶灯,那个品位自然是很优雅,但是......
"这里是不是要另外加钱啊?"
简晓奇搂紧背包,眼睛向上一翻一翻地,悄悄计算信用卡内的余额,"......看上去很贵的样子。"
他小声嘟囔了一句,惊艳的神情被愁眉替代。
"还好啊,我招待客人一般都在这儿,下面太闹了,等过了午夜你往下看,黑压压的都是人头呢。"
林捷温柔地拽他坐下,"再说,今天店庆打对折,我保证,不会太贵噢。"
打折、不贵,这两个字就像强心针打入简晓奇体内,萎靡的精神不觉又有些振奋,"那,......你要来点什么?"
按照普通夜店的行规,陪酒聊天的公关,平日基本没有啥工资,就靠客人的酒水提成,还有乱七八糟的小费生活。
陪酒女郎是这样,--这GAY吧的男公共,想来也是如此吧。
简晓奇默默祈祷,身边的这位仁兄啊,可千万别把自己宰得太凶,阿弥陀佛......别见血啊别见血!
"就和你一样吧,喜力啤酒,可以了。"
林捷懒散地靠在沙发背上,双手松松地枕在头后,笑吟吟地看着他。
还好还好,这双眼看人还挺准,一眼就识穿了他是个穷人的本质。
简晓奇放宽心来,想想这也属于职业技能吧,毕竟对方做这一行,可以说是阅人无数,早练就出来了。
"林先生?......"
凭空冒出来的服务生又吓了他一跳,简晓奇疑惑地望了望脚下,难不成这里有什么秘密通道,还是通风出口?
"先来一打喜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