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少重生完本[耽美]—— by:肖肖

贫僧完本[古耽]—— by:时: 1 页, 《贫僧》作者:时镜文案:他为我开了闭口禅,毁了不坏身,破了空色戒我却一心要偷他守的三卷佛藏,还一走了之,陷他背了不该之罪……裴无寂,你说,我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坏?沈独这样问分明伤怀的话,说来却一
1 页, 《渣少重生》作者:肖肖
内容简介
井慕昊觉得他很聪明,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到最后他死得跟驴一样。
疼宠至深的情人,捧在手心上的妹妹,穿一条裤子的兄弟,毫不留情的将他推入死亡深渊。
真正爱他至深的恋人,却因他而死。
重活一世,他会……
关键字:渣少重生,肖肖,井慕昊,伏骏,魏戈
第一章 死亡与真相
夜色无痕,一辆看不清颜色的汽车在没有路灯的偏僻公路上,以丝毫不惧怕发生车祸的速度飚速。
在七拐八弯又持续颠簸十余分钟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车门被打开,一个修长的身影从驾驶车门下来。瓢泼大雨下,他没撑伞,快步闪到后备车厢。
随后副驾驶车门也被推开,下来一个打伞的单薄身影。不急不慢的走到后备车厢处,把伞撑到正打开后备车厢的男人头顶。
伴随着连续的闪电,如白昼的光芒照射下,车厢里一只巨大黑色行李包鼓鼓囊囊,袋子在微微怂动暴露在闪电下。
拉开拉链,露出一张疲惫却俊美不凡却又死气沉沉的脸。此人目光平静如水,因雨水过大,他偶尔会眨一下眼。
头顶上有伞的照顾,但那人还是抹了把脸,抹去脸上的雨水。借着车灯和闪电的光芒,可以看出站着的人,睫毛上的雨珠在不断下坠。
“感觉怎样?井慕昊!”前面四字带着明显的不怀好意,但后面三个字,分明是咬牙切齿!
井慕昊心里苦笑,如不是手脚被绑,如不是嘴里被塞了布,他真想问眼前这二人,到底他做错了什么?为何突然恨他入骨!
又把复杂的目光落到撑伞的年轻又漂亮的男孩脸上,以往对他充满依赖与仰慕的神情早已不见,只留下惊恐与淡淡的怨恨。
男孩叫任建,他说不上爱,但陪在他身边时,对他可谓荣宠一时。他从未把心底那人的死归罪于他身上,哪怕那一刀是任建刺进去。
他把结束那孩子一生的罪,归到自己身上。是他对爱情不专,才导致了那孩子对自己的决绝……
回过头来再看眼前二人,情人与他最好的朋友不知何时勾搭上了,在这一刻他们要他的命
这并不是令他最痛苦,给他最沉重最痛苦一击的人,是他的亲妹妹。下迷药的竟是自己捧在手心里疼惜了二十年的亲妹妹井慕芸。
直到现在,身上的药性还没过。他浑身无力,要不是冰冷的雨水打到他脸上,他恐怕连眼睛都没力气睁开。
在雨中,一路上他躺在袋子里被拖着走,杂草轻易的扫到他脸上,混合着泥浆的水随意的溅到他脸上,眼睛里。冰冷无情的触感,令他呼吸困难。本就接近虚脱的他,陷入寒冷与无力中。
终于拖着袋子的人缓下脚步,随着哗啦一声,他被甩入一个积满水的土坑里,泥水刹那间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涌入唇鼻眼睛里……
而魏戈操起被弃在一边的铁锹,直接拍在井慕昊身上、脸上一下又一下。
朦胧中,借着闪电,他看到撑伞男孩面露胆怯,但始终没替他说一句话。
井慕昊成功的昏了过去。坑里的水随着铁锹的重击,而慢慢溢出土坑……
雨停了下来,井慕昊也从昏迷中醒来。
天有些亮了,朝天仰面而躺的井慕昊,虽然看不到坑旁是否有人,但他已经猜到他该受的折磨还没结束。
身体很冷,但他体温很高,他知道他发烧了。
头昏沉沉的,却不影响他的判断力。他知道有人在靠近,那人正以不紧不慢的速度靠近。
身体越来越凉,伤口仍在隐隐作痛,但他仍拗着一口气,双眼无神的望着再一次出现,此刻正用高高在上的眼神悲悯看他的魏戈。
“今天的一切,都是你的错!”魏戈的目光除了痛恨,还有令人心碎的疯狂。
他的身后,跟着昨晚之前还是他的恋人——任建。此时任建裸露的脖子上,到处是激情过后的斑驳,显得格外色情。
“建建,再去拿把铲子来!”魏戈朝任建吩咐,后者乖顺的答应离开。
直到看不到人影,魏戈才冷冷的盯着井慕昊,似笑非笑道:“你一直以为骏骏背叛你,背叛你们的感情。看在你就要死了的份上,我就告诉你真相好了。
骏骏伤害你那个宝贝妹妹的事,那根本是你那个不要脸的妹妹自编自导的戏罢了。
你看到的所谓真相,其实都是假的,为了让你相信,你的小情人在背后下了不少功夫。
骏骏他心眼太直,怎么可能在背后做这种不入流的事。
我再告诉你,他怕影响你我的兄弟情,没把我在背后撬你墙角的事告诉你。
在他不知道你身旁不仅有任建或渊少,还有那些数不清的MB—夜情之前…他告诉我,他的心里只装得下你,爱情要建立在公平公正上。爱一个人就要全心全意,他打算如此待你一辈子
所以我想办法让他知道你在跟他交往的时候,不仅有任建,不仅有渊少,还有数不清的短期小情人,甚至还有MB……他不相信我,没关系,我就让你的小情人提供证据给他,要多少有
多少。
他信了,却不接受我的追求,真他妈叫什么事儿!
可惜他不知道,你会叫任建要了他的命!其实我也不知道,你会弄死他!他是瞎了眼……到死爱的人都只有你一个!”
井慕昊原本无动于衷的脸,曾经仿佛看透一切的死寂目光,终于露出不甘。怒睁血红的双目,狠戾地瞪着昔日最铁的兄弟,可惜他现在被死死桎梏。药效其实已经过了,但双手和双脚被绑得太牢,他无法挣脱。
额头上的青筋在急速跳跃,欲冲破皮肤的包围,随时会爆裂……隐藏在心底最安全最隐讳地方的血人,被魏戈三言两语扒拉出来,那个名字是他的禁忌,谁都不可以在他跟前提这个名字!
今天,却被人用最残忍、最绝望的方式给硬生生撕裂伤口,把他藏得那么深那么好的禁忌给拽出来,扔在雨里冲涮。
井慕昊在坑里狼狈挣扎,他曾以为只要没人提那个名字,他的心就不会痛。他不想再体会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和愤怒,其实他早知道,这方法似乎还是错的。
事实再次证明,他错了,魏戈能轻而易举的用那个人的名字撕裂他用了近八年才巩固起来的强健心脏。
魏戈突然阴森森的吃吃笑起来,随后又咬牙切齿的说:
“本来我不想你死,咱们从会笑就睡一只摇篮再未分开,我以为咱们会是一辈子的挚友。你玩弄骏骏在前,又冤枉他背叛感情。我是帮凶,那时我巴不得你们分手,所以我沉默……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会如此狠毒!你竟然害死他!”魏戈越说越激动,情绪接近失控,脸上的湿濡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他的眼睛都是鲜血般的红。
他突然像疯子一样跳下坑,双手掐住井慕昊的脖子,俯耳在他耳边轻声说:“你一直相信慕芸是被骏骏强暴的吧,我现在告诉你,即使被你那宝贝妹妹下了药,骏骏还是逃跑了。他来找你,却看到你与渊少玩得很HAPPY。
井慕芸检查结果,她的处女膜破裂,是任建陪她玩了一晚上。骏骏从头到尾都没碰过你妹妹!你只信你的妹妹和你的小情人,谁叫你这么蠢,今天你死在他们手上,也值了!
你放心好了,你那个小情人我不会让他死得太痛快!至于你那个捧在手心里不舍得骂一句的婊子好妹妹,也不会这么快死的。骏骏的痛苦,我会让这对恶心人亲身体会!”眼泪从魏戈眼角划落,说的话却越来越语无伦次。
爬出坑,魏戈双膝跪地,虽然面对的是井慕昊,他的目光却没看他,而是在透过井慕昊看另一个人。即使井慕昊知觉越来越浅,灵魂即将离开躯壳他仍知道,魏戈应该是看到了骏骏。
不远处,轻微而急切的脚步声传来。任建正在走过来,看到魏戈还没开始动手埋井慕昊,眉头不由得拧起来。当他对上井慕昊那双仿佛能洞悉他整个灵魂的红眸时,他下意识的抖了抖,低眸不敢对上井慕昊的眼睛。他轻轻拉了拉魏戈的衣摆,似在提醒魏戈,该结束了。
白月光攻略[快穿]完本[耽美: 1 页, 《白月光攻略[快穿]》作者:疾风不知文案:999觉得自己的新宿主有毒它虽然是白月光系统,但是真的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啊喂!你真的不用撩得所有主角都心心念念只想着你啊喂!怎么办,它感觉其他主CP系统看它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