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儿子他爹甩了之后完本[生子甜文]—— by:迷之鹿

[娱乐圈]又上热搜啦!完本[: 1 页, 书名:又上热搜啦![娱乐圈]作者:秋十杀文案洁身自好演技一流又很高冷的陆影帝,每天必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自己的小恶魔炒CP悄悄碰对方尾巴,偷偷亲对方脸颊,撩撩撩的飞起,常年占据热搜不下粉丝:求陆顾C
1 页, 《被儿子他爹甩了之后》作者:迷之鹿
文案:
闻子珩有个同父异母的恶毒妹妹,而恶毒妹妹有个一心想嫁的男神。
本是毫无关联的两件事,结果有一天,闻子珩发现恶毒妹妹的男神竟是当年甩了他的渣男,也是他儿子的亲爹。
魏卿拉住闻子珩宝贝儿子的小手,怒气冲冲质问闻子珩:“什么时候有的孩子?为什么不告诉我?”
闻子珩一把夺过儿子,皮笑肉不笑:“你谁啊?”
生子文,雷者勿入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闻子珩、魏卿
作品简评
五年前闻子珩和男友魏卿分手,独自怀着孩子躲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打工讨生活直到儿子生下来,五年后闻子珩带着患有轻微自闭症的儿子回国扎根,艰难度日,却不想遭遇公司变革,而新降的领导就是他的前男友魏卿……本文朴实轻松,剧情跌宕起伏,人物形象鲜明,作者以幽默诙谐的文笔讲述了两位主角阔别重逢后破镜重圆的点点滴滴,以及两位爸爸带着孩子生活的窘事日常,笑中带泪,温暖人心。
第1章
三月的气温已经回暖,风却还渗着丝丝凉意。
天气预报说今日有雷阵雨,早上出门时天色阴沉,朦胧的雨幕几乎笼罩了整个城市,没想到下午就放了晴,一缕缕灿黄的光线穿透厚重的云层,照耀在被雨水淋湿的街道上,热气逐渐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闻子珩穿着一件款式简单的白衬衫,袖口往上卷起两圈,露出白皙的手腕,指骨分明的十指均放于键盘上,偶尔跳跃几下,指腹敲打按键,在空白的文档上敲出几个字来,后又删除。
反复几次无果,闻子珩无声地往后一靠,仰头倚着座椅,闭上眼睛,心烦意乱地吐出一口气。
“珩哥,还在忙呢?”敲门而入的陈焕丧气走来,一只手搭在闻子珩的肩膀上,眉毛拧成一团,跟着唉声叹气说,“也不知道我们还能忙到什么时候,听说那个阎罗王今天就来,大家都没有工作的心思。”
闻子珩睁开眼,墨黑的双眸定定看着陈焕,语气颇为严肃道:“不管今后公司如何变动,只要我们还在这里一天,就要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
陈焕欲言又止:“可是我们这个部门都快被取消了……”
“这不是还没取消吗?”闻子珩起身,伸手拿过桌上的玻璃杯,拍了拍陈焕的手臂安慰,“别太早放弃,我们在产品上投注了那么多心血,这些东西不是说扔就扔的,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们也要抓住。”
“难啊——”陈焕扭着脑袋,看闻子珩端着玻璃杯到饮水机前接水。
可能连安保人员都以为他们这个部门要垮,已经连续三天没有送水来了,打开按钮半天没见水流出。
闻子珩对陈焕的唉声叹气置若罔闻,兀自朝走廊尽头的茶水间走去。
茶水间是每个公司员工们八卦闲聊的圣地,闻子珩工作的这家“浩瀚科技有限公司”也不例外,只不过今天八卦的人从平时的小职员变成两个部门的女经理。
也许是有她们在茶水间里镇场,那些有事没事就喜欢聚集在茶水间偷懒摸鱼的小职员们此时都不见了踪影。
茶水间的门大敞开着,闻子珩还没走近,就清楚听到孙静怡和祖茜并未刻意压制过的声音。
“哎哟喂你就放心啦,有闻子珩那个倒霉蛋挡在前面,再怎么不会轮到我们吧?除非魏董准备给公司来个大换血,所有部门都要重组,中高层的人一个个抽掉,但是这需要一个过程。”
“我认为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关键就看阎罗王是怎么想的了,万一他不打算多条路线齐发并进而是选择分清主次呢?那我们这几个支线部门都要完蛋!”
“什么阎罗王啊?小心你这话被别人听见!”祖茜巧笑,言语中挟了几分羞涩,“那可是‘曙光’的董事长诶,我在酒会上见过他几面,才三十出头,无论身高身材还是长相都和男明星有得一拼,最重要的是他单身——”
孙静怡扑哧一声:“魏董那火爆脾气不就是阎罗王转世吗?被他骂哭的下属能从街头排到街尾了,就这像活火山似的性格,难怪单身了。”
说完顿了顿,孙静怡又突然想起,“那闻子珩部门岂不是要被阎罗王骂惨?就凭他们那年年只进不出的成绩,足够让阎罗王火山爆发几百回了。”
“可不是吗?”祖茜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我要是闻子珩,早就在浩瀚被收购之前就灰溜溜的逃了,他还指望魏董来给他们部门投钱做生产?我看他是在做春秋白日梦吧!魏董像那么傻的人吗?”
闻子珩面无表情走进茶水间时,祖茜正扶着落地窗笑得花枝乱颤,那双化着漂亮眼妆的眼睛直接眯成了一条线。
孙静怡余光中瞧见闻子珩的身影,赶忙收敛了嘴角的笑意,伸手去推祖茜:“够了,别笑了。”
“怕什么?”祖茜撇了撇嘴,“我们靠事实说话。”
闻子珩仿佛没听到那两个女人窃窃私语的声音一样,冷淡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连眉头都没动一下,倒了半杯咖啡转身往外走,从头到尾把站在落地窗前的孙静怡和祖茜当成透明人。
走到门口时,孙静怡忽然开口:“对了,闻经理,你家小溪还好吗?”
闻声闻子珩顿住脚步,转过头,把淡漠的视线投向脸上写满了关切的孙静怡:“他很好,请问孙经理有什么事吗?”
“哦没有……”孙静怡莞尔一笑,旋即微微蹙着眉道,“昨天我听圆圆说小溪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那孩子本身性格就很内向,再加上闻经理最近工作忙,可能会忽略孩子的感受,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一声,或许工作上帮不到闻经理,平时一起接下孩子倒是举手之劳。”
孙圆圆是孙静怡的侄女,和闻溪念一个幼儿园。
“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闻子珩几不可见地扯了扯嘴角,面上依然是那副眉眼冷淡的表情,“可能是小溪晚上贪玩导致睡眠时间不足,休息一下就好了。”
说罢,闻子珩颔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茶水间里传来祖茜抱怨的声音:“这个人怎么回事儿啊?你好心帮他接孩子,他不领情就算了还摆出这么高高在上的姿态给谁看?还不是看他一个单亲爸爸带着孩子不容易……”
尖酸刻薄的话很快被闻子珩甩到身后,他手端半杯咖啡,沿着走廊往前走,路过的办公室无一例外都是嘈杂的,作为业内黑马的浩瀚突然间被龙头大佬曙光收购,公司部门重组,高层变革,员工们人心惶惶,无法专心工作。
而站在风口浪尖中心的闻子珩手下部门更是惶恐不安,办公室里处处充斥着紧张压抑的气氛,闻子珩在办公室外面停顿片刻,随后迈开步子往电梯口走。
别看他表面上云淡风轻的模样,实际上心中的重担快要把闻子珩的肩膀压垮,犹如两座高耸入云的巨峰横在他背上,连前行都变得无比艰难。
上周三领导在会上宣布了浩瀚被收购的消息,距今日已经过去八天了,每一天闻子珩都是浑浑噩噩的度过——他太清楚自己以及手下的部门是什么情况,未来将会面临怎样的处境。
浩瀚和曙光两家公司都是靠房地产发迹,多个领域共同发展,如今在影视、科技、金融均有涉猎。
闻子珩带领的部门便属于科技这一块,主要研究生产智能家居相关产品,统一名为“节达”,两年前他们部门产出的一款自动清洗智能空调在市场上爆红,为此公司领导层决定加大对节达部门的资金支持。
可惜好景不长,智能家居用品更新换代快,不到半年时间,更智能且具有更多功能的空调在敌家公司横空出世,随后的两年时间里,闻子珩及其属下没再研究出让人耳目一新的产品,大把大把投入的资金连一点回声都听不到。
祖茜说得对,公司若要变革,肯定第一个拿闻子珩的节达部门开刀。
至于那个被人背地里称为“阎罗王”的魏总——
闻子珩对他的了解不多,只知道他姓魏名晏,不仅是京城里知名魏家的家主,还是“曙光集团有限公司”这个全世界前百强企业的董事长,只是百科上说魏晏是1961年出生,今年将近六十岁,为何祖茜说他才三十出头?
死无罪证完本[年下强强]—: 1 页, 《死无罪证》作者:斑衣白骨文案:☆楚行云VS贺丞1,日天日地狂拽酷炫根正苗红警官受VS苏天苏地高冷傲娇斯文败类总裁攻2,这篇文没脑子没逻辑没水准,标准的‘三无’产品.3,本文年下,霸道总裁是攻4,重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