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都看上司崩人设完本[gl百合]—— by:听絮

不想红的靖先生完本[年下甜: 1 页, 不想红的靖先生作者:喜马拉雅种猫文案靖先生今年二十六,天生阴阳眼,冰山美人皮,在娱乐公司做高龄练习生有一天他替同公司的小鲜肉捉了鬼,却未料到小鲜肉的来头比鬼大天才歌手魔王狼狗攻vs温润天师美人受
1 页, 《每晚都看上司崩人设gl》作者:听絮
文案:
在别人眼里,余芷温柔大方,是个好说话的总监。
在谭韶诗眼里……
她咬牙捂好领口,不让吻痕露出来。
“温柔?呵呵,晚上全崩了。”
阅读提示:甜文,背景同性婚姻合法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谭韶诗,余芷 ┃ 配角:卓微澜,黎蓝,米沁,童淼淼,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谭韶诗是设计师,因为交不出初稿请上司余芷吃饭,请求宽限。吃饭过程中,她阴差阳错喝了杯烈酒, 去余芷家闹了一通。醒来后,她认为自己伤害了余芷,深感愧疚前去道歉,余芷却说出了真正的想法:我喜欢的是你,我愿意。两人以此为契机深入了解,试着交往,谭韶诗慢慢发现,余芷的温柔只是表象,真正的模样只有女朋友能够见到。本文讲述了两位主角始于巧合终于相爱,为了对方慢慢变得更好的故事。崩人设的表面之下,是主角放下伪装、真心以待的感动。文章文笔流畅,节奏轻快,情节甜爽,自然而然的感情推进使人会心一笑,是值得一看的治愈佳品。
第1章 上司
谭韶诗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跑到上司面前拍马屁求情的一天。
她实在没有办法了。
交初稿的期限已过,谭韶诗没有稿子,没有想法,麻木地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参加了讨论会议,木然听着总监余芷说这次“多数人的作品”怎么样。
她是没有交作品的少数人。
谭韶诗想到这里,不由叹口气,为这一次自己的表现感到难过。
主题是爱情,如此老生常谈的话题,每年各大品牌都会为了节日宰客而推出一对对情侣款式,相关的设计数不胜数,她怎么就大脑一片空白,没有灵感呢?
没有灵感倒也罢了,她身为一个公司里努力提高销量和吸引订单的底层画图工,在同事好心提醒“赶紧随便找个款模仿,画出来交差”的提议,竟然忘记自己的生活压力,为了入行时的初心焦躁不安。
设计作品维权困难,市场同质化严重,就算她听从同事的建议,找个被模仿得满大街都是的爆款下手,也不会造成太严重的后果。
但是,谭韶诗过不了良心一关。
她放弃了,像个傻子似的空着两手出现在会议里,对上总监余芷的视线会抖一抖,想着那样温柔的目光背后到底藏着怎么样的想法。
度过如坐针毡的两个多小时,谭韶诗游魂似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对着电脑里不成样的稿子,做了一个沉重的决定。
她得找余芷说说好话,请求几天的宽限来把稿子赶出来。
6点13分,同事们基本离开,余芷办公室的灯仍然亮着,白光透过百叶窗帘的缝隙照到昏暗的大办公间内,有点耀目刺眼。
谭韶诗恍惚地撑手站起,拿好准备的稿子,抬起犹豫的脚步慢慢挪过去。
不过十几米的距离,她在脑中排练了几个版本的开头,在怎么夸余芷的问题上纠结不停——有求于人,当然要说点好听话。
敲了两下门,谭韶诗听到了熟悉的一声“请进”,因门扉挡着显得隐隐约约。
她心里一咯噔,摸不清余芷现在的心情是好还是不好,推门而入。
余芷听到声响抬眼望来,扬起一个微笑,说话的声音依然柔和细腻,调子恰好,不高不低处在一个让人舒服的程度,像是跟朋友聊天一般亲近,“韶诗,这么晚还没下班吗?”
明明是关心的一句话,在没完成作品、被迫加班的谭韶诗听来有点变了味。
“嗯。”她干笑,把门带上之后挤出一句生硬的话,“您也这么晚,辛苦了。”
余芷笑意更深,“我在等你。”
“……”谭韶诗没法接话,低头捏了下设计稿角落的褶痕。
“坐吧。”余芷轻声说,“我们好好谈一谈。”
谭韶诗拉了椅子坐下,动作放轻,想挺直腰杆又怕太过僵硬,抿抿唇望向对面的余芷,想着长痛不如短痛,一咬牙把话说了出口,“对不起,我这次没有按时交初稿。”
“没事,”余芷的目光落在她手里的设计稿上。
谭韶诗硬着头皮亮出来,“这是我未完成的初稿,已经完成了一部分,剩下的估计需要三天的时间。我的初步预想是……”
她觉得直接要宽限的时间没底气,便把想法表述,让余芷知道自己是有计划有安排,不会一直拖延下去。
余芷静静地听着,时不时抬眼瞧她。
谭韶诗差点结巴了。
她不像其他人一样认为余芷是个没有脾气的领导。
能坐到现在的位置,余芷肯定有自己的一套管理方法,在保持团队稳定之余能给人留下这么好的印象,可见能力极强,是个让她看不透又佩服的人。
在厉害的人面前,谭韶诗认为她那点小把戏不够看,再想到余芷掌握她是去是留的地位,心里直哆嗦,一刻不停地察言观色就怕犯了错。
幸好,余芷不介意她后头的紧张,听完之后点点头例行一夸,“很好的想法,尽快完稿吧。”
“谢谢总监!”谭韶诗松口气,“我一定会好好完成的!”
她想着去加个班表现下勤奋,刚要开口,听到了余芷淡淡的下一句。
“时间不早了。”余芷看看时间,“我们一起去吃顿饭吧。”
——
余芷是上司,发话说要出去吃饭,谭韶诗作为一个求宽限的下属,并没有拒绝的余地。
她面上在笑,心里挺苦:外面的食物多油多盐,味道有点重。
谭韶诗做好了继续折腾脾胃的准备,强笑着跟去,却发现余芷的车子停在了一家雅致的中餐厅门口。
中餐厅的布置优雅,茶水幽香,她捧着杯子细细啜饮一口,抿唇润喉的同时,嗅到了自己指尖上隐隐透出来的烟味。
谭韶诗心虚,急急放下杯子,把手放在桌下。
“你看看菜单。”余芷没有察觉,微笑提议,“这里的招牌汤不错。”
谭韶诗说声好,目光在菜单上面扫了一遍:嗯,价格在接受范围之内,我付得起。
她们各自看菜单,余芷点了两个菜,谭韶诗觉着不够,再加三道附带点心。
“韶诗,这个点心的味道比较甜。”余芷说,“要不要换一个?”
总监也不喜欢吃甜的?谭韶诗心想巧了,按照服务员的推荐点了另外一个味道清新的薄荷糕,把菜单递回去,把菜单递回去的时候,带着隐隐烟味的手离余芷近了点。
她又缩了回来,暗搓搓翻出包里的香水往手上抹。
谭韶诗记得余芷不喜欢抽烟的人。上回有人嫌天冷懒得上天台,跑到会议室里的窗户边抽两根留了味,余芷特意重申了公司禁烟,表情里难得的带上一点严肃。
好不容易拿到了三天的宽限,她得表现好一点,别让余芷不高兴了。
余芷瞧她低着头,开口关切,“这段时间赶稿辛苦了。”
“应该的。”谭韶诗乖巧答。
“今天好好休息下吧。”余芷给她空了的杯子添上茶,“你已经有了想法,剩下的是完善的步骤,慢慢来,不用急。”
谭韶诗道谢,“谢谢总监。”
“你说你的灵感来自于闪耀的灯光。”余芷托腮,眨眨眼问了她一句,“哪里的灯?”
正是这个托腮的动作,谭韶诗觉得现在的余芷和端坐在办公室的样子不同了,更像是她那些不懂珠宝设计的朋友在看到她作品时好奇的打听,下意识答了实话,“酒吧。”
余芷挑眉,“酒吧?”
“……陪朋友去的。”
“嗯。”余芷若有所思,说了句客套话,“多尝试挺好的。”
谭韶诗尴尬。
哪怕知道余芷没那个意思,她听到尝试这个词,仍忍不住想到带她去酒吧的人说过的荤话——看到合适的就上,试一试嘛。
谭韶诗懒又怂,没有按照朋友的提议尝试约一发,每次的注意力全放在忍耐轰隆的音乐声上,呆一会儿就回家,没找着爱情的灵感还被室友鄙视成“胆小鬼”,愁得抽了根烟冷静下。
结果,她没有碰上艳遇,更没有找到一点爱情的灵感,反而拾起了抽烟的坏习惯。
夏忻,站住! 完结+番外完本: 1 页, 《夏忻,站住!》作者:风雅五年过去,夏炘终于得到自由了然而当走出那栋别墅后,夏炘期待的美好日子似乎跟他想象的有点出入隐藏三十年的秘密被窥探,夏忻幻想的单身生活幻灭了……以强欺弱是吗?我夏忻还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