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君与装穷君完本[强强甜文]—— by:橙子雨

时意完本[婚恋耽美]—— b: 1 页, 《时意》作者:酱子贝文案:几日间,A城叶家败落,叶时意跌入谷底,受人报复他自己穷困不要紧,无奈亲戚的家底全交代在了叶氏没有一夜暴富的方法,为今之计…只能联姻和一个男人*同性可婚背景.HE甜.伴些玻璃
1 页, 有钱君与装穷君
作者:橙子雨
文案

没人爱老子没关系,老子包了一只超帅的鸭子。
花钱买爱我高兴,有钱任性=w=+

名下资产是金主π的N次方倍=。=|||
怕你哭才给你养!
如、果、这、都、不、算、爱!
老狗哔受X小狼(Nai)狗攻,甜+++
“不想继承家产,只想抱着宝贝儿的大长腿调香水。”
“就是穷,就是需要总裁关爱,撑死不掉马。”
内容标签: 强强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缜,韩复 ┃ 配角:易长晴,余闻哲 ┃ 其它:调香师,香水
==================
第1章·玫瑰
S市的富豪圈中,近年一直流传着一个“霸道总裁与他家小白眼狼”的故事。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灯火闪烁的机场。
突至的暴风雪导致航班集体延误。某白手起家、自创轻奢香水品牌的年轻总裁被困候机室。
因为下午出门时还是艳阳天,总裁就只穿了一身薄风衣,在夜幕雨雪中寒风四漏的大厅里瑟瑟发抖。
穷苦的“灰青年”正在机场餐厅值夜班。
见来点咖啡的男人衣着单薄、冻得脸色惨白,本着顾客至上的精神,奉上了干净的御寒毛毯。
“一毯之恩接济落难贵族”。
天然无雕饰的戏码,让总裁对好心的灰青年一见钟情。
……
单细胞总裁陷入初恋,痴心程度天日可鉴。
将灰青年高薪聘为秘书带在身边,成天捧着、护着、围着团团转,恨不得化身神灯满足灰青年的一切愿望。
教灰青年英文、送他念书进修,更手把手教会了他秘不外传的研香技巧和香谱。并排众议为他单开香水系列、上市产品、花大价钱做推广。
总裁竭心尽力,灰青年自己倒也非常愿意刻苦钻研。
四年之后,不懈的努力有了结果。灰青年调制的香水被评级组织Library评为“年度十佳”,收纳进无上荣耀的“馆藏殿堂”,自此一夜爆红,一跃而成业界万众瞩目的未来之星。
至此,灰青年实力荣升业界精英,与霸道总裁门当户对、势均力敌。
两人都很帅、也都很年轻。
总裁每次看向灰青年,眼中总闪耀着星辰一般璀璨的光华。
按说,故事发展到这里,也该迎来“从此两个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大结局了。
只可惜,那位灰青年他……
是一位钢铁直男。
……
整整四年,倒霉催的苦逼金主不仅连灰青年的床边边都没碰到,就连小爪都没有牵上过。
不仅如此,在功成名就、羽翼丰满时,灰青年还倒过头来怨恨金主让他被钉上了“被人一路包养上位”的耻辱柱,玷辱了他清清白白的名誉。
得奖后,灰青年立刻与法国知名香水名牌Belle签约,并拿着Belle垫付的违约金一脚把总裁踹开,正式完成了从草鸡男到白眼狼的跨物种进化。
小白眼狼至今在业界混得风生水起,时常在大众视野里活跃。
前阵子,还上了某高端杂志的年终封面。
“易长晴”三个大字,配着他那条Les Toiles的华贵星辰领结,俊美的侧脸一半落在阴影里,柔软的棕色发梢蹭着性感的颈子,整个人都散发着非常高级的质感。
暗红色的底图上,烫金着“Belle首席调香师”的闪烁头衔,一行大字——天生·香水贵族。
……
“真敢写,还要不要点脸?真当圈子里没人知道他以前那点破事了?”
嘈杂的酒吧包厢,胶封杂志被封面朝下拍到酒桌上,碰倒被球形炫光灯照亮的酒杯,溅了一地稀里哗啦的果壳。
“呵,他要是‘贵族’,哥几个还不都是皇子、皇太子?!就这种一路靠骗男人上位的心机吊,不就调了一瓶破香水?还冲得要死一点也不好闻,Belle捡过去居然当个宝一样供起来,想什么呢?”
一桌子人随声附和。
其中一人往前凑了凑,满脸的求知欲:“……然后呢?”
“什么然后?”
“易长晴现在已经是Belle的首席调香师了,他原来的那个‘金主’,后来怎么样了?”
“哦,那人死了。”
“啊?!”
“怎么能不死?小白眼狼跳槽Belle,金主公司的宣传噱头一下就黄了,订出去的货被退,年底又遇上金融危机。资金链断裂、欠的钱还不上,那个总裁被催债的找上门打断了腿,大冬天的扔在街头,第二天人都冻硬了,如今坟头草三尺高!”
“……这么惨?”
“何止惨!据说最走投无路的时候还去求过易长晴,结果却被姓易的赶走了。呵,易长晴,这名字起得也是讽刺,真没看出来哪儿‘长情’了,那个什么总裁也真是瞎了眼!”
“哈哈哈,唉,也确实惨……”
沙发最边上的阴影处,某全程默然的男人淡定闷掉了最后一口威士忌。
起身,拎起他那把复古款黑色雨伞。
“哎,裴总,这么早就要回去啦?怎么了,女友催?”
男人垂眸微笑,摇了摇头:“家里养了只挺粘人的狗狗。得回去喂,不然要闹了。”
盛情的寒暄挽留、礼貌的推却道别。
走下会馆台阶,喧嚣霓虹被全部割裂在身后。清冷的月光笼罩中,空气中满是薄露寒霜。
裴缜缩了缩脖子,眯起眼睛,对着手心呵了一把热气。
到底是为什么,要来参加这样一场既无趣、又无效的“社交”,还听了个狗屁不通的假故事。
以讹传讹,简直可怕!
……
……
夜半无人的街道上,弥散着一道道幽紫色的冷烟。
他一个人沿着街边慢慢走着。棱角分明的冷峻面庞、过于严肃的表情、紧绷的唇角、长风衣和古旧的伞,让普通的街道缓缓染上了些十八世纪雾中英伦的风情。
偶尔路灯明灭,映过他狭长的双眼。
一只是星夜般迷人的沉黑,另一只,则是琉璃一样雾色深重的烟灰。
难得一见的异色瞳。
被人问起时,裴缜通常的说辞是“这是天生的,在这个世界上,仅有四千万分之一的人有我这样的幸运”。
胡诌的说法,可一旦有了“统计数据”加持,就很少再有人怀疑。
只纷纷表示羡慕——四千万分之一,听起来简直牛X坏了。
其实,异色你大爷哦?
灰掉的那只,是当年被人在街头一顿暴打的后遗症,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瞎了眼”、“坟头草三尺高”的傻逼总裁!
只不过东山再起之后,没有之前那么富了。更过了年少轻狂的阶段,为人低调了好多。
富豪圈一向的争名逐利、忘性也大。
除非曾经特别地辉煌过,否则,像他这样的芸芸众生消失掉、又再出现,根本没几个人会记得。哪怕背负着曲折八卦的“都市传奇”,也不过是旁人酒桌上的笑柄而已。
……
……
回顾前半生,以“业界良心”的态度养肥了一头小野狼糕子,最后却养成了个“业界笑话”。
重头来过,裴缜总结了经验。
现在的他,经营着一家小型的香精代工公司,做些不入流的小杂牌,只能在一些中低端的少女精品店上架。
但因为质量精良、包装可爱、香氛甜美价格又便宜,订单量其实还可以。
终于重新过上了衣食无忧、不用再因为欠钱被揍得找不着北的日子,饱暖思X欲,也是人之常情。
裴缜虽说是真心热爱着他的调香事业的——打小嗅觉灵敏过人,没事就喜欢钻在花丛树林草叶子里,精心挑选喜欢的味道摘回家混合、研磨,迷醉在玻璃瓶中的香气里。
然而,经营一家香精公司,却不能只一头热地只钻研产品。
日常管理、宣传、应酬、公关,要忙的事情简直太多太多。
每天工作到累得半死回到家,却要面对一片空荡荡的寂寞,大概无论换成是谁都会觉得日子有点没滋没味地难熬。
也想有人陪,回到家有带温度的笑容和拥抱。
……
只可惜,人到了一定年纪,注定会变得越来越懒。
只有孤没重生真是对不起 完: 1 页, 《只有孤没重生真是对不起》作者:海澜歌文案:一句话:皇家人人都重生了,只有太子离线了;皇家人人都下了一盘大旗,只是太子不玩了————————吃史书长大的太子,一觉醒来,突然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