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孤没重生真是对不起 完结+番外完本[古耽]—— by:海澜歌

有钱君与装穷君完本[强强甜: 1 页, 有钱君与装穷君作者:橙子雨文案没人爱老子没关系,老子包了一只超帅的鸭子花钱买爱我高兴,有钱任性=w=+名下资产是金主π的N次方倍==|||怕你哭才给你养!如、果、这、都、不、算、爱!老狗哔受X小狼(Nai)
1 页, 《只有孤没重生真是对不起》作者:海澜歌
文案:
一句话:皇家人人都重生了,只有太子离线了;皇家人人都下了一盘大旗,只是太子不玩了。
————————
吃史书长大的太子,一觉醒来,突然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
一直相杀的三皇弟,剖白了
一直相合的四皇弟,违拗了
一直相随的五皇弟,叛逆了
一直相让的六皇弟,坏心了
一直刷存在感的七皇弟,隐身了
一直没存在感的八皇弟,来抱大腿了
……
每天都在三观重塑中,每天都在情绪波动中!!
每天都想弄死皇弟们八百遍!!!
终于有一天~
发现了……
太子:父皇,你准备准备,我要出家为僧,云游四海去了。
父皇:儿砸,说实话,父皇重生之后最大的心愿是让你当皇帝,说,谁敢抢你皇位,父皇让他拿命来!
太子:心好像更累了~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天之骄子 重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子黎 ┃ 配角:祭足,父皇,各个皇子…… ┃ 其它:重生众,悬疑,权谋
第1章 邪恶的念头一旦生起,便会日日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院子里西角有几处矮树,窗下有几簇野花,沿着石子铺面的小路,推门进去之后,除了墙壁上挂着三五幅画卷,一柄剑,一桌一椅,再无其他物件,只有没有空当安置的书架,每个书架上都齐齐整整满满当当地堆积着书。这质朴的如同每一个山野学生即可布置的书房。
假如书案上铺满的不是奏折,而是书卷的话,恐怕没有人会认为这会是东宫太子的书房。
这段日子,皇帝将刑部和户部的折子统统转移到太子手上,子黎的担子又加剧了许多,他又是个仔细的人,偏不肯只写个阅字,和往昔一般,批阅一遍,再检查一遍,如此这般,饶是他聪慧过人,也时不时需要挑灯批阅了。
这一日,子黎批阅奏折已入深夜,他将处理完毕的奏折铺满在案上之后,又逐一拾起,或添几笔,或删几笔,这般重新检验之后,才卷起奏折放在书案一边,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
子黎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打算去睡一会,抬眼就看到窗外的天一片白,心底想着大约已是早晨了。
子黎揉着右手腕,索性走到书房门口,抬头就看到天空一片白刺拉拉,不是寻常的鱼白色,而是一种异常的白色,就连地上都反射着白光,整个东宫静悄悄的,没有一点扰攘。
这不像是东宫的早晨。
子黎喜静,书房里不安排人值夜,平常也是雅静的。但东宫早晨的时候,太监和宫女们便会有条不紊的忙碌起来,那时院子里虽静,却是听不到虫鸣的。
几簇野花下的虫鸣分外入耳,子黎打算细听,耳朵突然嗡嗡作响,一阵轰鸣之后,疼痛席卷而至,难以忍受地子黎不得不靠在墙壁上勉力支撑。好一阵,他才缓过神来。
待他再抬头看的时候,就见一轮月亮正挂在当空,洒下月辉点点,温柔而朦胧,是淡淡薄薄的白。
子黎摇了摇头,回到书房查看了铜漏才知原来是丑时一刻,他哂笑一声,恐是出现了因痛而出现了幻觉,便倚在榻上,很快睡去。
待醒来已是辰时,子黎刚读了几页书,候在院外的贴身太监昌顺笑着一张脸,喜滋滋地进来禀告,“殿下,常德太监来了,皇后邀您去长秋宫吃早膳。”
子黎点头轻笑,母后一定是担心他不好好吃饭。
“孤知道了,你把这些奏折送到勤政殿之后,就直接回长秋宫候着。”
昌顺脆脆的应了一声,敏捷地把书案上的奏折放到黄匣子里捧了出门,出了院子眼睛朝宫女如月一扫,如月了然点头,等太子一走,书房就可以收拾了。
太子不喜人服侍,洗脸穿衣等事从不劳烦宫人。
子黎稍作梳洗之后,将在书房里常穿的布衣脱掉,换上了一身玉带束腰的太子常服,簪发之后戴上玉冠,腰间配上玉佩,登上靴子……用铜镜照过,一切妥帖,子黎方才出门。
东宫和长秋宫挨得很近,子黎没有乘轿,而是步行。
这先朝的皇宫原是雪松做屋架,琉璃做装饰,金箔贴屋顶,远远看去,实在是耀眼夺目。雕栏画栋的走廊里,子黎行走其中,若天宫下凡的翩翩仙人一般无二。
然而走近一细瞧,子黎身侧的龙柱上的琉璃已经被撬走,屋顶的金箔也被抠走……只除了不能扛走的雪松屋架,都被起义军秋风扫落叶一般摧残过。这皇宫便也只剩下一个空架子。
而皇帝当年登基的时候,来不及修建新的宫殿,便只能搬入了先朝的皇宫凑合着。
子黎将手拍在雕刻着甚是奢华的龙柱上,想起这段缘由,禁不住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他将衣袍一角掖进玉带里,从走廊里若飞鹤一般跳到廊下,摘下一直开得正盛的殷红花朵,轻笑而去。
待子黎到了长秋宫的时候,早膳已经在东厅备好。不过他撇了一眼,却是向西间走去。
此时皇后在长秋宫的西间刚刚梳妆完毕,正准备吩咐掌事姑姑处理后宫事务,看到子黎进来,朝他笑骂道:“我看你是长在东宫里了。”
“母后,闭上眼睛。”子黎不接话茬,霎时神秘的说道。
皇后不知道他买什么关子,不过还是顺从的闭了眼睛,感到发间有一丝颤动,在子黎说完可以睁开了之后,便看到铜镜里映出一张笑颜。
她的发间簪了一支殷红的花朵,柔和了皇后惯常的端庄模样,显得整个人都娇俏了许多。
左右宫女不住嘴的夸皇后貌美。惹得皇后笑逐颜开,却朝左右宫女说,“真是……没有一点太子的样子。”只是脸上掩盖不住的笑意却怎么无法隐藏。
“儿臣给母后赔罪。”太子装模作样的作揖,抬起头那脸上挤眉弄眼的怪模样惹得皇后和宫女们笑作一团。
皇后擦拭眼角笑出的眼泪,“行啦,行啦,快收起来你那作怪的模样。”
子黎轻笑,陪着皇后到东厅用早膳。
一张花梨木长条茶几已经摆好,待皇后和太子入席之后,太监们才把食盒打开,从里面取出二十多样早点:八九种饼和六七样粥,四五种荤食,还有几样豆制品和青菜。
子黎自己盛了碗薏仁米粥,喝了口,忍不住蹙眉。皇后瞧见,禁不住噗嗤笑了,“是不是再加点糖?”
子黎笑着点点头,皇后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让宫女给他放了小半匙糖。
皇后见子黎喝完了粥,吃了几口青菜,就一副吃饱的样子,忍不住道:“你最近是不是又熬夜看奏折了,你小的时候一张脸圆圆的,可劲招人疼,瞧,现在都瘦成长条了,多补补。”
子黎正准备解释,一个洪亮的声音插了进来,“这叫俊俏,咱家儿子在朱雀大街走一圈,满京都的姑娘都得发疯了。”
皇后白了他一眼,“啧啧,瞧瞧你这自恋的样子,幸亏子黎没学你。”
子黎乐见他们斗嘴,也不加入其中。
“有鸡丝粥吗?”皇帝还没坐下,就开始问道。
他朝桌子上一嗅,就摇摇头,朝旁边的太监喊了一声,“放盐。”
“你们父子俩的口味真是一南一北。”皇后叹道。
皇帝嘿嘿一笑,一小碗鸡丝粥没几口就喝了个干净。
“你今天怎么到长秋宫来用早膳了?”皇后问道。
“没什么大事,朕不就逛来了。”皇帝又吃了几口脆萝卜干,含糊不清的说道。
皇后哂笑,“是不是被后宫嫔妃缠怕了。”
子黎默默听着,对皇帝抛过来的求救信号故意视而不见。
“行啦行啦,别向子黎使眼色了,避暑名单没定下来,天天有妃嫔过来向我哭诉,什么夏天受不得闷热,受不得叮咬……在皇宫住了四年,一个个倒还都养得身娇肉贵起来了,当年你在前面打仗,家里住的宅子又挤又危险,那时候不是照样挨得住。”
皇帝登基之后的这几年,上天作美,风调雨顺,百姓也愈发富足,国库自然也十分充盈,便令工部修建了避暑的园子。皇帝琢磨着今年入暑之后就能搬过去。
[重生]"送子"神棍的日常 [: 1 页, 《“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作者:蒜爆大头虾文案:郑程文是个到处打野的神棍,专帮失意的妇女们测算“好日子”一次意外,他变成了“同名”同姓的郑承文一时间他既惊又喜,惊的是他竟然重生了——还是古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