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药完本[耽美]—— by:巫哲

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 完结+: 1 页, 《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迎君贺绽是Oasis的首席设计总监,他设计的珠宝首饰巧夺天工、精致非凡,还有某种不可说的神秘功效,一经上市总是被一抢而空顾客A:自从戴上了Oasis的滴翠链,我多年的肩椎炎再也没有

现在却被这种带着胜利姿态不依不饶的羞辱迅速地点着了。
“操!”程恪咬着牙很低地骂了一句,把手里的东西狠狠地砸进了旁边的垃圾筒里。
他每次往垃圾筒里扔东西,只要距离超过一米,基本都得扔第二回 ,现在离着两三米的距离,钱包却准确地飞进了垃圾桶。
只有那张百元大钞飘落在了地上。
程恪走过去把钱捡起来攥了一把再次狠狠地扔了进去,甩得胳膊都有点儿发疼。
然后转身大步顺着路走了。
一直走到了路口,看到前方绿色的行人过街指示灯时,程恪才停了下来。
他本来的计划是先去刘天成那儿,但现在应该是去不成了。
程怿的话他是信的,能下手把他整出家门,那顺手再把他后路给断了,对于程怿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他没有什么特别真心的朋友,都是些吃喝玩乐认识的人,这样的关系也大都建立在不断的吃喝玩乐之上,像他这种不乐意玩的,就算是这样的朋友都处不结实。
所以,他现在应该就是如程怿所愿,没地方可去了。
所以……
程恪对着路对面已经变红的灯看了半天,最后叹了口气,转身顺着路往回走。
今天晚上总得有个地方呆着,明天再想办法。
一百块好歹能应个小急了。
得捡回来。
垃圾桶是绿色的大方桶。
两个,并排放着。
之前都打开的盖子这会儿已经被不知道哪儿来的优秀市民盖上了。
桶身很华丽地映出街对面酒吧的霓虹灯,显得非常与众不同,印在上头的白色小人姿势看着都跟在打碟似的。
程恪站了好一会儿都没动。
一是有人经过。
二是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去掏垃圾,内心满地打滚挣扎得非常厉害。
三是他忘了自己到底把钱包和钱扔进哪个桶了,是都扔一个桶里了,还是分开扔进了两个桶。
你大爷。
最后他随便挑左边的那一个,走过去用指尖小心地挑着掀开了盖子,往里瞅了一眼。
垃圾桶没装满,也看不清都有什么,但是外表看着挺干净的一个垃圾桶,凑近了却依然味儿得不行。
程恪抬了抬左手,放下,又抬了抬右手,再放下。
这两个动作又重复了一遍之后,他停了下来,感觉自己呼吸有些不畅,眼眶也胀得难受,甚至能清晰地数出太阳穴上那根血管跳动的次数。
本来已经因为要掏垃圾桶而被分散了的怒火,就在这一瞬间如同炸了一般直接窜上了头顶。
程恪退了一步,猛地一脚踹在了垃圾桶上。
“嗵”的一下听着非常解气,桶里的垃圾也很配合,稀里哗啦都铺了出来。
破包装袋,废报纸,滴着汤的快餐盒,带着肉的烤串儿签子……程恪正想凝神聚气远距离观察一下有没有钱包和那张百元大钞,一堆乱七八糟里突然有什么东西拱了一下,他的汗毛顿时全立起来了。
耗子蜘蛛蛇,他最怕的三样东西。
耗子?
没等他满怀恶心地退开,桶那边一片黑暗里突然蹦出来一个影子,程恪甚至没看清这是个什么,脸上就已经重重地挨了一拳。
哦。
是个人。
从垃圾那头直接腾空跃起砸过来的这一拳挺重,完全没有防备的程恪起码三秒钟没回过神来。
从小到大,除去在道馆训练,这是他第一次被人在没有护具的状态下直接一拳砸在脸上,还是当街。
“你有病吗!”程恪转过头看清这人之后吼了一句,这是他脑子里的第一反应,碰上了个神经病。
“你是不是有病?”这人几乎跟他同时吼出了声。
程恪脸上的疼痛这会儿刚开始苏醒,他差点儿以为是不是太痛了自己幻听了:“啊?”
“谁他妈让你踢了?”这人瞪着他。
“我踢……”程恪终于清醒过来,已经开了小差的怒火立马回到了胸腔里,“我他妈踢着你家亲戚了不好意思啊!”
那人没说话,直接抬腿对着他就踹了过来。
力量很足的一脚推踢,不过一看就是自学成材的野路子,在程恪有防备的情况下,这一脚他轻松避开了,顺手一个左冲抡在了那人下巴上。
那人晃了晃,在原地停下了。
还行,桩子很稳。
程恪迅速地借着霓虹灯闪绿光的瞬间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人。
个儿挺高,带着个滑雪帽,帽子拉得很低,脸上因为一会儿绿一会儿红一会儿黄的也看不清长什么样,就能看到左侧太阳穴下有一道刀疤延伸到耳际。
就冲这道疤,这人就不能是什么好玩意儿。
程恪把这人从有病那拨里拎出来放到了流氓那拨里。
但想想又还是觉得应该放回去。
毕竟现在的天气,不少人羽绒服都穿上了,这人身上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
看着就冷,程恪差点儿都不忍心揍他了。
但这位刀疤却非常忍心,都不等他从头到脚这一眼扫完,一侧身腿就踹了过来,程恪没躲,这一脚踢得挺高,他用胳膊架着把这人的腿往旁边一推,再对着大腿根儿内侧一个手刀劈了上去。
“操!”他吼了一声。
“操。”程恪皱了皱眉,这人还行,居然没倒。
刀疤再一次想要踢过来的时候,程恪指着他:“没完了是吧?这他妈你家垃圾桶啊?”
“你一个掏垃圾的你还管谁家的垃圾桶?”刀疤也指着他,“要不你说说吧谁家的你不翻啊?”
“你大爷!”程恪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句话自己都能感觉带着刃了。
本来一肚子火无处安置,这句话顿时让他炸开了花,对着刀疤扑了过去。
刀疤也很干脆地一拳抡了过来。
接下去的斗殴就没了章法,哪怕程恪脑子里知道自己每一个技术动作都跑偏了,但基于撒气这种情绪,他出手的时候还是乱七八糟。
而他这时也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刀疤,野路子是没错,但是出手狠,力量足,锁,拧,劈,以他的眼光来看,没一个动作是标准的,但也没一个动作是落空的。
程恪不知道是哪个动作点燃了他的斗志,用出了跟刀疤不相上下的招式,瞬间他俩就从还算潇洒的拳脚功夫变成了摔跤。
一直到身后传来了连续的喇叭声,程恪才猛地回过神。
他现在已经无所谓有没有路人围观,也无所谓会不会有警察过来,他唯一有所谓的……是不能让程怿看到。
他猛一把推开了刀疤,回过头看了一眼。
心里先是绷紧了,看清了之后才又松了下来,是辆白色的揽胜。
接着又猛地一阵不是滋味儿,自己居然两个小时之内就混成了这样?
车上跳下来一个人,拎着根不知道是铁棍还是木棍的东西指着他就过来了:“你他妈找死吧!”
“我他妈找你。”程恪看着他。
“废什么话,”刀疤在旁边冷着声音说了一句,“我衣服呢。”
“哦。”拎着棍子的人又瞪了程恪两眼,回手从车窗里抓了件外套出来扔给了刀疤,“这是怎么回事?我叫几个人……”
“去把猫掏出来,”刀疤打断了他的话,转头往垃圾桶那边看了一眼,“我操!”
程恪跟着也看了一眼,顿时一阵恶心,风驰电掣地就把自己外套给扒了下来,疯狂地抖着。
那个踢翻的垃圾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身首分离,都被压变形了。
程恪已经不想去回忆打个架怎么还能滚到垃圾桶上去了,只觉得一阵阵犯恶心,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味儿。
“咪咪?”刀疤倒是不讲究,手往地上一撑,趴下去就偏个脑袋冲垃圾桶里瞅着,“喵喵?咪~咪~喵~”
程恪抹了抹嘴角,震惊地看着他。
“咪……”拎棍子那个也趴了下去跟着想叫,刚开了个头就被刀疤打断了。
“去掏。”刀疤说。
他点了点头,一点儿没犹豫地凑过去带手带胳膊的伸进了翻倒在地并且已经变形了的垃圾桶里。
然后一阵摸索。
在程恪感觉胃里开始翻江倒海的时候,他收回了胳膊,手掌里多了一只拳头大小脏成灰色了的小猫。
男神总是在养生/[娱乐圈]影: 1 页, 男神总是在养生/影帝再临[娱乐圈]作者:雨落轻尘文案资深演技咖林又刚拿满三金影帝,就因为一场意外重生到了一本自己刚刚看过的娱乐圈渣贱文中,成了渣攻注定被炮灰的婚约对象面对小年轻们各式各样的装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