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点/裙下恶徒完本[悬疑甜文]—— by:魏丛良

影后又想加戏完本[gl]——: 1 页, 书名:影后又想加戏作者:喵十一酱简介说好的高冷影后突然变得热情似火,软萌小编剧表示有点接受无能小编剧:影后你又要加戏吗?影后:这事我们进屋谈两小时之后...小编剧:嘤嘤嘤,现在毁约还来的及吗?影
1 页, 《一点点》 (又名裙下恶徒) 作者:魏丛良
文案:
幸新X乔桥
“生和死不由天定,我能改变过去,也能改变生死。”
1.没心没肺自带美颜功能女装大佬受vs苏破天际自带背景音乐监狱大佬攻
2.本文没逻辑,狗血,不科学
3.大致就是受为了把身陷监狱的攻救出来,回到过去寻找真相,顺便和好几个时间段的攻谈恋爱的故事!
原名《裙下恶徒》
内容标签: 三教九流 情有独钟 甜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桥.幸新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入狱
“我就觉得她挺贱的,我都和她说了几遍了,让她把孩子拿掉,拿掉!她就是不听,和我哭着喊着说要生下来,我知道……她这么做就是想要比我结婚,呵!我怎么可能答应,我怎么可能娶像她这样的女人。”
坐落于市中心的一家酒吧内,喝醉酒的男人对着一位身着大红色开叉长裙,及腰大卷发,五官深邃美艳的女人高声抱怨着。
女人听着他铿锵有力的声音,嘴角撩开一抹讽刺的笑,指尖夹了根烟,点燃后,徐徐抽了一口,她凑到男人面前,呼出的烟雾,微微袅袅扑在了男人的脸上,她用略微沙哑的声音说道:“觉得贱就别和她在一起了,和我吧,我能给你快活。”
男人的瞳孔放大,他看着那张靠的自己极近的美艳脸孔,像是着了道一般,迷迷瞪瞪的点着脑袋,女人哼笑一声,歪着脖子,又抽了一口烟。
酒吧边上便是酒店,男人随着女人上楼进房间,他站在门口,看着身前高挑艳丽的女人,他咽着口水,眼睛发红,“小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用脚提上了门,她脱去鞋,站在男人身前,身高竟然比那男的还要高了几公分,男人眨巴这眼看她,女人笑了,“叫我乔乔就好。”
“哪个qiao?”
“小乔的乔。”
男人吞咽着,喊了一声,“小乔乔。”
话音刚落,突然眼前一黑,天旋地转,他脑袋着地,而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操,叫老子小乔乔,老子让你去见小乔。”
乔桥扯开假发,裙子箍得太紧,他扭着屁股,反手把裙子拉链给撕下,裙子松开了,乔桥翻了个白眼,松了口气,他掏出垫在胸前的海绵,随手丢在地上,又顺便踹了一脚躺在地上的男人。
“死渣男。”
他蹲下身,顺着男人上衣往下摸,在他的上衣和裤子口袋里分别掏出了两个钱包,都是大牌子,皮质很软。
乔桥坐在床上,翘着脚,嘴里叼着烟,眯起眼,翻着钱包里的卡。
现在都流行手机支付,钱包里都没什么钱,乔桥翻了两个钱包,就翻出来了四千多,连五千都不到。
他皱着眉,又翻了翻卡,都是些信用卡银行卡,乔桥拿了也用不成,他看一张丢一张,钱包里的卡噼里啪啦丢了一地。
乔桥看了眼昏睡的男人,哼笑了声,把他身上那件价值不菲的西服给扒了下来。
半个小时后,乔桥穿着衬衫西裤,左手手臂挂着一件西服外套,右手拎着一只黑色手提包从酒店里出来,他穿过连绵灯光的大厅,推开旋转门,像是一柄发光发亮的刺刀,隐没在了黑夜里。
乔桥回到了自己位于花枝胡同的那小屋里,外头热,乔桥一进屋,关了门就开了冷气,他靠在摇椅上,又清点了一遍从刚才那渣男身上搜刮过来的钱。
乔桥把钱塞进边上的抽屉里,然后掏出了两个皮夹子。
这皮夹子做工不错,乔桥翻了又翻,突然在里头摸到了一块硬物,他皱着眉,从摇椅上翻身下来,拿着皮夹子坐到了桌子前。
做他们这行的,警惕性一定要高,乔桥以前就是吃了大意的亏,露了马脚,被他骗过的男人把他堵在巷子里,差点把他打死。
乔桥把皮夹子放到台灯下头,灯光照在软质的皮革上,闪闪发光,他拿起边上的眼镜戴上,用镊子小心翼翼的按着皮夹子的面,果然碰到了一块突起的硬物。
乔桥顿了顿,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他也不管这个皮夹子贵不贵了,用小刀划开皮面,取出了夹在缝隙里的……金属定位装置。
乔桥看着这小玩意儿,骂了一声娘,他捏在手心里,用小刀把定位器直接刺穿了。
他急忙起身,看了眼窗外,外头黑压压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他深吸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不管会不会找来,反正这地方是待不得了。
乔桥抿着唇,拿起包,打开了房间里的所有抽屉,他在每个抽屉里都放了点钱,零零散散全都掏了出来装进包内。
十分钟后,乔桥从屋子里出来。
花枝胡同这块地方以前发生过一起惨案,一家五口人,父母烧煤自杀,把两个年幼的孩子和一个年迈的奶奶一同带下了阴间。
后来,这块地方,就常传出闹鬼。
但这样的地方,却是深受乔桥的喜爱。
乔桥在这里住了有一段时间了,这院子里就他一人住,房价也低,而且这又是在市中心,交通极其方便,这会儿乔桥要走,还真是有些不舍的。
他站在大门外,看着略显破败的花枝胡同那招牌,叹了口气,转过身时,整个人突然僵直。
腰上挨着一截硬物,乔桥僵直着不敢动,他听到一声低笑,“就你,把那少爷扒光了衣服丢在酒店里,抢了他的钱?”
生死存亡,乔桥没了气焰,小鸟啄米般得点头,那人眯着眼,看了看他,顿了顿,“不是个女的吗?”
“假扮的。”
乔桥说完这三个字,感觉到腰上那戳着自己硬邦邦的东西抖了抖,他颤着嗓子,“兄弟,你小心些,别走火了。”
“呵,你还真大胆,竟敢男扮女装仙人跳,你知不知道,你得罪了谁?”
“我怎么知道,我要知道,我还会去得罪?”
乔桥一脸无语,那人笑了,“你还嘴硬,那少爷找我来把你绑回去,你要是女的,没准还能放你一马,可你竟然是个男的?”
“会怎么样!”
“能怎么样?阉了把你变成女的呗。”
乔桥一听到那“阉”字,就吓得腿软,别看他虎的时候特别虎,其实胆小得很,这会儿是真的被吓破了胆,腿一软,直勾勾的摔了下去,脑袋磕在大门石柱子上,发出一声闷响。
那挟持着他的人睁大眼,看着眼前这位,自己把自己给摔晕了的胆小鬼,他用脚提了提乔桥的腿,惊叹道:“这就晕了?”
乔桥再次醒来,人已经躺在了石门看守所的铁栏杆里。
说实话,他干着这个骗人骗财的勾当以来,除了一开始经验不足,被骗的男人发现,把他堵在巷子里打了个半死之外,他还没有落马过。
这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开看守所里,实在是让他错愕,他茫然的看着周围,看着一个警察从眼前经过,他连忙爬了起来,两手紧攥着栏杆,“警察同志,警察同志……”
乔桥叫了两声,那警察回头看他,“怎么了?”
“我怎么……我怎么在这里?”
那警察上下打量了乔桥一番,似乎是看他长得模样尚可,笑了一下,低头说道:“忘了?懵了?你抢了段家的大少爷你不知道?”
“谁家的?”
“段家,咱们市首富,段志国的儿子,段易荣。”
…………
冬季萧瑟,铁栏河监狱周围三面环山,门口是一条类似于护城河似得河道,沿着河一路往前是一条平坦的公路,公路两旁栽种了两排高耸的白杨树,枯叶落了一地,层层叠叠,看着就让人觉得萧索荒凉。
一辆押送凡人的警车缓缓驶过,沿路撩开一阵风,几片枯叶子从树枝上缓缓落下,跌在了地上。
囚车驶入监狱大门,而后在一栋建筑物前慢慢停下,车里的犯人抬起头,看向玻璃窗外,狱警敲打了一下座椅,推开车门,催促着,让他们下来。
站在活动操场上,张岩透过铁栏网看向从大门口缓缓驶入的车,他翘着嘴角,舔着下唇,小指摸着眉毛,对着身边的人说着,“看看,有什么新鲜货?”
“能有什么新鲜货,都是一个样子。”边上的人多少有些看不惯张岩那德行,他撇了撇嘴,“你也别整天惦记着这些了,当心老傅又来找你。”
分手了又来暗恋我完本[甜文: 1 页, 《分手了又来暗恋我》作者:小文旦文案:毕业两年,苏长汀和人打赌输了,厚着脸皮在数千新生军训的操场上,微笑着吃西瓜拉仇恨白衬衫,黑碎发,明眸灿如阳,勾唇天色淡晒到昏厥的新生,一半心肝乱颤,一半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