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点/裙下恶徒完本[悬疑甜文]—— by:魏丛良

影后又想加戏完本[gl]——: 1 页, 书名:影后又想加戏作者:喵十一酱简介说好的高冷影后突然变得热情似火,软萌小编剧表示有点接受无能小编剧:影后你又要加戏吗?影后:这事我们进屋谈两小时之后...小编剧:嘤嘤嘤,现在毁约还来的及吗?影

张岩听了笑笑不说话,他眼神发亮,直勾勾的盯着从车上下来的那杆子新犯人。
最先下来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穿着衬衫,很瘦,皮肤很白,戴眼镜,看上去很斯文,张岩看了两眼,后头下来了两个则平平无奇,中等身材,面相生得不好,让人不想再看第二眼。
之后又下来了个年轻人,个子不高,看上去还很稚嫩,眼神怯生生的望着周围,下车时,还绊了一下,踉跄着晃了晃,张岩盯着那孩子的脸,眼睛里的光越发强盛。
就在这时,突然听边上人一声“我艹”,张岩皱皱眉,“怎么了?”
“这……咱们监狱什么时候还收女犯人了?”
张岩顺势看去,目光一震,他在那张脸上巡视良久,摸着下巴,哼笑了声,“是个不男不女的玩意儿。”
乔桥还不知道自己被人说成了不男不女,他从车上下来,因为双手戴着镣铐,实在是很不舒服,他面无表情板着脸,跟在几人身后。
过来接人的狱警见了他,顿了顿,对他说:“你这个头发待会要剃掉的。”
乔桥抬起眼,他模样长得实在是好看,是普通人见不到的样子,好像他这般的人就不该在这里出现,应该活在画里头。
那狱警见乔桥没说话,就以为他是不想剃头,还是好声好气道:“待会你去和剃头的师傅说一声,让他别给你弄太短,在我们这,长一些也没事。”
乔桥望了那狱警一眼,眼神流转间,眉头就涌上了一层笑意,他道了谢,朝里走去。
到了屋里,剃头的师傅看了看乔桥,边上的狱警朝他做了个手势,那师傅就随便剪短了一些,做了做样子,乔桥看着自己不算很短的头发,摸了摸没了刘海的脑门,觉得还挺清爽。
他从椅子上下来,走到一侧,狱警把衣服给他,“到里面去洗个澡吧,洗好澡穿好衣服到那边等着。”
“好,谢谢。”
这是乔桥来到这说的第一句话,他的声音很柔,乍一听,竟然让人觉得是个女人在低语,狱警一愣,看向乔桥,乔桥已经转过身去了。
狱警瞧着乔桥的背影,高挑瘦削,背脊挺拔,看着就与那些畏畏缩缩或者虎背熊腰的犯人截然不同,他眯了眯眼,对着身边的同事问道:“他是犯了什么事进来的?”
那同事也正看着乔桥,听到这话,便低头看了眼资料,翻到乔桥那页,在上头看到了就两个字,“诈骗?骗了谁?”
“段志国的儿子呗”
“这都敢骗?人家动个手指就能把他压死。”
这骗不行,偏偏骗首富的儿子,几个狱警啧啧摇头,看着乔桥那资料上的照片,这模样,进了监狱,还指不定能不能出来呢?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弃猫效应》
新来的班主任很乖,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徐欤不停的逗着,看着他哭,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求饶,他还觉得不够。
终于有一天兔子急眼了,咬了徐欤一口,然后跑了……
学生时代的相遇,多年之后的重逢。
徐欤问周裴,能把我捡回去了吗?还是当家猫好。
坏心眼不正经骚话学渣攻vs偶尔威风一下的软兔子老师受
第2章 狱友
浴室里热气氤氲,这里没有隔间,所有人都是光着屁股对着冲头,乔桥走到里面的一个空着的莲蓬头下,打开开关,冰凉的水浇了他一脸,他抖了一下,往外侧挪了挪,隔了会儿,热水才缓缓流了出来。
乔桥闭上眼,热水淌过他的脸颊,他长吁一口气,面无表情的脸上稍微舒展了一些。
洗澡时间规定是五分钟,乔桥是最后一个出来的,狱警看了他两眼,也没说什么。
乔桥跟在他们后面,他走得很从容,不卑不亢,像是游离在这群人外的,有些突兀,也有些显眼。
他们沿着墙壁站着,狱警给他们分发编号牌,乔桥看着自己的号码……5888,还真吉利。
乔桥去领了一些生活用品,便随着狱警去了他的房间,他们这批人一共有五人,都被分在了不同的房间,乔桥是在B区,另外四人在A区。
带着乔桥的狱警比较健谈,一边走一边还和乔桥介绍起了监狱内的设施,乔桥听着,觉得有只青蛙在耳边叫唤,狱警带他走到了一处房间,“到了。”
乔桥抬头看了一眼,又敛下眉,迫不及待的走了进去。
狱警:“……”
乔桥走进房间,狱警便跟着走了进去,里头坐着五个人,矮胖不一,狱警用警棍敲了敲门,“都站起来。”
那几个犯人懒懒散散的站了起来,靠着墙壁,看着乔桥。
乔桥垂着眼,神色很安静。
“这是新来的,以后和你们一屋,好好相处。”
狱警这会儿话不多了,说完一句,便转身走了,乔桥侧身让开,狱警看了他一眼,低声道:“你自己晚上当心着点。”
乔桥一顿,眉梢抬起,他的眼里稍微聚集了些光,朝狱警眨了眨眼。
那狱警一呆,看着乔桥的脸,说不出话来。
狱警走了之后,乔桥转过身,看向重新坐下来的几个囚犯,这又不是新生报道,应该不需要做什么自我介绍吧。
乔桥这样想着,慢吞吞的走到了角落里空着的位置,他把东西放下,开始自顾自的收拾起了自己的床铺。
铁栏河监狱的设施算是不错的,六人一间,房间算大的,不是上下铺,而是两侧三张床对方着,这里以前也是上下铺,不过几年里发生了好几次犯人从上铺摔下来摔断了脖子的事情,就全部都换成了单床。
乔桥这个位置靠近厕所,一过去就能闻到一股股异味,他皱了皱眉,走过去想把厕所的门关上,刚合住,肩膀就被人从后面推了一下,他身子一歪,靠在了门板上。
“小子,你懂不懂规矩,这里的门不能关上。”
乔桥抬起头,比他高了一个头的大个子劈头盖脸,喷了他一脸的唾沫星子,乔桥站直,侧过头看他,“为什么不能关?”
他笑盈盈的看着,声音很软,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在提问,一双眼水亮亮的看着大块头。
那大块头一愣,他看着乔桥,乔桥盯着他的脸,大个子往后退了两步,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凶不起来,他也放软了嗓音,他说:“其实也没什么为什么,你要关就关吧。”
乔桥抿嘴一笑,他笑起来的样子实在是好看,像春风里头的桃花,粉嫩的唇轻启,“谢谢啊。”
“不客气,你……你当心点,慢点走。”
那大块头使劲的往边上挪,硬是给乔桥让出了一条道,乔桥瞧了他一眼,“那个门,你能帮我关一下吗?”
“能的,这的确是有点味道,不关不行。”
大块头说着关上了门,乔桥朝他憨笑,大块头脸红了红,乔桥慢吞吞悠悠然的回了自己的床铺。
目睹这一切的另外几个囚友目瞪口呆的看着大块头,一个精瘦的像只猴子的男人跳了过来,拍了一下大块头的肩,“吴刚,不是让你去给个下马威,你怎么还给人客客气气的把门关了?”
吴刚坐了下来,那块头大,一屁股坐在床上,床板都发出了咯吱一声,他摸了摸后脑勺,看着瘦的奇怪的男人,又瞄了一眼坐在自己床铺的乔桥,他声音不轻不重道:“这孩子以后我罩着,你们谁都别欺负他。”
瘦猴骂了句脏话,另外几个看好戏的也一哄而散,倒是吴刚又站了起来,走到乔桥面前,他长得凶狠,但这会儿说话倒是挺温和的,乔桥抬头看他,吴刚就说:“待会六点出去吃饭,你跟在我后面走。”
乔桥一顿,他点点头,又说了声谢谢。
距离晚饭还有两个小时,乔桥中午没怎么吃东西,他靠在墙壁上看着窗外发呆,肚子叫了又叫,乔桥也没去理,就当这是在减肥。
又叫了两下,乔桥实在受不了,皱起眉,捂着肚子,这时,边上就伸过来了一只手,那手上还拿着一包好丽友和一盒牛奶,乔桥呆呆的抬起头,就看到大块头的脸。
吴刚抿着嘴,严肃的不得了,他在一竿子呆愣的目光下,把好丽友派和牛奶丢在了乔桥的床上,“还有两个小时开饭,你吃点吧。”
分手了又来暗恋我完本[甜文: 1 页, 《分手了又来暗恋我》作者:小文旦文案:毕业两年,苏长汀和人打赌输了,厚着脸皮在数千新生军训的操场上,微笑着吃西瓜拉仇恨白衬衫,黑碎发,明眸灿如阳,勾唇天色淡晒到昏厥的新生,一半心肝乱颤,一半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