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了又来暗恋我完本[甜文]—— by:小文旦

一点点/裙下恶徒完本[悬疑: 1 页, 《一点点》 (又名裙下恶徒) 作者:魏丛良文案:幸新X乔桥“生和死不由天定,我能改变过去,也能改变生死”1.没心没肺自带美颜功能女装大佬受vs苏破天际自带背景音乐监狱大佬攻2.本文没逻辑,狗血,不科学3.

-李浩超:先问他QQ密码还记不得,我猜他都忘了!
-叶东杨: 1
-宴舒: 2
-李浩超:……操,真忘了?
苏长汀尴尬地承认,他总喜欢把密码设得五花八门,平时记得没问题,偶尔忘了也有陆庭洲帮他记着。没用的账号时间一长,手机号也换了好几个,他还真不记得。
-叶东杨:气死老子了我得想个损招罚他。图片.jpg 哈哈哈这张图怎么样?
-李浩超:哈哈哈哈可以可以 1
-宴舒: 2
宴舒恨铁不成钢:“你还记得你的学霸人设吗?!”
他眼珠子一转,和苏长汀打赌:“我赌你邮箱账号密码也忘了!输了答应我一件事情!”
苏长汀刚要摇头,显而易见的事情,到底有什么值得打赌的。宴舒无情地控诉:“你不会知道我们往你邮箱发了多少邮件,你从来不回!”
宴舒其实在诈他,自从他第一次往里发邮件,结果是陆庭洲秒回“你好,我是陆庭洲,有长汀的消息请联系我。”第二次还是这句话,两次都不是自动回复。宴舒看着有点心酸,就没再发过了。
苏长汀理亏,只能捏着鼻子认下。
“你想让我做什么?”
宴舒从手机里调出一张照片,笑得像偷到小鸡崽的狐狸,“夏日炎炎,当然是做一些清凉解暑的事情。”
苏长汀接过手机一看,是一组“吃瓜图”,特别之处在于,背景是军训的大学生,一个个被烤得面容黝黑,汗透军服。悠然捧着冰镇西瓜的主角成功拉满新生仇恨。
苏长汀:“……敢情最后被打的不是你!”
宴舒捂着肚子笑:“这是我们宿舍的一致决定,谁让你叫我们白白担心了两年。”
“放心,苏先生,今年我校的新生才七千六。”宴舒正色安慰他。
并没有被安慰到。苏长汀一脸绝望。
第2章
宴舒第二天一早就开车到苏长汀楼下,带着墨镜小声哼歌,细看就能发现他的坐姿有些僵硬。苏长汀赶鸭子上架,口罩墨镜棒球帽全副武装。
宴舒递给他一袋早餐,“哎哎哎,你这可犯规了!”
苏长汀打开包装,自暴自弃:“我等下用来逃命行不行?这是……巧克力慕斯和奶茶?大早上的吃这个,斐途不管管你吗?”
苏长汀感叹,大学四年他们宿舍都散发着巧克力芝士奶酪抹茶的甜腻味,甜品果然是吃货的终生事业。
甜品忠实爱好者宴舒反驳:“闭嘴,这是美好一天的开端。斐途自己做的,含糖量不高。”我可是付出惨重的代价斐途才给做一顿甜点早餐,能抠出一块给你是看在大学四年的面子上!
后面这句话宴舒用自以为没人听见的声音逼逼,苏长汀耳尖,他余光一扫,发现宴舒领口还有一小抹红痕,再看他坐立不安的样子,联想到什么,意味深长道:“咱能不能别这么身残志坚了?你好我好大家好?”
宴舒昨晚临门一脚放鸽子的代价有点惨,都是过来人,苏长汀有点佩服他看热闹的毅力。
宴舒像被戳破的气球,要不是安全带系着,反冲力能把人炸上天。他红着脸踩下油门,“不行。”
一开车门,苏长汀便能感受到九月太阳的威力,热烘烘的气流扑面而来,瞬间像进了蒸笼。远远地就能听见教官嘹亮的口令和急促的哨声,新生们像一只只绑好的绿粽子,规规整整地排在笼屉里蒸熟。
宴舒把车停在学校超市前面,飞快进去买了一大个冰镇西瓜,横切成八块月牙状,装在袋子里提出来。
“走吧,先去体育馆旁边的操场。”
操场是标准的八百米跑道,苏长汀他们到的时候,训练正好到了后期,军训服已经湿过好几回,摆臂抬腿定军姿最是难熬。
苏长汀恍然想起自己大一的时候,一天下来从一棵挺拔小白杨晒成萎蔫老酸菜,但那时他好像还挺开心的?
宴舒从袋子里挑出最大的那块西瓜,递给苏长汀,让他直接坐在操场门口的塑胶跑道上吃,有好几连的新生正对着这里站军姿。
宴舒一拿出西瓜,苏长汀就感觉到聚集自己身上的目光成千上万倍增长,比炎热的日光还要强烈,盯得他背后直冒虚汗。
他歉意地一笑,效果非但没有减弱,还加强了。
苏长汀盘腿坐在红色跑道上,背后是茵茵草地,和一个个迷彩方阵。蓝色牛仔裤包裹的双腿又长又直,白得晃眼的衬衫给他增添了五分书卷气。他捧着红艳艳的西瓜,小心翼翼地下口,不让汁液滴到裤子上。尝到西瓜最中间的一口,苏长汀弯了弯眼睛,很甜。
他就坐在那里,像一副清新淡然的水彩,整个人自带图书馆的冷气,和一干新生仿佛不是同一个太阳下烤着。
男生们越看越是眼里冒火,本来大家一起晒成煤炭满身酸臭又饥又渴,谁也不比谁好多少,突然间来了一个白到发光的白衬衫学长,还笑得那么……骚气,一下子吸引了所有女生的注意力,能不气吗!
气归气,他手里的西瓜看起来真解暑啊!
这一刻,学弟学妹集体咽了下口水。
苏长汀觉得自己的衣角要被男生们的怒火点燃了,他急忙问说要拍照给其他室友看的宴舒:“可以了么?再呆下去我们怕是走不出学校了。”
话音刚落,连长一记敞亮口哨,标志着一早上的训练结束。
糟糕!苏长汀从跑道上一跃而起,抓过还没反应过来的宴舒,“别拍了!”
宴舒看见人头攒动的方阵,慌里慌张地收起手机,提起地上的西瓜就跑。
两人气喘吁吁地跑回车里。还好军训结束并不是一哄而散而是要列队离开,不然以他们两人的体力,今天得困在操场了。
宴舒拿出两块颠得快散架的西瓜,一人一块,大口压惊。他随手刷开朋友圈上传了刚才拍的照片,圈了两位室友。
刚发出手机就不断震动提醒有回复转发。
苏长汀畅快吃完一块,嘴角还沾着红色的汁水。他皮肤白,看起来就像错手抹了一把胭脂。
长吁一口气,两人都忍不住笑了,好像很久没有做这么任性畅快的事情。就是对新生和教官有点抱歉了。
苏长汀往后靠着椅背,“抱歉,让你们担心了。脸也丢了瓜也吃了,宴少爷您觉得满意吗?”
宴舒低头看手机,群众们的热烈反应他很满意。突然,他嘴角一僵。
他忘了陆庭洲也在他的好友列表里!
宴舒心虚地瞅着苏长汀的侧脸,他这副样子看起来放下陆庭洲了?手指一动,宴舒把照片全部删光。
苏长汀拿出口罩和墨镜给他和宴舒戴上,汽车缓缓穿过军绿色的人流,在一身阳刚正气的新生当中,两人的装扮仿佛不法分子一样,频频惹人注目。
“我们从新南门出去吧,北区的学生太多了。”苏长汀说了这一句就望着窗外不说话了。
宴舒打着方向盘若有所思,也许他朋友圈是发对了。
经过一条林荫小道,各学院特色建筑错落有致,石阶高高托起的一圈蓝色建筑就是他们曾经实验学习四年的地方。
窗外的风景越来越慢,直至慢慢停住,苏长汀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盯着四楼的某扇窗户十几分钟之久。
宴舒无聊地看手机计时,一边思考陆庭洲是刷到照片了没有,他可太善良了在这里停了这么久,陆庭洲的生物公司怎么也得股权分他一半吧。
苏长汀声音沙哑:“走吧,再不走学生要下课了。”
宴舒把计时器在苏长汀面前一晃,十六分钟。
苏长汀把脸颊贴在凉气嗖嗖的椅背上,这十六分钟,居然是他两年里和陆庭洲距离最近的时刻。
这就够了。
苏长汀在心里告诫自己。
不要去停留,不要去张望。只有自己先走才不会被人甩在后面。
苏长汀不会知道,在他们离开不久,有人匆忙推开实验楼的玻璃大门,双眼赤红地在学校整整寻找了两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苏长汀的照片已经在大学朋友圈里面刷屏。消失两年的帅哥强势回归,如此不走寻常路,看热闹的群众眼疾手快地保存图片,在原图被删之后,配字重发。
“报告班长,最后一名队员回归!”
重生之无限狗粮完本[耽美甜: 1 页, 《重生之无限狗粮》作者:沙发上的懒人文案:没心没肺程诚死后才知道冯帅对他的情有多深,重生后他没立什么大志,追到冯帅就行,把冯帅宠上天就行两大娱乐公司的针锋相对、明争暗斗?对不起,他没兴趣,谁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