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无限狗粮完本[耽美甜文]—— by:沙发上的懒人

分手了又来暗恋我完本[甜文: 1 页, 《分手了又来暗恋我》作者:小文旦文案:毕业两年,苏长汀和人打赌输了,厚着脸皮在数千新生军训的操场上,微笑着吃西瓜拉仇恨白衬衫,黑碎发,明眸灿如阳,勾唇天色淡晒到昏厥的新生,一半心肝乱颤,一半目
1 页, 《重生之无限狗粮》作者:沙发上的懒人
文案:
没心没肺程诚死后才知道冯帅对他的情有多深,重生后他没立什么大志,追到冯帅就行,把冯帅宠上天就行。
两大娱乐公司的针锋相对、明争暗斗?对不起,他没兴趣,谁惹他就一句话:搞死你!别耽误我追媳妇!
两大女神的人设完美度比拼?不好意思,他不鸟,他媳妇就爱他这个德行的!
什么?因为有抑郁症所以不跟我在一起?没事儿宠也把你宠好了!
无限狗粮,管够管饱!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诚 ┃ 配角:冯帅顾启臻曲锦关雅文……… ┃ 其它:互宠娱乐圈抑郁症重生甜文狗粮
第一章 心黑不在年少
“别他妈喊我了!”程诚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嗓子。
程诚很讨厌自己的名字,打懂事儿起就膈应这个名儿,虽说姓不能改,名儿也是个褒义的好字儿,但自打四五岁被家门口的嘎小子们找乐儿说:诚儿啊,就你这满嘴跑火车的,还好意思叫这名儿呐?你爸是脑子有嗝儿给你起的这名儿吧!程诚就想改了这个跟他本性毫不搭调的名字。
不过他是过了些日子才想起来跟他爸提改名这事儿的,他忙着堵人干架呢,那帮嘎小子们里,小的几个跟程诚差不多大,最大的有七八岁了,人闲狗不爱的年纪,这片老厂房区招欠闯祸的事儿都少不了他们的影儿。
但程诚不怕,因为他也是个满肚子坏水儿的嘎小子,而且仗着一幅老实温顺的长相,把属性隐藏得很深。
他先贼着那几个小的落单串小道时,冷不及的窜出来一通黑打,再挑下午两三点最热最没人、流儿的时候,把那几个大嘎子家玻璃前前后后一砸,最后咬着牙在洋灰地上搓破了自己的膝盖手肘又反巴掌抽红了半张脸,就着条件反射生出的那点泪儿,跑到带头的大嘎子冯帅家,冯帅他妈一开门还没看清来人,程诚就一屁股哭坐在门口,拽着冯帅他妈的裤腿儿抽搭:“赵姨,我错了,你别让冯哥打我了行么,我以后看见他上网也当没看见,看见他给宋佳姐姐送礼物我立马闭眼绕着走,亲姨,你让冯哥别再打我了,呜呜呜呜……”
这一通炮仗点下来,冯帅他妈那眼已经立起来了,厚掌一翻,就要隔空取家法了,周围几家正开着门做饭的大姨大叔们也都被凄惨的哭声引出来看热闹了,左一句"哎呦小帅这又惹什么事了?"右一句"呦这不是程师傅家儿子么,哎呦这孩子看着可是老实孩子啊!"等冯帅他妈的火烧到了脑顶,冯帅也放学了。
冯帅塞着耳机上了三楼,抬头一看,愣了。
程诚扒着栏杆朝下头笑了,正对上冯帅一双明亮的大眼,那里头怒火乍现,程诚敛了贼笑赶紧缩着肩膀子就往他妈身后钻,“赵姨赵姨,我什么也没说,你快拦着冯帅哥,我再也不敢,我再也不碍他的好事儿了!”
“诚儿,你起来,有赵姨在,我看这混小子敢动手试试!冯小帅你给我上来!我说这几天怎么这么老实呢,没给我招灾惹祸的,忙着混网吧呢哈!你小子还学会搞对象了哈!还给人送礼物!给你点钱你就这么造是吧!让诚儿看见了你还下黑手打人是吧!好,你小子长本事了!来来来露两手,让你妈我也见识见识你腿脚功夫!”赵慧在汽车厂就是出了名的厉害,这犀利劲儿用在自己儿子身上也毫不含糊,再加上这冯帅在厂房区这片儿是出了名的惹祸精,小小年纪就能单挑了六年级的学长霸头,在学校称哥收小弟,虽说那学校不是专出混子的收底儿校也不是富家子弟出没的豪校,没那么多黑、道白、道的二代三代,可让一个二年级的冯帅当了扛把子也是个传奇了,不过这位霸气的校园扛把子在老妈面前也是不敢造次的。
“妈!我……”
冯帅就说了两字儿,赵慧的锅铲已经到眼巴前儿了,可以说这是下意识的动作,从这小子能走道开始,就天么天有孩子家大人来家里告状,你们冯帅又把我们家谁谁打了,又带着一帮谁谁逃学了,这种开场白赵慧听得都有了条件反射了,都是一个厂的职工,抬头不见低头见,告状告到家里她嫌难看,也气这儿子不上进,街头巷尾的小孩儿见了冯帅都躲着走,可他爹常年不在家,她一个车床工人,车间的工作一天下来已经让她十分疲劳了,回到家又要赶着做饭做家务,孩子还不让她省心,气急了就只会打。
冯帅也是身手灵活,显然对这种突然危机早习以为常,拽着栏杆一个借力侧身往上窜了几步,肩膀一甩,耽美文库朝着程诚就扔了过去,程诚早有准备,毛着腰躲过,还顺便假装失去平衡,在那个据说很贵的对勾牌儿耽美文库上踩了两脚,继续假装抽搭着看楼道里的打戏。
冯帅再皮那也是怕亲妈的,缩手缩脚的挡着赵慧的大巴掌,还得护着口袋里老爸给他买的随身听,那里面放着张学友的饿狼传说,可他怎么看这嘴角憋笑的混蛋程诚才是头狡猾的狼崽子呢!
程诚看着狭窄的楼道间上演的全武行,心里这叫一个爽,嘿,这一掌排山倒海,哎呦喂,这一脚横扫千军,眼看着冯帅躲闪不及就要挨上一下实着的,程诚心里憋着劲儿等着叫好,可惜还是让冯帅给躲过去了,同龄孩子都要结实的手臂猛地一抬,挡住了赵慧的铁砂掌,可这一猛子劲儿手指头缠上了耳机线,把口袋里的随身听周了出去。
“咔嚓……”
程诚看着一个黑色的小盒子,嗖一下撞在墙上,又反弹在栏杆上,最后连翻带滚的落在他脚边,外壳裂的裂飞的飞,里面的磁带芯儿从半开的盖子里冒出来,被绞了个结结实实。
“操!”
这是冯帅说的第三个字儿,睫毛浓密的大眼瞪着一身重残的随身听,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向程诚扑来,那一瞬间程诚笑了,他还真没见过被气成这样的冯帅,之前怎么挨赵慧的揍,完事儿冯帅依旧满脸的不疼不痒,程诚见过一次赵慧在外面打冯帅,那是打得真狠,所以今天他打定主意要用这法子整冯帅,虽说拿他找乐的话不是冯帅说的,但他是那帮兔崽子的老大,也在一边儿拾乐了,就别怪他心黑。像今天这样张牙舞爪的冯帅,程诚看了说不出的痛快,孙砸,等我两年,就用不着你妈了,老子照样打趴下你!
程诚贼精,看着冯帅冲过来,反手拧开了旁边一家的防盗门,窜进去死死的拽着,嘴里喊着救命,这家的大姨也是举着锅铲跑过来嚷嚷,“哎呀,赵嫂子,快把小帅拽进去,这弄得我们做饭都做不安生了,诶,你小子,赶紧回家,还想在这等着挨打呢!”
程诚跑出了楼道口,吹着口哨,倒着走,欣赏着三楼那扇隔断了暴、力声响的玻璃窗,谁知道一眨眼,窗户被大力推开,冯帅探出半个身子看了一周,很快视线的方向定在了他身上,远远的,程诚看着冯帅,冯帅盯着他,伸出手指隔空狠狠地点了点他。
程诚往后退着走了几步,转头大笑着回家了。
程诚记得冯帅没喊过他的名字,最起码在他们还是死对头的几年里,从来没喊过,即便后来两人不知怎么就冰释前嫌越混越近了,冯帅也只喊他“臭小子”,可是现在,他的脑子里充斥着冯帅的呼喊,千万种情绪拧巴成化不开的悲伤,痛不欲生。
哦,不对,这个词不恰当,因为他程诚已经死了。
车祸,意外还是人为故意他不得而知,等他再睁开眼,他就一直飘在冯帅的身边。
三十岁的冯帅是真真对得起这个名字的,帅得那叫一个从里到外,从头到脚。小时候的各种惹人嫌弃的名声早就褪了个干净,成熟、稳重、有钱、有本事,这些才是现在冯帅身上的标签。
他是一路看着冯帅蜕变的,是陪着他一路走过来的,虽然他是贯彻了小时候的“优良作风”,把混当成了终身职业,但是能陪着一个人经历跌宕起伏,看着一个人成功的蜕变过程,他也是开心的,尤其这人还是冯帅,独一无二的冯帅。
程诚伸出手,想拍拍那个瘫坐在墙边的身影,可是透明的手掌没着没落毫无触觉,冯帅这个姿势坐着有快两天了,手机响到自动关机,也一个没接。
福宝完本[耽美甜文]—— b: 1 页, 福宝作者:呼啦圈x文案李攸攸,小名福宝,就跟爹妈给取的小名一样,从小就福气满满喝饮料百分百能中再来一瓶,五岁随手抓了一张彩票,中了五百万,十岁抓着要去谈生意的爸爸不让去,让爸爸躲过了一场大骗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