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不能哄哄我完本[耽美]—— by:青青叶

见习噬魂师完本[强强爽文]: 1 页, 《见习噬魂师》作者:清尊文案:外星异兽入侵地球的末世过去两百年了,人类和异兽的战争仍在持续东九日被异兽袭击后,灵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想起了前几世的记忆,不但发现了长生的秘密,还多了一个灵魂
1 页, 《你能不能哄哄我》作者:青青叶
文案:
本文又名《小奶狗攻培养计划》
努力成长的阴沉孤僻哭包小奶狗攻X成熟理智的温柔有才男神大编剧受
当红编剧陆君先沉迷创作,被前任嫌弃没情趣,分手了。
分手后,前任炫耀:我爱上了一只小奶猫,他超甜,超黏人,我超喜欢他!
陆君先:噫……好腻,我选择创作。
后来,陆君先不小心捡到了一只极度落魄的小奶狗。
小奶狗高高大大,阴沉孤僻,超凶超凶,却会对他红耳朵,拿着老年机偷偷给他发短信。
在剧组里,小奶狗不爱与人说话,却每天都会在口袋里放一根棒棒糖,要偷偷送给他吃。
在一起后,男友力Max,黏人力更加Max。
也曾觉得麻烦过,但是陆君先从未松开过小奶狗的爪子。
因为一松开,190的巨大哭包就会阴沉沉地看着他,然后眼泪大颗大颗地无声滴落……
前任:噫……好腻,我们还是复合吧?
陆君先看了眼为他努力成熟起来的小奶狗,笑了:
抱歉,我爱上了一只小奶狗,他超甜,超黏人,我超喜欢他!
入坑需知
1.这是一篇娱乐圈为背景的恋爱小甜饼,坚定1VS1
2.有副CP,不抢戏,HE
3.日更,若无意外每天早上十一点左右更新,有事延迟会在最新章评论区通知
4.各人看文口味不同,请文明看文,人设已经写得清清楚楚,不喜欢请直接点X,尊重是相互的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君先,纪呈 ┃ 配角:周围一群人 ┃ 其它:努力成长的阴沉哭包小奶狗攻X成熟理智的温柔男神大编剧受,一对一互宠,HE
作品简评:当红编剧陆君先沉迷创作,被前任嫌弃没情趣,分手了,转头就捡到了一只极度落魄的小奶狗。小奶狗高高大大,阴沉孤僻,超凶超凶,谁也不理,却会对他红耳朵,每天想方设法地紧紧黏住他。如果不给他黏住,190的巨大哭包就会无声地滴落大颗大颗的眼泪,可怜得他心肝发颤……
男主陆君先与小奶狗纪呈从相识、相知到相恋,处处可见温情与趣事。本文行文流畅,文风风趣幽默,萌点颇多,萌到你心肝颤,是休闲时刻一块很不错的甜滋滋小甜饼。
第1章 初识
“赵总,我就实话实说了,小伙子演技有待提升,形象也不是很适合我这个角色,很遗憾。”
陆君先眉眼带着客套的笑意,并不接受投资方随随便便塞来的花瓶。
饭店包厢的空地上,皮肤白皙、个子有些小的男孩子刚试了一段戏,局促地站着,闻言,有些委屈地看了眼赵总,等着大腿发话。
大冬天留了一头板寸的赵总摸了一把头,给了男孩一个宽慰的眼神,看上去大腿力十足。
“小陆啊,演员嘛,都是从新人开始的,给了机会才能慢慢提升不是?我可是听说你很愿意给新人机会的。”
“赵总说的是,有机会我肯定给,但我这剧都拍了一半了,您也知道这是演员出了事临时要换人补上,方方面面都不适合的话,我这进度可就跟不上了。”
陆君先声音温和,不急不躁,话音落下,端起手边的一杯白开水喝了一口。不随随便便用人是他的底线,今天赴约他就做好了与投资方周旋的准备。
赵总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眉宇之间却并无不满,甚至看到陆君先喝水时滑动的喉结,眉毛跟着跳了一下。
站在一边的小鲜肉等得有些不耐烦,委屈地蹭了过来,“赵哥,这小王爷又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角色,我可以的。”
陆君先没说话,这种纯靠靠山的花瓶他见多了,去留不过是靠山一句话的事,他犯不上与他多费口舌。
“哎呀,陆制片说的对,这么看来你的确不适合。”
小鲜肉:……
说好的大腿,说好的靠山呢???
陆君先也有些意外,他原以为得周旋一会儿的。
赵总哈哈一笑,慷慨而大度,拍了拍男孩,“没关系,失败是成功之母,你先回去吧。”
小鲜肉:……
我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
原以为今天靠大腿铁定能进剧组的小鲜肉懵逼了,迟迟没反应过来,直到靠山不太满意地瞪了他一眼。
“陆制片不仅是制片,还是资深编剧,他既然说了不合适,你心里就该有数了,回去琢磨琢磨演技吧。”
看出大腿已经不高兴了,虽然还懵着,小鲜肉还是识趣地乖乖点头,默默退了出去。
门关上的那刻,陆君先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
赵鹏得知剧里的小王爷扮演者出了车祸,急需换人,特意请他吃饭,为那个小鲜肉争取机会,但这力出得似乎太随意了些?
“机会我给了,不适合也没办法不是?吃饭吃饭,不如咱们聊点别的?”
赵鹏拿起筷子,转了转圆盘,夹了块白斩鸡,笑呵呵地放到了陆君先的碗里。
陆君先脸上温和的笑意,渐渐地淡了下来。
“赵总真客气,可惜我明天还有个签售会,就不奉陪了。”
“诶!”赵鹏挑了挑眉,又把白斩鸡夹了回来,摆手道:“不急这一时半会儿吧?听说你和虞导分手了?”
刚想起身离开的陆君先一愣,神情微讶,他可从来没有公开过自己的性向和恋情,这赵鹏果然来者不善。
“赵总有话不妨直说。”
“嗨呀,这就生分了不是?”赵鹏大口肉大口鱼地吃了起来,闲聊。
“你呢,刚离开天河娱乐出来开了自己的工作室,虽然在圈里人缘好,但终究也算无依无靠,正巧你也和虞导分手了,我这就不算插足,肩膀借给你靠靠怎么样?”
陆君先:……
“云上传媒虽然规模还不大,和天河那样的大集团是没法比,但我好歹是个副总,手上人脉可不少……”
陆君先听得可笑,心想真的轮不到你罩,眼前大鱼大肉吃着的板寸男却忽然模糊了起来,他的那段自夸也变得飘飘忽忽进不了耳朵。
“你……”陆君先蹭地一下站了起来,腿一软,堪堪扶住桌面。
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他心慌地意识到,他被下药了。
他一个人出来应酬避免麻烦,从来不喝酒,没想到还是大意了,是那杯白开水……
身体渐渐失去控制,陆君先心慌不已,他没想到自己一路打拼到现在,虽然有过挫折困难,倒也算是顺利,今天却要交代在这儿了!
扶着桌面的手连伸去口袋拿手机的力气都要没有了,更别说反抗了。陆君先颤着手想抓点什么在手里,却打翻了随手的杯碗,在包厢里清脆刺耳,意外地让他觉得安心。
想继续打翻点东西,盼着能引起外面人的注意,颤着的手刚伸出去就被抓住。
“这圈里啊,演员不好混,小编剧小制片更不好混,信哥哥的,你需要靠山。”赵鹏笑着搂住了陆君先。
他的声音陆君先听不真切了,视线越来越模糊。
今天怕是要完了。
正在心灰意冷之际,包厢的门忽然被打开。
陆君先眯着眼,看到一个高高的服务员小哥端着菜走了进来,心头一动,想呼救,却没有力气。
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没有发出来,随后耳边只有飘忽的声音,不知道是什么摔了,还是什么撞了,听不真切,直到彻底失去了意识。
陆君先做了个噩梦,梦到了他和虞自群分手的时候。
他和虞自群,被圈里人称为黄金搭档。他负责写剧本,虞自群负责把他的故事用电视的形式呈现出来,收视率屡战屡胜。
他们因为搭档,日久生情,却也因为相处一直是搭档的模式,少了恋爱需要的浪漫激情,恋情宣告失败,和平分手。
但是梦里,虞自群却穿上了女装,在他面前扭屁股,一边扭一边娇滴滴地说:“君先,分手了没关系,我们可以做闺蜜啊!你瞧瞧,分手后,我找到了自己新的定位!”
陆君先又惊恐又恶心,他隐隐知道这不对,这是梦,可是他走不出来!
他下意识地往后退,忽然撞上了一个人,扭头一看,是个板寸头。
“小陆,你看,人生到处是意外,来么一个~”
板寸头的脸凑了过来,赵总的脸猛然放大。
陆君先一惊,猛地从噩梦中惊醒过来!
陌生而干净的环境,家具一切从简,是酒店。
陆君先坐了起来,伸手扶了扶额头,努力回忆了一下自己为什么在酒店里,才猛然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他被下药了。
他现在在酒店。
这两个事实联系在一起,陆君先脑袋里又炸了一下,下意识地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着装,还是昨天穿着的羊毛衫,完好无损,可见昨晚他得救了。
难怪他做了这么奇葩恶心的梦,昨晚失去意识前满心恐慌,梦都受情绪影响。
深呼吸几口气,陆君先让自己平静了下来,才注意到身边还有个人。
男孩子站在床边,高高帅帅,面色透露着些许担忧,除了担忧,就是面无表情。
“你是昨晚的服务员小哥?”
昨晚视线太模糊,陆君先对他的脸没有印象了,不过这个男孩子看上去足有190的身高和身上还穿着的服务员制服让他觉得应该没认错。
“我……纪呈,过完年23岁,陆老师好。”纪呈抽了张纸巾,反复擦了擦手,冷漠脸,颤巍巍地向陆君先伸出手。
陆君先看着面前抖啊抖的手,愣了一下,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意,伸手和他握了握。
原来是被认出来了,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出门在外被认出来很幸运,不然就真的是噩梦了。
“你好,很幸运能认识你,纪呈,谢谢你帮了我。”
纪呈淡淡地点了点头,“你被下了迷药,不过并不严重,现在可能还会有些头晕体乏,身体代谢后就没事了,不用害怕。”
陆君先的确还觉得有些些的头晕,被他这么一说,心里稍稍安心,又有些讶异。
“你对这种还有了解?”
“嗯,学医的。”
陆君先了然地点点头,“做医生挺好的,怎么想起做服务员了?”
“兽医工作不好找。”
陆君先:……
“原来是兽医,兽医也很好,现在宠物医院挺多的。”
床边的人淡淡地“嗯”了一声。
见他并不想深聊的样子,陆君先也没多说,现在的情形也的确不适合闲聊。
扭头见手机在床头,陆君先把手机拿了过来,打开一看,已经八点了,他九点有个新书签售会,助理已经打了好几个未接电话来。
赴约的时候,他都习惯把手机调静音,避免打扰别人,早上错过了助理的电话。
陆君先看着未接电话上助理的名字,眉头微皱。
他和虞自群的事,从来没有公开过,就连圈内好友也不过是一知半解,并不多问,对他们的事了解得最清楚的反而是双方的助理。
签售会在即,要赶时间,此时也来不及多想,陆君先掀了掀被子,见裤子也没脱,直接下了床。
脚一踩到地毯上,腿稍稍一软,差点又坐回去,幸亏边上的纪呈扶了他一把。
陆君先道了谢站直了,扭头看他一眼,又不得不微微仰头。
他自认自己不矮,站在一起了,才真正体会了一把,这小帅哥是真高。
迅速去浴室洗漱了一把,陆君先觉得自己清醒多了,走出来,见纪呈还站在床边。
看着他一身服务员的制服,陆君先才后知后觉地觉得有些不对。
“你昨晚救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没回去工作?”
纪呈低头看看自己的制服,摇头又点头,“我把人打了,背着你就跑,现在回去也没用了。”
陆君先:……
热……热血少年……
惊讶过后,陆君先心里一阵感恩与内疚。
“这……真的非常感谢,那我可能害你没工作了,你是想从事兽医方面的职业吗?我可以帮你找找。”
至于打了赵鹏,陆君先倒是不担心,虽然包厢里有监控,但是赵鹏绝对不敢公开。这笔账,等他签售会结束了再算。
听到陆君先要帮忙找工作,纪呈耳朵红了一下,忙不好意思地摆摆手,面上却冷淡地道:“没关系,只是一份兼职,我还有很多兼职。”
陆君先:……
听上去更让人内疚了。
看了眼时间,也不容许他多聊了,陆君先打开了电话界面。
“抱歉,我现在有事要先走一步,可以留个电话吗?以后有困难,随时来找我。”
纪呈看着陆君先的手机,红耳朵更红了一些,手里攥着的纸巾团子在掌心里被捏来捏去,沉默了一下,语气生硬地把手机号一个数字一个数字蹦出来。
“好,我打你一下,你可以存一下我的号码。”陆君先温和地笑着,点下了拨号键。
几秒过后,酒店房间里突然之间响起了一阵音量极大的铃声……
“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枝花五十六族兄弟姐妹是一家……”
突如其来的高音量铃声把陆君先吓了一跳,缓过劲儿来,才懵懵地想,真是……真是爱国好少年……
这时,纪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部老年机,默默地挂掉了电话。
房间里又回归了宁静。
纪呈低头在认认真真地存号码。
陆君先看着他的老年机,莫名觉得心酸。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以为是纪呈回打过来试试,陆君先拿起手机一看,却是助理打来的。
知道是催签售会的事,陆君先没接,按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