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他总想离我而去完本[修真年下]—— by:百腐臣

仙界似乎哪里不对完本[仙侠: 1 页, 《仙界似乎哪里不对》作者:桃李笙歌文案:会炼丹会炼器会御空会耍剑会扶老人家过路的仙门三好弟子升仙了!可是为什么,这里的兽族追着自己非说自己是雌性?(雌性个捶捶)精灵族的美人们天天围着自己要吸收
1 页,
《师尊他总想离我而去》作者:百腐臣
文案:
本文又名《那对在主角面前谈恋爱的狗男男》
穿书前,苏遥是这本书的作者。
穿书后,苏遥养了两个徒弟。
结果,一个徒弟入了魔,一个徒弟杀了他。
苏遥:尼玛这剧情和劳资写的根本不一样。
★排雷指南★
1.主受,1V1,主戏份年下,师徒双向暗恋文,CP苏遥X凌崝(zheng)。
2.表面柔弱时而高傲冷艳内心吐槽技能点满影帝双性师尊受X高冷禁欲腹黑冰山痴情忠犬占有欲极强年下攻。
3.系统穿书,双性生子,三世情缘,非爽非苏文。
4.前期微虐剧情向,后期徒弟心机巨甜向。
内容标签: 年下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遥(林书遥),凌无争(凌崝) ┃ 配角:凌无嗔,凌无谌,景行止,卿时雨,暮云清,花凡 ┃ 其它:系统,穿书,相爱相杀,三世情缘
第1章 《入魔》番外(修)
《入魔·番外》
“无嗔,我想回去。”
那一向温和的声音,似乎在压制着什么,带着隐忍和谨慎,终于将自己的心声吐露出来。
而后,男人放下了酒杯,他的侧脸在宫殿魔火的照耀下,带着沉默。
坐在主座位上的凌无嗔喝酒的动作停滞了一下,而后他饮下了那杯酒,笑着看向男人,眉间一点赤焰如火,衬得他相貌俊美非凡。
他轻声问道,似笑非笑地轻浮。
“师尊,你在说什么?”
明明是尊敬的用词,林书遥却有些害怕。
他身体颤了一下,喉咙不安地动了动,最后却异常坚定地重复了一遍刚才说过的话。
“无嗔,我要回去……”
咔嚓——凌无嗔手里的酒杯就这样被硬生生捏碎了。
破碎的瓷片锋利而尖锐,一时间,凌无嗔的手掌满是鲜血淋漓。
这声响将林书遥吓了一跳,他目光惊恐地朝凌无嗔看去。
也不知道是灯火太暗,还是其他原因,凌无嗔的脸色在幽火下异常难看。
林书遥突然如鲠在喉,嘴唇还想张开说着什么,最后又默然地合上了。
直到他发现了凌无嗔的手在流血,一瞬间,他皱起了眉。
他忙起身朝凌无嗔走去,握住凌无嗔的手腕,强硬地将凌无嗔的手打开。
“你在做什么?!”
凌无嗔没有说话,只是漠然地看着他的师父,手掌却在林书遥强势的力道下听话地张开。
林书遥又气又心疼,他俯下身,轻手轻脚地将那些碎片挑拣出来,确认没有碎片留在凌无嗔的伤口里。
最后,他挑拣的动作变得异常沉重。
灯火幽幽下,林书遥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这样子的伤,对早已经成为魔尊的无嗔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两个徒弟早已长大成人,根本就不需要他瞎操心了。
可是,他还是会心疼。
他艰难道:“堂堂魔尊……怎么就和个小孩子闹矛盾一样……”
“呵呵,师父只有你,还把我当成小孩一样宠爱。”
凌无嗔闻言笑了起来,他看着林书遥的目光如炬,声音变得冰冷至极:
“你为什么还想着回去?回哪去?”
“和我,和时雨,把这里当做家不好么?”
凌无嗔难以想象,师父到现在依旧还这么天真。
“难道你还指望着凌无争,会认你这个师父么?”
“住嘴!无嗔,在你心里我真的是你师父么?”
林书遥单薄的身子被气得直发抖,他直接给了凌无嗔一巴掌。
而后,林书遥看向自己颤抖的手,眼神里满是惊讶,他不敢置信地后退了几步,和凌无嗔拉开了距离。
凌无嗔的脸被狠狠扇偏,他眨了眨眼,想笑却牵扯到嘴角的伤口,疼得啧了一声后,他似乎毫不在意林书遥,只是伸出舌头舔了舔破开的嘴角,没有怒气和怨言。
他目光幽深地落在大殿上的地面。
“师父,你还记得,你以前说过什么么?”
“你说,你以后都不会再打我。”
“你食言了,师父。”
“无嗔,我……”
林书遥的心情变得失落,他想要靠过去向凌无嗔道歉,可是一想到凌无嗔刚刚冒犯的话,最后他还是摇了摇沉重的头,他现在不能够妥协。
“对不起,无嗔。”
林书遥似乎被逼到了绝望的尽头,连声音都变得飘渺,经历了这么多,他早满身伤痕,精疲力尽。
唯独,那么一丝希望,支撑着他活下去。
“我答应过无争,我会回去找他。”
“当初,是我把他一个人丢在了太乙宫……”
“你不一样,还有时雨,还有魔界千千万万的追随者。”
“而他,只有我。”
林书遥敛眸悲哀道。
“这都是借口!师父,你现在已经入了魔,你一个魔修,你去太乙宫,凌无争会动手杀了你的。”
凌无嗔眼里的煞气暴涨,他竭力控制住自己周围的威压,他知道林书遥一向心软,但是如今成为天道的凌无争,早已经不是以前的凌无争了。
凌无争绝对会杀了入魔的师父。
而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知道,可是……我爱他啊……明明知道这种事情这么龌蹉,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我爱他,无嗔。”
林书遥的眼泪,流了下来。
他睁着流着泪的眼,边嘲笑不堪的自己,边对凌无嗔说道。
这句话像是炸.弹一样,硬生生地将凌无嗔所有的思绪变成一片空白。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林书遥,眼底满是震惊。
他脸上的表情,在刹那间支离破碎,满脸错愕。
不可能的,师父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师兄?
那些传闻,竟然都是真的……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凌无嗔深吸一口气,闭上眼,不久他睁开眼,像是没有看到林书遥脸上的泪水一样,他的脸上又挂回了淡淡的微笑。
“师父,你在开什么玩笑,你同他皆是男子,就算师父身体有隐疾……怎么可能……会爱上男人。”
他勾着唇,淡然自若地笑了笑,幽深的目光却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一定是师父你,弄错了。”
凌无嗔危险地眯着眼睛,他不相信师父会对凌无争产生禁忌被世人所不耻的感情,而他的第一反应则是,师父一定是被什么蛊惑了,才说出这样让他惊慌失措的话。
这种骇人听闻的想法,一定要早早把它掐灭在师父的心里才行。
可是结果很显然,他动用法术的洗脑并没有对林书遥起到任何作用。
林书遥什么也没再说,他只是看着凌无嗔的故作镇定,直到最后,他失望地闭上了眼,认清了一个事实。
凌无嗔不愿意相信他。
这比任何事情,更让他伤心。
原来,真的没有人会支持他……
他下定了决心,再次睁开眼时,一向柔和的目光里满是清明。
可是,这份清明却莫名地让凌无嗔感到不安。
内心有什么声音在告诉他,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
直到很多年后,凌无嗔才明白那个声音是在告诉他,他会失去眼前这个人。
凌无嗔曾经幻想过千百次,如果他在这时能够早点察觉到师尊那份赴死的心情,就或许,之后的那一切都不会发生。
可惜人生不会再来第二次。
林书遥就这样从凌无嗔的身边走了过去,清秀的脸上没有表情,衣袂飘飘,像一阵清风悄然而去,谁也抓不到一丝踪迹。
凌无嗔似乎有所感应,他瞳孔缩了起来,他忙起身,几步追上林书遥,拉住林书遥的手腕,想要将林书遥扣留下来,却被林书遥狠狠甩开。
一时间,他只看到林书遥反手对着他施了一个禁术,他猝不及防,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这样的禁锢一刻钟不到凌无嗔就可以破解,但是现在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林书遥离开。
这一刻,凌无嗔只觉得心冰冷到让他心悸起来,他看着林书遥正欲御剑离开哀求起来,顾不得什么魔尊的尊严,满心绝望。
“师父,我求你了……你别走,你别丢下我……”
林书遥似乎因为凌无嗔苦苦哀求而回过头来,看了凌无嗔一眼。
“师父,凌无争他取缔了天道,早丧失了七情六欲。

“对他而言,你不是他的师父,而是这天地中他要斩杀的妖魔!”
“他会杀了你的!”
凌无嗔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他死死抓住林书遥的衣角,解释着。
可是,不管凌无嗔他说什么,他发现他的师尊始终目光柔和地看着他,这不由让他拽紧了林书遥的衣角。
“别这样……师父,别这样残忍……”
最后,林书遥似水温柔的眼神里带上了歉意,目光却清澈见底。
“对不起,无嗔。”
尽管,他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凌无嗔的事情。
林书遥狠下心,转身离开,衣角一点点撕裂,直到最后布料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被彻底撕破。
凌无嗔手心里只剩下一块孤零零的衣角。
“不!我不听!我不听!你不要走!!”
这句对不起让凌无嗔彻底丧失了理智,他死死握紧那块衣角,愤怒咆哮着,怒吼着。
可是他的愤怒,他的挽留在此时此刻,什么也不是。
他第一次品尝到如此撕心裂肺的痛苦,比以往的一切都要痛上千百万倍。
“啊啊啊啊啊啊!!!”
林书遥还是御剑离开了,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凌无嗔双眼发红,正要废损法力,强行突破林书遥对他下的禁术时,穿着鲜红霓裳,身姿曼妙的女人从大殿后面走了出来。
看样子似乎在那里一阵子了。
女人戴着轻薄的面纱,绝美的容貌若隐若现,黛眉轻蹙,缓缓几步走到凌无嗔身边,将凌无嗔扶起。
“时雨,快拦住我师父!”
凌无嗔突然有了希望,他朝卿时雨哀求道,眼角似乎依稀可见泪花,这是他很少有的脆弱。
连卿时雨她都是第一次见到凌无嗔这幅模样。
可是她只是沉默地看着凌无嗔,对他的求助视若无睹。
她垂下眼眸,细白的手颤抖着,执着般地伸出手,一点一点将那块衣角从凌无嗔手中扯出。
最后,在凌无嗔不可置信的眼神里,她将那属于林书遥的衣角,燃烧殆尽。
“不!!——”
女人双手轻柔地抚摸着凌无嗔的脸颊,眼神里情意绵绵,不管不顾心上人的挣扎和痛苦。
她朱红的唇轻启,带着媚意的声音在偌大的大殿上响起。
“主上,他本就不该留在万魔宫。”
“滚!”
凌无嗔丝毫不买她的帐,他愤怒的眼里,满是血丝,似乎要将卿时雨吞噬一样凶狠。
卿时雨被这眼神看得有些心惊,但是一想到林书遥留下来会给她和凌无嗔的感情带什么样的影响后,这分怯懦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苦心孤诣,希望凌无嗔能够认清事实,不再被林书遥所蛊惑。
“主上,人言可畏,林书遥绝不可以留在你的身边。”
“闭嘴!”
“他就是个怪物,不男不女,你难道不觉得恶心么?”
“你给我闭嘴!!”
“少主,时雨是真心为了你好!你怎么就看不到我的好!”
凌无嗔脸上的表情消失不见了,他的眼神变得高深莫测,就好像似乎连他也被卿时雨说动了一样,他没有再说一句话,沉默起来。
卿时雨的声音终于控制不住哽咽起来,她很伤心,很难过,却又恨。
她恨林书遥在凌无嗔的生命里占据了太大一部分的地方。
她恨自己,这么卑鄙,这么无耻,靠这种下三流的手段才能够挽留住凌无嗔。
她还害怕,害怕林书遥还继续在凌无嗔身边,会把凌无嗔从她夺走。
“他就算是死在凌无争手里,也是他心甘情愿。”
“如同我一样。”
卿时雨惨淡地说着,最后她低头在凌无嗔的鬓角落下一吻,嘴角带着清甜而又美好的笑意。
柔软的手抚摸着凌无嗔的脸,带着化不开的柔情蜜意,似乎想要安抚凌无嗔。
可是,就算卿时雨再怎么抱紧凌无嗔,向他诉说衷肠,在她怀里的凌无嗔只觉得他的心在不断地变冷。
一分分地变冷,直至丧失任何温度。
不会再有人真正对他好了。
可笑的是,全天下唯一一个真正对他好的人,就在刚刚抛弃了他。
卿时雨不是真心对他好,她开始接近他,都只是为了他身上残留的魔尊遗血。
所有人接近他,讨好他,都带着所谓的利益和目的。
只有在他还是懵懂孩童,一无所有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叫做林书遥的道长对他伸出手,露出慈爱的微笑。
他收他为徒,又为他忙碌奔波,最后还为他入魔。
他不懂,为什么……他师父会爱上凌无争。
只要师父说,他喜欢的人,是他凌无嗔……哪怕只是为了师父对他多年的养育之恩,他都愿意背上违背伦理道德的骂名,
在所不惜。
可是,为什么偏偏师父喜欢的是凌无争。
喜欢的是那个冷淡寡言的凌无争。
一切都没了……
凌无嗔闭上眼,任自己在卿时雨的怀里哽咽地像个小孩。
他最终还是失去了最疼爱他的人。
当年破烂道观里,漆红斑驳的墙壁,榆钱饭的香味淡淡散开。
坐在榆钱树下的温柔男子伸出手,微笑着将他们抱在一起,神情柔和。
堡主有条忠犬 完结+番外完: 1 页, 《堡主有条忠犬》作者:似相识文案:影十二守了主子两辈子,见云开了薛堡主查了真相十多年,有眉目了薛堡主:十二,说说你知道什么吧薛堡主:十二,给我生个孩子吧薛堡主:十二,嫁给我吧十二:……这其实就

发表评论